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儆醒与谨守
总纲目




时候与时期
主的日子
信、爱、望的保障
盼望主回来
儆醒的意义
脱离那要来之毁灭的救恩
谨守的意义
缺少儆醒谨守
穿戴军装
忽然的毁灭
与主同活

 读经:帖撒罗尼迦前书五章一至十一节。

 保罗陈明为着召会生活之圣别生活的盼望之后,就立刻说到这种生活中的儆醒与谨守。我们有美好的盼望,就是盼望主耶稣回来,并且我们要被提到祂那里。我们有了这盼望,就需要儆醒谨守。我们盼望的时候,需要儆醒谨守。为这缘故,帖撒罗尼迦前书不是到四章就结束了。保罗在给初信者的这卷美妙书信里,又加上一些论到儆醒与谨守的话。我们应当再次跟随保罗的榜样行。我们不只应当激励初信者认识他们的盼望,还应当进一步告诉他们,有了这盼望,就要儆醒与谨守。他们不应当睡觉,也不应当醉酒或是麻木。

 我信保罗写到四章末了时,有负担要说一些话,论到为着召会生活之圣别生活所需要的儆醒与谨守。这卷书若在四章结束,而没有五章一至十一节,有些信徒可能会产生误解。事实上,因着基督徒把四章十三至十八节和这封书信其它经节分开来看,所以他们心思里已经产生误解,甚至被麻醉。因此,我们把四章应用到我们光景里的时候,不应当忽略五章一至十一节。这意思是说,我们等候主回来的时候,需要儆醒,也需要谨守。

时候与时期


 保罗在五章一至三节指出主的日子来临,好像夜间的贼一样。一节说,『弟兄们,关于时候与时期,不用写信给你们。』这里的时候与时期是指主的来临,二节『主的日子』证实这点。

主的日子


 保罗在二节接着说,『因为你们自己明确晓得,主的日子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在前章,主的来临主要的是为着安慰和鼓励;在本章,主的日子主要的是为着警戒,(3~6,)因为圣经里说到主的日子,多半与主的审判有关。(林前一8,三13,五5,林后一14,提后四8。)

 主的日子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这事实指明主来的日子是保密的,要忽然临到,无人预先晓得。(太二四42~43,启三3,十六15。)保罗在帖前五章三节所说的话,加强了这个思想:『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毁灭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

信、爱、望的保障


 四至十一节给我们看见信、爱、望的保障。保罗在四节题醒我们,不要在黑暗里,叫那日子临到我们像贼一样;他又在五节指出,我们都是光明之子和白昼之子,因此我们不是属黑夜的,也不是属黑暗的。接着他在六节劝戒我们要儆醒谨守:『所以我们不要睡觉,像其余的人一样,总要儆醒谨守。』这里的睡觉就是不儆醒。儆醒与下节的睡相对,谨守与醉相对。保罗在七节说,『因为睡了的人是在夜间睡,醉了的人是在夜间醉。』这里的醉意思是麻木。

 基督徒都熟悉儆醒一辞。但我们可能不晓得这辞的真义。儆醒是什么意思?我们如果只说儆醒就是不睡,这样的回答就过于含糊。这种情形就如许多别的事情一样,我们自以为当然懂得圣经所说的话,而事实上却一点也不懂。关于谨守一辞的意思,也是一样。

 儆醒与谨守关系到保障为着召会生活之圣别生活的三个基本结构:信、爱、望。八节指明这点:『但我们既是属于白昼,就当谨慎自守,穿上信和爱的胸甲,并戴上救恩之望的头盔。』胸甲和头盔,指明属灵的争战。胸甲属于信和爱,照着神的义,(弗六14,)遮盖并保护我们的心和灵;头盔是救恩的盼望,(17,)遮盖并保护我们的思想,心思。信、爱、望是真基督徒生活三个基本的构成成分,如帖前一章三节所描述的。信与我们的意志,心的一部分有关,(罗十9,)也与我们的良心,灵的一部分有关;(提前一19;)爱与我们的情感,心的另一部分有关;(太二二37;)望与我们的悟性,心思的功用有关。这些都需要保护,真基督徒的生活才得维持。这样的生活是儆醒谨守的。(帖前五6~7。)在本书信的开头,使徒赞赏信徒们信心的工作,爱心的劳苦,并对盼望的忍耐。(一3。)在本书信的结语这里,他劝勉信徒要为这些属灵的美德争战,使这些美德得着遮盖和保护。

盼望主回来


 五章八节所说的盼望,乃是盼望我们的主回来,这要成为我们的救恩,救我们脱离那要来的毁灭,以及旧造败坏的奴役。(罗八21~25。)帖前五章八节与九节的救恩,不是指藉着主的死脱离永远沉沦的救恩,乃是指藉着主的回来,脱离要来之毁灭(3)的救恩。

 根据八节所说,我们需要军装以保障我们的信、爱、望。我们若要保护为着召会生活之圣别生活基本结构的这几方面,就需要儆醒谨守。因此,当我们盼望主回来时,应当过着儆醒谨守的生活。

 我们已经指出,保罗在四章以这个盼望安慰我们,告诉我们主来的时候我们要被提。我们在空中遇见主时,要狂喜不已。然而,这盼望还需有儆醒谨守的生活。我们需要儆醒谨守的生活,好等候主回来。换句话说,当我们盼望主回来时,我们需要儆醒的生活和谨守的生活。我们若儆醒谨守,就保护、保障了我们基督徒生活的基本结构。

儆醒的意义


 现在我们来看一件重要的事,就是要明白儆醒谨守的意义。这里的儆醒与争战有关。有些英文译本使用与争战有关的『警戒』一辞。作战的士兵需要儆醒、警戒。保罗在八节题到胸甲和头盔,证实儆醒与争战有关。胸甲与头盔不是普通的穿著,而是军装的一部分,是士兵们在争战中使用的。因此,保罗对儆醒谨守的观念与争战有关。保罗在这几节经文里乃是说到一种争战。

 对于四章所启示主的回来以及被提的事,有许多包裹着糖衣的教训;但这些教训并没有预备信徒争战,反倒使他们沉醉麻木。我们必须看见,儆醒是指争战中正确的灵,这是很重要的。我们若把握这个思想,就能正确领会儆醒的意义。

 儆醒乃是不停的争战。争战的士兵不只守望而已,守望不是儆醒。他们儆醒是因为他们争战。当他们不争战的时候,就不再儆醒了。照我们所领会的,以为儆醒只是注意一些事情。譬如,我们走路时要当心脚步。但这里的意思不是这样。在这几节经文里,儆醒乃是记得我们正在打仗,我们一直在争战,并且四围都有仇敌。所以我们需要头盔和胸甲。

 我们曾一再强调,帖撒罗尼迦前书是一封写给初信者的书信。这卷书包含许多论到基督徒生活的基本观念。在五章圣经中,每一章都说到一些基本的原则、一些基础的教训。但即使在这卷论到基础教训的书里,保罗也把属灵争战包括在其中。保罗没有明确的告诉信徒,他们是在战场上,需要争战。但他在五章一至十一节所说的话,含示属灵的争战。

脱离那要来之毁灭的救恩


 三节用了毁灭一辞:『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毁灭忽然临到他们,如同产难临到怀胎的妇人一样,他们绝不能逃脱。』这毁灭是什么?这毁灭与八至九节题到的救恩有关。这两节圣经里的救恩,不是指藉着主的死脱离永远沉沦的救恩,乃是指藉着主的回来,脱离要来之毁灭的救恩。堕落的人要永远灭亡,那是永远的沉沦。我们这些相信主耶稣的人已蒙拯救脱离永远的沉沦。我们已经得着了这一面的救恩,我们已蒙拯救脱离永远的沉沦,永不灭亡了。

 圣经所说免于永远沉沦的救恩,乃是永远的救恩。我们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这与亚米尼亚派(Arminian)的神学教训不同。我们的救恩是不会失去的,乃是一次而永远的。但保罗在这里是说到另一面的救恩,就是脱离那要来之毁灭的救恩。

 不仅如此,在罗马八章二十一至二十五节的光中,我们看见我们也要蒙拯救脱离旧造败坏的奴役。现今一切受造之物,都在败坏的奴役之下。整个旧造都受败坏的奴役,一切的事物(包括我们物质的身体)都在渐渐毁坏。你知道老旧是什么意思?老旧乃是毁坏。我们都在逐渐毁坏的过程中。旧造败坏的奴役一直控制着我们,我们都服在其中。但是当主耶稣回来,我们被提时,我们就要蒙拯救脱离旧造败坏的奴役。因此,主的回来以及我们的被提,要拯救我们脱离两件事:毁灭、以及败坏的奴役。这就是八至九节所说的救恩;但其主要的意思乃是拯救我们脱离那要来的毁灭。

 现在我们必须找出,这要来的毁灭是什么。这毁灭与神和撒但之间进行的争战有关。主快要回来的时候,毁灭会突然临到。那毁灭主要是从神来的,但有一部分是撒但造成的。神要审判这背叛的世界,而撒但要挣扎反抗。神与撒但之间这场激烈争战的结果,就是突然的毁灭。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这毁灭忽然临到了。

 我们需要蒙拯救脱离这忽然的毁灭。蒙拯救的路在于儆醒谨守。神既是在争战,我们就必须与祂站在一边,为着祂的权益争战。祂在争战,我们也应当争战。

 争战实际上就是儆醒。只有那些争战的人才是真正儆醒的。我们越争战,就越儆醒。只要你是在争战,你就不需要努力儆醒,因为你不知不觉就儆醒了。军队里的士兵有时候几天不睡觉,战争不容他们有睡觉的时间。这例子说明争战就是儆醒。基督徒的生活─为着召会生活的圣别生活,乃是争战的生活。我们都在战场上,我们需要儆醒、注意、警戒。

谨守的意义


 谨守与儆醒有关。谨守是清楚我们争战的处境,对我们身在何处,以及仇敌在那里,都有正确的认识。谨守是看清仇敌是如何攻击,我们又该如何还击。我们若谨守,就会清楚我们的方向。

 谨守是清楚有关争战的一切事,知道仇敌在那里,仇敌在作什么,以及仇敌是如何攻击,也是清楚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反击。谨守的人完全知道自己的处境。

缺少儆醒谨守


 今天大多数基督徒并不这样谨守。结果,他们沉醉麻木,没有正确的方向感。所以与他们交通常常不太容易。你若与他们一些人交通一件事,他们会与你争辩。你若与他们交通别的事,他们会定罪你,甚至毁谤你。

 保罗在帖前五章六节说,『所以我们不要睡觉,像其余的人一样,总要儆醒谨守。』这里的儆醒与下节的睡相对,谨守与醉相对。我们说到主要来的盼望时,必须问自己是儆醒的,还是在睡觉;是谨守的,还是醉了的。有人在汽车保险杆上贴着关于主再来的标语,指明许多基督徒是沉醉麻木的。他们对于主来临这件事,既不儆醒,也不谨守。所以我们需要儆醒。我们为主的权益争战吗?我们儆醒吗?我们谨守吗?我们对自己的处境清楚吗?我们必须问自己这类的问题。

 我们已经强调,保罗是以初浅的方式写帖撒罗尼迦前书,说到一些基本的事。他说到主的回来,也说到我们被提到祂那里去。但他没有就此停笔,又写了第五章,说到儆醒谨守。

穿戴军装


 我们若儆醒并谨守,就会穿戴军装。根据八节所说,我们应当穿上信和爱的胸甲,并戴上救恩之望的头盔。这胸甲保护我们的信和爱,头盔保障我们的盼望。因此,基督徒生活的基本结构─信、爱、望─就得着军装的保护。

 我们若仔细读帖前五章,把该章和以弗所六章作个比较,就会看见帖撒罗尼迦前书是论到属灵争战的基本教训,但以弗所六章论到属灵争战的教训就深奥多了。所以我们看过帖前五章,还需要进一步来看以弗所六章。

 我们已经很强的指出,正确的争战乃是要儆醒并谨守。这样的争战会保障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保守并保护基督徒生活的基本结构。

 一些从前同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脱下了军装,因而使自己暴露出来,就遭到仇敌的攻击。他们没有遮盖、保护和保障,所以被仇敌击败。他们不是儆醒谨守的,乃是沉睡麻木的。

 我们必须儆醒谨守。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不断的争战。我们也需要穿上军装,以保障我们基督徒生活的结构。这样,当主耶稣来临时,我们就要蒙拯救脱离忽然的毁灭。

忽然的毁灭


 有一天神要审判世界,而撒但想要毁灭世界。我们若仔细读启示录,就知道在末了三年半里,神的忿怒要向这邪恶、罪污、悖逆的世界发作,并要审判这世界。不仅如此,撒但也不要这世界再存留下去,他要竭力将其毁灭。结果就是忽然的毁灭。

 保罗在帖前五章九至十节说,『因为神没有派定我们受忿怒,乃是派定我们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着救恩。祂为我们死,好叫我们无论醒着或睡着,都可与祂同活。』神既没有派定我们受忿怒,我们就该儆醒谨守并争战,与神合作,使我们藉着主耶稣得着祂的救恩。我们已经指出,这节经文的救恩不是指永远的救恩,乃是指脱离那要来之毁灭的救恩,也是脱离旧造败坏之奴役的救恩。我们正在等候蒙拯救脱离毁灭和败坏的奴役。那时我们就要享受神众子荣耀的自由。

与主同活


 保罗在十节说到与主同活。主为我们死,不仅叫我们得救,脱离永远的沉沦,更叫我们藉着祂的复活,得以与祂同活,这种生活能救我们脱离那要来的毁灭。我们无论醒着或睡着,也就是说,我们无论活着或死了,都要与祂同活。一面主离开了我们,我们在等候祂的回来;另一面祂与我们同在,(太二八20,)我们可与祂同活。(罗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