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篇 等待基督将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
总纲目




保罗的基本思想
心思的变化与更新
我们的魂需要接受手术
物质的身体及其享受
在诸天之上的国籍
身体改变形状

 读经:腓立比书三章十七至二十一节。

 为了要对腓立比三章十七至二十一节有充分的领会,我们必须认识保罗在这些经文里的基本思想。这需要经历与洞察力。

保罗的基本思想


 保罗写一、二章的用意,是要在他与腓立比的信徒之间有来往、交通,使他们可以分享他对基督的经历,叫信徒受鼓励,完全有分于他对基督的享受。在三章开头,保罗所着重的点改变了。虽然要追溯保罗在这里的思想相当困难,但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是要看保罗在腓立比三章里的基本思想。

 我们若仔细读这一章,就会看见保罗说到在地中海区域有强大影响力的两班人。第一班是热中犹太教者,犹太宗教徒,他们是为传统的宗教发热心。保罗在二节说他们是犬类、作恶的、妄自行割的。第二班由持守以彼古罗派哲学的人所组成,他们提倡纵情吃喝,事事享乐,这一切都与基督的十字架相对。(18~19。)从二节我们看见,热中犹太教者对腓立比的信徒是一种破坏;由十八节我们看见,以彼古罗派的人对他们是另一种破坏;前者出于犹太教,后者源于异教。保罗在这章里的基本思想与这两班人有关。我们会看见,保罗在说到热中犹太教者时,是对付魂,(1~16,)特别是对付心思;在暗指以彼古罗派时,是对付身体。(17~21。)

 热中犹太教者不提倡物质事物的享受;反之,他们热心提倡自己特殊的宗教哲学。宗教和哲学都与心思有关。宗教人士与哲学人士多半不是被物质的事霸占,他们不愿在诸如吃喝这样的事上放纵自己;反之,他们甚至在这些事上约束自己。我们曾指出,保罗在三至七节所指的,不是物质的事物,乃是与宗教、哲学和文化有关的事物,与我们的心思息息相关的事物。

 腓立比的信徒已经在灵里得救并重生,但他们仍然需要正确的顾到他们的魂和身体。保罗写三章时,他深处有个用意,要教导腓立比的信徒如何对付魂和身体。所以,他首先说到热中犹太教者,为要在对付魂的事上造就腓立比人。然后他题到以彼古罗派,为要在对付身体的事上教导信徒。

心思的变化与更新


 我们若要对付魂,就必须将一切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看作粪土。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主要成分,引起有思想之人的兴趣。这指明宗教、哲学和文化,与魂和心理世界密切相关。

 关于变化,我们已往说得非常多,甚至有一首诗歌的主题就是变化。(诗歌五四六首。)然而,可能还有许多人不领悟变化与心思的更新有关。照着罗马十二章二节,心思的更新是变化的基本方面。我们魂的变化非常在于我们心思的更新。我们的心思若不更新,我们的魂就会依然不变。

 说我们的心思得更新,意思是我们的想法改变了。许多信徒的思想仍被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就是保罗在腓立比三章七至八节所题到的事物霸占。这些事与心理世界,就是魂的世界有关。许多人也被天然的想法占有。这样的圣徒也许不错,但他们的魂今天与许多年前相同。我们缺少变化,基本的原因是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就是民族特性的石头,霸占了我们的魂,顶替属于基督的地位。民族的特性霸占了我们的魂,没有一个人例外。我们的魂被这石头占有了。

我们的魂需要接受手术


 我们也可以将霸占我们魂的民族特性,比喻为长在人胃里的肿瘤,使胃几乎没有空间为着别的。在我们心理的胃里长了肿瘤,并且几乎占有了该为基督保留的所有地位。为这缘故,我们里面的人无法容纳多少属灵的食物,也无法正常的尽功用。每一个国家的信徒,甚至某一国家不同地区的信徒,都有他们肿瘤的特征。这肿瘤特别长在我们天然的心思里,长到一个地步,成了我们构成的一部分。

 从多年的经历我能见证,所有的信徒心理的胃里都有这样一个肿瘤,没有例外;惟一的不同是肿瘤的大小。惟有技术最高明的外科医生─主耶稣自己─能除去隐藏在我们里面的肿瘤。

 在三章一至十六节保罗对付这肿瘤;他给我们的魂,特别是给我们的思想动手术。当保罗是大数的扫罗时,他魂里有很大的肿瘤。这肿瘤影响了保罗对犹太宗教、律法、割礼、和传统的想法。但有一天,主耶稣这位最伟大的外科医生,给保罗动手术,巨大的肿瘤就从他的心思除去了。然而,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这手术还没有进行。肿瘤仍在我们的魂里。

 好些年来,我里面受一个问题困扰,无法找着答案。为什么真正爱主并且认真寻求主的基督徒,年复一年没有在生命里长大?他们虽然忠信的读圣经,却没有看见什么。现在我至少有部分答案。他们在生命上缺少长大,读主的话也缺少启示,是由于他们心理的胃里有肿瘤。我领悟这事的严重性,就有负担一再强调,在三章七至八节,保罗不是指物质的事物,乃是指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特别是指霸占我们魂的思想、观念和主意。因为这样的事物像肿瘤一样长在我们里面,我们就迫切需要接受手术。我们需要彻底对付魂,特别是对付心思。

 在三章十五节保罗说,『所以我们凡是长成的人,都要思念这事。』我们若要思念这事,就必须有无肿瘤的心思,就是被基督充满的心思,只顾寻求基督、赢得祂、并享受祂的心思。要有这样的心思,我们必须让主动手术,将我们心理的肿瘤除去。哦,愿主给我们看见,我们何等需要这样的心思!

物质的身体及其享受


 保罗在三章一至十六节对付魂以后,在三章十七至二十一节继续对付身体。这五节对付物质的享受,特别是以彼古罗派所实行的。我们这些真正寻求基督的人,需要接受手术,以除去我们宗教和哲学的思想,也需要正确的对付物质的身体。在十九节保罗说到一些人,『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但在二十至二十一节他说我们等待主耶稣基督,『祂要…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使之同形于祂荣耀的身体。』在这些经文里,保罗对付物质的身体及其享受。我们不该以为保罗只对付魂,任凭身体放纵情欲。在对付魂时,保罗没有摸物质的事物。但在对付身体时,他的确摸这些事。

 我愿意再一次指出,保罗在一至二章与信徒交通以后,在三章就教导他们如何对付魂与身体。要对付魂,他们必须将一切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看作粪土,不宝贵这些事物。宗教的事物无一该视为宝贝,哲学的事物无一能与基督相比,文化的元素也无一该被允许作祂的代替。我们必须定罪一切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将其看作粪土,为要在我们的魂里赢得基督,并在我们的魂里,特别在我们的心思里被祂充满。这是对付我们魂的方式。

 保罗在十七节转到物质享受的事,他说,『弟兄们,你们要一同效法我,你们怎样以我们为榜样,也当留意那些这样行的人。』这里的榜样,不是指保罗在前几节所说到的。这乃是那些正确对付物质身体的人所立的榜样。我们如何知道十七节不是指魂的事,乃是指身体的事?乃是因十八节开始于『因为』一辞,指明这节是十七节的解释。十八节说,『因为有许多人,就是那些我屡次告诉你们,现在又流泪告诉你们的,他们的行事为人,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他们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这十字架了结了情欲的身体。(加五24。)

 我们曾指出,以彼古罗派只顾纵情吃喝,事事享乐。保罗在腓立比三章十九节题到这点,说,『他们的结局就是灭亡,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是思念地上之事的人。』这些就是敬拜自己的肚腹,事奉自己肠胃的以彼古罗派人。他们提倡吃喝享乐,注重肉身的放纵,过于伦理或道德。他们的肚腹就是他们的神。今天许多人走以彼古罗派的路,沉湎于物质的享受。到了周末,有些人沉溺于运动和物质的享乐,把其它一切都忘了。保罗也说以彼古罗派的人『思念地上之事』。他所说地上之事,意思是指肉身、物质、吃喝的事。

 照着歌罗西书,保罗不赞同禁欲主义,苦待己身的实行。但他也不赞同以彼古罗派沉湎于物质的享受。我们需要食物和衣着等类的东西。没有这些,我们无法生存。然而,我们不该在这些事上放纵自己。

 在四章十一节保罗说,『我已经学会了,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知足』原文是斯多亚派的用语,指明与以彼古罗派相对的作法。斯多亚派教导人在一切景况中都该知足,不在意享受,也不在意受苦。保罗用这说法,见证他已经学会了知足的秘诀。原则上,我们基督徒不赞同以彼古罗派,也不赞同禁欲主义者。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也许多少赞同斯多亚派。

 保罗写信给腓立比人时,他深处领悟,热中犹太教者和以彼古罗派对召会生活都是破坏的原因。信徒有受到以彼古罗派误引,以致沉湎于物质享受的危险。我们曾指明,保罗写腓立比三章,是要帮助信徒对付魂与身体。今天我们需要这样教导的话。在我们的魂这一面,我们不该固守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反之,我们必须愿意将民族特性的肿瘤除去。但愿我们都让属天的外科医生给我们的魂动手术,除去任何的肿瘤。我们的魂这样受对付乃是要紧的。在我们的身体这一面,我们需要吃得正确,并得着滋养,好得着长寿,作主的彰显。但我们该避免放纵或过度享受物质的事物。我们不该实行以彼古罗主义。我们也需要衣着、住处、和交通工具,但我们不该沉湎于这些事。一面,我们必须弃绝热中犹太教者;另一面,我们也必须避开以彼古罗派。在这些事上我们该跟随保罗,并且效法他和那些跟随他的人。

在诸天之上的国籍


 在二十节保罗接着说,『我们的国籍乃是在诸天之上,我们也热切等待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那里降临。』国籍,或译作国家;原文指全体的公民,生活的结合体。我们的国家生活不在任何属地的国家,乃在诸天之上。我们真正的国籍,我们真实的全体公民,是在诸天之上。有时候我在旅行,人问我是那里人。虽然我必须告诉他们我是中国人,但我更喜欢说我是诸天之上的人,我的国籍在诸天之上。

 因为我们的国籍在诸天之上,我们就不该被属地的事物,被为着生存的物质事物所霸占。我们不该过分看重物质的事物。当然,这不是说,我们不该有正确的食衣住行。我们确实需要这些事物。但任何超过需要的事物,都可归类为放纵。这样的放纵要被定罪。我们若宝爱为人生活所需要的物质事物,这就指明我们不宝贵我们属天的国籍。愿我们都记得,我们的国籍在诸天之上,我们是寄居在地上的属天子民。我们若有食衣住行,以维持生活,我们就该知足。让我们不在任何属地、物质的事上放纵自己。

身体改变形状


 我们热切等待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诸天降临,祂『要按着祂那甚至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动力,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使之同形于祂荣耀的身体』。(21。)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是神救恩的终极完成。神在祂的救恩里,首先重生我们的灵,(约三6,)现今变化我的魂,(罗十二2,)最终要将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使我们全人三部分都与基督相同。

 在二十一节保罗说到我们的身体是『卑贱的身体』。这描述我们天然的身体,由没有价值的尘土所造,(创二7,)且为罪恶、软弱、疾病和死亡所侵害。(罗六6,七24,八11。)但有一天,这身体要改变形状,同形于基督荣耀的身体。基督荣耀的身体就是祂复活的身体,这身体为神的荣耀所浸透,(路二四26,)并且超越朽坏和死亡。(罗六9。)

 无论我们如何喂养身体,给它穿着,无论我们用那一种汽车作它的交通工具,或给它住怎样的居所,它仍是卑贱的身体。你也许让你的身体在最豪华、最昂贵的床上休息,但它却是卑贱的身体。然而,我们不该恨恶或轻视自己的身体。我们若轻视自己的身体,就会实行禁欲主义。实在说来,我们该为着主的缘故宝爱自己的身体。我们需要顾到身体,不允许它放纵。有一天,主耶稣要来,将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使之同形于祂荣耀的身体。

 在二十一节保罗说,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是『按着祂那甚至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动力』。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是凭主那叫万有归服祂的动力,(弗一19~22,)这是全宇宙中的大能大力。

 我信,现在我们就能领会保罗在腓立比三章里基本的思想。在这章里,保罗教导我们如何对付魂,并如何对付身体。要对付魂,我们必须将一切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看作亏损,使基督能占有我们全人,我们也能赢得祂到极点。要对付身体,我们该顾到肉身的需要,但不要沉湎于肉身过度的享受。我们的目标该是正确的顾到身体,使其健康,作主的彰显。但我们的存心不该是要过度享受物质的事物,藉此炫耀物质的身体。我们的身体不是这样得荣耀的,乃是在主回来的时候得荣耀。那时候,祂要将我们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因此,我们在等待救主回来,使我们被带进神救恩的终极完成─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

 我们在等待主回来时,该顾到自己肉身的需要,但不沉湎于物质的事物。同时,我们该对付魂,将一切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看作亏损,使我们的魂完全被变化。日复一日,我们在经历魂里变化的过程,我们在等待主回来时将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藉此将我们带进神救恩的终极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