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篇 模成基督的死,以达到那从死人中杰出的复活
总纲目




民族特性的影响
需要以认识基督为至宝
基督复活的大能
模成基督的死
藉着属人的生命活神圣的生命
严重的难处
在复活里经过过程

 读经:腓立比书三章十节下至十一节,约翰福音六章五十七节,哥林多前书九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提摩太后书四章七至八节,帖撒罗尼迦前书四章十六节,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五十二节,希伯来书十一章三十五节,以弗所书二章五至六节,罗马书八章六节,十一节。

民族特性的影响


 我们很容易看见,物质的事物在我们的生活中可能成为基督的代替品,或阻挠我们享受祂。但我们不容易看见,非物质的事物,如宗教、哲学和文化,也可能成为基督的代替品。历年来,我见过好些不同国籍的属灵人,他们是真正寻求主的人。然而,他们在属灵上虽然长进到某种程度,但几乎没有一个活在本国的文化以外。例如,在中国所有真正寻求基督的人中间,很少人活在中国伦理的哲学以外。这种哲学已作到他们里面。为这缘故,甚至最好的基督徒也免不了受其影响。这不是说,这些伦理教训是错误的。历世纪以来,这些教训一直被用来保守人。问题乃是:这样的伦理教训是在基督自己以外的事物。我们照着某种伦理教训而活,这不是神的愿望。伦理不是新造的一部分,也不是属于基督、那灵、或复活生命的事物。任何属于基督的事物,必定是在复活里,在新造里,并属于那灵。

 倪弟兄是一个能分辨伦理与基督的人。我从未见过一个人比他更清楚认识基督与伦理的不同。有一次他与我透彻交通到基督与照着孔子教训所发展之伦理的不同。然而,中国人中间许多寻求的基督徒无法分辨这个不同。问题不单是他们没有活在中国伦理的哲学以外,更严重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中国哲学的伦理与基督的不同。

 关于这点,我担心许多在主恢复里的圣徒,虽然多年在这职事之下,却仍未能正确分辨哲学的伦理与基督。不但如此,甚至那些略有分辨力的人,仍可能不知不觉或潜意识的活在伦理的范围里,过于活在基督里。我们的伦理也许非常好,但这样一种伦理的生活不是在复活里的生活,与基督、那灵、或新造无分无关。

 我能见证,因着主的怜悯,我能分辨基督与伦理的不同。基督全然在中国的伦理以外;基督与伦理无关,伦理也与基督无关。但我虽然有这种分辨力,却没有把握,在日常生活中,我是全然在伦理的范围以外,而完全在基督里。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我很可能仍在伦理教训的影响之下。惟有当我完全被带进复活里并且被提时,我才会有把握,我是全然在基督里。目前,我只能见证我有分辨力,但并非我已活在伦理的范围以外,而完全在基督里。毫无疑问,伦理教训非常好,但这些教训不是基督。要活在伦理以外,而活在基督自己里面,第一步就是要发展对伦理与基督的分辨力。

 伦理对中国基督徒的影响,正如各国的文化对不同国籍的基督徒的影响一样。多年前,我应邀为贵宾,住在英国一个地方,当地的基督徒以属灵闻名。我在那里的时候,留意到当地的圣徒非常照着英国的外交手腕而活。长老们尤其如此。长老们顺从领头的长老,他们同他在一起的时候,和气有礼;但他们不时会说到他消极的事。虽然这地方是许多属灵书报的发源地,但当地的信徒实际上没有彰显多少真正的属灵。反之,他们照着他们那种外交手腕而活。他们爱主是没有疑问的。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实行外交手腕,而没有活在基督里。正如中国哲学的伦理已经作到中国人的血轮里,英国的外交手腕照样也已经作到那些英国圣徒里面。

 我举这些例证,是要指出一个事实,信徒无论多认真寻求主,他们仍在其民族特性的影响之下。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受文化的影响,过于受基督的影响。保罗说他将万事都看作亏损,不但指物质的事物,也指宗教、哲学、和文化这类的事物。我们也许愿意因基督将物质的事物看作亏损,却没有将文化或民族特性看作亏损。但保罗把宗教、文化、和民族特性看作粪土、垃圾,为要赢得基督,并且给人看出他是在祂里面。这些事物也许非常好,却不是在复活里,也不是在新造里;并且不是属于基督或那灵。

需要以认识基督为至宝


 我们也许非常爱主,并且天天花时间将自己祷告到那灵里,但在实际的生活中,我们也许活在基督以外的事物中。中国的圣徒也许活在伦理中,英国的圣徒也许活在外交手腕中。我们很自动、自然的就这样生活。我们何等需要基督为至宝的异象。我们若以认识基督为至宝,就会看见祂远超最好的民族特性。我们会认识,基督远比我们文化的各种元素优越。惟有以认识基督为至宝,会使我们免于一切不是基督自己之事物的影响。

 我们相当容易应用基督作我们的平安、喜乐和安息。但我们思想基督更高的方面,就发觉相当难应用。例如,基督是神经纶的奥秘。虽然我们可能知道祂是神经纶的奥秘,但我们在日常的行事为人里,不容易在这方面应用祂。基督这方面与我们日常生活之间的差距极大。我们也发觉很难经历基督作一切正面事物的实体、实际。我们急切需要为此祷告。

 虽然光在我们中间照耀明亮,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似乎不太有果效。在聚会中,在光的照耀之下,我们也许对基督的宝贵有深刻的印象,但我们散会后回家,却依然故我。我们迫切需要祷告,使我们看见对基督之认识的至宝。我们若真实、实际的有这样的认识,我们为人生活中一切不是基督自己的元素,都会被治死。以认识基督为至宝,废掉我们民族特性和本国哲学的影响。我能从经历见证,以认识基督为至宝,消杀一切在我们日常生活中顶替基督的美好事物。

基督复活的大能


 在腓立比三章十节保罗说到基督复活的大能。基督复活的大能,就是使祂从死人中复活的复活生命。(弗一19~20。)基督神圣的生命包含复活的元素。甚至在祂复活以前,祂就能对马大说,『我是复活,我是生命。』(约十一25。)基督复活生命的实际,乃是那灵。复活是抽象、奥秘的;没有人能解释。但我们能认识那灵作为复活的实际。基督的灵是基督复活的实际。因此,基督的灵在那里,那里就有复活。因为这灵现今在我们里面,所以基督复活的大能也在我们里面。

 我们不该受灵恩派的观念影响或左右,以为我们若禁食祷告一段时期,就会忽然得着属灵的能力。照着这观念,神圣的能力会忽然降在祷告禁食的寻求者身上。这与新约里所启示真正属灵的路不合。真正属灵的路,乃是我们相信主耶稣时就得着重生,那灵就分赐给我们,并且在我们里面成为复活的大能。

 我们可用康乃馨的种子说明复活生命得释放的路。康乃馨的种子虽然非常小,却包含能产生康乃馨植物的生命能力。既然这生命的元素已经在种子里面,就无须从外面将能力加给种子。惟一需要的是种子落在地里死了。种子若经过死,它的外壳就会破裂,生命就会得释放,不是从高处,乃是从种子里面释放出来。

模成基督的死


 这康乃馨种子的例证与新约的启示一致。我们重生的人,有神的种子在我们里面。按照约壹三章九节,神的种子住在凡神所生的人里面。这种子包含神圣的生命,这生命就是复活的大能。复活的生命要从种子里面得释放,种子的外壳就必须破裂。这需要受苦。

 在腓立比三章十节保罗继续说到同基督受苦的交通,以及模成祂的死。同基督受苦的交通,就是我们有分于祂的受苦。基督在祂一生中,经过了破碎的过程,使生命的能力能从祂里面得着释放。尤其当祂死于十字架的时候,祂就被破碎。神圣生命的种子已栽种到我们里面;现今我们也需要被破碎,使种子里面生命的能力能得着释放。我们外面的人若被破碎,我们里面的种子就能释放其生命的能力。

 至终,这外面的人被破碎的过程,会使我们完全模成基督的死。这样,基督的死就成为使我们被破碎的模子,或模型。然后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就能将基督应用到我们的每一需要上。我们若需要能力,祂就会成为我们的能力。我们若需要忍耐,祂自己就会成为我们的忍耐。这就是认识基督,经历祂,并享受祂。

 在三章十节保罗用『模成祂的死』这辞,指明保罗渴望以基督的死作他生活的模子。基督的死是个模子,使我们被模成这模子的形状;这就像面团放在糕饼的模子里,模成模子的形状一样。保罗一直过钉十字架的生活,就是在十字架下的生活,正如基督在祂为人的生活中所过的。藉着这样的生活,我们就能经历并彰显基督复活的大能。基督之死的模子,是指基督不断的将祂人的生命治死,使祂得以凭神的生命活着。(约六57。)我们的生活应当模成祂这模子的形状,就是向我们人的生命死,而活神的生命。模成基督的死,乃是认识并经历基督、和祂复活的大能、以及同祂受苦之交通的条件。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该是『面团』,被模成基督之死这模子的形状。我们若允许环境将我们压到这模子里,我们的日常生活就会模成基督之死的模型。这是保罗说到模成基督之死的观念。

藉着属人的生命活神圣的生命


 当主耶稣在地上时,祂过的是钉十字架的生活。基督有两个生命─神圣的生命和属人的生命。神的愿望是要那人耶稣藉着祂属人的生命来活神圣的生命。神不要祂单单活出属人的生命。神的心意乃是要主耶稣藉着属人生命作管道,来活神圣的生命。

 我们可以用一棵树的枝子接枝到另一棵树时所发生的事,来说明这种生活。接到树上的枝子不是活出自己的生命,乃是活所接到其上之树的生命。这就是说,树的生命藉着所接上的枝子流露出来。

 主耶稣在地上时,总是将祂属人的生命摆在死地,使祂里面神圣的生命能活出来。这是基督之死的模型。在人眼中,主耶稣是在祂尽职的末了被钉十字架。但在神眼中,祂在地上的一生之中,都被钉十字架。这事的证明是祂出来尽职时受浸,指明祂已将自己治死。主受约翰的浸,指明祂在十字架杀死的能力之下过人性的生活。祂的生活乃是属人的生命被钉十字架的生活,使神圣的生命能活出。主耶稣所过的是何等奇妙的生活!

 这奇妙的生活含示基督之死的模型。照着这模型,基督不断治死祂属人的生命,使祂神圣的生命能流露出来。这是基督之生命与基督之死的模子。

 毫无疑问,主耶稣的属人生命是绝佳的。但甚至这样绝佳的属人生命,为着神圣生命释放的缘故,也被治死。请注意,主的属人生命不是因为有什么不对才被治死;祂属人的生命被治死,是为使神圣的生命能活出来。这是主的属人生命必须被弃绝、破碎、并治死的原因。今天我们的原则是一样的。我们这些相信基督并由那灵重生的人,有属人的生命和神圣的生命。无论我们属人的生命有多好,若要活出神圣的生命,属人的生命就必须被治死。

 然而,大多数基督徒以为,只有属人生命消极的元素需要被治死。照着他们的领会,倘若人的属人生命各面都很好,就不需要治死。这种领会是错误的。属人生命的各面,无论好坏,都必须被治死,使神圣的生命能得着释放。这就是说,甚至像中国的伦理和英国的外交手腕这样属人生命的元素,也必须被治死。只要是属于属人生命的事物,都必须被治死,好叫神圣的生命得以活出。我们天天都需要过这样钉十字架的生活,让属人的生命一直被治死,使我们里面神圣的生命有机会活出来。这就是模成基督之死的意思。

 不要以为信徒只在殉道的时候模成基督的死。不,模成基督的死该是我们天天的经历。我们与丈夫或妻子、父母、儿女、或我们周围一同工作或上课的人说话时,必须治死我们天然的生命,不照这生命而活。我们若治死我们天然的生命,就会感觉我们里面有另一个生命,神圣的生命。一旦我们外面天然的生命被治死,里面神圣的生命就会得着释放。这样,我们在经历中就会模成基督的死。

严重的难处


 大多数的基督徒只治死他们天然生命消极的方面。他们宝贵好的方面,想要保留这些优点。每个民族的人都宝贵其民族特性和哲学。中国人也许以他们哲学的伦理自豪,而美国人也许夸耀他们的坦率和开朗。几乎没有基督徒愿意丢弃其民族的特性,以活出神圣的生命。我们虽然愿意治死许多其它的事物,却持守这些民族特性,如同无价之宝。我们若不是有意的宝贵这些特性,就是潜意识的这样作。结果,我们天然生命的基本元素没有被治死。这元素就成为大石块,拦阻基督复活的大能从我们里面释放出来。

 宝贵我们天然生命的一部分,对经历基督造成严重的难处。我们不愿意我们这人的某一部分被治死,并模成基督的死。因此,我们天然生命的这部分仍然阻挠神圣生命的释放。因这缘故,我们多年寻求主并经历祂以后,也许到了一个境地,发觉自己停顿,无法往前了。我们在基督徒生活的早期,也许长得相当快。但因为民族特性的『石头』仍在我们里面,现今生命的成长就被扣住。我们许多人能见证,这正是我们的情形。

 有些圣徒被这『石头』阻挡了好久。年复一年,他们依旧不变;他们没有进一步属灵的长进。这个缺欠的原因是他们没有治死其民族特性,将其看作粪土。这些圣徒也许愿意将其它的一切看作粪土,却不愿意将自己的民族特性看作粪土。有些人也许宣告,他们将万事看作粪土,但至少有这一件事存留、隐藏在他们里面。愿主光照我们,给我们看见我们的缺欠和缺欠的原因!

 我们缺少长进的原因,是我们没有完全模成基督的死。几年前,你模成基督的死也许远比今天多。因为你没有在模成基督的死上长进,你在生命里的长大就被扣住,你对基督复活大能的经历也极其有限。这拦阻你对基督有进一步、更高的经历。因此,你说不出最近有什么经历,反而只是凭着已往的经历而活,一再讲说已往的经历。

在复活里经过过程


 在腓立比三章十一节保罗继续说,『或者我可以达到那从死人中杰出的复活。』这需要我们得胜的奔跑赛程,以得着奖赏。(林前九24~26,提后四7~8。)

 那从死人中杰出的复活,即卓越的复活,特殊的复活,这是要给得胜圣徒的奖赏。所有在基督里死了的信徒,在主回来时,都要从死人中复活。(帖前四16,林前十五52。)但得胜的圣徒,要享受那复活特殊、杰出的分。这就是希伯来十一章三十五节所题『更美的复活』。更美的复活不仅是头一次的复活,(启二十4~6,)生命的复活,(约五28~29,)并且是杰出的复活,(腓三11,)特殊的复活,就是主的得胜者要在其中得着国度赏赐的复活。这是使徒保罗所追求的。

 达到杰出的复活,意即我们全人已在逐渐不断的复活。神首先使我们死了的灵复活,(弗二5~6,)然后祂从我们的灵,继续使我们的魂(罗八6)和必死的身体(11)复活,直到我们的全人─灵、魂、体─藉着并同着祂的生命,从我们的旧人完全复活过来。这是我们在生命里必经的历程,也是我们当跑的赛程,直到我们达到杰出的复活,作为奖赏。因此,杰出的复活,该是我们基督徒生活的目标和目的。我们惟有藉着过钉十字架的生活,模成基督的死,才能达到这目标。在基督的死里,我们凭着复活,经过从旧造到新造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