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篇 使徒对信徒的关切
总纲目




经历基督与关心圣徒
需要在魂里是一
同魂
不顾我们的魂

 读经:腓立比书二章十九至三十节。

 在腓立比二章十九至三十节,我们看见保罗对信徒的关切。保罗说到自己是奠祭,浇奠在信徒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之后,立刻说到要打发提摩太和以巴弗提两位亲密的同工,到腓立比圣徒那里。我们可能不明白,为什么保罗转到这一件似乎与经历基督无关的事上。然而,我们若进入腓立比书这一段话的深处,就会看见这段话确实与经历基督有关。

经历基督与关心圣徒


 在二章二十和二十一节保罗说,『因我没有人与我同魂,真正关心你们的事,因为众人都寻求自己的事,并不寻求基督耶稣的事。』这两节经文里有一个强烈的暗示,就是连保罗对信徒的关切,也是关心基督的事,关心对基督真正的经历。除了提摩太以外,保罗没有人与他同魂。保罗的魂关心基督的事。什么是基督的事?基督的事乃是众召会同众圣徒。

 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很重要的点:我们若寻求基督,却没有产生对召会的关切,那么我们的寻求多少有点不正常,有点偏差。今天,许多基督徒追求属灵,但是,他们对召会同圣徒漠不关心。这种属灵的追求并不正常。今天,你在那里能找到一班信徒,真实寻求基督,而关心召会同圣徒?我们必须就着对召会同圣徒的关切,来核对我们对基督的追求。许多人羡慕『属灵』、『圣洁』或『得胜』。凡追求属灵,却不关心召会的人,他们的追求乃是入了歧途。正常的寻求基督,包含对召会和圣徒的关切。

 在本卷书信里,保罗不是用道理的方式来说到对基督的经历,乃是藉着处理实际的事情,应付实际的光景,而一点一点的揭示出对基督真正的经历与享受。在二章十九至三十节,他指明经历基督必须包含对召会和圣徒的关切。我们可能有这样的观念,认为经历基督是一回事,关心召会是另一回事。许多人不领悟,经历基督、享受基督实际上就是关心召会、顾到召会;关心召会、顾到召会也就是经历基督、享受基督。我们天然的倾向是将这两件事分开。我们可能以为,我们一直享受基督,就没有时间顾到召会。或者反过来说,我们可能以为,我们忙着顾到召会,就没有时间享受基督。我们要看见在二章十九至三十节里,这两件事必须是一件事,这是很重要的。我们若真经历基督、享受基督,这应当产生一个结果,就是关心召会和众圣徒。主的话说出一个原则:我们寻求基督、经历基督,若没有产生对召会和圣徒的关心,那么我们的寻求和经历就是反常的。对基督的经历必须是为着祂的身体。

 我相信,当保罗见证说,他乐意成为奠祭,浇奠在信徒的信心上时,他乃是从深处关心他们。在这几节经文里,保罗似乎是说,『我渴望成为奠祭,浇奠在你们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因着我在监狱里,我无法到你们这里来。如果我有自由,我会立刻来看望你们。我既不能来,就打发提摩太到你们那里去;他因着经历基督,对众召会和众圣徒满了关切。』我愿意一再的强调这个极重要的点:真正的经历基督,总叫我们顾到召会和圣徒。

 我常说,我们早晨与主若有美好的交通,必定渴望晚上参加召会的聚会。这也指明,真实的经历基督总叫我们转向召会,并使我们顾到众圣徒。

 因着真正的经历基督而顾到召会,与流行在今天基督徒中间的所谓牧养的工作截然不同。那种工作可能打岔对基督真实的经历。然而,经历基督所生出对召会的关切,不会打岔对基督的享受。因为那种牧养的工作时常成为霸占,叫人不能享受基督,所以今天许多牧师没有时间享受主。

 保罗对众召会和众圣徒的关切,来自他对基督的经历。对召会真实的关切,总是来自对基督的经历和对基督的享受。

 毫无疑问,提摩太和以巴弗提都比保罗年幼。在二十二节保罗这样说到提摩太:『但你们知道提摩太蒙称许的明证,他为着福音与我一同事奉,像儿子待父亲一样。』『蒙称许的明证』原文意蒙称许的价值、经过试验的证明。我们已经看见,在二十节,保罗说提摩太是个与他同魂的人。提摩太与使徒保罗同魂,这就是他经历基督的秘诀。

需要在魂里是一


 腓立比书非常着重信徒的魂。我们必须同魂与人位化的福音信仰一齐努力;(一27;)我们必须魂里联结,思念同一件事;(二2;)并且我们必须同魂,真正关心基督耶稣的事。(20~21。)在福音的工作上,在信徒的交通上,以及在主的权益上,我们的魂总是个难处。因此,我们的魂,特别是魂的主要部分─心思,必须被变化,(罗十二2,)使我们在基督的身体生活里是一魂的,在魂里联结,并且同魂。

 腓立比书的关键点乃是经历基督,而经历基督的秘诀就是在魂里是一,或在魂里联结。照这卷书看,我们若不在魂里联结,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就无法往前。如果我们仅仅在灵里是一,却没有在魂里联结,我们就无法在经历基督上往前。

 在魂里,与在魂里是一或魂里联结,二者之间大不相同。经历基督的秘诀乃是在魂里是一,而不是在魂里。有异议的人完全是在魂里,他们不可能在魂里是一。凡运用心思、情感和意志的人,在魂里都不是一。我们若要经历基督,就必须与别人在魂里是一;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与别人同魂。当我们运用心思、情感和意志时,我们可能非常单独。但是,我们若操练灵,以致在魂里是一,我们的心思就会清明,情感就会有节制,意志也会受调整。这样,我们就可能与别的圣徒在魂里是一。

 圣经里只有这一处用『同魂』这个特别的辞。钦定英文译本把这个希腊字翻作『同心思』。心思是魂最主要的部分。根据上下文,同魂的意思主要是指同心思。腓立比书着重信徒的心思。第二章一开始,保罗就吩咐我们要思念相同的事,甚至思念同一件事。这清楚、有力的指明,同魂就是同心思。

 有些译本在翻译『同魂』这个希腊字时,犯了严重的错误。英译新美国标准译本翻作『类似的灵』,这个错误太可怕了!事实上,这是把圣言更改了。这样的翻译忽略了灵与魂的紧要分野。同一译本甚至过分到把二章二节的『魂里联结』,翻作『灵里联合』。

 已过我们曾经强调一个事实,就是我们要经历基督,就必须认识我们人的灵,因为惟有在灵里,我们才能经历基督。现在我们更要往前看见,我们要经历基督,也必须在魂里是一。在灵里经历基督,主要是单独、个人的经历。但是,我们个人对基督的经历,必须产生对召会的关切。我们经历基督的结果,若产生对召会与圣徒的关切,我们就不可能单独。相反的,我们会领悟团体的需要。我们要顾到召会,就必须与别人是一。否则,我们越关心召会,惹出的问题就越多。一位弟兄在灵里享受了基督,这经历会叫他关心召会。另一位弟兄也在灵里享受基督,但却对召会产生不同的关心。关心的不同,就会引起问题。要对召会有同样的关心,惟一的路就是同魂,在魂里联结。

 让我给你们举个例子,说明地方召会的带领人不能同魂时,就会产生问题。四十多年前,我必须去看望在中国某个地方的召会,帮助五位长老平息他们中间的歧见。他们个个都非常爱主,而且个个聪明、坦白又率直;不仅如此,这五位弟兄都在灵里经历主。然而,各人对召会的关切不尽相同。结果,他们一来到长老聚会中就起争辩。他们不是为属世的事争辩,乃是为召会的事务争辩。每隔数月,我就受邀到那个地方,去调停弟兄们,解决歧见。可是,不久之后,问题又来了。虽然这个召会的长老们都爱主,也在灵里经历基督,他们却不能在魂里是一。

 夫妻若不能在魂里是一,也会发生问题。在爱主、经历主的事上,夫妻之间没有难处。弟兄在灵里经历基督,妻子也在灵里经历基督。但是,当他们讨论事情时,丈夫有一种看法,妻子有另一种看法。换句话说,丈夫和妻子各有不同的魂。最后,妻子可能承认丈夫是头而听从他,但是她里面仍然不同意他的看法。这不是真正的同魂。

 地方召会的长老们一旦发现他们没有在魂里是一,该怎么办?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当然与夫妻之间的关系不同。长老们中间,谁是其它长老该服从的头?没有一位是头。虽然他们爱主,并在灵里经历基督,他们在魂里可能还不是一。这种一的缺欠是个漏洞,削弱了召会中的长老职分。或许有些较老练的长老不会争吵,而会保持缄默。但是这种缄默却可能是玩政治。事实上,他们可能不愿意敞开,发表他们魂里所有的。长老们既没有在魂里是一,他们关心召会和圣徒时,就缺少真正的一。他们容易在灵里是一,却不容易同魂。

同魂


 保罗虽然有许多同工,但只有提摩太是他能够说与他同魂的。关于众召会的事,只有提摩太与保罗有同样的魂。我宝爱保罗在二章二十节所用『同魂』这一个辞。这个短短的辞打开了一扇窗户,给我们看见一个秘诀:如何经历基督以产生对召会真实的关切。我盼望我们都认识这个宝贵的秘诀。

 因着保罗和提摩太是同魂的,他们就能经历基督到顶点。然而,我们若只在灵里经历基督,而没有与那些爱主、寻求主的人在魂里是一,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就有限。那些不与保罗同魂的同工,虽然也能经历基督,却达不到保罗和提摩太经历基督的程度。

 我初次读到除了提摩太之外,保罗没有人与他同魂,真正关心腓立比圣徒的事时,我很吃惊。难道没有别人也真正关心众召会吗?有,但是他们魂里所关心的,与保罗所关心的不同。

 我们迟早都要受试验,看看我们是否与带领者、较老练者在魂里是一。如果你和带领者、老练者、那些真认识召会生活光景的弟兄们没有同魂,那么在经历基督的事上,你会受拦阻不能往前。但是,你若与这些圣徒在魂里是一,你会得着保护;在经历基督的事上,你也不会有任何难处。

不顾我们的魂


 在二章二十五节保罗题到以巴弗提,说他是『我的弟兄、同工、并一同当兵的』。保罗也告诉腓立比信徒,以巴弗提是他们的使徒,就是受差遣负有使命的人,也是供应他需用的供奉者。供奉者就是像祭司那样供奉的人。所有新约的信徒都是神的祭司。(彼前二9,启一6。)因此,我们对主的服事,无论在那一方面,都是祭司的供奉。(腓二17,30。)

 在二章三十节,保罗指出以巴弗提有一个显著的特点。保罗在这里告诉我们,以巴弗提为基督的工作,『冒着性命的危险,几乎至死,要补足你们在供奉我的事上所有的短缺。』冒着性命的危险,原文意不顾生死,好像赌徒下赌注。三十节的『性命』,原文是朴宿克(psuche),就是魂。因此,说以巴弗提冒着性命的危险,意思是他不顾他的魂。以巴弗提乃是为着召会和圣徒,甘愿牺牲他魂的人。主耶稣在约翰十章十一节清楚启示这样的牺牲魂;祂说祂是好牧人,预备好要舍弃祂的魂生命,为要叫我们得着祂神圣的生命。

 在腓立比二章十九至三十节,我们看见关乎魂的两个要点。第一,我们必须在魂里是一;第二,我们必须愿意牺牲或不顾我们的魂。我们若要对召会同众圣徒有真正的关切,这两点都是必须的。提摩太是个同魂的人,以巴弗提是个不顾魂的人。我们也该在魂里是一,并且愿意不顾我们的魂。我们应该预备好牺牲我们的心思、意志和情感,与我们亲爱的同工们是一。

 对于长老们和带领的人,特别重要的是要同魂,以及不顾自己的魂。不要爱你的魂,要学习不顾魂、牺牲魂,为召会生活付代价。倘若长老们没有这种魂,他们就不合式在当地的召会领头。我们若爱主、爱召会,我们首先应当在灵里经历主;然后,我们应当在经历基督以关心召会上同魂,并且也预备好愿意为圣徒的缘故牺牲我们的魂。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需要这样的圣徒:在灵里寻求主、享受主,并且愿意同魂、不顾他们的魂生命,而对召会有真正的关切。我们若在魂里是一,像在灵里是一一样,我们对基督的经历就会达到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