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本卷书的背景及地位
总纲目




壹 背景
 一 禁欲主义已经渗入在歌罗西的召会
 二 神秘主义已经侵入在歌罗西的召会
贰 地位
 一 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合成一组,是圣经的心脏
 二 加拉太书启示基督与宗教及其律法相对
 三 歌罗西书揭示基督与人类哲学以及传统和禁欲主义相对
 四 腓立比书强调活出基督
 五 以弗所书启示召会

 歌罗西书这卷书,比圣经中其它各卷更完满的把基督启示出来。在这短短的一卷书中,著者用了许多的辞和发表来描述这位基督。在我们来看歌罗西书中关于基督的启示之前,我们需要注意这卷书的背景和地位,这两点都是十分紧要的。

壹 背景


 歌罗西二章八节、十六节和十八节,这三节都是警告,使我们看见促使著者写这卷书的光景。歌罗西二章八节说,『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哲学,和虚空的欺骗,照着人的传统,照着世上的蒙学,不照着基督,把你们掳去。』这一节题到四件能把我们掳去的消极事物:哲学、虚空的欺骗、传统、和世上的蒙学。在堕落人类的眼中,哲学非常好,是文化进步的最高产品。世上的蒙学乃是一些教训的初阶原理,也许是社会评价极高的东西。然而,哲学、虚空的欺骗、传统、和世上的蒙学,都能把我们掳去。

 在二章十六节保罗说,『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在节期、月朔、或安息日方面,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在这里保罗列出一些积极的事物:饮食、节期、月朔、安息日。保罗警告歌罗西人,不可让任何人在这些事上论断他们。

 在十八节保罗继续说,『不可让人凭故意卑微,并敬拜天使,所作反对你们的判断,骗取你们的奖赏;这等人留恋于所见过的,随着自己肉体的心思,徒然自高自大。』这一节所说的奖赏,乃是基督作我们的享受。这个奖赏很可能因着人类一种非常正面的美德─谦卑(故意卑微)─而失去。

 一 禁欲主义已经渗入在歌罗西的召会

 保罗所以发出这些警告,乃是因为禁欲主义已经渗入在歌罗西的召会。这种禁欲主义是和规条的法规(二20~21)以及犹太教的仪式(16)有关。

 二 神秘主义已经侵入在歌罗西的召会

 不仅如此,神秘主义也已侵入了召会。这种神秘主义是与那由埃及、巴比伦、犹太、和希腊哲学(二8)组成的智慧派学说有关,也与敬拜天使(18)有关。

 关于歌罗西书的背景,其要点乃在于:文化已经被带进召会生活里。在歌罗西的人,搀杂着外邦人和犹太人。外邦人和犹太人有不同的文化,绝大部分的外邦人是在希腊文化和希腊哲学的影响之下。而当时的希腊哲学已经不是纯粹的,乃是混杂了各种的哲学。不仅如此,外邦的文化也多少搀杂了犹太宗教的观念。

 这种混杂的文化已经充斥在歌罗西召会中。召会本该是一个充满基督,并由基督所构成的家,而那里的召会竟然被文化所侵入。基督本该是召会生活惟一的元素,却有相当大的程度被这个混杂文化的各方面所顶替了。召会的构成成分应该是基督,也只该是基督,因为召会乃是基督的身体。因此,召会的内容应当一点不差的就是基督自己。然而,文化中那些好的元素,特别是哲学和宗教,已经侵入召会并且把召会浸透了。

 特别是一种宗教的禁欲主义,已经侵害召会生活。二章二十至二十一节说到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等类的规条,就是指着这个说的。我们知道禁欲主义在本质上是宗教的,因为它与敬拜天使有关。(18。)因此,充斥于歌罗西召会的禁欲主义并不粗野,乃是高尚而文明的。

 对有些人来说,敬拜天使似乎相当不错,远比敬拜爬虫、鸟兽高明。然而,敬拜天使就是拜偶像,只是比较高尚的拜偶像罢了。文化水平高的人不会去拜动物,但他们可能愿意敬拜天使。有些人称义这样的作法说,他们不是拜偶像,乃是谦卑的敬拜神在天上的仆役。他们认为自己太低了,不能直接敬拜神;他们觉得必须透过居间者来敬拜神。这一种观念已经被天主教所吸收;天主教就是教导人说,我们需要居间者的帮助来接触神。天主教至少在原则上采用了这种透过居间者来敬拜神的作法。

 召会被文化的元素充斥,这乃是仇敌的诡计。这也就是使徒写歌罗西书时,仇敌所作的事。仇敌的策略是要把犹太宗教和外邦哲学的混合物带进召会,并用这种文化的混杂渗透召会。从人的观点来看,这种文化,特别是禁欲主义,是非常好的。禁欲主义有很好的用意和目标,要使人能对付他们的情欲。然而,我们必须看见,撒但用文化充斥召会的策略,就是要用文化中最高度发展的方面来顶替基督。

 不要以为这种现象只限于第一世纪,今天它还跟着我们。在今天的基督教里,基督几乎已经完全被别的事物所顶替,特别是被那些好的东西所顶替。基督的名也许还在,但基督的实际已经不在了。许多东西代替了基督。譬如,甚至圣经中的教训也被神的仇敌所利用,来代替基督自己。许多基督徒研究圣经,却没有接触基督。由于撒但的狡诈,任何一种基督教工作也可能顶替基督自己。基督徒的工作应该是供应基督,但有些基督徒的工作,却以他们特殊的目标代替了基督。

 在今天的宗教里,有些牧师、传道人可能用他们自己的人格特质代替了基督。有些基督教的工人具有吸引人和强的人格特质。他们利用他们的人格特质吸引人归向自己,而不是归向基督。这就是许多基督徒会推崇甚至称赞某些牧师人格特质的原因。有些牧师和传道人没有这种强的人格特质,他们可能是以他们的善良和谦虚吸引人。基督徒所以会决定加入某个所谓的『教会』,可能就是因为那里的传道人很亲切,很有同情心。

 我们这些在主恢复中的人,也可能用我们的好品格和好行为来顶替基督。假如服事主的人犯罪、骄傲,就会拦阻别人来到主面前。但是这位服事主的人天然的温柔和谦卑,却比他的犯罪或骄傲更破坏人、拦阻人。每个人都晓得罪恶的事与基督无分无关,但很少人能分辨好的品格和行为与基督自己之间的区别。相反的,许多人认为好行为就是基督。因此,我们若是缺少启示,我们的好品行也可能成为基督的顶替。

 召会既是由人所组成的,要把召会和文化所组成的社会分开就很不容易。不错,我们是召会,与世界有分别;我们在世界中,却不属于这世界。召会必须留在社会中。信徒的生活不该像修士、修女。我们要有召会生活,就必须过正常的人性生活。眼前的问题是,如何能有一班人在社会中,却不受文化的影响。我们怎样才能从文化背景的影响下蒙拯救?我们这些在主里的信徒,确实彼此相爱,但我们可能特别爱那些与我们背景相近的人。因着在召会生活中的这种影响,基督就被文化顶替了。

 保罗写这封书信给歌罗西人的时候,许多的『主义』,就如犹太教、禁欲主义、神秘主义、智慧派主义,正在发挥影响力。这些主义是犹太和外邦两种文化的最高产品。这些主义既是高尚的东西,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基督的顶替品。因此,保罗写歌罗西书的目的是:指出在召会中绝不可有任何东西顶替基督。召会生活必须单单由基督所构成,祂必须是我们独一的构成要素,并且祂就是我们的构成。为此保罗在这封短短的书信中,用了许多高超的辞句来描写基督。例如,基督称为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从死人中复活的首生者、以及所有影儿的实体。在三章十至十一节,保罗说,在新人里没有希利尼人、犹太人、受割礼的、未受割礼的、化外人、西古提人、为奴的、自主的。在新人里,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在新人里,中国人、日本人、美国人、英国人、法国人、或德国人都没有地位。基督必须是我们中间的每一位。在新人里,基督必须是你,基督必须是我。不光文化必须消除,连我们也必须消失。我们要看见这个启示,这是极其重要的。

 我们需要留意保罗的警告,要提防那些会把我们带离基督的东西。姊妹们,要当心你们的仁慈、温柔和怜悯。要提防任何顶替基督的属人美德。弟兄们,要当心你们的好头脑、刚强的意志、大胆的个性、和其它代替基督的美德。仇敌是何等狡猾,他引诱我们,使我们想要亲切、温良、柔顺、和具有吸引力。然而,许多传道人和牧师却一直将这些事教导人,并且身体力行。表面看来,这些仁慈、谦卑、有修养的人吸引人归向主;事实上,他们只吸引人归向他们自己。受他们吸引的人,没有一位真正被主所得着。我所关心的是:即使在主恢复中的召会里,也有一些人不是因着被基督吸引,而是因着某些弟兄姊妹的品行或行为而到召会生活中来。

 歌罗西书主要的点乃是:在神眼中,除了基督,没有一样东西算得了数。这个事实把一切东西,不论是好的或坏的,是罪恶的或文雅的,全都撇在一边,特别是消除了文化中所有好的方面。我们曾一再的指出,神的仇敌利用文化来顶替基督;这是与神相敌的。如果撒但不能用邪恶的事物来腐化我们,神知道他就会用文化好的方面来顶替基督。在今天的基督徒当中,你在那里能找到一班信徒,叫你觉得在他们身上,除了基督以外,什么都没有?在今天各样的基督徒团体中,你可以看到许多的优点。但这些好的方面并不是基督自己这人位,而是狡猾的代替品。因这缘故,在许多基督徒的团体中,很不容易遇见基督。某些人可能传讲基督,或教导基督的道理;但是连这样的传讲与教导,也成了基督自己的代替品。如果我们对今天基督徒当中的光景一目了然,我们就会领会,歌罗西书的背景恰好符合今天的光景。这卷书不只是为了在歌罗西的圣徒,更是为着我们写的。

 我们若完全了解这卷书信的背景,就会领悟我们惟一能走的路,乃是十字架的路。十字架是窄路,也是高速公路。对不愿背十字架的人来说,十字架就是一条窄路。但对甘心走这条路的人,十字架就成了高速公路。在召会中我们不要想有头有脸,也不要想大干一番。这就是保罗说的,我们已经死了、已经埋葬了的态度。要把握住这个点,我们需要启示。不管我们是谁,不管我们有什么,不管我们作什么,都可能成为基督的代替品。我们越好,越会作事情,在我们的经历中,就越多顶替了基督。我们需要经过十字架,而成为一无所是,一无所有,一无所能。否则,我们的所是、所有、所能,会成为基督的代替。那么,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中,基督就不是一切,也不在一切之内了。歌罗西书教导我们,在召会生活中,基督必须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凡不是基督的,都必须除去。

贰 地位


 一 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合成一组,是圣经的心脏

 我们的身体如何有一个心脏,照样,圣经也有一个心脏。圣经的心脏并不是创世记或启示录,甚至也不是福音书。圣经的心脏乃是一组四卷的书信: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歌罗西书。这四卷书当然是根据圣灵的默示所写的,同时它们在新约中排列的次序也十分有意义。如果你细读新约,你会看出这四卷书非常突出。在加拉太书前面是哥林多前后书。哥林多前后书和加拉太书似乎没有什么关联。但我们读整本新约,就会发现加拉太书乃是一个新的起头,同时这卷书又连着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尤其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乃是姊妹书。我们由歌罗西书翻到帖撒罗尼迦前书,也发现这两卷书并没有什么关联。因此,加拉太书、以弗所书、腓立比书、和歌罗西书合成一组,构成圣经的心脏。

 这四卷书的主题乃是基督与召会。我们已经看过,召会乃是由一群生活在社会中的人所组成的。因着召会是这样的一个实体,所以召会很难脱离文化的影响。故此,在这四卷论到基督与召会的书信中,有两卷─加拉太书和歌罗西书─表明律法、犹太教、和其它基督的代替品(诸如禁欲主义、神秘主义、和智慧派学说)所造成的损害。

 二 加拉太书启示基督与宗教及其律法相对

 根据加拉太书,犹太教这个典型的宗教,是根据神的谕言形成的。但这基本的宗教及其律法,成了基督的代替品。因此,加拉太书强调律法顶替基督的危险。在加拉太一章,保罗见证,他曾经是犹太人中领头的宗教徒。他为神发热心,就律法说,是无可指摘的。但有一天,神乐意将祂的儿子基督启示在保罗里面。结果保罗明白过来,认识犹太教是和基督对立的,基督也是与宗教及其律法相对的。然后保罗就宣告,他已经向律法死了,和律法无干。他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如今基督在他里面活着。(二20。)不只如此,在第六章他说,他受逼迫只因他不教导受割礼的事。然后他又说,就他而论,这世界(尤其是指宗教的世界)已经死了;就世界而论,他也死了。在保罗和犹太教之间,有一道十字架的分界线。就保罗而论,整个宗教世界已经在十字架上了。不只如此,就犹太人而论,保罗也已经在十字架上了。身为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他身上带着基督之死的印记。他已不在犹太宗教里,他乃是绝对在基督里,并为着基督。因此,加拉太书启示基督是与宗教、律法、割礼相对的。

 三 歌罗西书揭示基督与人类哲学以及传统和禁欲主义相对

 我们已经指出,歌罗西书把基督完全的启示出来,比加拉太书所启示的还要极致。在加拉太书里,保罗说到基督启示在我们里面,基督活在我们里面,以及基督成形在我们里面。但在歌罗西书中,他用了许多特殊的辞句来说到基督:众圣徒的分、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一切受造之物的首生者。在这短短的一卷书中,把基督一面又一面的揭示出来。因此,歌罗西书所启示的基督是奥秘的,又是包罗万有的。这位包罗万有的基督,远超过我们所能领会的。我们需要被祂注入、浸透、充满,直到我们经历基督是我们的一切:我们的饮食、节期、圣日、安息日、月朔并一切。我们不可让任何东西顶替基督,或成了祂的代替品。这乃是歌罗西书的中心点。加拉太书启示基督与宗教、律法相对,而歌罗西书则启示基督与所有的事物相对,因为祂自己才是所有正面事物的实际。

 四 腓立比书强调活出基督

 腓立比书着重活基督这件事。在腓立比一章二十一节保罗宣告:『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对保罗而言,他不是活出属人的美德,诸如谦卑或温柔;他活着乃是基督。

 五 以弗所书启示召会

 以弗所书是专讲召会的。我们活基督的结果,乃是使召会得以产生,并且实际的建造起来。

 我们都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这四卷组成圣经心脏的书中。把这四卷书当作一组来看,我们就明白,应当单单在乎基督,不在乎宗教或文化。对我们而言,活着并不是宗教、哲学、或任何的『主义』。在我们的生活中,基督必须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内。这样生活的结果乃是召会。因此,在这一组的四卷书中我们看见,圣经的心脏就是基督与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