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篇 恩典、救恩、那灵与基督
总纲目




不同种类的救恩
保罗所需救恩的两面
保罗的恩典和我们的恩典
辩护、证实福音
经历的恩典
在主里喜乐
经历那灵
享受那灵并显大基督

 读经:腓立比书一章七节下,十九至二十一节上。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保罗在腓立比书里所使用四个非常重要的辞:恩典、救恩、那灵与基督。在一章七节保罗告诉腓立比人:『无论我在捆锁之中,或在辩护、证实福音的时候,你们众人都与我同享恩典。』『与我同享恩典』,直译,『是我恩典的同享者』。请注意这里保罗说到『我的恩典』。然后在十九节他接着说,『因为我知道,这事藉着你们的祈求,和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终必叫我得救。』在这节里保罗说到得救(救恩)和那灵。然后在二十至二十一节他说,『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

 在这些经文里,恩典、救恩、那灵与基督,都不是以道理的方式解释的,而是与经历有关。保罗说『我的恩典』,指他经历中的恩典。同样,他告诉我们,这事终必叫他得救,他不是说到仅仅客观的救恩,道理上的救恩,乃是说到经历上的救恩。不但如此,他题到那灵,必是说到他经历中的那灵。当然,他说到显大基督并活祂,也是非常主观的、可经历的。我们在二十至二十一节所看见的,不是客观的基督,乃是保罗生活中主观的基督。

不同种类的救恩


 很不幸,许多基督徒在读圣经时习惯将事情视为理所当然的。他们熟悉恩典、救恩、那灵、与基督这样的辞,就以为他们领会这些。然而,若请他们解释这些事,也许就有困难。例如,保罗所说『我的恩典』,是什么意思?不但如此,保罗所说『叫我得救』,是什么意思?保罗写这封书信时,已得救多年,甚至成了使徒。那为什么他指明,他仍需要得救?我们既然已经得救,为什么仍需要得救?保罗说,他所遭遇的一切,逼迫、监禁、甚至出于私图好争的异议传扬,也终必叫他得救,这是什么意思?他所谈论的是怎样的得救?

 我们若声称救恩不完全,藉此答复这问题,这种说法根本不准确。反之,我们需要指出,照着圣经,救恩不只一种。神的救恩拯救我们脱离祂的定罪。照着神公义的律法,我们罪人被公义的神所定罪。因此,我们需要救恩。赞美主,我们藉着基督的救赎,已经得救脱离了神的定罪!不但如此,我们罪人原在撒但霸占的手下,并在死的权势之下,命定要下火湖。所以,我们需要能拯救我们脱离火湖的救恩。然而,除了得救脱离神的定罪和火湖,我们也需要别种的救恩。例如,我们需要得救脱离我们的脾气。年轻的和年长的同样需要蒙拯救脱离坏脾气。不但如此,丈夫和妻子在婚姻生活中需要经历救恩。妻子需要某种救恩,丈夫需要另一种的救恩,因二人面临不同的情形和难处。藉着这些例子我们能看见,圣经里陈明不只一种的救恩。保罗写信给腓立比人时说,他需要某种救恩。

保罗所需救恩的两面


 我们需要怎样的救恩,在于我们的情形。我们若在神的审判之下,就需要拯救我们脱离这事的救恩。我们若在撒但的手下,就需要适合那情形的救恩。同样,我们若被我们的脾气困扰,或面临婚姻生活中的难处时,我们还需要别种的救恩。因为保罗是囚犯,所以他需要适用于他在监牢中之情形的救恩。保罗是犹太人,不是平常牢狱里的囚犯;他是该撒皇家侍卫(御营)的囚犯。保罗的事例是特别的。他没有犯任何罪。他被监禁是由于他传基督。因为保罗传基督,他就被捉拿,至终被监禁。每天至少有部分时间,他和一个侍卫锁在一起。毫无疑问,保罗在监牢里受苦。他必定受到藐视,受到轻蔑的对待。当然,他需要一种特别的救恩。我的意思不是说,他所需要的是从监牢得释放。不,他需要在监牢里经历救恩。

 他在二十节说,『这是照着我所专切期待并盼望的,就是没有一事会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胆,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体上,现今也照常显大。』这里我们看见,保罗的期待是他不至羞愧。假定保罗为他的情形哭泣,那岂不是羞愧吗?他的哭泣会指明他被击败了,他失去了他的信心、把握、和对主的信靠。或者假定保罗对禁卒生气,并与他争辩,这也会是羞愧。然而,无论保罗受到怎样的对待,他若都能喜乐,那就会是荣耀。要维持基督的使徒这样一种得胜的地位,保罗就需要一种特别的救恩。

 在二十节我们看见保罗所需救恩的两面。第一面是保罗在任何事上都不至羞愧;第二面是基督要在保罗身体上照常显大。保罗期待他的情形终必叫他得救,这样就没有一事会叫他羞愧,反而基督会在他身体上显大。这里保罗似乎在说,『我需要救恩,使我不至因着苦难或逼迫羞愧;反而,我主基督会在我身体上显大。』

保罗的恩典和我们的恩典


 现在我们来看『我的恩典』这辞的意义。我们若从整卷腓立比书的上下文看这辞,就会看见保罗的恩典,一点不差就是保罗所享受、所经历,并他所有分的三一神。因此,保罗的恩典不是客观的神,乃是主观并经历上的神,就是那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作他的分。保罗的确享受并经历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他对父、子、灵的经历是丰富的。这位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乃是保罗的恩典。

 我们熟悉『惊人恩典』这首诗歌。这虽是一首好诗,却没有说到三一神作我们的分,给我们享受。作者写这首诗歌时,主的子民当中对神经历上的认识还没有达到这点。甚至近在五十年以前,基督徒也还没有领会,恩典就是我们所经历并享受的三一神。但我们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就认识到恩典远超仅仅不配得的恩惠。恩典乃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父、子、灵─给我们经历并享受。

 今天我们的三一神不再是未经过过程的神,或『生的』神。反之,祂经过了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和复活的过程。有系统神学背景的人,也许被『经过过程的神』和『生的神』所困扰。他们也许争辩说,在圣经里我们找不着这样的辞。虽然圣经没有用这些辞,事实却在那里。同样,我们在圣经里找不着『三一』和『三一神』这些辞。然而,毫无疑问,圣经启示神是三一的事实。同样,我们无法否认成为肉体是一个过程。不但如此,钉十字架引到复活,复活引到升天,钉十字架和复活也是在神所经过过程里的步骤。神经过了过程,不但救赎我们,也使我们得以享受祂作恩典。今天我们所享受作我们恩典的一位,乃是经过了成为肉体、钉十字架、和复活的三一神。祂是这样的一位,预备好给我们接受并享受。

 约翰一章十七节说,律法是藉着摩西赐的,恩典却是藉着耶稣基督来的。这恩典在我们的经历中成为我们的恩典,我们就享受三一神,我们也能说我的恩典,我们的恩典。我们的恩典就是我们所享受的三一神。

 最近我的妻子和我祷告,为着主所赐给我们对祂自己的一切享受感谢祂。主对我们何等美善!我们能见证我们非常经历祂并享受祂。因为我们有分于祂,祂对我们就真正成了恩典。如今这恩典乃是我们的恩典。

 在你的经历中,你岂不也有你的恩典吗?可能你在召会生活里并在日常生活里,经历了三一神作你的恩典。一位弟兄也许见证,甚至他在会所里帮忙排掎子时,也经历神作他的恩典。一位结了婚的姊妹也许见证,在她与丈夫和儿女相处的家庭生活里,她经历主作她的恩典。这样经历主并作见证,非常美好。但这些情形几乎不能与保罗在监牢里所面临的相比。

辩护、证实福音


 保罗在受监禁,和辩护、证实福音时,都经历神。在腓立比一章七节保罗说到『辩护、证实福音』;他在这里没有题到传扬福音。传扬福音并不特别,但辩护、证实福音却是特别的事。在消极方面,保罗辩护福音,抵御那屈改、曲解福音的异端,如他在加拉太书里所对付的犹太教,和在歌罗西书里所对付的智慧派。在积极方面,保罗用他书信中所揭示,一切关乎基督与召会之奥秘的启示,证实福音。在保罗的时代,福音已经被犹太教和希腊哲学屈改、曲解。因为他辩护福音,他就受逼迫。热中犹太教者和希腊哲学家都对他不悦。此外,保罗更证实福音。他积极的使人清楚福音的目标。

 福音的目标是基督与召会。保罗传讲一篇又一篇的信息,告诉人关于神的经纶。他教导基督是神的奥秘,召会是基督的奥秘。这样,他证实福音,使所有接受福音的人都清楚福音积极的目标。

 今天也有辩护、证实福音的迫切需要。很少基督徒愿意说到召会。结果,即使他们传扬福音,许多人也不认识福音的目标。他们传扬福音的目标不过是拯救罪人,得着灵魂。因此,我们需要告诉人福音的目标,藉此证实福音。然而,我们若这样作,就会遭遇反对。辩护福音和证实福音,都是艰巨的工作和沉重的担子。

经历的恩典


 因着辩护、证实福音,保罗受到逼迫、捉拿和监禁。所交给他辩护、证实福音的责任,需要神圣的供应。这无法用平常的方法完成。保罗需要神圣的加强和加力。这神圣的力量和能力就是三一神自己。保罗辩护、证实福音时,神与他同在而供应他。不但如此,保罗正遭受逼迫、讥诮和嘲笑。若没有特别神圣的供应,没有一个平常的人能忍受这样的对待。但保罗在被监禁时,能享受神并经历祂。至终,保罗所经历这位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成了他的恩典。腓立比的信徒非常蒙福,有分于保罗的恩典。这就是说,他们有分于保罗的神─他所经历的神。

 现在我们领会『我的恩典』这辞的意义。这是指保罗所经历、享受、并有分的神。这不是客观的恩典,乃是主观经历上的恩典。这样的恩典与仅仅解释为不配得的恩惠者很不相同。我们曾一再指出,恩典实际上是活的、神圣的人位,三一神,经过了过程,对我们成为恩典。

在主里喜乐


 保罗所经历的恩典,成了他的救恩。凡保罗所享受于三一神的,都成了他的救恩。保罗必定是爱国的犹太人,他爱他的国家,并且极其厌恶罗马帝国主义。因着他传扬主耶稣基督,他成了囚犯,落在罗马帝国主义者的控制之下。事实上,将保罗交给罗马人的,是他的同胞。毫无疑问,保罗在监牢里遭受逼迫时,必定在思想他的工作。在他被监禁以前,他的工作美妙而有能力,甚至在欧洲扩展。但如今他的工作停止了。有些与他同时代的人,由于私图好争,欢喜看见保罗在监牢里受限制,不能完成他的工作。保罗若在这样的景况中哭泣,就会被击败并且羞愧。然而,我们从腓立比书知道,保罗没有哭泣,反倒在主里喜乐。在这短短的一卷书里,保罗一再说到喜乐。这指明他在监牢里时,乃是在主里喜乐。侍卫没有听见他哭泣,反而能听见他喜乐。在此,保罗经历并享受三一神作恩典,这恩典成了他的救恩。他所遭遇的一切,都叫他得救。

 保罗被主使用,带腓立比的人归向基督,他无疑满了喜乐。然而,保罗若只能在那种环境中喜乐,却不能在监牢中喜乐,就不是真正的得胜者。保罗不仅在腓立比的工作兴旺时喜乐;在监牢里,当他为着主的工作受限制时,他也喜乐。在此我们看见真正的得胜。这得胜就是救恩,就是保罗的救恩。不但如此,我们曾指明,保罗的救恩就是他的恩典,神自己作他的享受。所以,保罗的恩典就是他的救恩,他的救恩就是他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扶持他的三一神。这样的救恩不是客观的,而是非常主观的、可经历的。这就是在腓立比书里保罗没有以神学的方式,也没有以客观道理的方式,却以直接、主观、个人、经历的方式说到神的原因。保罗能说,『我的恩典一点不差就是我的神。神是我的恩典,主是我主观、经历上的救恩。』

经历那灵


 三一神能成为保罗经历上的救恩,因为今天神就是那灵。为这缘故,在说到救恩的上下文里,保罗也题到那灵。

 三一神若要成为我们的经历和享受,就必须是那灵。一章十九节的那灵实际上就是三一神。约翰七章三十九节说,『那时还没有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在三十七节主耶稣站着高声说,『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祂也说信入祂的人,从他们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38。)照着三十九节,耶稣这话是指着那灵说的。那时还没有那灵,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也就是还没有完全经过过程。但如今主耶稣既得了荣耀,完全经过过程,那灵就在这里给我们享受。这位灵乃是经过了神圣的过程,对我们成为便利的、作我们全备供应的三一神。

 我们只要呼喊『哦,主耶稣』,就能经历那灵。我们从我们的经历见证,我们呼求主耶稣的名,就饮于那灵。我们早晨在户外深呼吸,里面就觉得新鲜;照样,我们藉着呼求主耶稣接受那灵,里面也觉得新鲜。

 藉着呼求主接受那灵,不是奥秘派的实行。不,这是奇妙属灵的实际,如此甜美、舒畅、并可享受。我们呼求华盛顿、林肯、柏拉图、或孔子这些人的名,不会有这种经历。但我们说,『主耶稣,我爱你,』我们就觉得何等不同!这不是迷信,或仅仅心理作用,乃是运用我们重生的灵享受主。

 赞美主,祂如今在我们的灵里!因为我们的神对我们如此主观,无论我们在那里,祂都与我们同在。只要藉着呼求祂,我们就接受祂,享受祂,并经历祂。藉着呼求主的名,或用圣经里的几句话祷告,我们就享受那灵同祂全备的供应。那灵是实际上成为我们救恩的一位。我们已经指出,我们的救恩就是我们的恩典,我们的恩典就是我们对神的享受。

享受那灵并显大基督


 我们享受那灵并有分于祂时,基督就显出来并得着显大。一面,我们享受那灵;另一面,得着显大的是基督。照着圣经并照着我们的经历,都是这样。我们呼喊『主耶稣』,里面就享受那灵。但享受那灵的结果,乃是基督得着显大。祂就成为我们的彰显。

 在我们的经历中,恩典、救恩、那灵、与基督实际上就是一。我们的恩典就是我们的救恩;我们的救恩就是那灵;那灵就是得着显大的基督。我们也可以说,得着显大的基督就是内住的灵,内住的灵就是我们的救恩,我们的救恩就是我们的恩典,也就是我们所享受并经历的三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