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篇 使徒在基督里知足的秘诀
总纲目




学习秘诀
应用秘诀
神对我们景况主宰的安排
化解挂虑
基督徒生活中的白昼与黑夜
在各事上,并在一切事上

 读经:腓立比书四章十至十三节,三章九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保罗在基督里知足的秘诀。保罗学会了知足、满足、满意的秘诀。这秘诀实际上就是基督自己。在第一章,基督是给我们所活的生命;在第二章,基督是给我们跟随的榜样;在第三章,基督是给我们追求的标竿和奖赏。如今在第四章,基督是给我们享受的秘诀和能力。在作许多事的时候,我们首先必须知道秘诀,更要有能力、力量、动力,来成就这些事。

学习秘诀


 我们教导人作事,甚至微不足道的事,主要也是教导他们秘诀。例如,教导人烤肉的技巧就是如此。若没有学得烤肉的秘诀,可能会把肉糟蹋了。一面也许烤焦了,另一面却是生的。同样,我们也许不知道腓立比四章在基督里知足的秘诀。关于腓立比书,我们也许谈论了许多,却不知道经历基督的秘诀。换个比方说,因为我们没有钥匙,我们就无法打开经历基督的门。我再说,四章有秘诀和能力。一面,保罗说,『我都学得秘诀;』(12;)另一面,他见证:『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13。)

 在十一节保罗说,『我并不是因缺乏说这话,因为我已经学会了,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按文法,『知足』这辞该联于『我已经学会了』。保罗已经学会了,在一切景况里,都可以知足。他能说,『无论我在什么景况,我已经学会了知足。』

 在十二节保罗继续说,『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余;或饱足、或饥饿、或富余、或缺乏,在各事上,并在一切事上,我都学得秘诀。』我都学得秘诀,直译,我都已经被引进。这是个隐喻,说到人被引进秘密社团,受其基本原则的教导。保罗不但学得秘诀;他已经被引进,并学得某些基本原则。

 在希腊人中间有好些秘密社团。任何人要成为这样一个社团的成员,都必须学习该社团的基本原则。必须有人教导他这些原则,藉此将他引进该社团。保罗用这隐喻说到召会,召会是相当奥秘的,有某些基本原则。保罗悔改信主后,就某种意义说,是被引进召会生活。这就是说,他学得如何享受基督,如何以基督为生命,如何活基督、显大基督、赢得基督,以及如何过召会生活的秘诀。这些都是召会生活的基本原则。

 虽然召会─基督的身体─有几分奥秘,但召会确实不是秘密社团。反之,召会是立在山上光明的城。不但如此,召会对凡愿意来的人都是敞开的。但因为召会有奥秘的方面,就需要属灵的引进,以学习召会生活的原则。

 召会生活的基本原则与世界的基本原则全然不同。我们也许知道一切世界的基本原则,却不知道任何召会生活的事。因此,我们得救并进入召会─基督的身体─时就需要藉着学习某些基本原则而被引进。身体生活的秘诀是以基督为我们的生命、活基督、追求基督、赢得基督、显大基督、并彰显基督。这些是召会─基督的身体─的基本原则。保罗这已经被引进基督身体的人,已经学得秘诀。

 今天许多基督徒没有这样被引进召会生活。虽然他们已经归向基督,受了浸,也加入了一个公会,但他们没有被引进基督的身体。他们没有学会如何以基督为生命,如何活基督,如何以基督为他们的榜样,并如何将一切宗教、文化、和哲学的事物看作粪土,为要赢得基督。他们和保罗不同,他们没有学得经历基督的秘诀。保罗已经被引进正确的基督徒生活,和正确的召会生活。

应用秘诀


 照着四章十至十三节,保罗将他所学得的秘诀应用到他在监牢里的景况。身为在罗马的囚犯,他远离许多信徒和许多藉着他的职事所兴起的召会。毫无疑问的,他在被监禁的期间,身心都受了苦。他需要物质的供应。在监牢里处于这种景况之下,对他实在不容易。

 照着新约的记载,保罗在欧洲往来尽职时,在腓立比的召会是惟一顾到保罗物质需用的。在四章十五节他说,『腓立比人哪,你们也知道我初传福音,离开马其顿的时候,在授受的账上,除了你们以外,并没有一个召会与我有交通。』保罗在这里用『账』字指明,腓立比的信徒用财物供给使徒,在他那里开了一个账户。我们在下篇信息会更完全的看见,腓立比信徒在保罗那里开了一个账户,就像今天我们在银行开账户一样。腓立比的圣徒不只一次将财物存入这账户。在十六节保罗题醒他们:『就是我在帖撒罗尼迦,你们也一次两次的,打发人供给我的需用。』在十七节保罗又说到信徒在他那里开的账户:『我并不寻求什么馈送,只寻求你们的果子增多,归入你们的账上。』

 我们曾指出,腓立比的信徒在保罗那里开了属天的账户,并且众人都知道他们是那样的供给保罗物质的需用。然而,保罗在监牢里的时候,仍有某些物质的需用。因为保罗还是人,他期望腓立比人继续记念他。但有一个时期,腓立比人没有这样作。这由保罗在十节的话所含示:『我在主里大大的喜乐,因为你们对我的思念,如今终于重新发生;你们向来就思念我,只是未得机会。』请注意『终于』和『重新发生』二辞。腓立比人对保罗的思念曾有一段时间停止了,甚至可能枯萎了。他们对他的思念的确没有发生。但保罗写这节时,冬天已过,春天到了。他现在能说,他们对他的思念开始重新发生,犹如植物萌芽、开花。保罗很有恩慈的说,『你们向来就思念我,只是未得机会。』然而,保罗的话含示,在他们对他的思念重新发生以前,保罗曾盼望从他们得着一些物质的供应。他盼望得着这个惟一在他那里开了属天账户的召会的供应。但有一段时期,没有存款进来。『花』在冬天枯萎了;但如今春天既然到了,就重新开花。

 来自腓立比人的物质供应暂时停止了,这是主的主宰。不错,他们在保罗那里开了账户,但若没有存款进来,账户有什么用?没有供应的时候,对保罗是试验的时候,是处卑贱的时候。毫无疑问,以巴弗提带着供应而来,大笔的存入属天的账户,那是保罗处富余的时候。所以,在十二节他能宣告:『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余。』他知道怎样卑微并处在低微的景况里,也知道怎样生活有富余。

 在十二节保罗用了一些令人不解的辞句。他说,『在各事上,并在一切事上。』我们也许问,各事和一切事之间有什么不同?这些不是相同的辞吗?再者,在这节开头保罗说,他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余』。但到这节末了,他将次序倒过来,说『或饱足、或饥饿、或富余、或缺乏』,他都学得秘诀。在研读主话时,我们必须留意这样的事。

 在这些经文里,保罗指明他有所缺乏;他需要物质的供应。他缺乏时,就是处卑贱。在禁卒、守卫、甚至御营全军面前,他缺乏,并且处卑贱。可能别人会说他:『可怜的囚犯!没有人照顾他,也没有东西作他的供应。』然后忽然以巴弗提带着腓立比人的馈送到了。在十八节保罗说,『但我一切都收到了,并且有余,我已经充足,因我从以巴弗提受了你们的馈送,如同馨香之气,可收纳的祭物,是神所喜悦的。』保罗得着他们丰富的供应,就一无所缺。他能说,『我一切都收到了,并且有余。』

 在以巴弗提来以前,保罗处卑贱。他带着供应而来以后,保罗就处富余。但保罗不知道这富余会持续多久。他知道可能时候将到,他会再度缺乏。他曾在低微的景况里;如今他在高峰。但可能不久他会再度低微。这就是他首先说,『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余』的原因。但因为以巴弗提带着供应到了,保罗就将次序更换,并且说,『或饱足、或饥饿、或富余、或缺乏,…我都学得秘诀。』保罗知道他的景况不久会再度改变,就说他不但知道怎样处卑贱,怎样处富余;也知道怎样处富余,怎样处缺乏。

神对我们景况主宰的安排


 我详细讲述这事,原因是要指出,我们的景况总是神主宰安排的。祂主宰的安排有时候将我们放在低微的情形里,也有的时候将我们放在相当好的景况里。保罗领悟,即使供应已经从腓立比的召会来到,他的景况仍在神手中。在神主宰的安排里,腓立比的召会到如今才送来供应。可能他们有心给他馈送,但直到以巴弗提来,他们才得机会。机会到了,腓立比的信徒就给保罗馈送。这供应将他从卑微、缺乏、和卑贱的光景带出来,将他置于高峰。但他不知道那会持续多久。然而,他确信他知道怎样处卑贱,怎样处富余;怎样处富余,怎样处缺乏。他学得了秘诀;他已经被引进基督与召会的基本原则。

 在十三节,我们找着与使徒在基督里知足的秘诀有关的基本原则:『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保罗是一个在基督里的人,(林后十二2,)他盼望给别人看出他是在基督里面。现在他宣告,他在那加他能力的基督里面,凡事都能作。这是他对基督的经历包罗并总结的话。主在约翰十五章五节说到我们与祂生机的联结,说,『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什么。』保罗在这里是从正面说这事。

 在那加我们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

 在腓立比四章十三节,保罗说到基督是『那加我能力』的一位。这样得加力,就是得以在里面有动力。基督住在我们里面,(西一27,)祂加我们能力,使我们有动力,不是从外面,乃是从里面。藉着这样里面的加力,保罗在基督里面凡事都能作。

 在腓立比四章十三节,我们找着保罗在十二节所说的秘诀。这里保罗说,他在基督里,在那加他能力者里面。在三章保罗见证他追求基督,为要赢得基督,并给人看出他是在基督里面。如今在四章十三节保罗说,他在基督里面。在基督这加他能力者里面,保罗凡事都能作。他能说,『基督是我知足的秘诀。只要我有祂,只要我在祂里面,就凡事都能作。』

 我们要珍赏保罗的话,就需要将四章十三节的『在…里面』这辞联于三章九节同样的辞。在三章九节保罗渴望给人看出他是在祂里面;在四章十三节保罗宣告,他既在祂里面,就在那加祂能力者的里面,凡事都能作。这乃是秘诀。

 你看见了秘诀吗?你有这秘诀吗?我们的景况也许改变。在某些景况里我们也许处富余,在别的景况里我们也许处卑贱。但无论我们处富余或处卑贱,对主的享受都是相同的。保罗甚至可能在处卑贱的时候,比处富余的时候更享受基督;也许他贫穷的时候,比他富裕的时候更享受基督。然而,这是我的领会。保罗也许会说,『不,我处卑贱的时候,和我处富余的时候,同样的享受基督。无论富裕或贫穷,无论高或低,对我都没有两样。对基督的享受是相同的。』即使享受可能相同,味道仍有可能不同。无论在享受或在味道上是否不同,保罗的确学得了秘诀。

化解挂虑


 我们若学得秘诀,就会知道怎样化解挂虑。你若贫穷,不需要挂虑或忧愁。主仍是近的,祂会照顾你。我们生来就会忧愁、挂虑,穷人与富人都是这样。穷人有他们的忧愁,富人也有他们的忧愁。惟有在经历中真正在基督里,以及里面得祂加力的人,才不需要忧愁或挂虑。

 我们曾指出,当腓立比的召会没有机会供应保罗时,他就缺乏。他处卑微,处卑贱。你想保罗在那处卑贱的期间会忧虑吗?我们有根据可以回答是或不是。一面,我们能说保罗不忧愁,因他告诉我们,无论处卑贱,或处富余,他都学得秘诀。另一面,他说到他的情形时,含示他必有某种忧愁或挂虑的属人感觉。保罗若没有任何忧愁,他为什么要说到自己的情形?他缺乏时,对于缺乏必有某种感觉。不然,他不会告诉腓立比人,他在主里大大的喜乐,因为他们对他的思念,如今『终于』重新发生。这积极的话含示,在藉着以巴弗提得着供应以前,保罗是担心的。保罗似乎是说,『你们对我的思念终于重新发生了。有一段时期,你们也许忘了我,没有顾到我。你们对我的思念经过了冬天。但如今我很喜乐,你们对我的思念重新发生了。』

 保罗若没有忧愁或挂虑的感觉,为什么他觉得需要在给腓立比人的书信中写到这样的事?保罗是人,他的确因物质缺乏而受苦。保罗不是天使,他也不像无生命无感觉的雕像。无疑的,他学会了在基督里知足的秘诀。当他有缺乏,并受试探为他的情形忧愁时,就应用这秘诀。然后,在他的经历中,这秘诀就消除他的忧愁。所以,他能放胆见证,他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富余。保罗知道怎样处卑贱的事实指明,他经历了卑贱的感觉。他知道在苦难的时候有忧愁和挂虑是怎么一回事。但那些时候,他应用了内住的基督这个秘诀。他能给人看出他是在基督里,这位基督就是他所应用的;祂是真的、活的、近的、便利的、并得胜的。这就是作保罗秘诀的基督。

 保罗使用斯多亚派的用语,说他已经学会了,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虽然保罗用斯多亚派的话,但他绝不是斯多亚派。反之,他是在基督里的人,他在一切景况中经历并应用基督。保罗能知足,不是因为他受过斯多亚派的教导,而是因为他应用他在其中生活、住留的基督。我再说,这位基督成了保罗的秘诀。

基督徒生活中的白昼与黑夜


 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我们经历黑夜与白昼。照着创世记一章,黑夜比白昼先来临。保罗处卑贱时是在黑夜,处富余时是在白昼。白昼怎样随着黑夜,照样黑夜也会随着白昼。这就是说,在卑贱的黑夜以后,富余的白昼就来临。然而保罗领悟,至终会有另一个黑夜随着这白昼而来。我们无法更改神宇宙的原则。宇宙中有黑夜与白昼,有白昼与黑夜。

 基督徒的生活不是停留在一个水平,乃是有许多上上下下。上上下下,下下上上,乃是正常的。停留在一个水平,没有经历上上下下,是不正常的。同样,经历白昼,没有经历黑夜,也不是正常的。谁的属灵白昼有数百小时之久?我没有这样的白昼。我有白昼也有黑夜,有高昂也有下沉。然而,我们的账目该是平衡的:高昂该与下沉相等,借方该与贷方相等。我们在经历中有这样的平衡,就是正常的。

 照着主主宰的安排,我们需要上上下下以经历基督。我为着主带我经过的一切山谷感谢祂。但随着谷也有山。基督徒的生活不是一片广大的平原,乃是有许多山与谷的地。藉着山与谷,我们就经历基督。

 青年人,不要梦想你的生活将会是平坦的、平淡的。反之,你要面临许多山与许多谷。你会遭遇各种的景况。但在这些景况里,你可应用基督作你的秘诀并经历祂。我们学习应用基督是很要紧的。

在各事上,并在一切事上


 我们先前曾指出,在十二节保罗用了一个令人不解的辞句:『在各事上,并在一切事上』。在『各事』和『一切事』之间有什么不同?我们一次只经历一件事,我们无法一次经历一切事。所以,照着我们在时间里的经历,乃是各事。但一段时期的经历过去了以后,各事就成为一切事。

 我们必须记得,腓立比书是照着经历写的。在时间里我们经历一件事又一件事。这事实由『各事』一辞所指明。但在一段漫长时期的经历以后,各事就成为一切事。『在各事上』这辞是指在特别的时候,我们经历主的某件事。『一切事』这辞是指一段时期中范围广大的经历。保罗能说,在特别的场合里,并在一切的场合里,在特定的时间里,并在他一生所有的过程里,他都学得秘诀。保罗时刻经历基督。一面,他在特别的时间,在特别的事上经历基督。另一面,他在一切的时间,在一切的事上经历基督。

 得着这样关于经历基督的话,是何等的祝福!我盼望青年人尤其要领悟他们是何等蒙福,并且要祷告:『主,即使我还年轻,我就渴望以腓立比书里所陈明的路来寻求你,追求你,并经历你。就着对基督正常的经历和享受这一面来说,我要作今日的保罗。我不寻求作伟大的使徒、传福音者、或基督的工人。但我的确渴望作正常的基督徒,天天在各事上,甚至一生之久在一切事上,经历你并享受你。』愿我们都渴望享受基督到这样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