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包罗万有的基督(一)
总纲目




不能看见之神的像
圣经的鸟瞰
文化-阻挠神的定旨
基督和创造
神的两个创造
基督在我们里面
看见基督且凭祂而活

 读经:歌罗西书一章十二至二十九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歌罗西书中所启示之包罗万有的基督。在主恢复里的圣徒们,大都熟悉『包罗万有的基督』这辞。在许多不同的信息里,我们着重的说,歌罗西书里的基督,乃是包罗万有者。虽然如此,我还不太有把握,基督的包罗万有是否充分的启示给圣徒们。基督是怎样的包罗万有?祂到底在什么方面、在什么项目、在什么事物上是包罗万有的?我们要能够指出包罗万有之基督的各方面。

 在一章十二节我们看见,基督是众圣徒的分。但连这样概括的一句话也没有告诉我们,基督在那些方面是包罗万有的。说基督是我们的分,好比说我们刚吃过晚餐。这顿饭到底有那几道菜?许多东西都可能摆在一起称为一顿饭。我们也许宣告说,基督是我们的分。但祂到底是在什么特别的方式上,作我们的分?论到基督的包罗万有时,我们需要更明确、更专特。

不能看见之神的像


 按照歌罗西书,基督之包罗万有的头一面,乃是祂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一15。)基督之包罗万有的这一面,包括从一章十五节至一章末了的所有经节。保罗在十五节说,『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当我们读这节时,我们头脑里很容易在『神的像』和『首生者』之间,插进连接词『和』。这样作就大大的改变了这一节,因为这里若有连接词,就含示形像和首生者是两个不同的东西。然而,『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这辞,实际上和『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同位语。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在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里得着彰显。不仅如此,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就是不能看见之神的像。基督作为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乃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

 神的像是指神的彰显,正如一个人的形像是指那个人的彰显。我们若没有形像,就无法彰显我们自己。基督是神的彰显,神的形像。基督作为神的形像,乃是作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而将神彰显出来。整个宇宙都是神的彰显。

圣经的鸟瞰


 论到基督包罗万有的这一面,若能对圣经─神完整的启示─有一个鸟瞰,是有帮助的。说圣经启示神,虽然不错,但是圣经在启示神的事上并不简单。创世记一开头说,『起初神创造诸天和地。』(直译。)然后,旧约最后一卷书玛拉基书的开头几节启示,神是爱雅各的那一位。旧约启示神是宇宙的创造者,也是那位爱以色列的。难怪犹太人喜爱旧约!

 我们来到新约,看见马太福音一开头就说,『耶稣基督,大卫的子孙,亚伯拉罕子孙的家谱。』约翰福音的开头是这样:『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在新约最后一卷─启示录里,我们读到:『约翰写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召会:愿恩典与平安,从那今是昔是以后永是的,从祂宝座前的七灵,并从那忠信的见证人、死人中的首生者、为地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归与你们。』(一4~5上。)启示录的这几节和创世记开头的话,两者之间有何等大的差别!这几节甚至远超过马太福音和约翰福音的开头。今天我们是在地方召会中。有一个分赐是向着众召会的,不仅从神而来,或从话而来,乃是从三一神─从那今是昔是以后永是的,从七灵,并从耶稣基督─而来。

 启示录一章五节,描述基督是那忠信的见证人、死人中的首生者、以及地上君王的元首。耶稣这名含示成为肉体,基督这名称指明主耶稣是神的受膏者。祂在人性生活里是忠信的见证人,在复活里是死人中的首生者。在升天和坐宝座里,祂乃是地上君王的元首,因为祂现今是万有的主和元首。不仅如此,当祂在国度里来掌权时,祂要辖管列国。所以,这节所描述的基督,包括了从基督成为肉体到祂永远的国之间的一切。

 圣经中神圣的启示,给我们看见基督这位包罗万有者乃是为着召会的。启示录以更确定的方式给我们看见,祂乃是为着众召会的。因此,圣经的启示乃是,基督是为着众召会的。

文化-阻挠神的定旨


 因着人的堕落,一些消极的东西就进来干扰基督为着召会。这些消极的东西包括撒但、罪和世界。我们很容易体会,这样的事是阻挠神定旨的。但是还有一件很诡诈的东西挡在基督与召会这条路上;这诡诈、敌对的元素就是文化。虽然新约里没有文化这辞,然而,文化是神定旨的阻挠,乃是一个事实。

 在哥林多前书,保罗所对付的是各种消极的事物,就如淫乱和分裂。这些属肉体的事,使哥林多信徒无法正确的享受基督。在加拉太书,保罗所对付的是那阻挠加拉太信徒享受基督的律法和犹太教规条。在歌罗西书,那叫信徒不能享受基督的乃是文化。

 在保罗时代,歌罗西文化的主要元素是犹太宗教和希腊哲学。希伯来文化和希腊文化同时来到小亚细亚,形成一种混杂。一些在歌罗西的犹太人和希利尼人,被带进召会中。他们进入召会生活时,带着不同的文化背景。说我们有不同的背景,也就是说我们有不同的文化。歌罗西的犹太信徒有犹太文化的背景,希利尼信徒有希腊文化的背景。我们从经历中晓得,进入召会生活不一定表示我们放弃了我们的文化背景。我们像歌罗西的犹太信徒和希利尼信徒一样,也许想把我们认为自己文化中重要且有价值的一面带进召会生活中。

 当别人批评或嘉许我们的背景时,我们都会有所反应;从我们的反应,就可以晓得我们仍然在我们文化背景的影响之下。譬如,如果我正面的说到犹太文化,犹太信徒就很高兴。但如果我反面的说到他们的文化,他们也许就不开心。同样的原则,如果我劝中国圣徒不要上中国城,他们可能就不高兴。但如果我对中国文化说句好话,他们就会很欢喜。

 我们的文化不仅包括我们的国籍,甚至还包括我们对一国某一地区特别的感情。新英格兰人喜欢新英格兰,德州人以德州为荣;这些例子说明文化的影响是何等深入,要放下我们的背景是何等困难。

 在歌罗西,犹太文化和希腊文化侵入了召会生活,并渗透在其中。然而,召会生活应当完全在基督里、同着基督、属于基督、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但是当文化充满了召会,召会就不再是为着基督,乃是为着人的文化。这样,召会就不再是基督的召会,反倒成了某种文化的召会。

 最近我看到一个中文广告牌上写着『在橙县的台湾基督教』。我很希奇,在南加州竟然看到这样一个招牌。『台湾基督教』这辞说明文化如何渗进召会并影响召会。召会在某一个国家兴起后,那个国家的文化很容易就侵入召会。结果召会不再纯粹是在基督里、属于基督、同着基督、藉着基督、且为着基督了。写歌罗西书乃是因歌罗西的召会已经被文化所渗透。哲学、世上的蒙学、以及敬拜天使,都是文化的各方面,侵入了当地的召会。

基督和创造


 保罗对付那渗透歌罗西召会的文化时,在一章十五节指出,基督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在下一节保罗接着说,『因为万有,无论是在诸天之上的、在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都是在祂里面造的;万有都是藉着祂并为着祂造的。』在十七节他继续说,『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在祂里面得以维系。』我们需要在希腊哲学和智慧派学说的背景下来看这几节。智慧派学说取自多种不同的来源,混合了异教的教训与作法,和犹太教的教训与作法,后来又搀入基督教的教训与作法。它探究那些隐藏在异教外表形式背后的奥秘。它教导人说,有两位神或是两个原则─光与暗、善与恶存在于世间。这与希腊哲学有关。根据智慧派学说,人的肉身和整个物质世界都是邪恶的。在这种哲学观念的影响下,一些歌罗西的信徒认为,诸天、地、和一切与物质界有关的东西都是邪恶的。他们没有凭基督而活,反倒凭这种哲学而活。保罗与他们争辩,指出他们所信的基督乃是一切受造之物质事物的首生者。保罗说,万有,包括一切物质的东西,都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不仅如此,这一切也都在基督里面得以维系。这对智慧派哲学乃是一个厉害的打击。万有既然都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并且万有也都是在基督里得以维系的,我们对万有就应当有积极的看法。我们与智慧派相反,不认为万有在本质上是邪恶的。

 基督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为要彰显神。我们已经指出,基督是神的像。神是不能看见的,但我们若是看神的创造,就会看见神所造的绝不是邪恶的,乃是不能看见之神的彰显。在创造里,我们看见神的大能和神性的彰显。罗马一章二十节说,『自从创造世界以来,神那看不见永远的大能,和神性的特征,是人所洞见的,乃是藉着受造之物,给人晓得的,叫人无法推诿。』基督是神的形像,彰显在创造里。我们若看见这事,就不会低估造物的价值;我们就会领悟,一切物质的东西都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而且它们都在基督里得以维系,为使神得着彰显。

 在这卷书信里,保罗似乎对歌罗西人说,『基督是包罗万有的;你们应当相信祂,而不是相信你们的哲学。按照你们的哲学,物质的东西都是邪恶的。但按照基督,这一切都是好的。不要说物质的东西都是邪恶的、黑暗的;反而你们需要看见,基督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当你们观看天空,你们应当想起基督。当你们俯视大地,你们应当想到基督。甚至你们看自己的时候,也当想到基督。』神创造的每一方面,都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万有继续在基督里得以维系,为着彰显神。神在创造里的这个彰显,就是基督作神的像。

神的两个创造


 神有两个创造:旧造与新造。十八节所指的是新造。这里告诉我们,基督是『元始,是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基督乃是身体的头;这身体就是召会,神的新造。基督不仅是旧造的首生者,也是在新造里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在旧造里、在新造里,基督都是元首。倘若旧造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且归于基督,并在基督里得以维系,新造就更是这样。我们作为召会乃是新造,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归于基督;我们更是时时刻刻在基督里得以维系。你是在旧造里还是在新造里?我们外面是旧造,里面却是新造。

 我们已经指出,在旧造里并在新造里,基督都是首生者,为着彰显神。保罗说过神的两个创造之后,在一章十九节说,『因为一切的丰满,乐意居住在祂里面。』这节的『丰满』等于十五节的『像』。这两个辞是同义的。基督是神的像也是神的丰满,为要彰显神。『像』就是彰显,彰显就是丰满。这彰显乃是透过旧造和新造而有的。藉着这两个创造,我们就有丰满。这丰满就是彰显,而这彰显就是『像』。

 十五至十九节实际上是一个长句子的一部分。这句子启示基督包罗万有的头一面,就是祂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在旧造里并在新造里,基督都是神的丰满,神的彰显。

基督在我们里面


 我们也许不懂,关于基督这样的启示与我们有什么实际上的关系。在一章二十六至二十七节里,保罗说到一个奥秘。这奥秘就是前几节的『像』、丰满。按照二十七节来看,在外邦人中的奥秘,就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你知不知道,在你里面的基督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神的丰满,是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也是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这样一位基督如今是在我们里面。在一章二十八至二十九节我们看见,保罗劳苦并竭力奋斗,好将各人在基督里成熟的献上。

 我们已经看见,基督包罗万有的头一面,乃是基督是神的像。这位基督乃是在我们里面。但是现今我们需要长大,直到我们在基督里成熟。这种长大受了文化的拦阻。使我们不能在基督里长大的,乃是我们那诡诈、隐藏的文化。

看见基督且凭祂而活


 我们对创造里物质的东西都有一种观念,连这样的观念也拦阻我们享受基督并在祂里面长大。顶要紧的是,我们要领悟,我们能在各式各样的造物中看到基督。我们需要放下我们对天、地、以及物质东西的观念;我们需要看见,基督是旧造的首生者,也是新造的首生者。因此,基督是一切;祂是包罗万有的。我们既看见基督是一切,就需要有一种体会,这位基督在我们里面乃是我们荣耀的盼望。我们今天所需要的,乃是在祂里面长大,达到成熟。

 所有圣徒都坚持自己对宇宙和物质事物不同的观念。如果文化背景不同的人坦白且彻底的来讨论这些观念,无疑的,结果一定是彼此争辩。在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彬彬有礼,盼望不冒犯别人。然而我们若谈到我们对世界不同的观点时,就会发现,我们仍然是照着我们的哲学而活。美国人照美国哲学而活,中国人照中国哲学而活。虽然我们是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中,但是我们仍留在我们的背景里。在道理上我们可能宣告,基督在我们里面是荣耀的盼望;事实上,占据在我们里面的,不是基督,乃是我们的哲学。

 我们若要对物质的事物有正确的态度,就需要看见神创造的各种不同方面,都是神藉着基督的彰显。有犹太背景的信徒也许赞叹神创造的可爱。他们也许用诗篇八篇的话宣告说,主的名在全地何其美!但是有这种文化背景的信徒欣赏创造时,那些受别的哲学影响的信徒们却可能藐视它。他们可能认为物质的宇宙本质上是邪恶的。当不同哲学背景的人试图说服对方时,他们也许就忘了基督。他们虽然在召会中,但在关于宇宙的事上,他们却没有实际的持守基督,反倒坚持自己的观念与想法。

 在这个时刻,保罗在一章的话就非常紧要。保罗说,众圣徒的分乃是基督,祂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这『像』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希利尼人不对,犹太人也不对。实际上,天、地、和所有物质的东西,都是神藉着基督的彰显。不仅如此,召会─神的新造,也是神的彰显。在召会中,我们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且归于基督;我们也都在基督里得以维系,成为神在基督里的彰显。

 我能见证,这不是仅仅一种与我们日常基督徒生活没有实际关系的道理。我看见了这异象之后,我对天、地、和一切物质东西,甚至对食物和衣服的观念都改变了。我绝不是传泛神论;然而根据圣经,我教导说,一切物质的东西都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至于召会作神的新造,更是如此。召会是在基督里、藉着基督、并为着基督造的,也是在那是神的像的基督里得以维系的。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中,我们不该照着哲学思想,也不该照着宗教教训而活,我们只该照着基督而活。基督在我们里面是荣耀的盼望,我们现今在祂里面长大。我们要一直在祂里面长大直到成熟,那时我们整个人,特别是我们里面的人,就要被基督所浸透。

 当我们来看诸天和地的时候,我们对天地的观念必须联于基督。甚至当我们看到桌子、房子、食物和衣服时,也应该想到基督。处处事事我们都能看见基督。这样,我们就能活基督,而不活别的。我们所凭以而活的基督乃是包罗万有的。祂的包罗万有的头一面乃是,在旧造中并在新造里,祂是神的像、丰满和彰显。因此,我们对宇宙的观念,全与基督有关。我们只愿认识基督,并照着基督而活。

 我们若要充分的描述基督,就需要用歌罗西书里的辞句。基督是众圣徒的分,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神的丰满。祂也是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不仅如此,祂还活在我们里面,作我们荣耀的盼望。现今我们需要在祂里面长大。愿我们都领悟,宇宙乃是神藉着基督的彰显。从整个宇宙我们看见基督,就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