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篇 包罗万有的基督与文化相对
总纲目




神的目的
文化拦阻我们经历基督
文化被基督顶替
不照着基督乃照着文化的生活
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异象
我们的奖赏不被骗取
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也是新人的成分
活基督
坚定持续的祷告

 读经:歌罗西书一章二十七至二十八节,二章二节下至四节,六节,八至九节,十六至十九节,三章三至四节,九节下至十一节。

 论到基督与文化相对,相当不容易,因为我们有照天然的观念来领会这样的话的危险。说基督与文化相对,并不是说我们应该丢弃文化,不带着任何文化而活。我们若想这样丢弃文化,不过就是再发展另一种形式的文化,就是丢弃了我们的文化而有的文化。没有文化,人就成了禽兽。没有基督的人,当然需要照着文化而活。

神的目的


 对于包罗万有的基督与文化相对这件事,我们需要看见,照着圣经完全的启示,神的目的是要把祂自己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这个目的是圣经里神圣启示的中心点。神要把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祂就必须是三一的。神是三一的─父、子、灵,这是奇妙且美妙的事实。父是源头,具体化在子里,子乃是父的彰显。子来时,总是与父同来。这指明父不能与子分开,子也不能与父分开。子是父的具体化身、实际与彰显。藉着死与复活的过程,子成了那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下,)就是赐人生命的圣灵。因此那灵乃是子的实化,正如子是父的具体化身一样。

 父、子、灵不是三位神,乃是一位神在其三一里。因为神是三一的,所以祂能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藉着基督的成为肉体,神在子里临到我们。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救赎我们,并了结了旧造。然后在复活里,祂成了赐生命的灵。一面,基督坐在诸天之上的宝座上,作万有的元首和主。另一面,祂是那灵,住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基督作赐生命的灵,是我们生命的供应,并且祂之于我们乃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

 三一神是那包罗万有的灵,正将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我们这个人的最深处,乃是被魂和身体所包围的灵。人的身体包藏着魂,魂包藏着灵,而灵是接受神、盛装神的器皿。基督这经过过程、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是在我们的灵里;祂正寻求将祂自己扩展到我们魂的每一部分,至终还要浸透我们的身体,使我们和祂毕像毕肖。那时,我们整个人就都要被祂自己浸透。这就是神照着祂的经纶而有的救恩。

文化拦阻我们经历基督


 许多事物拦阻神完全救恩的完成。两个比较明显的拦阻是罪与世界,然而最诡诈的拦阻乃是文化。文化阻挠神所拣选的人,使他们不能经历基督、享受基督。包罗万有的基督是与文化相对的。然而,我们不是说我们该丢弃文化,像野蛮人一样行动。我们绝不鼓励任何人行事好像没有文化一样。那些没有基督的人,当然需要文化。小孩在长大时,不仅需要文化,还需要律法。但我们接受基督之后,不该让文化限制基督,或是拦阻我们经历基督。所有的人在接受基督之前,都需要文化。但接受基督之后,我们应当照着基督生活,而不是照着文化生活。不要以为文化是不必要的。文化保全人、规正人并改良人。但是基督进到我们里面之后,在我们的经历里,我们就当开始凭基督而活。难处乃在于,基督受到我们文化的限制。

 我们已经看见,神的目的是要把基督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神用文化来保全人,直到他们接受基督。孩子们在接受基督以前,必须照着文化并在律法之下接受训练。千万不要告诉小孩子说,他们不需要文化;反倒要教导他们孝敬父母、爱别人、以及与别人分享他们的东西。最终,当他们长得相当成熟时,他们就会决定,把基督接受到他们里面。然后我们需要帮助他们长到基督里,并且与基督同长。这样,我们就逐渐的帮助他们从文化转向基督。至终他们不是照着文化,乃是照着基督而活。青年人,不要宣告你们丢弃了文化,反而要向别人作见证说,你们已经接受了基督,现在你们活基督、长基督并产生基督。

 诡诈的撒但利用一些好东西,甚至利用神所赐的东西,使我们不经历基督。连圣经也被撒但用来阻挠人对基督的享受。然而,没有一样东西像文化那样使人离开基督。文化对那些真正爱主的基督徒,尤其是一个阻挠。事实上,我们越爱祂,文化就越拦阻我们经历祂。

 让我们看看彼得的事例,作为例证。虽然彼得是个渔夫,但他通晓犹太人的神学。有一天,彼得得着启示,就说,主耶稣是基督,是活神的儿子。主回答说,彼得所得的启示是从天上的父来的。主接着说到召会的建造,也说到十字架。(太十六18,24。)在使徒行传里,我们看见主使用彼得建立头一个地方召会,就是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彼得虽然这样被主使用,但他仍然受犹太文化的限制。彼得在行传十章的经历,可以证明这事。当彼得祷告时,他对那灵的经历受到他对外邦人的文化观念所限制。彼得以为对基督的享受仅限于犹太人。他是典型的犹太人,认为外邦人、异教徒乃是猪。他这种态度乃是犹太文化的产物。虽然彼得与主是一,但他对基督的经历却受到文化的局限。在行传十章,彼得看见一个异象,有一块大布『里面有地上各样四足的走兽和爬物,并天空的飞鸟』。(12。)当时有声音向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彼得却说,『主阿,绝对不可,因为一切凡俗并不洁之物,我从来没有吃过。』(13~14。)这异象一连三次临到彼得。当彼得正思想这异象的意思时,几个外邦人来到他住宿的地方寻访他。神的目的是要把对基督的享受扩展延及外邦人。为了这个对基督之经历的扩大,彼得需要放下他的文化背景。

文化被基督顶替


 然而,我们若没有这样一位基督的异象,就不该想要丢弃文化。但只要异象来了,我们就必须把文化背景撇开,不让文化顶替基督或限制基督。基督进来了,我们的文化就必须离开。但我们若没有基督,就不该丢弃文化。事实上,我们所关心的不在于文化,乃在于对基督的经历。我们要说的乃是,我们既然接受了基督,就不该让文化成为祂的代替品。在基督里我们有自由将文化摆在一旁,好使我们享受主的度量能够扩大。我们里面所有的地位都必须让给基督。我们里面全部的地位若都让给祂,我们里面的文化自然而然就被基督顶替了。不过,没有基督而丢弃文化,却是非常可怕的。但是基督来了,我们就当告诉主,我们要祂来拥有并占有我们里面所有的地位。

 文化是经历基督的一大阻挠。在主的恢复里,主的确已经眷临我们。使我们不能享受祂的,主要的不是罪,不是世界,乃是文化。我们在无意中或在下意识里,都受了文化的阻挠,以致无法经历基督。许多圣徒多年渴望更多经历基督,然而他们对基督的经历并没有扩大。那限制他们对基督的享受,使其不能扩大的因素,乃是文化。我们里面的文化,自然而然的使我们无法真正的经历基督。在聚会中,我们也许宣告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召会生活真荣耀。但是我们散会回家之后,又自动的照着我们的文化,不照着基督而活。管治我们家庭生活的原则不是基督,乃是我们的文化。我们在聚会中一同赞美并领受同样的启示时,彼此好像都一样;但在聚会之外,在文化观念和行为上,我们又各不相同了。我们也许照着文化的影响去作一些事,或是不作一些事。因此,我们的生活不是受基督,乃是受文化规律并管理。有中国背景的人就照着中国文化而活,美国人则照着美国文化而活。

 假如一位弟兄和妻子有了难处。他迫切向主祷告,求问祂怎能成为以弗所五章所描述的那种丈夫。另一位弟兄也许鼓励他要接受基督作他的生命和人位。不过,头一位弟兄也许不得不承认,即使他听了许多凭基督而活的信息,但他仍不晓得如何接受基督作他的生命和人位。这指明多年来这位弟兄始终把基督放在一边,而照着他的文化活着。在为难的时候,他迫不得已来到主面前。但是不久之后,他又自然而然的回到他的文化里。

 原则上我们都是这样。我们听过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和人位的信息。然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我们乃是照着我们的文化而活。当我们在召会聚会中唱诗赞美时,我们也许受到聚会空气的感染。但是在家庭里,我们是照着自己的文化活着。为这缘故,主给我们很重的负担,要所有在主恢复里的圣徒,都实际的学习如何接受基督作他们的生命和人位,以顶替他们的文化。我再说,重点不是丢弃文化,乃是接受基督作我们的生命和人位,而逐日、逐时、逐刻的顶替我们的文化。我们若这样行,就真是凭基督,而不是凭我们的文化活着。

不照着基督乃照着文化的生活


 你们也许不懂,照着文化和照着基督而活之间有什么不同。在召会中,有来自不同背景的人。照着各人的文化,有些圣徒是敞开、坦诚、爽快的,他们很难保守任何秘密;但是他们缺少忍耐。有些圣徒的背景又不同,他们是保守、隐藏的;人很难说出他们的心事,或他们对事情的感觉。还有人有另一种不同的文化背景,他们可以说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这样的人,你说不出他是喜欢你,还是不喜欢你。即使这些背景不同的人得救了,也开始寻求主了,他们还是保留自己文化的特征,甚至把这些特征带到召会生活中。难处在于,他们在召会中照着自己的文化而活,远过于照着基督而活。他们爱主耶稣,但他们仍然凭他们的文化而活。不管他们的文化背景怎样,他们没有让基督在他们里面有多少地位。所以日常的召会生活就被文化占据,而没有被基督占有。我们对这事有很重的负担。我们需要问,在我们实际、日常的召会生活中,基督到底在那里。

 在歌罗西的难处不像在哥林多的难处是罪,也不像在加拉太的难处是律法和犹太教。在歌罗西的难处乃是文化。文化的某些方面,包括哲学、传统和世上的蒙学,都组成到圣徒里面,并在圣徒的日常生活中顶替了基督。在歌罗西,文化成了基督的代替品。基督在信徒的日常生活中没有足够的地位。所以保罗写信给歌罗西人,来对付这个难处。

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异象


 我信现在是释放基督与文化相对之信息的时候了。最要紧的是,我们都必须看见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异象。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基督必须成为我们的一切。基督是神的彰显,是神经纶的奥秘,现今活在我们里面。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不是小的、有限的基督。祂乃是那位不能看见之神的像、神丰满的具体化身、以及神经纶的中心点。这样一位基督,现今就住在我们里面,等候机会把祂自己扩展到我们全人里。我们需要时时刻刻凭祂而活。在生活中,我们不该给文化留任何地位,反而该把我们里面一切的地位,都留给那住在我们里面,作我们荣耀盼望之包罗万有的基督。我们若看见这样一位内住、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异象,就会自然而然的丢弃我们的文化。从前基督是被文化顶替,然而一旦我们看见这异象,我们里面的文化就要被基督所顶替。

 这位是神的像的基督,乃是神经纶的奥秘,也是神自己的奥秘。祂是神的具体化身,是宇宙中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然而,这些美妙的话,对今天大多数的基督徒来说,好像是外国话。

 我们不该被人的花言巧语所欺骗,也不该被人的哲学、传统或文化所掳去。我们应当只在意基督。基督应当占有我们、拥有我们、并接管我们。在我们里面的人里,不该有任何地位留给哲学或世上的初阶原则。我们里面之人的每一部分,都该被基督占有。对我们来说,基督是真神、真食物、真饮料、真衣服、以及真安息日。祂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实际。所以我们里面不该让基督之外的任何事物有地位。

我们的奖赏不被骗取


 保罗在歌罗西二章十八节警告我们,不要让人故意骗取我们的奖赏。我们的奖赏乃是完满的享受基督。甚至我们这些在主的恢复中多年的人,也还没有完满的享受基督。我们的享受已经被骗取了。我们看见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异象,藉此我们就被带回到我们的奖赏。我们若看见这异象,就没有人能骗取我们对基督完满的享受。当我们有这样的享受,我们就领会,基督乃是我们的实际。在一首说到经历基督作实际的诗歌中,有一节这么说:

 基督是真神,基督是真主,

 祂是我真光、是我真事物、

 是我真衣食、是我真活水、

 是我真生命、是我真美味。

 (诗歌三七四首第四节。)

 基督对我们既是这样的实际,我们就当凭祂活着,而不凭文化活着。

基督是我们的生命,也是新人的成分


 在三章三至四节我们看见,那是神经纶的中心点,又是一切正面事物之实际的基督,乃是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这意思是说,今天我们乃是活在神里面。作我们生命的基督,乃是新人的成分。因着基督是新人惟一的成分,所以在新人里希利尼人和犹太人、美国人和中国人、受割礼的和未受割礼的、为奴的和自主的,都没有地位。在新人里,那作我们生命的基督乃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这就是那与文化相对,包罗万有的基督。

 我盼望我们因着看见这个异象,里面就激起一个深切的渴望。我们需要祷告说,『主耶稣,我愿被你接管,被你占有,被你拥有。我里面全部的地位,一切的空间,都让给你。主,我不要在经历你的事上受到限制、受到阻挠。我要无限无量、无拘无束的享受你。主,我单单要你,不要文化。我要凭你而活,不凭任何一种文化而活。』

活基督


 我们不需要定意过某种基督徒的生活。基督今天乃是在我们里面那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这灵乃是住在我们里面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我们不该试着去爱人、试着要仁慈或温柔,这样作不是活基督。不要定意去作什么事,乃该凭基督而活;祂现今是赐生命的灵,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应当告诉祂:『主,我不知道什么叫作爱人,什么叫作谦卑或仁慈。主,我只在意活你。』当一位弟兄受试诱要和妻子争吵时,他应当说,『主,你想要和我妻子吵吗?你要吵,我就与你是一来吵。』同样的原则,当你要对孩子说话时,你需要告诉主,在这件事上,你要凭祂而活,你要与祂是一,让祂带头对孩子说话。这就是活基督。定意要怎样行事,是不管用、行不通的。我们所需要作的,是活基督。

坚定持续的祷告


 保罗在四章二节告诉我们,要坚定持续的祷告。保罗的意思不是要我们忘记日常生活中所有实际的需要,光是去祷告。他的意思是说,我们要祷告,好使我们在逐日所行的一切事上活基督。我们已经说过,我们要和丈夫、妻子、或我们的孩子说话时,就应当祷告。在这样的祷告中,我们可以说,『主,我与你是一,你也与我是一。主,我要对孩子们说话了。主,你在这件事上要带头吗?』这就是坚定持续的祷告,也就是不住的祷告。

 事实上,活基督是在于祷告。我们若要凭基督而活,就需要祷告。若是你打算去买东西,要问主是不是喜欢和你一起去。当你要买东西时,要问主是否高兴买那样东西。即使在最小的事上,我们都需要求问主。这样作,就是坚定持续的祷告,并因此而活基督。活基督的路,乃是藉着终日向祂祷告。

 我们若这样活基督,基督在召会生活中就会有许多地位。这样,我们就会有一个脱开文化的召会生活。不论我们的文化背景如何,我们都要照着基督,而不照着文化活着。许多不同背景的信徒,要在活基督上一样,而不是在文化上一样。这是正当的召会生活,就是基督在其中得着彰显的身体生活。在这样真正的召会生活中,我们都被基督充满、渗透且浸透。没有罪、世界、己、肉体和文化。没有别的,只有那与文化相对的包罗万有的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