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同魂一齐努力
总纲目




操练灵与操练魂
藉努力而站住
不要被牵引离开了灵
站住的地点
用魂作武器
藉着站住并努力而经历基督

 读经:腓立比书一章二十七至三十节。

 腓立比书的基本观念就是经历基督。如果我们想要正确的领会腓立比一章,以及其中所使用特殊的辞句,我们就需要看见,支配整卷书的观念及控制的因素,乃是经历基督。我们不该照着天然的领会,而该照着基督,来解释保罗的用语。事实上,这卷书里的每一个点都与基督和经历基督有关。

操练灵与操练魂


 一章二十七节保罗说,『只要你们行事为人配得过基督的福音,叫我或来见你们,或不在你们那里,可以听见关于你们的事,就是你们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同魂与福音的信仰一齐努力。』我们不仅需要为着经历基督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也需要同魂与福音的信仰一齐努力。为着福音的工作同魂,比在一个灵里经历基督难。这需要我们在灵里重生以后,进一步在我们的魂,特别在我们的心思,就是我们魂的主要、领先部分里,得着变化。

 在一章二十七节,保罗嘱咐腓立比人要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同魂努力。圣经里只有这个地方,把灵、魂两个字这样连在一起使用。说到站住,我们必须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论到一齐努力,我们必须同魂。我们必须操练我们的灵,也操练我们的魂。我们操练灵,为要站立得住;操练魂,好与福音的信仰一齐努力。努力这里是指藉着争战来奋斗、作工。

藉努力而站住


 我们要看见,我们乃是在一个灵里站住,同魂(直译,以一个魂)努力,这是很重要的。我们必须区别『在…里』和『以』这两个介系词。我们在一个灵里站住;我们同魂(直译,以一个魂)努力。我们站住是在神面前,但我们努力却是在人面前。在神面前我们必须站住作见证,而在人面前我们必须同魂一齐努力。

 事实上,照二十七节文法的结构来看,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以及同魂一齐努力不是两件分开的事。保罗不是先嘱咐腓立比人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然后又嘱咐他们要同魂一齐努力。他乃是嘱咐他们『在一个灵站立得住,同魂…一齐努力』。保罗的写法指明,我们要站立得住,就必须努力。事实上,努力就是站住的一部分。我们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是藉着同魂一齐努力。

 『在一个灵里』与『以一个魂』有什么不同?保罗为什么不说『以一个灵』、『在一个魂里』?保罗又为什么说『站立得住…一齐努力』,而不说『站立得住,并要一齐努力』?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定一位父亲对儿子说,『吃快一点,筷子要用对!』这和下面的说法不同:『吃快一点,并且筷子还要用对!』第一个命令句里,用对筷子就是吃得快的方法。第二个命令句里,吃快一点与筷子还要用对是两件不同的事。因着当时的背景,保罗不是吩咐腓立比人站立得住,并且要努力;他乃是说,要站立得住,同魂一齐努力。因着热中犹太教者非常活跃,信徒们就必须站立得住,不受搅扰,不被动摇,也不被移动。特别是保罗不在他们那里的时候,更需要站立得住。能坚固信徒的保罗离得那么远,而那些传讲与神的经纶相反教训的犹太教师就在眼前。这就是保罗在一章末了,嘱咐信徒要站立得住的原因。然而,他们若要站立得住,就必须同魂一齐努力。他们若不努力,就不能站住。因此,在这种情况之下,努力与站住是不能分开的,而努力实际上就是站住。

 今天,如果我们站住而不努力,最终,我们会因着反对而动摇,或被移动。单单鼓励人要站立得住还是不够。我再说,我们要站立得住,就必须努力、争战。努力乃是站住的路。实际上,努力就是站住。换一种说法就是:我们要以攻为守。如果我们不知道怎么去进攻,我们的防御就会有缺失。如果我们想保卫自己,就必须对撒但采取攻势。这里的重点就是必须以攻为守。所以,在一章二十七节保罗没有把站立得住和一齐努力分开;反之,他指明这两件事乃是一。

 有些地方的召会站立得住,却没有多少努力。如果这些召会不开始努力、争战的话,他们至终会动摇或被移动。所有的召会都需要积极进取。他们这样的努力,就能继续站住。但是,召会若不努力的话,迟早就会动摇而被移动。

不要被牵引离开了灵


 如果我们要站立得住,就必须在一个灵里;如果我们要一齐努力,就必须同魂。我们从经历中知道,在一个灵里与同魂之间有很大的不同。每当召会遭受攻击和反对的时候,我们需要站立得住。我们在那里站住呢?我们在灵里站立得住。我们若不留在灵里,就会分裂。首先,意见会进来,然后会有不合,最后分裂就发生了。即使只有三位弟兄在一起,他们若不留在灵里,迟早会分开。不同的意见、思想和观念会导致不合,这个不合会在暗中破坏合一,而造成分裂。因此,我们惟有在灵里,才能站立得住。除此之外,我们无法站立得住。

 我们若回顾已往的经历,就会看见当我们遭到反对或攻击时,若是被牵引从灵里出来,我们里面就会生发怀疑和问题。假定腓立比信徒遭受热中犹太教者反对时不留在灵里,他们可能就对保罗发生怀疑,打起问号来。他们可能怀疑保罗是不是把全部的真理告诉了他们,或者他们可能会认为传扬犹太教者还有一些东西是他们所需要的。这类怀疑和问题的源头不是在灵里。当我们回到灵里,留在灵里,并且我们全人向消极的问题和怀疑关闭时,一切问题就都要迎刃而解。

 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受到攻击,仇敌不断攻击我们,一直不放我们过去。在遭受攻击和反对的期间,我们可能从灵里被拉出去。如果我们晓得自己的光景是这样,就必须马上回到灵里,叫撒但的攻击不得其门而入。这样留在灵中,就是在灵里站立得住。

 我与倪弟兄同在中国的那些年间,亲眼看见他遭受到许多攻击。那时,他是大伞,我藏在大伞之下。因为他是大伞,雨水打在他身上而不是打在我身上。有时候攻击才开始,我里面不知不觉就起了怀疑,特别是在清晨或是深夜的时候。偶而我会想,也许有些事情是我们错了吧。每当我觉察出仇敌这样偷袭时,我就马上回到灵里,运用我的灵来祷告,这样,我就能够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在遭受攻击与反对的期间,最要紧的就是我们要留在灵里。在这种时候,只有我们的灵能保守我们在一起。我们不是以一个灵站立得住,而是必须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

站住的地点


 要站立得住,必须有适当的地点,这地点就是我们的灵。地方召会中带头的弟兄们不应该问人在某一件事上是不是同意他们。这个问题问得不对。长老们中间不需要协议,却迫切需要留在灵里。外交家可能需要协商,但长老们不需要。如果地方召会的长老们留在灵里,就不需要什么协议。想要达成协议就指明我们不在灵里。我们不需要协议,只该在灵里站立得住。

用魂作武器


 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是防御的措施,而不是攻击的措施。我们已经指出,没有攻击就不能维持适当的防守。因此,我们若要在灵里站立得住,也需要同魂(直译,以一个魂)一齐努力、争战。『在…里』这个介系词指的是范围,『以』这个介系词指的是工具。范围是我们的灵,而工具是我们的魂。

 我们魂的功能好比争战时所使用的武器。我们必须用魂作武器,一齐努力。不要以为只要在灵里就够了。不,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都需要操练。我们的心思该能深思熟虑,情感要丰富,意志要坚刚。这样,我们就会有强而有力的武器,好来争战。

 有些似乎属灵的人,他们的魂好像水母一样,非常软弱无力。他们从来不想争战或努力。这指明他们没有所需要的武器。他们和使徒保罗截然不同。保罗站立时,乃是在灵中站住;但他努力时,是以非常刚强的魂来努力。

 我们的难处若不是软弱无力,不运用我们魂的功能,就是时起分争,相咬相吞,而不去攻击敌人。软弱无力的人就像水母一样,这样的人不只没有脊椎骨,好像全身连一根骨头也没有。他们想要『属灵』,一举一动总是和和气气、仁慈又谦卑的,从不用他们的魂在福音的信仰上努力。然而,还有些人却是用心思、情感和意志去努力争战。但他们争战时又起分争;他们不是与仇敌争战,反而和别的圣徒争战起来。所以,保罗吩咐我们要同魂一齐努力;我们应该同魂与仇敌争战。

 在一个灵里比较容易,但是,同魂一齐努力就不是那么简单。我们的灵里有良心、交通和直觉。灵的这些功能不是难处的起因。我们与别人发生难处的起因是在魂里。心思会造成困扰,情感也可能具有破坏性,意志又可能很顽固。姊妹们通常受情感『巨人』的搅扰,而弟兄们则受心思和意志这两个『巨人』的为难。男人的观念和意志多半都很强,不愿愚昧的跟随别人,总要坚持自己的尊严与纯正。一般来说,姊妹们动情感过于用意志或心思。结果,别人一哭她们就很容易激动。不管一位姊妹受过多好的教育,她还是女性,非常受自己情绪的影响,不论年轻的姊妹或年长的姊妹都是一样。所以,我们的问题出在魂上─弟兄们在心思上和意志上,姊妹们则在情感上。

藉着站住并努力而经历基督


 我们的确需要保罗叫我们同魂一齐努力的嘱咐。我们努力、争战的时候,必须提防我们的心思、情感和意志。我们必须注意我们的思想、感觉和企图。我们不应该给天然的心思、意志和情感留地步,不可让这些妨碍我们同魂一齐努力。我们这些为着神的权益争战的人,必须在一个灵里,也必须同魂一齐努力。这是我们经历基督的另一条路。站立得住就是经历基督,一齐努力也是经历基督。愿我们都藉着在一个灵里站立得住,同魂一齐努力,而经历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