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因基督看万事为亏损
总纲目




宗教、哲学和文化
落入撒但的圈套
民族的哲学与本国的逻辑
实际的话

 读经:腓立比书三章七至八节。

 腓立比三章七至八节说,『只是从前我以为对我是赢得的,这些,我因基督都已经看作亏损。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看作亏损,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因祂已经亏损万事,看作粪土,为要赢得基督。』我们要来看的这两节经节,乃是腓立比书的心脏。这里将我们引进对基督的经历。

 在七节保罗说到『从前我以为对我是赢得的』,指的是五至六节所说的事。从前保罗以为对他是赢得的,他因基督都看作亏损。保罗将各样对他是赢得的事,都看作亏损,因为这些对他是赢得的事,都带来一个结果,就是失去基督,如『因基督』所指明的。从前对保罗是赢得的万事,妨碍、拦阻他有分于并享受基督。因此这一切,因基督对他都成了亏损。

 保罗在七节特别题到宗教的事,而在八节他接着说,『我也将万事看作亏损。』保罗因基督,不仅将五至六节所列从前宗教的事物看作亏损,也将万事看作亏损。在本篇信息中,我特别有负担要指出万事所包含的项目。

宗教、哲学和文化


 多年前,我们许多人受教导说,八节的万事指的是属世、物质的事。就某种意义说,这种领会有部分是正确的。然而,这样解释保罗的话不是很实际。照五至六节看,保罗的观念主要还不是论到物质的事物。当然,属世、物质的事物的确霸占人,叫人不能经历基督。但是,保罗领悟,真正拦阻人经历基督的事物,主要的还是宗教、哲学和文化。大致而言,有思想、探讨哲理的人不太受物质事物的霸占;那些不爱思考、不重哲理的人常受物质事物的打岔。哲学思考较深的人多半关心宗教、文化和哲学。你出外传福音时,会发现宗教、哲学、和文化乃是抗拒福音最坚固的营垒。

 保罗悔改信主之前,不是喜爱物质事物的人。相反的,他完全沉缅于犹太宗教、哲学和文化里。他全人都是为着犹太教和其中所包括的一切事物。犹太人表面上关心他们的宗教;实际上,他们更关心文化和哲学。当然,每个种族、文化和国籍的人都是这样。例如,回教徒已完全被他们自己那一套的思想、逻辑、哲学和文化所充满。

 我们再复习一下保罗在五至六节所题到的各项。他说,他第八天受割礼;他是出于以色列族便雅悯支派,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按律法说,他是法利赛人;按热心说,他是逼迫召会的;按律法上的义说,他是无可指摘的。这些项目都与宗教、哲学和文化有关。这有力的指明,当保罗写这两节的时候,他所想的不是物质的事物,而是宗教、哲学以及文化的事物。保罗写腓立比书的时候,罗马帝国的人多半热中于宗教、哲学或政治。事实上,西方文化的三个主要元素,乃是犹太的宗教、希腊的哲学和罗马的政治,今昔皆然。

落入撒但的圈套


 几千年来,神的仇敌撒但一直利用宗教、哲学和文化霸占人,叫人不能经历基督。人乃是为着基督造的。神照着祂的形像造人,(创一26,)而神的形像就是基督。(西一15。)人是照着神的形像,为着基督造的。但是,撒但利用宗教、哲学和文化将人圈住,使他们远离基督。较简单的人可能易于被物质的事物牢笼,但有思想的人则易于被宗教、哲学和文化圈住。实际上,控制全地的就是被这些事物霸占的人。有思想、探讨哲理并受过文化熏陶的人,是最有权势的人。然而,撒但已经利用宗教、哲学和文化来霸占这些人,使他们受制于撒但。

 保罗信基督之前,也落入撒但的圈套中,被撒但钉住了。他被犹太宗教、哲学和文化套住。他为着犹太教是何等的狂热!可能没有人比他更绝对为着犹太宗教、哲学和文化。对于像大数扫罗这样的人来说,财富和物质的事物,与他们的宗教、哲学和文化相比,实在一文不值。

 我们若进入腓立比三章中保罗的灵和思想,就会领悟,当他说到『万事』的时候,他想的是宗教、哲学和文化。八节的『万事』必定包含宗教、哲学和文化这三类事物。我们若丢弃我们的宗教、哲学和文化,我们就真是放弃了一切。我们丢弃这三类事物,就会自动丢弃属世、物质的事物,这些实际上是被宗教、哲学和文化所管辖。胜过物质事物的影响很容易,但要胜过宗教、哲学和文化却非常困难。爱主的人可能很容易为主的缘故,放弃物质的事物,却不容易撇弃自己独特的思想和逻辑。你可能多年爱主、寻求主,却没有丢弃一点你个人的哲学或逻辑。

民族的哲学与本国的逻辑


 每一个民族和每一种文化,各有其独特的逻辑与哲学模式。例如,英国人以他们的外交闻名,外交就是他们逻辑与哲学的具体表现。中国人和日本人则沉浸在他们本国的逻辑和哲学里。每一个民族都执着于他们独有的那种文化特质。这种种不同的逻辑和哲学,使基督今天在地上,不论在那一班人中间都没有路。祂在东方人中间没有路,在西方人中间也没有路。宗教改革的时候,基督试着在德国人中间寻找出路,但没有成功。后来,祂试着在英国人中间寻找出路,仍然没有成功。我们再说,今天在地上,没有一班人能让基督在他们中间完全有路。撒但藉着宗教、哲学和文化,占有并圈住各个民族的人。主很难找到一班合用的人,来为着祂在地上的行动。

 要紧的是我们都必须领悟,我们仍然固守我们民族的哲学与本国的逻辑。从某一地区来的人固守他们的逻辑,另一地区来的人也坚持他们的哲学。固守我们本国的逻辑和民族的哲学,会叫我们失去基督。就某种意义说,这把基督从我们的经历中驱除。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以狡诈、秘密、隐藏的方式霸占信徒,甚至霸占最好的基督徒,叫他们不能经历基督。今天你不论到世界何处,你都会发现,无论那一种民族或那一个团体,基督在他们身上都没有路。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民族的哲学与本国的逻辑强到一个地步,信徒里面没有什么空间容纳基督。多年前,我应邀至某地作贵宾。我观察当地的人举止行动,印象颇深,因为他们太执着于他们的宗教、哲学与文化,基督无法在他们中间有路。

 大体而言,人为着个人的益处,都愿意接受神的救恩,但他们不愿意给基督完全的地位。一面,他们接受了救恩;但是,就经历而言,他们可能没有接受基督,让祂在他们里面自由行动。这难处的原因乃是宗教、哲学和文化。

 我们若深入保罗在腓立比三章七至八节的思想,就会领悟保罗非常担忧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他在二节说到犬类、作恶的和妄自行割的,可以证实这点。妄自行割是对割礼的轻蔑之辞,这不但与宗教有关,更特别与犹太文化有关。不仅如此,犹太文化是以犹太哲学和逻辑为基础的。在三节保罗说,我们这真受割礼的,乃是凭神的灵事奉,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信靠肉体的。他接着说出自己从前可以信靠肉体的理由;他所列举的七个项目都与犹太宗教、哲学和文化有关。这些正是保罗因基督看作亏损的事物。你知道他为什么把这些看作亏损?因为这些都是基督的代替品,是撒但所利用叫人远离基督,无法经历基督的圈套。仇敌拦阻我们经历基督,他是何等的狡诈!

 哦,仇敌的诡诈必须被暴露出来!在我们里面,至少在某种程度上,还有些事物狡诈的、秘密的代替了基督。这些代替品主要包括宗教、哲学和文化。结果,我们仍然没有完全、彻底的被基督占有。我们还没有因基督将万事看作亏损。

 我们许多人读过三章七至八节好多年,也非常熟悉这两节。但是,我们可能还没有摸着三章这一段的深处。若是没有摸着,我们就无法被引进对基督真正的经历。你们可能听过了许多篇信息,论到保罗因基督,也因以认识基督为至宝,而将万事看作亏损;但是,客观的知道这两节,会带你进入对基督真正的经历吗?我相信我们若诚实,就必须承认,我们并没有照着这两节来经历基督。缺少经历的原因在于:直至如今,我们还没有探入圣经这一段话语中保罗思想的深处。

 我们若只丢弃属世、物质的事物,还不能够经历基督。我们对三章八节里的『万事』的领会若是这样,我们距离这里所启示对基督的经历还很远。这两节并不肤浅。照上下文来看,保罗不是说到一些肤浅、外面的事物。他所关切的主要不是物质的事物。他的观念比这些深多了,乃是关乎宗教、哲学和文化的事物,甚至与深藏在我们里面本国的逻辑和民族的哲学有关。正如我们所指出的,我们很难放下这些事物,把地位让给基督,并且来经历祂。我一生之中遇见过许多基督徒。但是就我所知道,能够放下民族哲学和本国逻辑来经历基督的并不多。

实际的话


 论到我们民族哲学和本国逻辑的这些话,是极其实际的。这些话暴露出隐藏着代替基督的事物,也暴露出拦阻我们经历基督的狡诈的仇敌。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我们既领悟民族哲学和本国逻辑是基督的替代品,叫我们不能更深的经历基督,就愿我们学习说,因基督我们将这些都看作亏损。不错,我们多多少少对基督有经历;但是,我们的经历严重受到我们民族哲学和本国逻辑的限制和拦阻。或许我们能作见证,我们不受宗教的影响。但是,谁能诚实的说,他不受民族哲学或本国逻辑的阻挠?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还是被这个狡诈的基督代替品所阻挠;撒但仍然利用我们的民族哲学和本国逻辑,来圈住我们、霸占我们,叫我们在经历基督的事上,无法再往前、再深入。但愿仇敌的狡诈被暴露;但愿我们因基督和对基督的经历与享受,真能将万事,包括我们自己的哲学和逻辑,都看作亏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