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脱离黑暗的权势,迁入神爱子的国里
总纲目




壹 脱离黑暗的权势
 一 黑暗的权势是撒但的权势,也就是在诸天界里邪恶的势力
 二 与死亡有关
 三 脱离掌死权的魔鬼
贰 迁入神爱子的国里
 一 子的国乃是基督的权柄
 二 父的爱子乃是父这生命源头的彰显

 保罗在一章十三节说,『祂拯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入祂爱子的国里。』保罗这里的话,与他往大马色的路上主对他所说的话一致。按照行传二十六章十八节,主吩咐保罗说,『叫他们的眼睛得开,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又因信入我,得蒙赦罪,并在一切圣别的人中得着基业。』在这一节和歌罗西一章十二至十三节中,保罗都说到黑暗、光、权势、圣别的人、以及分或基业。毫无疑问的,保罗对歌罗西人所说的话,反映出在他悔改时主对他所说的话。

 多年前,我以为黑暗的权势单单指着邪恶的事,如赌博、偷盗和淫乱等。后来我才明白,这里黑暗的权势所包含的远多于此。在歌罗西书中,黑暗的权势不是指邪恶的事,乃是指宗教的仪文、外邦人的规条、和智慧派的哲学。在第二章,保罗将拜偶像、敬拜天使,与哲学、神秘主义、智慧派、禁欲主义相题并论。禁欲主义是指苦待己身,为要克制肉体的放纵。这种苦行见于印度教、佛教和天主教。我们以后会看见,禁欲主义在克制肉体的放纵上,是毫无价值的。(23。)宗教的规条、禁欲主义、和哲学都不是邪恶的。有些仪文甚至是根据旧约神的诫命,例如饮食的条例。然而,当保罗说,父拯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他是指着仪文、规条、哲学、和禁欲苦行等这些黑暗说的。我们都认为赌场是在黑暗的权势底下。但很少人认为哲学和伦理教训也是这黑暗权势的一部分。因此,了解保罗在歌罗西书中对这辞的用法乃是十分重要的。

壹 脱离黑暗的权势


 一 黑暗的权势是撒但的权势,也就是在诸天界里邪恶的势力

 黑暗的权势是指撒但的势力。神是光,而撒但是黑暗。撒但黑暗的权势就是在诸天界里,在空中邪恶的势力。(弗六12。)这个邪恶是指背叛神的一些东西。在诸天界里邪恶、背叛的势力,乃是撒但的国,就是黑暗的权势。(太十二26。)

 二 与死亡有关

 黑暗与死亡有关。黑暗在那里,死亡就在那里。黑暗抵挡光,而光和生命有关。撒但、黑暗和死亡,与神、光、和生命是相对的。根据彼前二章九节,我们乃是蒙召出黑暗、进入神奇妙之光。黑暗就是那是死亡的撒但,光乃是那是生命的神自己。

 三 脱离掌死权的魔鬼

 脱离黑暗的权势,就是脱离掌死权的魔鬼。(来二14,约十七15。)我们藉着基督的死,(西二15,)和基督在复活里的生命,(约五24,)已经蒙拯救脱离魔鬼撒但。

 我们已经看见,黑暗的权势乃是撒但的国,而撒但自己就是黑暗。撒但的国是一个系统。并不是在这系统里的每一件事物都是邪恶的。反之,有许多东西是好的,或者至少是社会所认为好的。撒但利用各种好坏的事物,把人系统化起来,把人拘禁在他的系统中。对爱赌博的人,撒但就用赌博把他们系统化起来。因此,在他的国中有一个赌博的部门。然而,撒但知道有些人欣赏知识;为了将他们系统化,撒但在他的国里就有一个知识的部门。大多数的人定罪赌博,但几乎没有人定罪知识。我们若鼓励人脱离撒但系统中邪恶的方面,人会感谢我们。撒但引诱人犯罪作恶来将某些人系统化,但他也藉着人的努力制恶来将另一些人系统化。

 撒但国度的另一个部门是哲学。保罗说到黑暗的权势之后,接着题到规条、仪文、哲学、和世上的蒙学,这些都是撒但权势的各方面。今天有许多人在撒但的权下受哲学的控制。故此,要领一个赌徒归向基督,常常要比领一个热中哲学的人来得容易。在中国,我们发现很难带领孔子的跟从者归向基督。撒但利用儒家的伦理教训来系统化、并控制许多中国人。撒但藉着伦理的哲学,将他们控制在他的权下。

 犹太教徒和回教徒强烈的反对基督的福音。回教徒并不是受邪恶之事的控制,乃是受回教教条的控制。一面说,这些教条是好的;但另一面说,它们是可怕的。

 摩门教徒以日常生活的诚实、伦常道德而闻名,他们也受这些看起来不错的东西所辖制。摩门教徒不仅禁止喝含酒精的饮料,甚至也不喝咖啡和茶。他们看起来何等严格、何等正直!然而,摩门教也是黑暗权势的一部分,摩门教徒乃是被撒但扣留并控制在黑暗里。

 在保罗的时代,犹太教成了黑暗权势的主要部分。这位在犹太教中领头的宗教家,在往大马色的路上时,完全在这个权势之下。然后主向他显现,并吩咐他开启别人的眼睛,使他们从黑暗转入光中。保罗遇见基督,他的眼睛暂时瞎了。这个『瞎眼』指明他先前是在瞎眼的人中间。现在他既被带到基督跟前,就必须设法使别人从黑暗转入光中,从撒但权下转向神。保罗得救以前,是在撒但的权下。犹太教就是管辖保罗的黑暗权势。

 我们若要正确的明白歌罗西一章十三节,就要从整卷书信的上下文来看这一节。由整卷书来看,黑暗的权势包括犹太宗教及其规条,尤其是割礼;还有外邦人的规条、哲学、神秘主义、和禁欲主义等。今天全世界的人都在黑暗之下,正如使徒写歌罗西书那时候的人一样。在黑暗中,就是没有光。每一个大学和社会团体都在黑暗的权下;社会的每一方面,包括基督教在内,都在黑暗里。不要以为黑暗只存在于邪恶的地方。保罗对歌罗西人说,神拯救了他们脱离黑暗的权势,就是脱离律法、规条、作法、禁欲主义、神秘主义和哲学。这些东西虽然包含文化最高的产物,却是撒但藉以辖制人的黑暗权势。

 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们有多少仍旧在黑暗的权下。我们也许谈论许多活基督的事,但我们真正凭祂而活究竟有多少?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许多人仍在撒但黑暗权势的某一面之下。我们常常不知不觉的、下意识的、且自然而然的照着自己,不照着基督而活。你们每一天有多少时候活在灵中,并照着灵而行?有多少时候仍在自己里面生活行动?我们只要一活在自己里面,立刻就在黑暗权势的控制之下,并被撒但系统化。只要我们一在天然的人里面,一照着自己而活,我们就在撒但的辖制之下。因着撒但的辖制,许多人觉得他们是在黑暗中,觉得没有光。他们在黑暗中,原因乃是他们有些方面仍受黑暗权势的控制。所有的人类,无论有宗教的或是没有宗教的,都在黑暗之中。在这黑暗中,撒但的权势以各种方式得逞,将人系统化,并且辖制人。

 撒但有许多辖制基督徒的方法。初来参加我们聚会的人可能在黑暗的权下,特别是在道理及其见解的黑暗之下。大多数的基督徒都在某种形式之道理的辖制下,他们不知道这个辖制就是黑暗的权势。

 另一些人落在黑暗的权势下,乃是因为他们凭着某些天然的美德而活。他们也许天生温和或谦卑。然而撒但甚至能藉着这些美德来辖制我们,把我们扣留在黑暗的权下。有些人不接受光,因为他们在天然美德的黑暗之下。每一种天然的美德都是黑暗权势的一方面。

 许多圣徒受他们的个性所辖制;有的个性是快的,有的个性是慢的。不管我们的个性如何,撒但都能用这个性来辖制我们。

 当你读到这段话,看见黑暗权势的范围,以及撒但为着将我们扣留在黑暗里,并且辖制我们,所用的各种手段,你也许不知道该如何生活。我们好像没有路往前。无论我们是什么,无论我们作什么,无论我们想什么,无论我们说什么,都在黑暗的权势之下。这是我们真实的光景。我们惟一可行的,就是到十字架这里,让十字架对付撒但黑暗权势的每一方面。十字架是我们惟一的路。我们也必须相信保罗在一章十三节的话:我们已经蒙拯救,脱离黑暗的权势。

贰 迁入神爱子的国里


 一 子的国乃是基督的权柄

 我们不仅蒙拯救,脱离黑暗的权势,也迁入神爱子的国里。子的国乃是基督的权柄。(启十一15,十二10。)

 二 父的爱子乃是父这生命源头的彰显

 父的爱子乃是父这生命源头的彰显。(约一18,4,约壹一2。)父这生命的源头,乃是在子里得以彰显。

 父的爱子乃是父爱的对象,带着复活里的权柄,在神圣的爱里对我们作生命的具体化身。作神圣生命具体化身的子,乃是父爱的对象。具体化在子里的神圣生命,在神圣的爱里赐给了我们。因此,神圣之爱的对象,带着复活里的权柄,在神圣的爱里对我们作生命的具体化身。这就是神爱子的国。

 举例说明神爱子的国,比充分解释爱子的国要容易些。想想看你的经历。当我们认识主耶稣是这样的可爱可亲,我们就开始爱祂。我们一爱主耶稣,就感觉到爱的甜美。这个爱的感觉不仅包括了主耶稣,也包括了我们。我们晓得,我们也是神圣之爱的对象。我们既是这神圣之爱的对象,自然而然的就在一种支配或管理之下。我们开始爱主耶稣以前,可以为所欲为。但我们越说,『主耶稣,我爱你!』我们就越没有自由。我们开始爱主耶稣以前,还不觉得有这样的管理和约束。我们待别人不好,或是享受属世的娱乐,一点也不觉得里头的约束。但我们成了爱主耶稣的人之后,就进到祂的管理之下。这个管理并不严酷;相反的,乃是甜美而愉快的。哦,我们是在这甜美的方式中,受约束和管理!因着主在我们里头的管制是甜美的,我们就用不着操心会说闲话,或有不讨祂喜悦的思想。我们在爱的甜美中,受最大的管理和约束。这就是神爱子的国。

 我们越因着爱主耶稣,而乐意受祂的约束与管理时,就越在生命中长大,甚至在丰盛的生命中长大。这指明神爱子的国,乃是为了叫我们享受基督作生命。在此我们得着释放,脱离基督以外的一切事物,不仅脱离邪恶的事,也脱离哲学、规条、仪文、和禁欲主义等类的事。当我们持守我们的哲学、伦理、禁欲主义或规条,我们就在黑暗的权势之下。但神已拯救我们脱离了这权势,把我们迁入爱的国里,就是满了生命和亮光的国里。在这里我们没有仪文、形式、规条、作法、哲学、神秘主义、智慧派或禁欲主义,我们只有神的爱子基督。在这里我们有爱、光和生命。这就是凭基督而活。

 凭基督而活,就是我们不凭基督以外的任何事物而活。我们若看见什么是凭基督而活,就会领悟,我们许多人仍旧在某种形式的辖制之下;这种辖制是由己所建立,由己所设立并执行的。这种辖制就是黑暗的权势。我们若在这种权势之下,我们读经就得不着光,祷告也没有话语。虽然父拯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脱离我们天然的思想、情感、喜好和行为,我们仍旧可能停留在天然人的一些光景里。这使我们被扣留在黑暗的权势之下。事实上,由于我们在黑暗的权势及辖制之下,没有实际在神爱子的国里,我们就很少享受基督作众圣徒的分。

 我能作见证,因着主的怜悯,我不受黑暗的辖制。有些人偶而会希奇,为什么我在某些方面似乎不一致。原因乃是我不在任何一面黑暗的控制之下。对于不是罪恶的事,我很有弹性,有时候给人一种答案,有时候给人另一种答案。要记住,歌罗西书不是对付罪,乃是对付规条、作法和哲学。假设一位弟兄问到是否能吃某种东西,我也许对他说,他有自由吃他想吃的东西。但是对另一位问到同样问题的弟兄,我可能给他不一样的答案,我给的答案乃是适合他的情形。表面看来,我好像不一致。事实上,这不是一致与否的问题,这乃是不愿意因规条和仪文而落在黑暗权势控制之下的问题。

 坚持一种特别的规条和作法,就是在黑暗的权势之下。我们的父已经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入祂爱子的国里。在此我们是在神圣的生命里,受神圣之爱的约束。我们没有规条、仪文、宗教和主义,我们有基督,并且只有基督。我们若看见这事,在召会生活中就没有争执,没有分裂。

 我们中间若是有分裂,这指明黑暗权势的一些元素还在我们中间。今天基督徒中间的分裂和混乱,就是黑暗权势影响的结果。我们若看见什么是凭基督而活,就没有仪文或规条。这不是说,我们不尊重圣经。我们相信并尊重圣经,但我们不把圣经当作一本仪文和规条的书。反之,我们把圣经当作那位活的基督的启示。

 迁入父爱子的国里,就是迁入那是我们生命的子里。(约壹五12。)子在复活里,(彼前一3,罗六4~5,)现今是赐生命的灵。(林前十五45下。)祂在复活的生命里,用爱来管理我们,这就是父爱子的国。我们在复活里,凭着子作我们的生命而活,我们就活在祂的国里,在父的爱里享受祂。

 我们已经迁入一个范围,在那里我们是在爱和生命中受管理。在此,我们在属天的管理和约束之下有真正的自由,就是在爱中、凭着生命、并在亮光下的正当自由。这就是蒙拯救脱离黑暗的权势,迁入神爱子的国里。在这国里,我们享受基督,并过召会生活。在这里没有意见,没有分裂。在这里我们只有一件事,就是召会生活,以基督作我们的一切。这就是歌罗西书的启示。

 在歌罗西书,黑暗的权势是指文化好的方面,以及我们的性格、个性、和天然人的优点。黑暗的权势包含我们的美德、宗教、哲学、仪文、规条、原则和道德规范。神已经救了我们脱离这一切,并把我们迁入祂爱子的国里,在那里我们生活在属天的管理和约束之下。在这国里,我们不在严厉的管理之下,乃在子爱的管理之下。在这里我们不觉得是在公义、能力或权柄之下,乃是在可爱可亲的主耶稣之下。我们越告诉主耶稣我们爱祂,一面我们就越得以自由,另一面却越受约束、越受管理。因着我们爱祂,我们就渴慕以祂为我们的人位和生命。这就是为着召会生活的正当基督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