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同魂与不顾我们的魂
总纲目




分裂的根源
两种结果
在身体里经历基督
藉着不顾我们的魂而经历基督
召会生活的殉道者
因着不能同魂而受限制
需要同魂并且不顾我们的魂

 读经:腓立比书二章十九至三十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想就着同魂与不顾我们的魂,再有点交通。论到提摩太,保罗说,『因我没有人与我同魂,真正关心你们的事。』(腓二20。)论到以巴弗提,他说,『因他为基督的工作,冒着性命的危险,几乎至死,要补足你们在供奉我的事上所有的短缺。』(30。)我们若没有属灵的经历,就无法充分明白保罗在这些经节里的思想。仅仅读而没有经历是不够的。藉着在召会生活中的经历,并藉着观察,我们多少能领会保罗所说同魂与不顾魂的意思。

分裂的根源


 我们都知道,今天基督徒中间的分裂,多得无法胜数。这些分裂几乎都是有心为着主、真正爱主的基督徒所造成的。事实上,信徒越爱主耶稣,就越容易分裂。原因是基督徒一爱主,就想为主作点事;结果,却一再的产生分裂。

 我们要为基督成就一些事,就必须用我们的魂。单单与主交通,只要用我们的灵就够了;但是,我们若要为祂作点事,就必须运用魂和魂的功能。这就是为什么神创造了魂和魂的功能,就是心思、情感和意志。每当我们想为主成就点事,就必须用这些功能。但是,当基督徒因着爱主耶稣而想要努力为主作点事的时候,他们却不能同魂,这是个严重的问题。他们在魂里非常不同。在魂里种种的不同,乃是分裂的主因。

 一般人都认为,基督徒中间分裂的根源在于道理的不同。表面看来是如此,但是实际上,真正的根源不是道理的歧异,乃是信徒的魂不同。因着有许多基督徒不能同魂,不能真实的在魂里是一,所以那些爱主耶稣的人造成了今天我们所见大部分的分裂。因此,分裂的根源乃是人的魂。

 在主恢复里的圣徒都是真心爱主耶稣的。论到爱主、享受和主之间的交通,没有一点问题。但是,当我们想照着我们在灵里与主交通时所看见的,为主作一点事的时候,我们可能就有难处,因为我们与其它的圣徒不同魂。换句话说,在我们想作的事上,我们不能同魂。

两种结果


 不能同魂可能会产生两种不同的结果。第一,有些人索性离开召会生活,造成另一个分裂。第二,有些人可能持守正确的立场,就是合一的立场,留在主的恢复里;但是,他们可能变得消极、有异议或冷淡。那些仍留在恢复里,却抱着这种态度的人,可能对自己说,『弟兄们对某些事情的看法实在强硬,我无法与他们沟通。他们既然不愿意采纳我的建议,我最好从现在开始保持安静。我不再积极主动,我要退后、被动。我还是参加召会的聚会,但是召会生活中的各种事情,让别人去关心吧。』抱着这种态度的人存心可能是好的;他们可能不愿意争辩,也不愿惹麻烦。例如,一个地方召会的长老心里可能这么想:『我的看法与其它的长老们不同。依我看,我的办法比他们的好;但是他们不采纳我的建议。我不要争论,最好什么都不说;让弟兄们照他们的办法去作,让他们去背负带领召会往前的责任吧。』我看过在召会生活中许多这样的例子。

在身体里经历基督


 要紧的是我们必须看见,我们若因着不同魂而持有这种态度,就会叫我们经历基督受到限制。我们就无法完满的经历基督,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只能局限于在灵里与祂交通所经历的。我们会受拦阻,无法进一步在身体里经历基督。因为我们对某些事情的感受、领会或决定不同,我们就不同魂。这些歧异叫我们不能完满的经历基督,不能在身体里经历祂。我们若不在身体里经历基督,我们就没有完满的经历祂。惟有在身体里经历基督,我们对基督的经历,才达到完满。

 为了在身体里经历基督,我们的经历必须是团体的。再者,我们要对基督有团体的经历,就必须与别人同魂。我们迫切需要学习与别人同魂。作长老的必须学习与其它的长老同魂,地方召会的众肢体必须学习与其它的圣徒同魂。

 多年来,我们看到好些圣徒,因着不能同魂就退后,不愿完全投入召会生活里。例如,有些人不愿积极、主动的投身在召会的事奉里。他们以不要惹麻烦,只要相安无事为借口,而不投身其中。但是,他们退后的真正原因乃是他们不能同魂,也不愿意在召会生活中不顾他们的魂。我们知道有些弟兄,与召会相交始终如绅士一般。他们诚实、善良、从不引起风波。然而,他们因着意见不同,因着不能同魂,最后还是离开了主的恢复。这些弟兄放弃召会生活时,没有批评我们,只是走自己的路就是了。离开召会生活潜在的原因,乃是他们坚持魂里的差异。正如我们所指出的,基督徒中间的分裂,主要是起源于这种魂里的不同。

 还有一些不能同魂的圣徒,选择留在恢复里,但是他们对一般的召会生活和专特的召会事奉,都抱着消极的态度。他们既不得罪人,也不惹麻烦,却冷淡退后。一面,他们没有离开主的恢复;另一面,他们没有刚强、积极进取的与召会一同往前。

 保罗写信给腓立比人的时候,他有好些同工;然而,保罗却说,除了提摩太以外,没有人与他同魂,真正关心腓立比信徒的事。保罗面对同工们的情形是相当为难的。一面,他有许多同工。但是,当保罗想打发一位弟兄去了解腓立比圣徒的光景时,他知道只有提摩太一位是与他同魂的。所以,提摩太是保罗惟一能打发到腓立比去照料圣徒们之事的同工。

 凡是保罗不能打发,对基督的身体没有这种关心的同工,无法经历基督到保罗那样的程度。因着提摩太与保罗同魂,他就有地位在基督的身体里经历基督到极点,正如保罗所经历的基督一样。但是那些不与保罗同魂的,他们对基督的经历就无法达到这么高的程度。他们因着不能同魂,对基督的经历就受到限制。

藉着不顾我们的魂而经历基督


 保罗在腓立比书不仅说到同魂,也说到冒性命的危险(不顾我们的魂生命)。他说以巴弗提冒性命的危险,就是不顾他的魂,为要补足腓立比人在供奉保罗的事上所有的短缺。我们说以巴弗提不顾他的魂,有些人可能会说,保罗这里的意思是以巴弗提不爱惜他肉身的生命,甘愿为基督的身体而死。以巴弗提为基督身体的缘故,不顾他肉身的生命,这话的确不错。然而,这话乃是含示他不顾他的魂。

召会生活的殉道者


 多年前,我读到一篇文章说,信徒成为殉道者之前,必须先有殉道者的态度。照该文所言,每位殉道者已经具备了某种的态度,然后,到了殉道的时刻,这样的人就能舍弃肉身的生命,真正成为殉道者。这原则适用于在召会生活里不顾我们的魂。我们若无心为着基督身体的缘故,牺牲自己的心思、情感和意志,我们就不能牺牲肉身的生命来殉道。以巴弗提要不顾他肉身的生命,他必须先愿意不顾他的魂。

 真正说来,我们在召会生活里,必须为着基督的身体和众圣徒成为殉道者。我们若愿意为着主的恢复与主是一,就必须甘愿牺牲自己的心思、感觉和意愿。这就是不顾我们的魂。我们要经历基督到顶点,不仅需要同魂,也需要不顾我们的魂,不顾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

 在二章三十节,保罗对腓立比人说,以巴弗提冒着性命的危险,要『补足你们在供奉我的事上所有的短缺』。以巴弗提不顾他的魂,为要补足腓立比信徒向着保罗所有的短缺。这指明我们若不能不顾我们的魂,就无法补足基督身体上可能有的任何短缺。补足身体上的短缺,给我们绝佳的机会来经历基督。我们必须经历基督到一个地步,能够补足身体上的短缺。我们若要经历基督到这种地步,就必须不顾我们的魂生命,牺牲我们的情感及其渴望,牺牲我们的意志及其意愿,并牺牲我们的心思及其意见。每当我们为基督身体的缘故牺牲我们的魂,我们就有机会在身体中经历基督。这就是完满的经历基督。

 我们若在召会生活里,天天不顾我们的魂,我们就已经预备好,在必要的时候为主殉道。为着基督的身体不顾魂的人,能够为着主舍弃他们肉身的生命。此外,我们若不顾我们的魂,我们就很容易与别的信徒同魂。

因着不能同魂而受限制


 我在中国与倪弟兄相处的那些年间,体会到他要实行他与主交通所看见的,关乎主为着祂的身体在地上的行动,并不是那么容易。原因是一些同工不能与倪弟兄同魂。因着这些同工不能同魂,一些主恢复中非常重要的事就无法付诸实行。

 有一个明显的例子可以说明这个缺失。当时有一个很杰出的年轻人要动身离开中国,前往美国求学。这个年轻人刚得救,想要受浸。倪弟兄相信,为这位年轻人施浸是对的,也是必要的。他认为,召会应当在这位年轻人离开中国之前为他施浸。但是,当地有一位同工持相反的意见。这位同工认为,这位年轻人最近才信基督,为他施浸并不妥当。倪弟兄指出,这个年轻人就要去美国了,他们不敢保证日后还有机会为他施浸;但这位同工仍然反对。倪弟兄从不同的角度试着要说服他改变主意。最后,倪弟兄甚至说,他愿意为这位年轻人施浸,并在主面前负完全的责任。但因着那位同工仍然不同意,倪弟兄什么事也不能作。

 这个例子说出一些同工与倪弟兄不能同魂。那时,我还不明白问题是出在他们与倪弟兄不能同魂。然而,我在腓立比书保罗话语的光中,回顾当时的光景时,我才清楚看见问题的症结所在。最后,一些与倪弟兄不能同魂的亲爱同工受了打岔,离开了主的恢复。他们对基督的经历是有限的,他们没有在身体里继续经历基督到极致。

需要同魂并且不顾我们的魂


 保罗论到同魂的话,对于所有留在主恢复里的人是一个警告。倘若我们与别人不能同魂,那么即使我们留在召会生活里,仍然不能完满的享受基督。虽然我们在灵里没有问题,我们却可能坚持魂里的不同。照你的观感,你魂里的感觉是对的。但是,因着你坚持自己不同的点,你对基督的经历就受到限制。因此,我们都必须学习,在召会生活中同魂,这是很要紧的。不要让你魂里的不同,拦阻你在基督的身体里经历祂。但愿我们都学习牺牲我们的魂,不顾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那么,我们就能在基督的身体里与别人同魂。我们的光景若是如此,我们将要在身体里,对基督有何等的经历和享受!为要在身体里完满的经历基督,我们必须同魂,并且不顾我们的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