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 全然圣别我们,使我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得以完全(一)
总纲目




概览
三部分的人
读经时的缺欠
圣别与蒙保守
运用我们的灵接触神
保守我们的灵是活的
保守我们的灵不受玷污

 读经: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九节,十三节,五章八节,十六至二十四节,哥林多后书七章一节,约翰一书一章六节,提摩太前书一章五节,罗马书六章六节,十九节,七章二十四节,八章十至十一节,十二章一节,哥林多前书六章十三节下,十五节上,十九至二十节。

概览


 保罗在帖前五章二十三节说,『且愿和平的神,亲自全然圣别你们,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们主耶稣基督来临的时候,得以完全,无可指摘。』我们若要了解这节经文,就需要简略的复习整卷帖撒罗尼迦前书。一章指明,为着召会生活的圣别生活是由信、爱和盼望所构成的。这种生活必定离弃偶像转向神,服事活神,并等候主来。这是一章启示的重点。二章告诉我们,使徒尽全力抚育这种生活,如同乳养的母亲和劝勉的父亲。他们顾到这种生活,并且培育这种生活,使其产生配得过神的国和荣耀的行事为人。

 这种生活怎么能配得过神的国和神的荣耀?只有一条路,就是得以圣别。因此,三章说,这种生活需要补足信心,并使爱心增多洋溢,好叫主可以坚固我们的心(就是我们这个人行动的机关),使其在圣别上无可指摘。这就是坚固我们里面的人、我们的心、我们行动的机关。

 保罗在四章接着指出,不仅我们里面的心应当得坚固,成为圣别;我们外面也需要用圣别(或,圣化─成为圣别的过程),持守自己的身体。不仅如此,物质的身体不仅需要在神面前用圣别持守,也需要在人眼前用尊贵持守。保罗在这一章里还说到死了、睡了的圣徒。他论这件事的时候牵涉到盼望。保罗在三章说,为着召会生活的圣别生活应当在信心上得以补足,爱心要增多洋溢;然后在四章他给我们看见,死了的圣徒复活乃与盼望有关。

 保罗在五章八节说到信、爱和望这三件事:『但我们既是属于白昼,就当谨慎自守,穿上信和爱的胸甲,并戴上救恩之望的头盔。』在争战中,我们身体上两个顶重要的部分─头和胸─需要护卫。胸必须遮盖,头必须保护。因此,我们有信和爱的胸甲,遮盖我们的胸;也有救恩之望的头盔,遮盖我们的头。我们研读雅歌时曾指出,追求者的胸表征在基督里的信和爱。为这缘故,胸甲是属于信和爱的。我们的头,我们的心思,就是思想的器官连同其思想,需要受神救恩头盔的保护。因此,帖前五章给我们看见,当我们打属灵的仗时,我们需要神军装的遮盖,这包括信和爱的胸甲,以及救恩之望的头盔。五章把基督徒生活三个基本的元素─信、爱、望─都包括在内。

 末了,保罗在五章二十三节说出他的渴慕,愿和平的神全然圣别我们,这不仅包括心与身体这两方面。我们里面有心,外面有身体。心与身体形成一个活的、有活动之人主要的结构。

 我们这些活人里面有心,外面有身体。心是我们的引导者,因为心引导我们的行动、活动和动作。身体是我们外面行动的凭借、器官。因此,我们的心藉着我们的身体行动,我们的身体在我们心的引导之下活动。这是三章论到心的圣别,以及四章论到身体圣别的原因。

 这样,我们的灵与魂又如何?虽然魂的组成成分与心非常相像,但是魂与心之间仍然有所不同。论到我们这个人的组成,我们有灵、魂和身体。但是在我们的行动、生活上,我们有心和身体。因此,当我们说到我们的所是时,应当题到灵、与魂、与身体。但说到我们的生活、行动时,就应当题到心和身体。我们每天的生活关系到我们的心和我们的身体。为这缘故,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里把我们的所是和我们怎样行动加以区别。在行动上,我们有心与身体。但就我们的全人而言,也就是论到我们的所是,我们有灵、魂与身体。

 帖前三章说到我们里面的部分─我们心的圣别。四章说到我们外面的部分─我们身体的圣别。然后在五章,这卷书的结语里,圣别包括我们的全人。这是保罗说到和平的神全然圣别我们的原因。保罗说『全然』,是指我们整个灵、魂和身子。因此,他表达自己的渴望说,愿众圣徒的灵、魂、身子得蒙保守,得以完全。这就是全然圣别。

 五章二十三节的副词『全然』指明量一面。这辞指向一个事实,就是我们全人的每一部分─灵、魂、身体─都需要圣别并蒙保守。不仅如此,『完全』这个形容词是指质一面。因此,保罗这个优秀的著者简要的指明,就量一面说,我们需要全然圣别;就质一面说,我们需要蒙保守,得以完全。我们需要蒙保守,不是部分的,或是肤浅的,乃是完整的,也就是完全而完美的蒙保守。我盼望帖撒罗尼迦前书的这个概览,会帮助你们了解,我们在本篇信息和下篇信息所要交通的。

三部分的人


 神实在渴望全然圣别我们。祂要在我们全人的三部分里,保守我们─保守我们的灵、魂和身体。按照五章二十三节,我们这个人是由三部分构成的,也就是说我们有三部分:灵、魂和身体。

 我年轻信主时就知道人有三部分这个真理,我也为这个真理争辩。在神学里,这叫作三分论(trichotomy)。还有一种二分论(dichotomy)的学派,教导人是由两部分─身体和魂─组成的。帖前五章二十三节有力的证明,二分论是不对的。在这一节经文里,灵与魂二字中间有连接词,魂与身子之间也有连接词。这指明灵、魂、身子是不同的、有区别的。然而有些圣经教师认为灵与魂是同义辞。这就好比将我们肉身上不同的肢体,譬如胃和肝,说成是一样的。将魂与灵说成是同义辞,是非常严重的误解。

 多年前,一位相信二分论的传教士去香港参加我在那里开的特会。在一次聚会后,他要求和我有些交通。他告诉我特会太好了,接着又说,『你教导说人是由三部分组成的,我不相信这个。人只有两部分─看得见的部分和看不见的部分。』我回答说,『弟兄,说人是三部分组成的,这并不是我的教导,这是圣经上的教导。帖前五章二十三节你怎么说?保罗在这节经文里说到灵、与魂、与身子,三个名词带着两个连接词,你怎么能说人只有两部分?』他回答说,『我知道这节经文,但我不相信灵与魂是两个不同的东西。』我再对他说,『弟兄,这意思是说你不相信圣经。』他表示他非常相信圣经,但不论我怎么说,他还是相信灵与魂是同义辞。那时我说,『你若认为灵与魂是同义辞,就好像说鼻与口是一样。你若要这样相信,我就不与你争辩。但在我看来,口是口,鼻子是鼻子。你难道用鼻子说话,用口闻味吗?』

 我说这事,是要指出灵与魂之间有很大的区别。灵与魂不是同义辞,灵是灵,魂是魂。正如鼻与口是不同的器官,有不同的功能;照样,灵与魂也是不同的器官,有不同的功能。帖前五章二十三节说到灵、与魂、与身子,这清楚的指明我们是由三部分组成的。

 身体得蒙保守的意义很容易了解。保罗在四章吩咐信徒要禁戒淫乱。禁戒淫乱就是用圣别持守我们的身体。但保守我们的魂和我们的灵是什么意思?我们必须能实际的解释,如何保守我们的灵和我们的魂。

读经时的缺欠


 我们基督徒读圣经的方式有一个缺欠。这个缺欠就是我们把许多话都当作理所当然的,以为已经懂了。譬如,我们读帖前五章二十三节时可能会说,『帖前五章二十三节所说的话我懂,这里告诉我们,我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应当得蒙保守,得以完全。我们从这一节经文可以知道,我们不该相信以为人只有两部分的二分论,而该相信认为人是由三部分组成的三分论。因此,我相信人是三部分组成的。』这样虽然好,但还不够,因为这在实际上并没有多大帮助。我们不要认为这节经文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需要力求了解,如何保守我们的灵与魂。

 你能否说出,有那一本基督教的书籍解释如何保守我们的灵与魂?我不知道有没有基督教的著作论到这事。如果有这样的著作,我信在已过这五十年间,我们早已读到。我们曾经指出,有些圣经教师不信我们的灵与魂是不同的两个部分。他们怎能告诉我们如何保守我们的灵与魂?因此,我在本篇信息里的负担与保守灵与魂有关。

圣别与蒙保守


 神不仅全然圣别我们,也保守我们的灵、魂、体得以完全。『全然』是指量一面;『完全』是指质一面。在量一面,神全然圣别我们;在质一面,神要保守我们得以完全,就是要保守我们的灵、魂、体得以完美。因着堕落,我们的体受了败坏,魂受了玷污,灵也死了。在神完全的救恩里,我们的全人都要得救,成为完全、完美的。为此,神保守我们的灵脱离死的元素,(来九14,)保守我们的魂不再留在天然和老旧里,(太十六24~26,)并保守我们的体脱离罪的败坏。(帖前四4,罗六6。)神这样的保守,以及祂彻底的圣别,维持我们过圣别的生活,直到成熟,使我们能在主的『巴路西亚』里与祂相会。

运用我们的灵接触神


 我们的灵是由良心、交通、直觉这三部分组成的。我们的灵主要是为着与神交通。我们与神有交通时,就接触祂。这样与神的接触,自然叫我们感觉到神,对神有知觉。直觉是指从神来的直接感觉和知觉;藉着这直觉,就能知道我们是对还是错。我们若错了,就会被我们的良心定罪。但我们若是对的,就会被我们的良心称义。因此,我们的良心或是控告、定罪我们,或是宽恕、称义我们。保守我们灵的路,首先是要运用灵与神有交通。我们若不能这样运用我们的灵,我们的灵就会留在死沉的光景里。

 我们基督徒每逢同来召会聚会时,都必须尽功用。我们需要祷告、赞美或作见证。这就是运用我们的灵,不让我们的灵静止不动,或是留在死沉的光景里。但遗憾的是,许多圣徒并没有这样运用他们的灵来保守灵。他们却让自己的灵静止不动,好像将他们的灵留在坟墓里。

 然而,有一些弟兄尽功用的次数太多,却没有基督真实的丰富,而使聚会受到打岔。他们一再站起来说话,却言之无物。我要劝这样的弟兄们静默一段时间,直到他们有把握,有一些基督的丰富真的成为他们的分。他们若站起来释放这些丰富,众圣徒都会因他们喜乐,因为他们的见证对人有帮助。

 虽然有些圣徒尽功用太过,其中缺少基督的丰富,但大多数的圣徒却需要更多运用他们的灵来尽功用。

保守我们的灵是活的


 帖前五章有一些经节帮助我们看见,保守我们灵的第一条路,是正确的运用灵,以保守我们的灵是活的。十六至十九节说,『要常常喜乐,不住的祷告,凡事谢恩;因为这是神在基督耶稣里对你们的旨意。不要销灭那灵。』喜乐、祷告、谢恩乃是运用我们的灵。当我们这样运用我们的灵,就能叫我们的灵活。运用灵,使我们的灵活,是保守灵的第一条路。

 没有人喜欢肉身上有任何疾病。你若病了,当然不会想让你的身体一直病下去。相反的,你会尽一切可能,使你的身体从这种不健康的光景里出来。照样,我们不该把我们的灵留在死沉的光景里。我们该竭力使我们的灵从那种光景里释放出来。

 我们怎能把我们的灵从死沉的光景里释放出来?我们可以藉着喜乐、祷告、谢恩,运用我们的灵,而使其得着释放。你知道保持缄默,乃是叫你的灵留在死沉的光景里吗?你若让你的灵留在死的光景里,这意思就是说,你没有与圣别人的神合作,以保守你的灵。

 因着堕落,我们的灵死了。因此,我们的灵必须胜过死这个难处。圣徒参加召会聚会时,常在死的光景里。他们在聚会中坐在椅子上,灵是发死的。但他们这个人其它的部分却可能非常活跃。譬如,他们的思想可能在批评别人作的见证;他们也许在想,有些见证并不真实,有些见证非常老旧。这些圣徒批评别人,却不保守自己的灵。他们不保守自己的灵,而让他们的灵留在死沉的光景里。

 我要极力强调这个事实:要保守我们的灵,首先必须运用灵,好将灵从死亡中拉出来。不信者的灵完全是死的。在你四围的人,在学校、工作场所、或住家邻近地区的人当中,大多数人的灵里完全是死的。你许多的亲戚,也许最亲近的家人,灵里也是死的。你有没有从灵里死沉的光景里分别出来,成为圣别?许多圣徒没有这样分别出来。这是他们在聚会中从来不祷告、不赞美的原因。他们不喜乐,也不谢恩。他们不运用灵赞美主,宁可让灵留在死沉的光景里,好保留自己的面子。有些人可能对自己说,『我是个有教养的人。我必须叫别人知道我是文雅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因此,我在聚会中要很有教养的静坐着。让那些青年人和没有受过很好教育的人在聚会中喊叫赞美罢,我可不要那么作。』你的态度若是这样,你的灵就是死沉的。不仅如此,就你灵的光景而论,你并没有圣别。你是凡俗的,因为你与那些灵里死沉的人为伴。

 这种让我们的灵留在死里的习惯,甚至侵入了在主恢复里召会的聚会中。我不是要鼓励人在聚会中不受约束。我的重点乃是:我们需要把我们的灵从死的光景中拉出来,在圣别我们的事上与三一神的工作合作。神要将我们众人从那些灵里死沉的人中间分别出来。我们既蒙了重生,就必须与众有别。我们要给人看见,我们的灵是活的,不是死沉的。因此,我们的灵应当喜乐、祷告,并且向主谢恩。

保守我们的灵不受玷污


 保守我们灵的另一条路,是在林后七章一节。保罗在这节说,『所以亲爱的,我们既有这些应许,就当洁净自己,除去肉身和灵一切的玷污,敬畏神,以成全圣别。』这节经文指明,我们应当禁戒肉身和灵一切的玷污。我们必须远离污染我们灵的一切事物。所以我们应当保守我们的眼睛不看恶事,譬如那些玷污人的图片。这样的图片不仅玷污我们的眼睛,也玷污我们的灵;这是我从经历中学知的。一九三三年我第一次访问上海。那时召会有两个会所,一个在上海西面,一个在北面;两个会所相离甚远。在交通方面,我们常利用电车,从西上海到北上海要花一个小时以上。我头几次搭电车时东张西望,看着大街上各种景观。等我到了会所时,我发现我的灵非常死沉。我注意看街上那许多东西,就叫我的灵死沉。从这件事我学会,当我搭电车时要闭起眼睛祷告;这就保守了我的灵。因为我学习这样保守我的灵,所以当我到达北上海的会所时,我的灵还是活的。我的确在我的灵里得以圣别。

 你若因着看某些图片而被污染,你的灵就会被玷污、污染而死沉。结果,你必须先求主洁净你,除去一切玷污,否则你就不能祷告。我举出这事作例证,说明我们必须与圣别人的三一神合作,使我们的灵得蒙保守,远离死沉和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