第二篇 持守信仰所需的信心与良心
总纲目




壹 使徒交托他孩子提摩太的嘱咐
 一 照从前指着提摩太所说的预言
 二 打那美好的仗
 三 凭预言
贰 持守信心和无亏的良心
 一 信心,我们信的行动
 二 无亏的良心
 三 犹如船破

 读经:提摩太前书一章十八至二十节。

 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由提前一章一至十七节看见神的经纶与不同的教训相对。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一章十八至二十节;这几节指明信心与良心是持守信仰所需要的。

壹 使徒交托他孩子提摩太的嘱咐


 在一章十八节保罗说,『孩子提摩太,我照从前指着你所说的预言,将这嘱咐交托你,叫你凭这些预言,可以打那美好的仗。』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嘱咐是什么?我们答复这问题,必须遵守这原则:在领会圣经的一个句子、一个词汇、甚至一个单字时,需要考虑上下文;不仅考虑该节所在那一段的上下文,有时也要考虑整卷书、甚至全本圣经的上下文。我们以这原则为基础,就需要凭全章的上下文,考虑保罗在十八节所用的嘱咐这辞。这里的嘱咐包括前十七节所陈明的重点。在积极一面,这些经文的重点是神的经纶;在消极一面,重点是不同的教训。因此,使徒给他属灵儿子的嘱咐,在积极一面与神的经纶有关,在消极一面与不同的教训有关。

 一 照从前指着提摩太所说的预言

 在十八节保罗说,他照从前指着提摩太所说的预言,将这嘱咐交托他。这也许是提摩太得以进入职事时,指着他所说一些预言式的暗指。(徒十六1~3。)可能召会中向保罗推荐提摩太的长老,给他按手。那时也许指着他说了预言。

 二 打那美好的仗

 保罗说到这些预言,告诉提摩太:『叫你凭这些预言,可以打那美好的仗。』打那美好的仗就是与异议者不同的教训打仗,并照着使徒关乎恩典和永远生命之福音的职事,完成神的经纶,(提前一4,)叫可称颂的神得着荣耀。(11~16。)

 三 凭预言

 保罗嘱咐提摩太凭预言打那美好的仗。这意思是说,凭预言的范围、支持和证实,打那美好的仗。

 在这里我们需要来看关于保罗书信的分组和写作的时间。虽然腓利门书与提摩太前后书和提多书同组,但腓利门书写得较早,在保罗第一次坐监期间。保罗第一次被监禁是因着犹太人,不是因着罗马帝国所施的逼迫。我们由使徒行传知道,保罗上诉于该撒,这使他被送到罗马,在那里被监禁。保罗第一次坐监期间,他写了四卷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和腓利门书。因此,照着写作的时间,腓利门书该与歌罗西书、腓立比书、和以弗所书同组;然而,在内容上它不该与这四封书信同组,而该与提摩太前后书和提多书同组。腓利门书写于保罗从狱中得释前不久。在腓立比书里他表达期待自己不久得释放,并看望众召会。不久以后,保罗的期待实现了。他得了释放,就去以弗所,到提摩太那里;他又从以弗所往马其顿去。保罗从马其顿写了提摩太前书。然后他从马其顿去尼哥波立,在那里写了提多书。所以,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写于保罗第一次被囚获释以后。大约一年后,该撒尼罗忽然开始逼迫基督徒。那时,保罗被指控为基督徒中间特出的首领。他再次被捕并坐监,这次是由于尼罗的逼迫。他从狱中写了提摩太后书。他在第四章向他亲爱的孩子提摩太指明,他预备好要离世、殉道、作奠祭被浇奠。

 在保罗第一次坐监期间,众召会受试验。这试验显示败落和堕落开始了。这败落全然是由于不同的教训,就是与职事不同的教训。这是保罗嘱咐提摩太要打美好的仗的原因。

 历世纪以来,召会的堕落和败落有一个根源:与使徒的职事不同的教训。在行传二章四十二节我们看见,在召会生活一开始,信徒乃是持续在使徒的教训里。这些教训就是那职事。使徒所教导、所传讲的,不外乎基督与召会。他们传讲那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并升天的基督,好叫祂这复活的生命,得以分赐到祂的信徒里面,以产生召会。这是使徒教训的中心点,我们看见这事是很要紧的。毫无疑问,在圣经中有关于许多事的教训。然而,使徒职事的中心乃是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复活、升天、并得荣的基督,作我们的救主、我们的生命和一切,使我们成为祂的身体,就是召会。这是新约启示极重要的中心,这也是神的经纶。

 我们需要接触主的话,并藉着主的话,凭着那灵接受神。然后我们会有信心。藉着来到话面前,我们就被神注入,并且信心自然而然在我们里面运行,将我们带进与神生机的联结里。我们越享受神的注入,就越与祂成为一。然而,这重要的事已经失去了许多世纪。保罗知道这事的重要,就嘱咐提摩太打那美好的仗。

 一面,提摩太要与异议者不同的教训争战;另一面,他要照着使徒的职事完成神的经纶。我们若愿完成神的经纶,就不可照着传统的基督教,也不可照着系统的神学,而必须照着使徒的职事。

 不仅如此,神的经纶是与恩典的福音和永远的生命有关。这些是福音里的两个基本元素。这福音是为着可称颂之神的荣耀,是为着可称颂之神的彰显,显现。

 保罗第一次坐监时,异议者起来教导不同的事;这些不同的教训是召会败落的种子。保罗甚至在狱中也晓得这种情形。我们由歌罗西书和腓立比书的内容知道这事。尤其在歌罗西书中我们看见,有些教派─犹太教、智慧派、禁欲主义─已经偷着进入召会生活。这些不同的教训引起异议和败落。因此,保罗嘱咐他忠信的同工打那美好的仗,对抗不同的教训,并为着神的经纶争战。

 今天我们也必须警惕不同的教训。历世纪以来,召会被这样的教训毒害并败坏了。我们若不儆醒,不同的教训也可能对主的恢复造成破坏。已往我们见过以狡猾、隐藏的方式传播不同的教训所造成的破坏。这帮助了许多召会中的领头人学习谨防不同教训的重要功课。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不同的教训进入主的恢复。这恢复完全是为着执行这职事;这不是指我的职事,乃是由彼得开始的使徒职事,今天仍在执行。所有的真使徒都教导并传讲同样的事,就是这一件事─神新约的经纶。我们传讲并教训的中心是基督与召会。教导并传讲神关于基督与召会的经纶,就是打美好的仗。

贰 持守信心和无亏的良心


 在提前一章十九节保罗继续说,『持守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这些,就在信仰上犹如船破。』本节告诉我们如何打那美好的仗。要打美好的仗,我们必须持守信心和无亏的良心。

 一 信心,我们信的行动

 『持守信心』的信心一辞,指我们信的行动;因此,它指明主观的信心。我们曾经指明,当我们来到主的话面前,并藉着话,凭着那灵被神注入时,这信心就在我们里面兴起。主观的信心在我们里面运行,使我们与三一神之间产生生机的联结。在这联结里,我们接受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成为神的众子和基督身体(新人)的许多肢体,作三一神团体的彰显,直到永远。我们必须凭着这种信心打那美好的仗,不是凭着努力遵守律法。

 二 无亏的良心

 随着信心,我们也需要无亏的良心。(徒二四16。)无亏的良心是基督徒信仰和生活的保护。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是并行的。我们的良心一有亏欠,就有漏洞,我们的信心就要漏掉。在受搅扰的地方召会中,要打那美好的仗,对抗不同的教训,无亏的良心同着信心,乃是必需的。

 三 犹如船破

 提前一章十九节的关系代名词『这些』,很难说是单指良心,或兼指信仰与良心。也许是指两者,因为主观的信心与良心有密切的关系。我们已经指出,我们若没有无亏的良心,就无法有活的信心。照样,我们若没有活的信心,就无法有无亏的良心。信心与无亏的良心可比喻为结了婚的夫妇:信心好像丈夫,良心好像妻子。既然主观的信心与无亏的良心是并行的,我宁可认为这里关系代名词『这些』,有信心与良心二者为前述词。信心来自我们与神的接触,并将我们带进与神生机的联结里;良心是我们凭信接触神以后,被神摸着的器官。

 有人丢弃信心和无亏的良心,『就在信仰上犹如船破。』这给我们看见丢弃信心和无亏良心的严重性。持守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是我们基督徒信仰和生活的保护。船破这辞含示,基督徒生活与召会生活,好像船只航行在风暴的海上,需要信心和无亏良心的保护。

 丢弃信心和无亏良心的人,就在信仰上犹如船破。保罗在本节说到主观的信心,就是我们信的行动;也说到客观的信仰,就是我们相信的事物。保罗说到在信仰上犹如船破的人,是想到客观的信仰,就是照着神新约经纶之完整福音的内容。

 在二十节,保罗继续题到两个在信仰上犹如船破之人的名字:『其中有许米乃和亚力山大,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使他们受管教,不再谤讟。』许米乃是异端的教师,(提后二17,)亚力山大是抵挡并攻击使徒的人。(四14~15。)

 这里保罗题起名字,是值得注意的。我们比保罗更谨慎、『属灵』或『属天』,也许在任何景况下都不愿意题起名字。神领头题起祂仇敌的名字─撒但。神从未说,『我的民,我有一个仇敌。但因为我怜悯、忍耐、宽宏大量,我不愿暴露他,或题他的名字,盼望有一天他会悔改。』神怎样指出祂仇敌的名字,保罗也题起许米乃和亚力山大的名字。

 不仅如此,保罗在提前一章二十节没有告诉我们,他为许米乃和亚力山大祷告。他没有嘱咐提摩太:『提摩太,要跟我学,为伤害你的人祷告,正如我一直为许米乃和亚力山大祷告一样。』反之,在提后四章十四节保罗说,『铜匠亚力山大多多的害我,主必照他所行的报应他。』

 保罗告诉提摩太,他已经把许米乃和亚力山大交给撒但,『使他们受管教,不再谤讟。』这完全不同于说他把他们交托主的恩手,使他们受怜悯。保罗期待撒但为他作工,管教许米乃和亚力山大。

 提前一章二十节是对付消极的事最不平常的经文。两个人不是被退后的弟兄题到名字,乃是被领头的使徒题到名字。不仅如此,他们不是被交给神,不是被交给召会,也不是被交给属灵的人,乃是被交给撒但。

 保罗把许米乃和亚力山大交给撒但,『使他们受管教,不再谤讟。』保罗不是说『受刑罚』,乃是说受管教。管教与刑罚多少有些不同。父母对待孩子时,也许告诉孩子,他们在刑罚孩子。然而,那实际上不是刑罚,乃是爱的管教。二十节的管教可能指肉身受败坏。(参林前五5。)

 藉着某种管教的施行,许米乃和亚力山大就会学习不再谤讟神,毁谤神的经纶,也不再破坏使徒的职事。把许米乃和亚力山大这样的人交给撒但,乃是运用主给使徒和召会的权柄,(太十六19,十八18,)执行召会的行政,抵挡撒但邪恶的计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