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篇 藉着接枝到基督里面而与祂联合
总纲目




经过过程的神
浸入父、子、灵的名里
浸入基督
浸入基督的死
属天的气
在基督里
藉着浸入死,和基督一同埋葬
在复活里的新人
藉着受浸而生长
接枝到基督里
在基督里渐渐长大
基督在我们里面
我们藉以长大的循环

 读经:歌罗西书二章十一至十三节,二十至二十一节,三章一节,一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二章十九节,马太福音二十八章十九节,加拉太书三章二十七节,罗马书六章三至五节,十一章十七节,约翰福音十五章四至五节。

 保罗在一章二十七节说到基督在我们里面,在下一节说到将各人在基督里成熟的献上。这些经文指明,一面基督在我们里面,另一面我们也在基督里面。根据约翰十五章四至五节,先是我们在基督里面,然后是基督在我们里面。

 基督在我们里面,和我们在基督里面,这两句话含示一种神圣的双向交通,这种交通乃是一个宇宙的奥秘。何等的奥秘,我们在三一神里面,三一神也在我们里面!我们能为这个事实作刚强的见证,我们已进到三一神里面,而这位包罗万有、赐生命、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也已进到我们里面。

经过过程的神


 我们说到经过过程的神,就得罪了一些基督徒。他们会说,『神岂不是永远、无限、全能、不变的吗?这位永远无限的神怎能经过过程?』我们不该在这一点上与人争辩,只该从神的话中摆出事实来。圣经启示,有一天神成了肉体。约翰一章十四节说,话成了肉体。这岂不是指一个过程吗?如果成为肉体不包含什么过程,这位永远无限的神怎能成为一个有限的人?三十三年半以后,这位经过过程者上了十字架,并且被钉死。有些人听见神被钉死,也许会很惊奇。然而,我们必须记住,钉十字架的那位乃是成为肉体的神。基督被钉十字架以后,就埋葬了;然后祂经过死,并在复活里出来。那不也是过程的一部分吗?基督带着与我们一样的物质身体被埋葬了。但祂在复活里从坟墓出来的时候,却有一个属灵的身体;祂物质的身体已经改变形状成为属灵的身体。这当然是指明一个过程。所以,我们有把握说,我们的神已经经过了过程。祂经过成为肉体的过程,成了一个人,然后经过复活的过程,成了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

浸入父、子、灵的名里


 今天我们的神不仅是创世记一章一节所启示的创造者;祂乃是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所启示的经过过程的神。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比创世记一章一节复杂多了。创世记一章一节只说到起初神创造天地。但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告诉我们,要将人『浸入父、子、圣灵的名里』。这一节说到父、子、圣灵的名,这里神的名乃是『父─子─灵』。由于语言的贫乏,我们题起父、子、灵的时候,就不得不用『身位』一辞,来说到三一神的三个身位。我们有一首诗歌(诗歌四四七首)的开头这样说:『何等奥妙,父、子、灵乃是一神!身位虽三,本质却是一灵。』然而,我们不该把身位这辞强调得太过,免得无意间赞同三神论的道理,就是相信父、子、灵是三位神。我们绝不相信三神论;我们乃是相信一位真神;根据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祂的名就是父─子─灵。这就是经过过程的神,我们乃是把人浸到祂的名里。

 英文的『浸』字(baptize)是从希腊文baptizo(巴普提奏)衍化而来,意思是把一样东西浸在水里。我们受浸时,是浸入父、子、灵的名里。然而,许多基督徒为受浸的方法,或受浸所用的水起争辩;但他们对于水所象征的属灵实际却不甚了解,甚至一无所知。因为我们与主的关系是奥秘而属灵的,圣经就用实质的受浸,来表征我们与三一神的联结。浸到水里,表征信徒被摆到父、子、灵的名里。

 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的名,是指那位神圣者的总和。因此,名相当于人位。摆在名里,就是摆在人位里。把信徒浸入三一神的名里,就是把他浸到神一切的所是里。得著名,就是得着人位。把人浸入父、子、灵的名里,就是把他们浸入奇妙的人位里。受浸所用的水,表征三一神奇妙的人位。每当我们给人施浸,我们应当告诉他们,我们把他们浸入的水,乃是象征三一神。我们把他们浸入水里,实际上就是把他们摆进三一神里面。

 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没有告诉我们,使万民作门徒,要把他们浸入某一种水里。圣经没有指明该用怎样的水。我们只是把人浸到水里,表征把他们浸到三一神里。认识人受浸乃是被摆进三一神里,这是何等的不同!

浸入基督


 保罗在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节说,『你们凡浸入基督的,都已经穿上了基督。』这一节的基督,相当于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的父、子、灵。因此,浸入基督,就是浸入父、子、灵的名里。

 许多年前,有一个人想要与我争辩受浸的事。他知道我们都尊重圣经,并且也都把人浸入水里,就问我说,我们把信徒浸到什么名里?是浸到父、子、灵的名里,还是浸到基督耶稣的名里,还是浸到主耶稣基督的名里?他继续说,名会造成很大的不同。我请他解释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节里的基督,与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里的父、子、灵之间的不同。他回答说,基督只是子。我接着说,我们不该争辩,只该享受父、子、灵,享受基督耶稣,享受主耶稣基督。我说,基督是包罗万有的,祂不仅是子,也是父,还是灵。我又告诉他,我们可以把一个人浸到父、子、灵的名里,把另一个人浸到基督里,再把另一个人浸到主耶稣基督里或基督耶稣里。这样给人施浸一点也没有错。我们把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与加拉太三章二十七节相比较,就看见把人浸到基督里,就是把人浸到父、子、灵里面。我们不愿为词汇而争辩;我们只在意活的人位,只在意那包罗万有、分赐生命、经过过程的三一神。

浸入基督的死


 保罗在罗马六章三节问:『岂不知我们这浸入基督耶稣的人,是浸入祂的死吗?』你曾否想过,为什么保罗说,那些浸入基督耶稣的人,是浸入祂的死?我们已经浸入一个活的人位,怎么又能浸入祂的死?为什么我们不是浸入祂的复活?如果我是罗马六章三节的著者,我就会说,凡受浸归入基督的人,是浸入祂的复活。如果由你选择,你岂不是喜欢浸入复活,过于浸入死吗?但保罗明确的说,凡浸入基督的人,是浸入祂的死。

 复活的基督仍然在祂里面带着祂死的功效,否则我们不能藉着浸入祂,而浸入祂的死。我们浸入基督并浸入祂的死,这事实指明,基督和祂的死乃是一个。我们可以用喝茶来作比方。我们喝茶的时候,又喝茶又喝水。因为水和茶是一,水就带着茶的成分,茶的实际。照样,基督的复活也带着祂有功效之死的成分。因此,人浸入基督,自然而然就浸入基督的死。我们不可能把基督的死和祂自己分开。这位复活的基督,包含了祂有功效之死的成分。基督之死的功效,乃是祂包罗万有之所是的成分之一。浸入基督,就是浸入祂的死。

 在亚当里的死与基督的死有极大的不同。我厌恶在亚当里的死,但我宝爱基督之死的甜美。祂的死可亲又可爱,我渴慕安息在其中。何等的奇妙,信徒浸入包罗万有的基督里时,也被摆进基督的死里!宣信(A. B. Simpson)所写的一首诗歌说,『与基督同死,何等的安适!』(诗歌三六五首。)在基督的死里,有安息和得胜。

属天的气


 我们已经看见,受浸是被摆进三一神里,摆进基督里,并摆进基督的死里。基督怎能成为受浸的灵水?基督能成为这样的水,是因为祂在复活里,经过过程成了纽玛(pneuma),就是赐生命的灵。基督作为纽玛,乃是属天的气。将人浸入这样的气里,比浸入水里容易多了。每个人都知道,水是从雨来的,而雨是从空气里的湿气来的。今天基督乃是满了湿气的属灵空气。我们把人浸入基督里,就是把人浸入祂这属天的纽玛里,浸入包罗万有、赐生命、经过过程的三一神里面。

在基督里


 进入基督里的路,乃是浸入祂里面。所有的信徒都该有把握的说,他们已经浸入三一神里面。我们能放胆的作见证,因着我们浸入了基督和祂的死里,我们现今乃是在基督里。

藉着浸入死,和基督一同埋葬


 保罗在罗马六章四节说,『所以我们藉着浸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好叫我们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人中复活一样。』保罗在这里题出埋葬的思想;他说,我们藉着浸入死,和基督一同埋葬。那一个在先?是死还是埋葬?在天然的范围里,一个人是先死然后埋葬。但保罗的话指明,我们是先埋葬,然后进入死。照圣经来看,我们信徒乃是埋葬进入死里。但我们不是直接埋入死里;我们乃是与基督一同并藉着受浸埋入死里。

 假定一个人悔改,相信主耶稣,他就应当受浸归入基督。把这位新蒙恩的信徒浸入基督,就是把他摆进基督的死里。他受浸了,实际上就是埋葬了。这个埋葬的结果乃是死。这就是藉着浸入死,和基督一同埋葬的意义。

 每一位即将受浸的人都是在死的过程中。这样的人藉着受浸就被摆在死里。他既联于基督和祂的死,就在水里受浸并埋葬了。藉着受浸,他就进到与基督同死的实际经历中。

在复活里的新人


 这个埋葬有一个荣耀的结果。正如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人中复活,我们也照样在生命的新样中生活行动。这指明我们受浸以后,就成了在复活里的新人。我们浸入水里的时候是进到死里;但我们从水里出来的时候,乃是进到复活里。我们都必须对受浸有这样奇妙的体验和领会。

藉着受浸而生长


 保罗在罗马六章五节继续说,『我们若在祂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也必要在祂复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我们已经在基督死的样式里,也就是四节所题的浸里,与祂联合生长。现在我们看见,我们也必要在祂复活的样式里,也就是四节所题生命的新样里,与祂联合生长。重要的点乃是,受浸就是生长。受了浸的人已经在基督死的样式里生长,现今正在祂复活的样式里生长。

接枝到基督里


 罗马六章五节里的生长,可以用一棵树的枝子接枝到另一棵树上来说明。藉着接枝,二命成为一命。因此,接枝的过程表征我们与基督属灵的联合。我们接枝到基督里面,就与祂联合,并与祂成为一。

 在罗马十一章,保罗用野橄榄树的枝子接在好橄榄树上作例子。(17,24。)要进行接枝,两棵树都必须经历切割。这个切割表征被治死的经历。没有这个切割,接枝就无法进行。基督钉十字架的时候被切割,今天祂仍然带着这个切割的记号。这意思是说,在这位复活的基督里面,有一个切口,使我们这些野橄榄树的枝子,得以接在其中。不过,我们若要接到祂里面,也必须被切割。然后,我们就在祂和我们都被切割的地方与祂联合。就着一种意义说,这两个切割彼此衔接在一起。藉着这样的衔接,接枝就得以完成,两棵树就成了一棵。

 接枝的过程完成以后,野橄榄树的枝子立刻就开始与好橄榄树合一的生长。不仅如此,好橄榄树也和野橄榄树的枝子一同生长。两棵树一同生长,成了一棵树,有同一的生命,同一的生活。这棵树里的生命是一个新生命,其中有两种性情调在一起。

 受浸就是接枝到基督里。这个浸包含生长。一个人悔改、相信主耶稣以后,他首先在基督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然后在基督复活的样式里与祂联合生长。我们藉着在受浸中所发生的生长,就进到基督里。

在基督里渐渐长大


 我们现今既然在基督里,就在祂里面渐渐长大。在歌罗西一章二十八节,保罗说到将各人在基督里成熟的献上。保罗用全般的智慧警戒各人,教导各人,帮助他们长大。今天我们在召会生活中,也该这样作。一个人受浸以后,就需要得喂养,好长大成熟。

基督在我们里面


 我们在基督里,基督也就在我们里面。这个事实也可用接枝说明。野橄榄树的枝子接在好橄榄树上以后,就是好橄榄树的一部分,并在好橄榄树里生长。好橄榄树生命的汁浆,就进到野橄榄树的枝子里。这样,好橄榄树就在野橄榄树的枝子里生长。照样,我们既接枝到基督里,现今祂就住在我们里面,并且在我们里面一直生长。

我们藉以长大的循环


 保罗在一章二十七节说,基督在我们里面,二十八节说,我们在基督里。首先我们被摆在基督里,然后基督在我们里面。我们越进入基督里面,祂就越进入我们里面;祂越进入我们里面,我们就越进入祂里面。藉着这循环,我们就得以在生命里长大。我们这样长大,我们的文化,包括哲学、禁欲主义、和世上的蒙学,就自然而然的脱落了。

 受浸乃是旧约中割礼的实际。照二章十一至十二节来看,受浸乃是经历割礼,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在基督的割礼里,脱去了肉体的身体』。我们藉着受浸,全人都受了割礼。我们既经历了这样的割礼,就不需要禁欲主义了。基督越在我们里面生长,我们越在祂里面生长,禁欲主义和文化的各方面就越消失。这样,我们就不凭文化活着,乃凭基督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