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篇 包罗万有之基督延展无限的启示
总纲目




众圣徒的分
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
万有的和好
宇宙的轮轴
这位延展无限者是我们的生命,并且在召会中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
这位延展无限者与文化相对
文化顶替延展无限的基督
延展无限的基督顶替文化
只要活基督

 读经:歌罗西书三章十一节,十五至十六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概括的论到包罗万有之基督延展无限的启示。我们许多人已经看见基督的包罗万有,但还没有看见基督的延展无限。歌罗西书着重基督的延展无限。保罗写这卷书的目的,乃是要陈明基督延展无限的启示。

 基督的延展无限是宇宙性的。没有一位科学家能告诉我们宇宙的度量。在以弗所三章,保罗说到基督的度量是阔、长、高、深。基督和宇宙一样是无法测度的。这样一位基督就是我们的宇宙。以弗所三章所说不可测度的基督,不仅是包罗万有的基督,也是宇宙性延展无限的基督。

众圣徒的分


 歌罗西书陈明基督延展无限的启示时,用了好些独特的说法。譬如,在一章十二节我们看见,基督是众圣徒的分。『分』的希腊文,意思是所分得的一分。以色列人进入美地以后,那地就成了他们的分。流奶与蜜的美地,乃是基督包罗万有的预表。基督作为我们的美地,乃是我们的分,就是众圣徒的分。

 这分也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一15。)在林后四章四节,保罗用了『神的像』一辞;然而,那一节没有说,基督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照歌罗西一章十五节来看,那不能看见的神,有一个看得见的像。

 十五节里『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与『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同位语。没有连接词连接这两个辞,指明这两个辞是同义辞。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就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就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

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


 按照圣经的原则,同一类的第一个项目,通常包括了该类所有其它的项目。启示录说,基督是阿拉法和俄梅嘎。但这意思不是说,基督只是这两个字母,而非其间所有的字母。因为祂是第一个字母,祂也是其它所有的字母。出埃及记中击杀长子的原则也是一样。埃及人的长子代表所有的埃及人。照样,圣经说基督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就含示基督包括了受造之物的每一项。歌罗西二章证实了这个观念,那里保罗说,饮食、节期、月朔、安息日等类的事都是影儿,基督才是这些影儿的实体、实质。基于这个例子,我们可以进一步说,基督是我们的衣服、交通工具、房屋和一切。但这和把一切物质的东西视为与基督相等,是截然不同的。那是泛神论。根据圣经,我们可以说,基督是我们的食物、饮料、衣服、住处。但我们不能反过来说,我们物质的食物、衣服、房屋就是基督。那是泛神论极粗鄙的异端道理。然而,我们有圣经的根据说,基督是宇宙中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祂是门、光、生命、牧人、草场。约翰福音题到或隐含着基督的这些方面。因此,我们可以说,基督是我们的一切,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

 保罗在歌罗西一章十六至十七节说,『因为万有,无论是在诸天之上的、在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都是在祂里面造的;万有都是藉着祂并为着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在祂里面得以维系。』这里说到万有都是在基督里面,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不仅如此,万有如今也在基督里面得以维系。万有都是在祂里面,藉着祂并为着祂造的,万有也在祂里面得以维系;这一位乃是神的像,神的彰显。因此,神在基督里,在万有的创造里得着彰显。

 在一章十八节我们看见,基督不仅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也是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这是指神的新造。旧造是藉着神创造的举动产生的;新造是藉着基督的复活产生的。基督不论在旧造中还是在新造中,都是头一位;新造就是召会─基督的身体。在作神新造的召会中,基督乃是一切。按照三章十至十一节,基督在新人一切的肢体之内,祂也是一切的肢体。

万有的和好


 在一章十九至二十节保罗继续说,『因为一切的丰满,乐意居住在祂里面,并且既藉着祂在十字架上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着祂叫万有,无论是在地上的、或是在诸天之上的,都与自己和好了。』神的丰满乐意居住在基督里面,并叫万有都与祂和好。在新约别处我们看见,和好与神所拣选的人有关,但在这里我们看见,万有都与神和好了。万有都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但因着人的堕落,这一切都失丧了。因此,万有需要在基督里与神和好。藉着基督的救赎,万有就与神和好了。

 请注意,二十节不是说『众人』,乃是说『万有』,这是指十六至十七节所说,在基督里面所造,如今在祂里面得以维系的万有。藉着基督的救赎,这一切都与神和好了。这一切不仅包含人类,也包含所有的受造之物。

 智慧派的观念认为物质本身是邪恶的;使徒写歌罗西书的时候,这种观念在歌罗西有很强的影响力。根据这种观念,有些人认为凡与物质世界有关的,都是邪恶的。但保罗指出,智慧派所认为邪恶的东西,却包括在那些在基督里面被造的东西之中。不仅如此,它们也包括在藉着基督的死而与神和好的东西之中。万有,『无论是在地上的、或是在诸天之上的,』都与神和好了。基督是何等一位延展无限的救赎主,祂所成就的是何等延展无限的和好!

 保罗在这里说到和好,目的是要强调基督不仅是人类的救赎主,也是万有的救赎主这个事实。想想挪亚所造方舟的图画。方舟不仅拯救挪亚一家八口,也救了各种的活物。在行传十章里,彼得因犹太教的影响,对神救恩的观念是狭窄的。照样,我们对基督和好工作的观念,也因传统教训的影响而受到限制。我年轻的时候,知道基督是我们的救赎主。但有一天,歌罗西书说到万有和好的经文困扰了我。我问自己说,这是不是包括了受造之物。不错,基督延展无限的和好包括了这一切受造之物。

宇宙的轮轴


 保罗在一章十七节说,万有在基督里面得以维系。科学家承认宇宙中有某种能力把万物结合在一起的这个事实。这种科学的事实符合保罗所说,万有在基督里面得以维系的观念。基督是维系万有的中心,是联系所有轮辐的轮轴。宇宙中的万物,无论是生物或无生物,都在这位作轮轴的基督里面得以维系。如果我们没有基督作维系的中心,宇宙中的万物就都会崩溃。表面看来我们是生存在地球上,实际上我们乃是生存在基督里面。万有都在祂里面得以维系,这是基督延展无限的另一面。

这位延展无限者是我们的生命,并且在召会中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


 另一方面是在二章十六至十七节,保罗在那里说,饮食、节期、月朔、安息日都是『要来之事的影儿,那实体却属于基督』。保罗的话指明,基督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祂是我们的真食物、真饮料、真衣服、真住处、真交通工具、真太阳、真月亮、真地球。所以,保罗在这些经节中简单的话,具有极重大的含示。这些话含示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延展无限。

 然后保罗在三章四节继续告诉我们,这位延展无限的基督乃是我们的生命。虽然基督是宇宙般的延展无限,然而祂却以专特、特别的方式作了我们的生命。赞美主,这位延展无限的基督成了我们个人的生命!就宇宙一面说,祂是延展无限的;但在我们个人的经历中,祂是我们的生命。

 不仅如此,在三章十至十一节我们看见,在召会中,就是在作神新造的新人里,这位延展无限的基督乃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祂是新人一切的肢体,也在一切的肢体之内。基于三章十一节,我们可以说,基督就是我们众人。歌罗西书所启示的,是何等一位延展无限、包罗万有的基督!

这位延展无限者与文化相对


 在新约的各卷书里,基督是为着特定的目的而启示出来的。在哥林多前书,基督的启示是为要对付召会中的难处,包括淫乱与分裂。加拉太书启示基督与犹太教并律法相对。因着加拉太人已经偏离到律法和割礼上,保罗就给他们看见,基督顶替了律法,并且神的儿子是与人的宗教相对的。如今歌罗西书启示基督是延展无限、包罗万有的一位,因为圣徒已经被一种搀杂着犹太宗教和希腊哲学的文化掳去了。这种搀杂在小亚细亚非常盛行,甚至侵入并渗透到召会生活里。因此,歌罗西书把这位包罗万有、延展无限的基督启示出来,为要对付文化的难处。

 歌罗西三章十一节,林前十二章十三节,加拉太三章二十八节是平行的经文。但歌罗西三章十一节特别题起受割礼的、未受割的、化外人、西古提人。受割礼和未受割礼与宗教有关,而化外人和西古提人则与文化有关。古时候,那些没有文化的被视为化外人;西古提人是化外人中最野蛮的。歌罗西三章十一节指明,这卷书里对基督延展无限的启示,目的不是要对付罪或律法,乃是要对付文化。

文化顶替延展无限的基督


 神的目的是要我们这些蒙祂拣选的人被基督所浸透、饱和、充满,并且穿上基督,好叫我们活基督。神要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生活,在日常的行事为人中作我们的一切。这乃是神永远的计划,和祂现今的经纶。然而,文化顶替了基督。神创造人,目的是要作人的一切:人的生命、喜乐、娱乐、供应、保护。但人因着堕落失去了神,就失去了使人生有意义、有目的因素。所以,今天人活在地上,没有一点意义或目的的感觉。他们失去了神这个使人生有意义、有目的的因素。人失去了神,就转向文化,在他的生活中以文化作神的顶替品。人类文化的每一面都是神的顶替品。当然,文化在实际上乃是代替了基督。根据神的命定,人没有基督就无法真实的活着。没有基督,我们生存在地上就没有意义、没有目的。今天亿万的人不凭着基督而活,却凭着文化而活。如果夺去他们的文化,他们就无法生活了。

 神在祂的救恩里,不仅拯救我们脱离罪、审判、火湖、世界和己;祂也拯救我们脱离一切顶替基督的事物,包括我们的文化。因为文化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实际的顶替了基督,所以文化在神眼中是可恨的。

延展无限的基督顶替文化


 怎样的基督才能顶替我们的文化?顶替文化的基督,乃是延展无限的基督,不是大多数的基督徒所知道有限的基督。所有的真基督徒都相信,基督乃是神成为肉体来作人,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复活升到天上,现今坐在那里作万主之主、万王之王,并且要回到地上建立祂的国度,与信徒一同作王。虽然这些都是正确的,但这样对基督的见解却是狭窄、有限的。这样一位有限的基督,在实际的经历中无法成为我们文化的顶替。这样一位基督能成为我们的食物、衣服、住处吗?能顶替我们的文化,并成为我们一切的基督,乃是包罗万有、延展无限的基督。

 虽然我们失去了神,基督却把我们带回来,使我们与祂和好了。如今我们又有了神,作为使我们生存有意义、有目的的因素。我们曾经一再指出,使徒写歌罗西书是要启示这位延展无限、包罗万有的基督;这位基督对付我们的文化,甚至顶替我们的文化。我们不需要遵守饮食的条例─我们一直在吃基督。我们不需要谨守日子、节期或月朔─基督就是我们的月朔、节期、安息日。基督既然永不改变,并且祂对我们是每周中每日的实际,所以日日就都是一样的。但如果我们坚持要有饮食、守日的规条,别人就要因这些事论断我们。如果我们只在意包罗万有的基督,并且照祂活着,而不照文化活着,就没有人有立场来论断我们。基督乃是生活的意义和目的。我们都需要看见这样一位包罗万有之基督延展无限的启示。

 最近,一位弟兄听了一篇论到文化如何在我们的经历中顶替基督的信息后,刚强的作见证说,他要丢弃所有的文化。然而,我们不可能这么作。如果我们想要这样作,我们不过是发展成另一种的文化,就是丢弃文化的文化。但如果有人说,不要丢弃文化,这种观念又会导致另一种的文化。我们不要想去对付文化,只该简单的活基督。

 文化怎样顶替了神,基督也照样能顶替文化。我们已经看见,人堕落、失去了神之后,在他的生活中文化就顶替了神。基督的救赎不仅救我们脱离许多反面的事物,也救我们脱离文化。我们不该想要脱离文化,只该与基督和好,并且接受祂作那使我们人生有意义、有目的的因素。我们该祷告说,『主耶稣,从现在起我不接受别的,只接受你作我的目标和目的。主,惟有你是我的标准,是使我的生存有意义、有目的的因素。我不要活出你以外的任何事物。主,我要活你,并且单单活你。』我们活基督时,自然而然就脱离了文化,并且我们所凭以活着的基督,就自动的顶替了文化。这乃是歌罗西书里的启示。

 我们必须承认,连我们这些在主的恢复里,很爱主并寻求主的人,实际上也凭文化而活,远过于凭基督而活。譬如,有些姊妹不用化妆品,不是因着活基督,乃是因着模仿召会生活中一般的作法。有些人会宣称她们不用化妆品,是因着爱基督与召会。这也许是真的;然而,爱主耶稣是一回事,活基督又是另一回事。我们也许因着爱主作了许多事,然而在那些事上,我们却没有真实的活祂。

 在召会生活中,人很可能凭某些习惯或风俗而活;换句话说,就是凭召会中所发展出来的某种文化而活,却不凭基督而活。譬如,一位弟兄也许觉得他不该去看电影。然而,使他不去电影院的,不是他活基督;乃是他照着召会生活中一般的作法而活。我们必须有把握说,我们不作某些事,是因为我们活基督。我们不需要有一条不看电影的规定。我们在召会中只该有活基督的经历。如果我们真在召会中活基督,这样,当我们不作某件事情时,不是因为我们认为那件事是错的,乃是因为我们活基督。今天我们所需要的不仅是爱祂,更是活祂。

 夫妻之间有争执是很平常的。一位弟兄的妻子发表与他不同的观点时,他也许立刻就开始争辩,不肯让步。在我早期的婚姻生活中,我的妻子发表与我不同的观点时,我的态度就是绝不让步。我的作法乃是抓住作头的地位,盼望我的妻子服从。虽然我外面没有说出来,但我的态度和作法就是这样。

 后来我知道,身为召会的领头人和供应神话语的人,与妻子争辩是不对的。所以,我试着忍住怒气,不与她争辩。因着我爱主,我就尽所能的不与妻子争吵。然而,我并没有凭基督而活;我只不过是极力凭自我的努力而活。

只要活基督


 今天我能作见证,靠着主的恩典,我不再想要克制自己,我只要活基督。正如保罗所说,『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基督就是我的文化,我的目标,我人生的意义和目的。在我日常的行事为人上,所有的地位都是为着基督的。因这缘故,罪、世界、肉体、己就没有地位。既然我的全人都是为着基督,文化也就没有地位了。我只要活基督,不是活一位有限的基督,乃是活一位延展无限的基督,就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的一位。

 基督从天上降到地上,然后在祂的死与复活之间下到阴间。在复活里,祂从阴间升到地上,然后在升天里,又从地上升到天上。这样宇宙旅行的结果,就使基督充满了万有。因此,祂乃是延展无限的一位。这样延展无限的一位,就是我们的生命,并且我们可以活祂。在歌罗西书里,保罗陈明这样一位延展无限的基督,为要使我们有深刻的印象,看见这位基督应当顶替我们的文化这个事实。不要试着丢弃你的文化。你这样作,所有的努力都是徒然的。只要活基督,基督就要以祂自己来顶替你的文化。

 我们不该宝贝任何一种主义,因为所有的主义都与文化有关。我们不该照着主义而活,只该活基督这个活的人位;祂是众圣徒的分、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旧造和新造的首生者,祂是万有都在祂里面并为着祂而造的一位,也是在新人里作我们生命的一位。这样一位延展无限的基督乃是我们文化的顶替。

 保罗在歌罗西书里所关切的,主要的不是罪、世界或己。他所关切的乃是文化;文化顶替了神,使神不再是使生活有意义、有目的的因素。既然基督已经叫我们与祂自己和好,我们就该活祂,并让祂顶替我们文化的每一方面。因此,我们在歌罗西书里看见了这位延展无限之基督的启示。我们需要接受这位基督作我们生活的意义、目的和目标;我们需要凭祂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