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 属灵信徒积极的三方面,与宗教的热中犹太教者消极的三方面相对
总纲目




壹 在主里喜乐
贰 宗教的热中犹太教者消极的三方面
叁 属灵信徒积极的三方面
肆 大数的扫罗-典型的热中犹太教者
 一 更可以信靠肉体
 二 第八天受割礼
 三 出于以色列族
 四 出于便雅悯支派
 五 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
 六 守律法的法利赛人
 七 因着为律法热心而逼迫召会
 八 按律法说,是无可指摘的

 读经:腓立比书三章一至六节。

 腓立比书不是照着道理逻辑的顺序写的。所以,我们很难将本书分段。我们甚至会希奇,保罗在二章说到他和腓立比信徒之间彼此的交通后,为什么接着说到其它的事,也就是他所说的『还有』。(三1。)我相信保罗转变话题的原因,乃是他深受热中犹太教者活动的搅扰。他知道热中犹太教者一直在扰乱召会,破坏召会生活,并且企图叫圣徒转离信仰。

 腓立比书是保罗从腓立比信徒接受物质的供应时所写的。藉着以巴弗提,腓立比人送来这供应,顾到保罗囚禁期间的需用。保罗受了他们的馈送以后,就给他们写了这封信。

 我们已经指出,在头两章我们看见信徒对保罗的关切,以及保罗对圣徒的关切。照一章七节所说,保罗知道腓立比信徒有他在他们心里,他们也与他同享恩典。保罗接着说,他『在基督耶稣的心肠里』,切切想念他们众人。(一8。)因此,使徒与信徒之间有彼此的关切。

 在二章末了,保罗说要打发提摩太和以巴弗提到腓立比去。打发同工去看望圣徒的话,通常都在保罗书信的末了。这也许指明,保罗本来打算在二章末了就结束这封书信。但是,他显然又有负担多写一点。他题到提摩太和以巴弗提之后,负担还没有卸下。他内心深处仍然受热中犹太教者的搅扰。我信这是他在三章开头转变话题的原因。

壹 在主里喜乐


 在三章一节保罗说,『还有,我的弟兄们,你们要在主里喜乐。把同样的话写给你们,于我并不为难,于你们却是妥当。』为难,原文也有厌倦、乏味、麻烦的意思。保罗把同样的话写给圣徒,于他并不为难,也不觉得厌倦。

 这里保罗嘱咐圣徒要在主里喜乐。在主里喜乐是一种保护、保障。保罗写信告诉圣徒要在主里喜乐,于他们是妥当的。保罗所用『妥当』一辞,指明三章一节和二节的关联。在腓立比必定有一种光景是需要保护,需要某种保障的。保罗心里所想的,乃是热中犹太教者所引起的难处。因此,他嘱咐信徒要在主里喜乐之后,又嘱咐他们要提防犬类,提防作恶的,提防妄自行割的。(2。)提防,原文意留意防备。使徒一面劝腓立比人要在主里喜乐,另一面警告他们要留意防备热中犹太教者。

贰 宗教的热中犹太教者消极的三方面


 保罗用『犬类』一辞是非常强烈的。今天我们若用这样的辞,必定会被人定罪。不过,就着措辞如此大胆而言,保罗还不是第一人。施浸者约翰和主耶稣都说,法利赛人是毒蛇的种类。(太三7,十二34。)保罗就像施浸者约翰和主耶稣一样,诚实、坦白的将事实说出来。法利赛人的确是毒蛇的种类,热中犹太教者也真是『犬类』。

 在腓立比三章二节保罗说,『你们要提防犬类,提防作恶的,提防妄自行割的。』这三句之间没有连接词,所以必是指同一班人。犬类是不洁净的,(利十一27,)作恶的是邪恶的,妄自行割的是当受藐视的人。(妄自行割,意切断,是对割礼的轻蔑之辞。)犬类指热中犹太教者。在性情上,他们是不洁净的犬类;在行为上,他们是作恶的人;在宗教上,他们是妄自行割的,是可耻的人。在这样一卷关于经历并享受基督的书信里,使徒警告外邦信徒,要提防这样不洁、邪恶、可鄙的人。

 保罗说到犬类,作恶的,妄自行割的,暴露出热中犹太教者的可耻。在性情上,他们是犬类;在行为上,他们是邪恶的;在宗教上,他们是可鄙的。虽然他们以他们的宗教为荣,保罗却认为他们的宗教是可耻可鄙之物。他要信徒提防犬类,提防作恶的,提防妄自行割的。

叁 属灵信徒积极的三方面


 在腓立比三章三节保罗继续说,『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凭神的灵事奉,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信靠肉体的。』这里所说真受割礼的,乃是新约的信徒,藉着基督钉十字架真正受了割礼。他们与热中犹太教者完全不同。他们不凭律法的规条,乃凭神的灵作祭司事奉;他们不在律法上夸口,只在基督里夸口;他们不信靠肉体,只信靠那灵。

 二至三节里有三重的对比:凭神的灵事奉的信徒,与犬类成对比;在基督里夸口的信徒,与作恶的成对比;不信靠肉体的信徒,与妄自行割的成对比。热中犹太教者凭堕落的性情而活,在基督里的信徒却凭神的灵事奉。因此,神的灵与『犬类』的性情成对比。热中犹太教者作了许多恶事,甚至以这些恶事夸口;然而,真信徒却在基督里夸口,他们在基督里夸耀并喜乐。这里所用的夸口一辞,含示喜乐和夸耀。我们的夸口、夸耀和喜乐不在于外面的作为,不在于我们的行为或品行,只在于基督。热中犹太教者信靠肉体,在基督里的真信徒却不信靠肉体。

 三节的肉体,包含我们天然人的一切所是和所有。热中犹太教者信靠割礼,表明他们信靠肉体,不信靠那灵。他们倚靠他们天然的特质和资格,却不信靠那灵。他们信靠他们天生所是的。他们倚靠他们是犹太人的事实。相反的,保罗极力的说,我们这些信基督的人不信靠肉体。我们乃是完全信靠主。

 在二至三节里,我们看见何等的对比!我们凭神的灵事奉,我们在基督里夸口,并且我们不信靠肉体,只信靠主。因着我们否认我们的旧性情,我们乃是真受割礼的。否认肉体就是真割礼,如歌罗西二章十一节所启示真正的割除肉体。

肆 大数的扫罗-典型的热中犹太教者


 照腓立比三章四至六节看,保罗曾是个典型的热中犹太教者:『其实我也可以信靠肉体;若别人自以为可以信靠肉体,我更可以:论割礼,我是第八天受的,我是出于以色列族便雅悯支派,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按律法说,是法利赛人;按热心说,是逼迫召会的;按律法上的义说,是无可指摘的。』保罗从前在热中犹太教者中间的时候,非常活跃,并且有许多卓越的资历。

 一 更可以信靠肉体

 保罗从前在热中犹太教者中为首,所以,他比别人更有理由信靠肉体。在加拉太一章十四节,他告诉我们,他在犹太教中,比他本族许多同岁的人更有长进,为他祖宗的传统格外热心。真正说来,保罗从前在热中犹太教者中间原是一条最拔尖的『狗』。

 二 第八天受割礼

 在腓立比三章五节保罗说,他第八天受割礼;这是真以色列人受割礼的日子。(创十七12。)这日子使他与较晚受割礼的以实玛利人,以及入犹太教的人不同。保罗是典型的犹太人,不是入犹太教的人。所以,当他热中于犹太教时,这给了他夸口的理由。

 三 出于以色列族

 保罗也是出于以色列族,就是神所呼召的族类,亚伯拉罕真正的后裔。(罗十一1,林后十一22。)他不是入犹太教之人的后裔,接枝到与神立约的族类中。

 四 出于便雅悯支派

 保罗还可以信靠一件事实,就是他是出于便雅悯支派。便雅悯支派是一个可爱又忠心的支派,耶路撒冷京城同神的殿就在他们中间。(申三三12。)

 五 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

 保罗也说,他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他是由希伯来血统的父母所生的希伯来人。不仅如此,他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也都是希伯来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说,他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他是个纯血统的希伯来人,所以他能夸自己纯正的希伯来血统。

 六 守律法的法利赛人

 在腓立比三章五节保罗告诉我们,按律法说,他是法利赛人。这里的律法指摩西的律法,为所有正统的犹太人所尊重。保罗是法利赛人,属犹太教中最严紧的教派。(徒二六5,二三6。)这教派为摩西的律法极其热心。法利赛人以他们超凡的宗教生活、对神的虔诚、并圣经的知识为傲。

 七 因着为律法热心而逼迫召会

 保罗为律法和犹太教极其热心,因而逼迫召会。保罗说,他『按热心说,是逼迫召会的』,(腓三6,)他指的是为摩西的律法和犹太教所发的热心。(加一14。)那些逼迫召会的犹太人必然是在犹太教中带头的人,没有人超越他们那样的热心。在此保罗夸口他逼迫召会的热心。

 八 按律法说,是无可指摘的

 最后,保罗说,『按律法上的义说,』(腓三6,)他被人看为并证实是无可指摘的。当然,这是在人的眼中,照着人的判断。在神眼中,照着祂公义的律法,凡属肉体的人,没有一个是无可指摘的。(加二16下。)

 保罗列出这一切资历,目的是要让腓立比人看见,他们一点不该信任热中犹太教者。保罗曾经在热中犹太教者中为首,但是在他身上有了彻底的改变;他现在和以前大不相同。这乃是有力的向腓立比信徒指明,不要跟从热中犹太教者。

 保罗在三章一至六节所说的话,也与经历基督有关。保罗若仍是个热中犹太教者,他就不可能经历基督。但是,因着他成了另一种人─凭神的灵事奉,在基督耶稣里夸口,并且不信靠肉体的人,他就能丰富的享受基督并经历基督。我们也应该不信靠肉体,不信靠天然的才干,不信靠我们的遗传或传统。相反的,我们该是一班凭那灵事奉神,在基督里夸口,并且不信靠肉体的人。我们若是这样的人,我们就会对基督有真正的经历。

 虽然我们不是热中犹太教者,但在原则上,我们可能和热中犹太教者一样。尽管我们已经重生,我们可能仍然活在堕落的性情里,夸耀我们在肉体里所作的,并且信靠我们天然的资格。我们已经指出,三章二节的犬类、作恶的、和妄自行割的,分别是指堕落的性情、行为和宗教。我们若继续照着我们的旧性情生活,以我们凭自己所作的夸口,又信靠我们的资格,我们就与热中犹太教者一样。结果,我们就会在召会里制造难处,我们就不能在经历基督的事上长进。为了要经历基督,我们必须凭神的灵,不凭堕落的性情事奉;在基督里夸口,不夸自己的行为;并且不信靠我们天然的资格,只信靠主。这乃是经历基督的秘诀。

 我们心里可能以为自己和热中犹太教者不同。但是,我们可能仍然活在老旧的性情里,以我们的行为夸口,并且信靠我们天然的资格。我没有把握说,大多数的圣徒会完全定罪他们堕落的性情。相反的,许多人还是照着『犬类』的性情生活、行动并活动。此外,我们多多少少还以我们的行为夸口,认为自己既聪明又能干。而且,我们还可能信靠我们的肉体,信靠我们天然的资格。

 我们都要深刻且切身的摸着腓立比三章的这几节,这是很重要的。我们需要主的光来光照我们,使我们看见我们的性情、我们的行为、以及我们对肉体的信靠。我们若被主照明,就要承认,虽然我们已经蒙了重生,成为神的儿女,有了神圣的生命和性情,但是我们仍然太活在我们『犬类』的性情里。不错,我们有权利宣告我们是神的儿女这事实。但是,如果这宣告与我们每日的经历背道而驰,这对我们就不过是道理。有一天,当主在这事上光照你的时候,你会仆倒在主面前,承认你的性情是何等不洁。然后,你会定罪你凭堕落的性情所作的每一件事。你会看见,在神眼中,在堕落性情里所作的一切,都是邪恶的,都是该被定罪的。已往我们夸自己的行为和资格。但是,总有一天,我们不再夸肉体同肉体的资格,反而要定罪它。然后,我们就只在基督里夸口,并且明白在自己里面,我们完全没有夸口的立场。

 惟有我们蒙神光照的时候,我们才真能说,我们不信靠天然的资格、能力或聪明。那时,我们才能见证说,我们完全信靠主。这样蒙主光照之后,我们就能够经历基督。我盼望我们当中许多人能看见这光,从仅仅客观领会这些经节,转到对基督主观的享受与经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