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篇 我们的心得坚固,在圣别上无可指摘(三)以及我们的身体在圣别中得蒙保守清洁
总纲目




我们要成为圣别的责任
我们行动的机关
心是活跃的
更新的心思
情感被基督的爱摸着
用我们的全人来爱主
灵与心
用圣别和尊贵,持守我们的身体
为着召会生活的圣别生活

 读经:帖撒罗尼迦前书三章十三节,四章三至八节,希伯来书十二章十四节,罗马书十二章一至二节,以弗所书三章十七至十九节,马可福音十二章三十节,腓立比书二章五节。

 我们读圣经时,需要摸著作者灵里的负担。确切的说,我们需要知道保罗写帖撒罗尼迦前书时灵里的负担。保罗是以祝福的话总结帖前三章:『好使你们的心,当我们主耶稣同祂众圣徒来临的时候,在我们的神与父面前,得以坚固,在圣别上无可指摘。』(13。)保罗渴望读这封书信的人,心得坚固,在圣别上无可指摘。

 保罗在四章接着嘱咐圣徒要禁戒淫乱这种污秽人的罪:『神的旨意就是要你们圣别,禁戒淫乱。』(3。)保罗嘱咐圣徒怎样禁戒这罪?他嘱咐他们要用成为圣别的方式禁戒淫乱。他首先告诉他们,神的旨意是要我们圣别(或,圣化)。神的旨意是要我们在圣别上得以圣化、蒙保守、被护卫。禁戒淫乱最好的路,就是在神的圣别上得以圣化、蒙保守。

 保罗在四章三、四、七节三次用到『圣别』这辞。他在三节说,神的旨意就是要我们圣别;四节说我们应当晓得,怎样用圣别和尊贵,持守自己的器皿,就是我们的身体;七节说,神本是在圣别中召了我们。按照四章四节所说,我们应当用圣别和尊贵持守自己的身体。圣别是在神面前,尊贵是在人面前。每个犯淫乱的人,都失去他在人面前的尊贵。在每一个社会里,犯淫乱的人总是受藐视的,他们失去在人面前的尊贵。因此,我们需要保守自己的身体不犯这种罪,而圣别乃是保守我们的路。

我们要成为圣别的责任


 保罗在五章二十三节总结的话里论到圣别:『且愿和平的神,亲自全然圣别你们,又愿你们的灵、与魂、与身子得蒙保守,在我们主耶稣基督来临的时候,得以完全,无可指摘。』在这里我们看见,我们的全人─灵、魂、体─需要得着圣别。我们需要和平的神圣别我们,不仅在魂与身体里,也在灵里。

 按照五章二十三节,我们对于得以全然圣别需要负一些责任。一面,神会全然圣别我们。另一面,我们的灵、与魂、与身子需要蒙保守。虽然神保守我们,但我们需要负一些责任来蒙保守。

 我们可以将『蒙保守』看作是既主动又被动的动词。这意思是说,虽然我们是蒙保守的,但我们必须负起责任,主动的蒙保守。因此,『蒙保守』含示主动和被动的意思。

 神的心意是要保守我们,但我们愿意蒙祂保守吗?我们可以用给孩子吃药这件事为例,说明我们需要在蒙保守这件事上负责。有时候孩子需要吃药,但他可能不愿意吃。事实上,他的父母想尽办法要喂他,他还是反抗,甚至父母不得不把他压住。父母这样作,是要保守孩子的健康。有时候我们不与主合作来蒙保守,这就逼着主作一些事叫我们降服下来,或是限制我们,使我们接受那些为着我们圣别并蒙保守所需的事物。

 在帖撒罗尼迦前书这卷论到为着召会生活之圣别生活的书信里,保罗告诉我们,我们全人不同的部分都需要蒙保守。我们的心需要圣别,我们的身体需要在圣别上得蒙保守;至终甚至我们的灵,我们全人最隐密的部分,也需要成为圣别。

我们行动的机关


 我们在前一篇信息里指出,我们的心是我们行动的代表。现在我愿意将这件事说得更为清楚。用『行动的机关』也许比『代表』更好。我们每一位都是存在体,是一个人。存在体是现代的说法,圣经称人为魂。这意思是说,我们每一个人是一个魂。魂这存在体有两个器官;里面的器官是灵,外面的器官是身体。我们藉着身体的五官接触物质的世界。照样,我们藉着灵这器官接触神,灵有其自己的感官。

 我们能否接触某一样东西,在于我们是用什么器官。譬如,你若闭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但你不能用眼睛实化声音;要听声,你必须用耳。无神论者没有运用他们的灵,所以他们说没有神。我们必须用灵,否则我们无法把神质实出来。约翰四章二十四节告诉我们,神是灵,敬拜祂的必须在灵里敬拜。我们若运用我们的灵,就立刻会感觉到确实有一位神。无神论者深处会对自己说,『如果真的有神,那你怎么办?』无神论者口里也许说没有神,但在他全人的深处,在他的灵里,他会感觉到有一位神。

心是活跃的


 我们的魂必须有所行动。当我们的魂、我们这个人行动时,那就是心行动了。但是当我们一停顿,意思就是我们的心不活跃。

 我们都有两个心:物质的心和心理的心。我们知道我们物质的心在那里,但我们不知道我们心理的心在那里。我们物质身体的行动或活动在于我们物质的心跳动。据医生说,只要心脏一停止跳动,我们物质的身体就死了。没有脉搏的人就是死人,因他的心跳停止了。这个例证指出,只要心脏一停止跳动,身体就死亡了。心理的心也是这样。

 我们物质的心与心理的心都有动脉。心理之心的大动脉是心思、情感和意志。心脏病发作,常是由于动脉阻塞引起的。我最近读到一篇报导,医生剖验在越战死亡的青年人,发现他们虽然很年轻,但许多人的动脉都阻塞了。很多人知道动脉阻塞的危险,就注意饮食和运动,好使他们的血管清顺通畅。肉身之心的问题说明心理之心的问题。今天有数以百万计的基督徒,但这些基督徒当中有多少是真正活着的?大多数都不是活着的。他们不活的原因是他们心理之心的动脉阻塞了。这样的阻塞导致他们属灵的死亡。

 我们都要问自己,我们在属灵上健康吗?我们的肉身要健康,就需要有强壮的心。我们如果要有属灵的健康,也必须要有强壮的心。所有属灵的疾病都是出于心理的心。我们心理的心也许在不同方面出了毛病。我们在思想上、在爱恶上,或是在我们运用意志的方式上,可能都出了毛病。

 如果我们心理的心是健康的,它在思想、爱恶、决断等方面就都非常活跃积极。我们的心是我们行动的机关。这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活跃积极,我们的心在心思、情感、意志上就必定是活跃积极的。但一个人的心若不活跃,我们会怀疑他在属灵上是否是活的。他若是活的,他心里为什么没有活动?他的心既是他行动的机关,他为什么不正常的尽功用?

 我能作见证,我虽然年纪老迈,但我的心非常活跃。我满了思想、感觉和意图。我的全人─灵、魂、身体─是活跃的。但这些活动的机关不是灵、魂或身体;行动的机关乃是心同三个大动脉─心思、情感、意志。

更新的心思


 保罗在罗马十二章二节说到心思的更新。身体怎样代表我们外面的所是,心思也照样代表我们里面的所是。按照罗马十二章一节,我们需要将身体献上给神,当作祭物,我们的心思也需要更新。更新就是被神浸透。这就是圣别。更新事实上就是得以圣别,而得以圣别就是变化。我们的心思需要更新、圣别并变化。

情感被基督的爱摸着


 保罗在以弗所三章十七节说,『使基督藉着信,安家在你们心里,叫你们在爱里生根立基。』爱是情感的事。按照这一节,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我们自己也在祂的爱里生根立基。这指明我们的情感被祂的爱摸着,我们就在这爱里长大。我们的情感充满基督的爱,当然是圣别的一面。不仅如此,当我们在爱里生根立基时,我们就能『认识基督那超越知识的爱』。(弗三19。)这也与我们心的圣别有关,特别是与情感有关。我们的情感充满基督的爱,就是被基督所浸透。毫无疑问,这就是我们情感的圣别。

用我们的全人来爱主


 马可十二章三十节说,『你要全心、全魂、全心思并全力,爱主你的神。』这里说到心、魂和心思,而魂是在心与心思之间。魂的三部分─心思、情感、意志─也是心的几个部分。但为什么在马可十二章三十节没有题到情感或意志?原因是情感和意志都包括在魂里。但为什么题到心思?这是因为心思是心与魂的主要部分。因此,我们需要用我们的全心、全魂和全心思,爱主我们的神。

 马可十二章三十节也告诉我们,要全力爱主。这里的『力』是指我们物质的身体。因此,我们需要用我们所有全身的力量爱主,也要全心、全魂并全心思爱主。这指明我们的全人─我们里面的所是和我们外面的所是,都要被主我们的神占有并浸透。这就是圣别、圣化。

灵与心


 我的负担是要指出,我们这些基督徒,在基督里的信徒,必须是活的。要作一个活的信徒,关系到我们的灵和心。就着道理而言,我们可以说,我们运用我们的灵就活了。但是就着实行而言,运用我们的灵好像常常行不通。我们许多人能作见证,我们虽然运用我们的灵,但这还不能每次都有效的叫我们活。运用灵没有果效的原因,乃是心没有活动。这意思是说,心出了问题。也许心思没有更新、圣别、变化,也许没有被主浸透并被祂占有,却充满属世的事物。我们可以运用我们的灵说,『赞美主!』但这样用灵也许不能叫我们活。当我们的心活跃时,运用灵才有用。

 我们的心若是沉睡不醒,运用我们的灵呼求主名就没有果效。我们行动的机关─我们的心─若是沉睡的,这样的运用灵是行不通的。这就是为何我们必须彻底对付我们的心。这对付必须包括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我们的心思必须是基督的心思,我们的情感必须被基督的爱浸透,我们的意志必须与祂的意志是一。我们心的光景若是这样,我们的心就是活跃的,并且是尽功用的。当我们的心一活跃,我们呼求主就会非常有果效。

 我们都需要仰望主怜悯我们。我们需要祷告:『主,怜悯我。我要我的心思得着更新,我要我的情感充满你的爱,我要我的意志真实的与你的意志是一。』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心,那作我们行动机关的心就会得坚固,在圣别上无可指摘,就是在成为圣别的光景里无可指摘。

用圣别和尊贵,持守我们的身体


 保罗写帖前三章时,必定有意要从里面的所是─心,进一步说到外面的所是─身体。所以他嘱咐信徒们要禁戒淫乱,用圣别和尊贵,持守自己的身体。

 淫乱是粗鄙的罪。按照圣经,撒但的目的是要利用罪玷污神为祂自己所创造的人。任何一种器皿脏了就污秽了。不仅如此,肮脏、污秽之器皿的功用就废掉了。譬如,我们不会使用肮脏的杯子;我们用脏杯子以前,必须先把它洗干净。神造的人原是纯洁的器皿,但撒但将罪注射到人里面,目的是要污秽人,破坏人。最污秽人的罪就是淫乱。偷窃是罪恶、不洁的,但不像淫乱那样污秽人。淫乱破坏了神的目的,破坏了人的身体,也破坏了家庭和社会。没有什么像淫乱那样严重破坏人性。因此,保罗说到心─里面的所是─的圣别后,他没有忘记说到外面的所是。

 淫乱总是出于善变的心、未得坚固的心。你的心若得了坚固,撒但就很难试诱你犯淫乱。但是善变、变化无常的人,很容易跌入淫乱的陷阱。

 保罗写三章时,可能想到要接着写关于信徒外面的所是。他可能对自己说,『保罗,你现在说的与里面的所是有关。信是在于心,爱是在于情感,二者都与人里面的所是有关。但外面的身体又如何?』保罗是位优秀的著者,他写一件事就写得很透彻。因此,当他说到外在一面的圣别时,他所对付的是最污秽人的罪─淫乱。

 务要禁戒淫乱。你若卷入淫乱,就给种种败坏开了大门。信徒和不信者,都被淫乱这粗鄙的罪所破坏。因此,保罗吩咐信徒要禁戒淫乱。他告诉他们,圣别是神的旨意。因为神的旨意是要保守我们一直在圣别中,所以我们应当禁戒一切不洁的事物,使身体得蒙保守。

 在这一点上,我要对青年人说一些话。我们基督徒也许需要看报纸,好知道世界局势。我几乎天天看报,但有几页我从来不看,因为那些是污秽人的。你的心思一旦因着看了一张图片受了污染,你就很难把这种污染的元素挪去。不仅如此,有些谈话我们不应当听,也不应当接触不洁的事物。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应当禁戒淫乱。我们必须在神面前保守、护卫我们的器皿是圣别的。我们的器皿必须是圣别、分别出来的,并要被神浸透,我们也要在人面前用尊贵持守自己。

 人受造原是尊贵的,因为人是照着神的形像造的。因此,我们要彰显神并代表神。神派给我们最尊贵的地位。婚姻是圣别而尊贵的事,为要完成神的定旨,所以圣经告诉我们要尊重婚姻。但淫乱破坏人类,使堕落到淫乱里的人失去尊贵。因此,我们必须用圣别和尊贵,保守我们的身体洁净。

为着召会生活的圣别生活


 我信我们已经摸着了保罗写帖前三、四章时灵里的负担。他首先对付心所代表的里面所是,然后对付身体所代表的外面所是。就着里面说,我们的心必须得坚固,成为圣别;就着外面说,我们必须用圣别和尊贵持守自己的身体。这就是过圣别的生活,而这圣别的生活乃是为着召会生活。我们的心若得着坚固,在圣别上无可指摘,我们若用圣别和尊贵,保守我们的身体洁净;这样,我们就实际的过为着召会生活的圣别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