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篇 浇奠在信徒信心之祭物上的奠祭
总纲目




构成为奠祭
享受基督而构成的信心
让神满足并快乐
彼此一同喜乐
经历基督的两个高峰

 读经:腓立比书二章十七至十八节,提摩太后书四章六节,罗马书十五章十六节。

 在腓立比二章十七节保罗说,『然而,即使我成为奠祭,浇奠在你们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也是喜乐,并且与你们众人一同喜乐。』在提后四章六节保罗也说到自己是奠祭:『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既然保罗在腓立比书所论到的每件事,都与经历基督有关,那么二章十七节所题到的奠祭,必然也是如此。我们对基督的经历若尚未达到被构成为奠祭的地步,我们就还没有完满的经历基督。当我们经历基督到极其高超的程度时,我们就会成为奠祭。

构成为奠祭


 奠祭乃是在利未记一至六章所启示的基本祭物之外附加的。(民十五1~10,二八7~10。)基本的祭物预表基督的各方面,奠祭预表献祭的人所享受的基督。基督这属天的酒充满献祭的人,甚至使他们成为献给神的酒。使徒保罗因着这样享受基督,就成了这样的奠祭,(提后四6,)使他能藉着流血,浇奠在信徒的信心这献给神的祭物上。

 燔祭、素祭、平安祭、赎罪祭和赎愆祭,乃是基本的祭物,奠祭却不是。利未记一至六章所说到的五种基本的祭物,预表基督为我们的缘故之于神的各方面。我们若读民数记十五章一至十节和二十八章七至十节,就会看见,奠祭乃是附加的。基本的祭若没有同着奠祭献上,就指明这样献基本的祭有不及之处。献基本祭的那人必定极为贫乏。实际上,奠祭表征献祭的人本身成了奠祭。然而,这不是说,献祭的人凭着自己天然的构成就能成为这样的奠祭。反之,他必须享受基督到一个地步,使基督充满他、浸透他并弥漫他。基督乃是属天的酒,给我们享受。当我们藉着将祂接受进来而享受祂时,我们就要被祂充满,彻底被祂浸透。这样,我们就成为酒,作奠祭浇奠在我们向神所献的祭物上。

 保罗以旧约的预表为根据,将自己视为奠祭,浇奠在信徒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多年来,保罗一直饮于基督、享受基督,以致被基督充满,被基督浸透。至终,基督这属天的酒使保罗这人里面被酒所构成。这就是为什么保罗认为自己是酒,如同奠祭浇奠在信徒的信心这献给神的祭物上。

享受基督而构成的信心


 在腓立比二章十七节,保罗说到『你们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信徒信心的祭物和供奉,意思是说,保罗认为腓立比信徒的信心作了他们献给神的祭物,也成了他们对神的供奉。保罗的职事所产生的结果,乃是信徒的信心。二章十七节的信心是包罗一切的,所包含的比相信的行动丰富得多。这信心是信徒所领受、经历、并享受于基督之一切的构成与总和的表现,包括基督作基本的祭物。保罗的职事产生信徒这包罗一切的信心。信徒将这信心当作祭物献给神,保罗即使成为奠祭被浇奠在其上,也是喜乐。

 毫无疑问,信徒信心的祭物是满了基督的。这包含了作为五种基本祭的基督。当我们在这几方面经历基督,并享受祂作这几种基本的祭时,这种经历和享受就成了我们的信心。在经历上,我们对作为基本祭之基督的享受,至终会成为我们的信心。因此,这信心乃是由我们所经历并享受的基督所构成的。

 我们不可以犯一个错误,就是以肤浅、表面的方式来领会二章十七节所说的信心。信心乃是由我们对基督的经历所构成。这样的信心才能被保罗看作是献给神的祭物。能献给神作祭物的信心,乃是由我们对基督的享受所构成。在我们里面所构成的信心有多少,与我们对基督的享受成正比。我们越享受祂,就越有这信心;这信心乃是由对基督的享受所构成的。

 我在美国尽职的这些年间,圣徒们一直在享受那服事给他们的基督。他们在许多不同的方面经历基督并享受基督。结果,圣徒里面有了一种构成,这种构成就叫作信心。没有一辞用来表征在各方面对基督的享受和经历,比『信心』更为恰当。这是保罗在二章十七节所用的辞,我们无法加以改进。保罗用信心这辞,指我们对基督的享受和经历的总和。因此,信心就是我们对基督所有经历与享受总和的表现。

 我们已经指出,保罗认为由信徒对基督的经历和享受所构成的这信心,乃是献给神的祭物。我在祷告中多次有这样的感觉:信徒对基督的享受与经历,就是献给神的祭物。在主的恢复里,圣徒们中间有一种信心,是他们对基督经历与享受的构成与总和。在主的恢复里,各地的召会都可见到这样的信心。圣徒们有这样的信心,这信心是他们多年来经历基督、享受基督所构成的。这表明这职事不是徒然的。这职事的结果,乃是产生一种出自圣徒对基督之享受和经历的构成。在二章十七节,保罗称这个构成为信心。

 旧约的原则是,奠祭需要与基本的祭一同献上;基于这原则,保罗以信徒对基督的经历所构成的信心为基本的祭,好叫他能将自己作为奠祭浇奠在其上。天上的神必定会因这种光景非常喜乐。当祂看见信心作基本的祭,又看见奠祭,必定非常喜乐!在信徒这面有信心,在使徒这面有奠祭,这是何等美妙的景象!难怪保罗能说,他与他们众人一同喜乐!保罗乐于流血成为奠祭,浇奠在信徒信心的祭物上。他不仅喜乐,还与众圣徒一同喜乐。与别人一同喜乐,意指同他们分享喜乐。使徒在为腓立比人的信心殉道的事上,与他们分享他的喜乐。因此,这含示向他们庆贺之意。我相信三一神看见这种欢乐、喜乐的情景,也与保罗一同喜乐。

 作为基本祭的信徒的信心,以及奠祭,都是经过一段时间构成的。信心不是突然长大、突然发展出来的,因为信心乃是由信徒对基督的享受以及属灵的经历所构成的。照样,惟有从我们对主的经历中,才能产生奠祭。我们要成为奠祭,就必须被主充满,被主浸透。惟有如此,我们才能有属灵的构成,使我们成为奠祭。像我们这样的罪人,竟能构成为属天的酒,让神心满意足,这是何等不得了的事!

让神满足并快乐


 信徒经历基督并享受基督,结果他们里面就产生一个构成,保罗称之为信心。在神眼中,这信心太超绝、美好、美妙了,神将其视为献给自己的祭物。保罗因着多年对主的经历,尤其是因着在监狱里那段期间的经历,他构成了属天的酒,能够使神喜悦快乐。信徒信心的祭物使神满足,而奠祭使神喜悦。因此,奠祭乃是在满足神的祭物之外,所献上使神喜悦的祭。祭物是非常使神满足的。在旧约里,献奠祭的人所献的,就预表说,不是出于牛群羊群,乃是出于他自己和自己的经历。在新约里,我们看见,保罗藉着个人对基督的享受与经历,成了令神喜悦的酒,浇奠在主面前。他对基督的经历将他构成酒,使神喜乐。

 在二章十六节,保罗关切到他是否会徒劳。照着十七节,保罗领悟他在腓立比人中间的劳苦不是徒然的。他知道,他们的信心是基本的祭,使他能将自己当作奠祭浇奠在其上。『即使我成为奠祭,浇奠…,』这话指明,保罗认为自己是一个为着他的职事,不断被献为祭的人。他用『即使』一辞,含示他完全献上为祭了。他认为殉道就是将自己浇奠在信徒信心的祭物上。从人的眼光看,保罗至终被杀;但是从保罗的眼光看,殉道乃是浇奠自己当作奠祭。多年来,他为着他的职事,不断将自己献上为祭。然而,到了殉道的时候,他才成为奠祭完全被浇奠。保罗虽然作过一些重大的牺牲,却未曾这样浇奠自己。如今,即使保罗成为奠祭,浇奠在信徒信心的祭物和供奉上,他也能与他们一同喜乐。

 保罗在这里所说的话非常摸着人。我能见证,他的话一次又一次深深的感动我。这里保罗含示,他为着他的职事,始终是一个祭物。我们这些服事召会,并将基督服事给圣徒的人,必须向保罗学习,成为祭物。没有祭物,就没有职事。我们不该以为,我们越成为祭物,成为牺牲,赏赐就越大。职事只问牺牲,不问赏赐。至终,我们必须达到一个地步,以致能说,即使我们成为奠祭而浇奠,也是喜乐,并且与众圣徒一同喜乐。

彼此一同喜乐


 保罗说,『我…也是喜乐,并且与你们众人一同喜乐。』这话是很有意义的。他先说喜乐,接着又说与众圣徒一同喜乐。这样说的原因,是因为牵涉到两个构成:一个构成是信徒的信心;另一个构成是成为奠祭的使徒。奠祭浇奠的时候,这两个构成彼此响应。一方喜乐的时候,另一方不可能不喜乐。使徒喜乐,信徒的反应是与他一同喜乐。所以保罗能说,『你们也要同样喜乐,并且与我一同喜乐。』

 一方喜乐时,另一方没有喜乐的反应,这是不正常的。如果你在一个活人面前喜乐,那人该有喜乐的反应。在二章十七和十八节这里,保罗与信徒两方都喜乐。保罗喜乐时,信徒也有喜乐的反应。这就是那些有信心之构成的人,与那已经被构成奠祭,浇奠在这信心上的人一同喜乐。保罗与腓立比信徒之间有何等美妙的交流!何等美好的交通和交流!一面,保罗说,『我…喜乐,并且与你们众人一同喜乐。』另一面,他又说,『你们也要同样喜乐,并且与我一同喜乐。』大家一同喜乐,这是何等美妙的光景!

 我们也许希奇,保罗即将殉道,竟是他喜乐的原因。保罗盼望腓立比人在他为他们信心的缘故殉道时,也庆贺他,同他分享他们的喜乐。保罗的殉道成了一种满了喜乐的光景。这件事能够成就,乃是因为信徒这一面有信心的构成,而保罗这一面有奠祭的构成。我们已经指出,这两个构成都不是很快就产生出来的,乃是需要许多时间来发展的。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看见几件事:奠祭是在基本祭之外附加的;基本祭预表基督不同的方面;奠祭预表献上基督的人所享受的基督,奠祭叫献上的人充满基督这属天的酒,并使他成为献给神的酒;使徒藉着享受基督,成了这样的奠祭,使他浇奠在信徒信心的供物上。保罗将腓立比信徒的信心,视为向神所献上的祭物。照着彼前二章九节和启示录一章六节,所有新约的信徒都是神的祭司。因此,他们对主的服事,无论在那一方面,都是祭司的供奉。(腓二17,30。)

 照着二章十七和十八节,保罗与腓立比信徒彼此同乐,彼此分享他们的喜乐。保罗欢喜,能够成为奠祭,浇奠在信徒信心的祭物上,并在他为信徒的信心而殉道的事上,与信徒分享他的喜乐。然后,腓立比信徒因着保罗这奠祭而喜乐,甚至在他为他们信心的缘故殉道时,也庆贺他。事实上,信徒喜乐的反应,乃是向保罗的庆贺。

经历基督的两个高峰


 我们在这里所看见的两个构成─信徒的构成(与他们的信心有关)和保罗的构成(与他成为奠祭有关),代表经历基督的两个高峰。信徒这一面有信心的高峰,使徒那一面有殉道的高峰。这样的殉道,乃是保罗将自己当作奠祭浇奠。因着保罗爱主耶稣,并享受主到极点,至终,他被基督构成为属天的酒,成为奠祭浇奠献给神。何等有意义,何等美妙!保罗和腓立比圣徒彼此的反应都是喜乐;保罗为信徒喜乐,信徒为保罗喜乐。这样彼此喜乐也是相互庆贺,庆贺彼此的成功。保罗庆贺信徒在信心上成功,信徒庆贺保罗殉道成功。在这样彼此喜乐和彼此庆贺里,我们看见经历基督的两个高峰。但愿我们更往前,直到在经历基督和享受基督的事上,达到这两个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