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篇 生命的话与活的基督乃是一
总纲目




三一神
属天的语言
虽有分别,却不分开
三一的名
那灵
那灵具体化在话里
运用我们的灵『划擦』主的话
祷读主话的见证
灵的重要
沉睡的灵
经历话中的火
经历神圣的属性
领受主的话作生命树
主与祂的话住在我们里面
正当的基督徒生活

 读经:约翰一书一章一至二节,约翰福音十五章五节,七至八节,歌罗西书三章十六节,约翰一书二章十四节下,启示录一章二至九节,十九章十三节。

 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指出,生命的话乃是活神的具体表现。现在我们要接着来看,生命的话与活的基督乃是一。话是活神的具体表现,也与活的基督是一。约壹一章一至二节说,『论到那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话,就是我们所听见过的,我们亲眼所看见过的,我们所注视过,我们的手也摸过的;(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与你们。)』这两节经文指明,生命的话就是神的儿子基督。因此,生命的话与活的基督乃是一。

三一神


 三一神非常奥秘,是我们领会不来的。说神是三一的,意思是祂是三而一的。英文的『三一』(triune)一辞源自拉丁文,tri-的意思是三,-une的意思是一。因此,triune的意思实际上不是三位一体(three-in-one),乃是三一(three-one)。

属天的语言


 语言与文化有密切的关系,它表达文化的种种层面。在人类的文化中,没有一样事物是三一的。然而,那奥秘、看不见的神,却是三一的。三一不是地上的语言,乃是神圣、属天的语言。

 约翰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在这节经文里,上半句说,话与神同在;下半句却说,话就是神。说『话与神同在』,似乎指明话与神是两位;但又说『话就是神』,指明话与神乃是一位。话与神是一位,还是两位?我们可以说,祂们是二而一的;不过在我们的语言里,没有这种说法,因为我们的文化里没有这个事实。然而,我们需要神圣的语言,来表达神圣的实际。

虽有分别,却不分开


 今天,许多基要派的基督徒声称,父、子、灵是三个分开的身位。然而,根据圣经,我们可以说,父、子、灵虽有分别,却绝对不是分开的。主耶稣说,『我在父里面,父在我里面。』(约十四10。)这样,父与子怎么会是分开的?祂也说,『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9。)因此,子怎么可能是个与父分开的人位?不仅如此,约翰福音的原文所用的介系词帕拉,para,也是很有意义的,它的意思是『从…同…』。主耶稣─子─不仅从神而来,也同神而来。祂一面从神而来,另一面仍旧与神同在。(约六46,八16,29,十六32。)同样,那灵不仅是从父那里差来的,也是从父并同父而来的。(十五26。)这指明当那灵从父那里来的时候,祂乃是与父同来。因此,父、子、灵虽有分别,却不分开。神格的三者是不能分开的。祂们虽是三,却又真正是一。事实上,祂们乃是三一。

三一的名


 根据圣经,我们的神乃是独一的神,祂名称为父、子、圣灵。马太二十八章十九节指出,神格的三者只有一个名。这节经文说到将信徒浸入父、子、圣灵的名(单数)里。这里给我们看见三一的名。虽然我们的语言不够表达,但这却是个神圣的事实。

 今天有许多基督徒也许在下意识里持守三神论,相信有三位神。传统的三一神教训偏向三神论。但我们不相信三神论;我们相信照着圣经关于三一神的启示。

 主话中有许多论到神格的部分都颇为难解。例如,希伯来一章二节说,神在子里向我们说话。但根据八节,子被称为神。再者,说到神时,九节用了『你的神』一辞。按照文法,这里的意思必定是神的神。我们怎么能领会这事?这实在是太奥秘了。这类的经节指出,我们必须蒙拯救,脱离用天然、传统、宗教的方式来明白圣经。

那灵


 要紧的是,我们必须领悟,三一神经过了一个过程的种种步骤,如今已成了那灵。约翰七章三十九节说,『那时还没有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虽然神的灵始终就存在,然而这节经文说,那时还没有那灵。这里的『那灵』是指三一神─父、子、圣灵─经过过程,成了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这个灵是包罗万有的,因为祂不仅包含神性,也包含人性、人性生活、钉死、复活和升天。祂包含三一神一切所是、所有、所成就并所达到的。因此,那灵乃是三一神一切所是、所有、所成就、所达到的总和。

那灵具体化在话里


 要给话下定义,甚至比给那灵下定义还要困难。在新约里,神的儿子被称为话。启示录十九章十三节说到神的儿子:『祂的名称为神的话。』在已过我们曾指出,基督是神的话,意思是祂是神的说明、解释和彰显。不过,这样的领会还不完全。我们必须进一步看见,新约指明话就是那灵。主耶稣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六63。)此外,以弗所六章十七节甚至说那灵就是话。因此,父、子、圣灵,那灵,话,非常奥秘的成为一。

 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已经指出,那灵是三一神经过过程的终极完成。我们也指明,话乃是神说话的终极完成。但是,为什么话就是那灵,而那灵就是话?我承认,这件事很难领会,也很难解释清楚。

 为了帮助我们明白,我们可以用点燃火柴为例来说明。火柴是磷作的;因此,火柴是磷的具体化身。实际上,火柴与磷就是一个。这意思是说,火柴就是磷,磷就是火柴。我们将这例子应用到圣经与那灵的关系上,可以将圣经比作火柴,将那灵比作磷。不仅如此,因着火柴是磷作的,是磷的具体化身,火柴就使磷对我们非常便利。如今三一神就是那灵,而那灵具体化在话里面。虽然我们很难掌握那灵,但我们却可以容易的携带圣经。正如我们有了火柴,就有了磷;照样,我们有了圣经,就有了那灵。

运用我们的灵『划擦』主的话


 虽然话是那灵的具体化,许多基督徒却没有藉着那灵来接触话。用火柴为比方,当这些信徒接触话时,虽然他们非常宝爱圣经,但『火柴』却没有点燃。我们若要点燃火柴,光爱火柴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用适当的方法来划擦火柴。同样的原则,我们若要接触具体化在话里的那灵,就必须运用我们的灵来『划擦』话的『火柴』。

 倘若有人想要藉着分析火柴,或运用情感表示他爱火柴,来点燃火柴,这样作实在无济于事,甚至是愚昧的。点燃火柴不需要我们分析火柴或爱火柴。我们只要用适当的方法划擦火柴,火柴就会马上燃烧起来。照样,我们若想藉着话来接触那灵,就不该仅仅分析话里的『火柴』,或仅仅表示我们爱它而已。我再说,我们必须在适当的地方『划擦』主的话,那个地方就是我们的灵。然而,神学院和圣经学校却教导信徒去分析『火柴』、爱『火柴』,而不强调『划擦』火柴的方法。

 我们若要『划擦』话里的『火柴』,就必须学习运用我们的灵。不要用你的心思或情感来划擦主的话。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惟有在灵里划擦主的话,主的话才会点燃起来。所以,当我们来读神的话时,必须运用我们的灵来祷告。这就是祷读主的话。

祷读主话的见证


 历代以来,许多信徒实行用神的话祷告;虽然他们没有用『祷读』这个辞,但在他们的经历中,却有这样的事实。其中一位实行祷告圣经的话的人,是怀特腓乔治(George Whitefield),他和韦斯利约翰(John Wesley)是同一时代的人。怀特腓的实行是一面屈着膝,一面用希腊原文的新约圣经来祷告;这是他有能力、属灵的秘诀。怀特腓乃是祷读生命的话。祷告主的话,就是用我们的灵来『划擦』主的话。

 我研读圣经已有五十多年。我年轻的时候,就爱慕神的话,立下雄心要彻底认识圣经。然而,我只知道用眼睛和心思来读圣经。后来有人鼓励我,不只要读主的话,还要默想主的话。我就开始花工夫沉思、考虑并细想主的话。这多少有点帮助。我读到慕勒乔治(George Mueller)的自传,也颇得帮助。照慕勒所言,我们不只该读圣经、默想圣经,也应该就着圣经来祷告。在慕勒的自传里,他并没有说我们应该祷告主的话;但他的确说,我们读过一段圣经之后,就该有祷告。例如,我们读到一节论到爱的经节之后,应该就着爱来祷告。同样,我们读到论悔改的经节之后,就该就着悔改来祷告。读过一节经节就立刻祷告,这与祷读非常类似。慕勒乔治的自传使我非常得帮助,我就开始照着他的作法读经、祷告。事实上,我时常用圣经纯净的话来祷告,将某一节的经文当作我向主的祷告。实际上,我就是在祷读。

灵的重要


 虽然我实行一面读主的话一面祷告,但我还是不知道如何运用灵。在这事上,我从倪柝声弟兄得着帮助。倪弟兄强调运用灵的必要。他说,我们和人说话,特别是释放信息时,必须运用灵,好把我们的灵推出去。他指出,我们对人说话的时候,用的是我们这人的那一部分,我们的话就会摸着别人的那一部分。例如,我们若用心思说话,就会摸着别人的心思;我们若从情感说话,就会摸着别人的情感。倪弟兄告诉我们,我们若要摸着别人的灵,就必须运用我们的灵。

沉睡的灵


 因着人堕落了,人的灵就沉睡了,但魂里的心思和情感却极其活跃。男人的心思活跃,而女人的情感活跃。堕落之人里面最闲懒、最沉寂的部分就是灵。甚至我们得救重生之后,我们的灵可能还是松懒、沉睡的。有些姊妹祷告的时候,可能是用情感,而不是用灵。当她们为着难处向主祷告时,可能会哭泣。如果她们不运用情感,而运用灵,她们为难处的祷告就会完全不同。她们不会哭泣,反而会说,『主,为着所有的为难,我感谢赞美你。为着我的景况,主,我感谢你。』

 我们的心思、情感、意志也许都很刚强,但我们的灵却可能是软弱、松懒、沉睡的。我们的心思、情感或意志对事情也许立刻有反应。然而,我们灵的反应可能非常迟钝。甚至当我们来读圣经的时候,我们的灵可能还是沉睡的,而我们这人其它的部分,特别是心思,却非常活跃。我们读圣经的时候,可能太少运用灵了。

经历话中的火


 我们读主话语的时候,若没有运用我们的灵,就不能在我们的灵里『划擦火柴』。结果,『磷』─具体化在话中的那灵─就不会燃烧起来。我们若要经历具体化在火柴里的磷,就是具体化在话中的那灵,我们就必须运用灵来祷读主的话。这样,我们就是在正确的地方划擦火柴,因而经历话中的火。我们都能作见证,藉着用正确的方式,就是运用我们的灵来领受主的话,我们就经历灵里的焚烧。

经历神圣的属性


 在圣经里,光与生命是一,生命与爱是一,爱与圣别有关,而圣别与公义有关。这些加起来就是能力。这些神圣的属性─光、生命、爱、圣别、公义、能力,实际上就是三一神自己,藉着话,作为那灵临到我们。当我们藉着话接触三一神作为那灵时,我们就经历祂作我们的光、生命、爱、圣别、公义和能力。这就是我们所经历的基督。我们这样主观的经历基督,自然而然的就活基督。

 生命的话不仅与基督是一,也与这些神圣的属性是一。我们能从经历中作见证,每当我们用灵划擦主的话,我们就得着了光。生命的话在我们的经历中,成了我们的光。不仅如此,话也成了生命,这生命包含爱、圣别、公义、能力、力量和权能。这就是生命的话与活的基督是一,也与三一神各种的属性是一。

领受主的话作生命树


 我们不该将圣经仅仅视为一本神学的书,启示神是谁,神有什么所是,以及神要我们作什么以接触祂。圣经不仅是客观的启示神和神的要求,圣经也该是给我们吃的生命树。圣经对我们而言,可能是一本知识的书,也可能是一本生命的书;可能是知识树,也可能是生命树。知识树带来死亡,生命树却带来神圣的生命供应。我可以作见证,已往我接触圣经,只把圣经当作知识树,得着了许许多多的知识。结果,我因着白纸黑字的圣经而发死,甚至被杀死。这符合了保罗所说的:『字句杀死人。』(林后三6。)字句的圣经是会杀死人的,这是将圣经当作知识树来领受的结果。但我们若运用我们的灵,从主的话得着喂养,圣经在我们的经历中,就成为一本生命的书,成为生命树。这样,我们就要藉着每一节圣经,得着生命的供应。许多基督徒已经被圣经死的字句杀死了。他们所需要的,不是更多的道理,乃是那灵的生命。他们来到圣经跟前,必须将圣经当作生命树。

主与祂的话住在我们里面


 我能作见证,我所以活而有动力,因为我从作为生命树的话中领受了生命的供应。话就是我所爱之主的具体化。因着我爱祂,我藉着话接触祂,这话与主自己就是一。约翰十五章有两节经文指明这点。在四节主耶稣说,『你们要住在我里面,我也住在你们里面。』但是在七节祂说,『你们若住在我里面,我的话也住在你们里面,凡你们所愿意的,祈求就给你们成就。』请注意,四节是说主住在我们里面,而七节是说祂的话住在我们里面。这指明主的话住在我们里面,就等于主自己住在我们里面。如果没有主的话住在我们里面,我们就很难经历主住在我们里面。主是抽象的,但祂的话却是具体的。

 我们接触主的话不仅要用我们的心思,也必须用我们重生的灵。当我们运用我们的灵接触主的话时,主的话在我们的经历中,就与主自己成为一。这样,主的话就是活的、使人有动力的,并且满了光、生命、爱、圣别、公义和能力等神圣的属性。我们这样领受主的话,就能活基督。

正当的基督徒生活


 我绝对相信,保罗的生活就是活基督的生活。他能够说,『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他还嘱咐我们,要让基督的话丰丰富富的住在我们里面。(西三16。)我们已经指出,歌罗西三章十六节的『住』字,意思是定居、安家在我们里面。让基督的话安家在我们里面,就是让基督的话浸透我们全人。至终,当我们经历话、基督和三一神调和为一时,我们就活基督。我们就过一个满了光、生命、爱、圣别、公义和能力等神圣美德的生活。这就是正当的基督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