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篇 灵和召会
总纲目




照着心思的灵行事为人
智慧和启示的灵
我们的灵是神的居所
在灵里的启示
里面的人
更新的灵
在灵里被充满
在灵里祷告
清明的天
新的元素作到我们里面
神的彰显
神圣的特质藉着人性的美德得以彰显

 读经:以弗所书一章十七节,二章二十二节,三章五节,十六节,四章二十三节,五章十八节,六章十八节。

 保罗在以弗所四章十七节说,『所以我这样说,且在主里见证,你们行事为人,不要再像外邦人在他们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外邦人是堕落的人,在他们的推想上变为虚妄。(罗一21。)他们在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没有神,受他们虚妄思想的控制和摆布。凡他们照着堕落的心思所作的,都是虚妄,没有实际。因此,堕落的人日常生活的基本元素乃是心思的虚妄。

 你若从创世记六章读到启示录二十章,就会看见整个堕落的人类都活在心思的虚妄里。人类已经从灵堕落到心思里。神特意创造人有灵,目的是要人能在灵里生活并行事。但因着堕落,人的灵死了,人就开始照着心思的虚妄而生活。那些堕落的人,整个生活都受他们思想的摆布。每一个堕落的人,没有一个例外,全都受他们思想的辖制。我们得救前,我们的言语行为也是照着堕落头脑的思想。

照着心思的灵行事为人


 我们在召会这新人里,不该照着心思的虚妄生活,乃该照着心思的灵(弗四23)生活。这是团体新人日常生活的关键。从前我们的心思满了虚妄,现今必须被灵浸透。我们行事为人必须照着那正扩展到我们心思里,并充满其中的灵。这样,新人的日常生活就是在心思的灵里。这乃是召会生活的秘诀。

智慧和启示的灵


 以弗所书每一章都说到人的灵。一章十七节说,『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神,荣耀的父,赐给你们智慧和启示的灵,使你们充分的认识祂。』这里的灵必是我们重生、有神的灵内住的灵。这样的灵是神所赐的,使我们有智慧和启示认识祂和祂的经纶。

 关于召会,我们需要智慧和启示的灵。就着召会而言,天然敏锐的心思毫无用处,灵才是最重要的。我们必须用正确的器官来看、听、尝,照样,我们也必须用正确的器官─灵─来对待召会。

 不仅如此,我们的灵必须是智慧和启示的灵。智慧是在我们的灵里,使我们能认识神的奥秘;启示是属于神的灵,藉着揭开幔子使我们看见异象。我们先有智慧领悟的能力,能认识属灵的事物;然后神的灵把属灵的事物启示给我们属灵的悟性。保罗认识灵对召会是非常重要的,所以他祷告,求荣耀的父赐给我们这样一个智慧和启示的灵。

我们的灵是神的居所


 保罗在二章二十二节说,『你们也在祂里面同被建造,成为神在灵里的居所。』这是指我们有神的圣灵内住之人的灵。神的灵是居住者,我们的灵是祂的居所。所以,神的居所乃是在我们的灵里。

 我们若要实行召会生活,就需要在灵里。在召会生活这一个新人里,天然的心思毫无用处。在学校里或在事业上,我们需要依赖我们的心思;但在召会中,我们必须倚靠我们的灵,看见天然的心思不过是虚妄而已。按照二章二十二节,今天神在祂子民中间的居所,乃是在他们的灵里,不是在他们的心思里。

在灵里的启示


 保罗在三章五节论到基督的奥秘时,说,『这奥秘在别的世代中,未曾给人们的子孙知道,像如今在灵里启示祂的圣使徒和申言者一样。』这里的灵再一次是指人的灵,由神的圣灵重生并内住。因此这灵可视为调和的灵,就是人的灵调和着神的灵。新约关乎基督与召会的启示,就是藉着这样一个调和的灵,启示给使徒和申言者。今天我们需要同样的灵,好看见这样的启示。

 这节『人们的子孙』,是由『圣使徒和申言者』所代表。当神把基督的奥秘启示给这些人类的代表时,祂乃是启示给他们的灵。由此我们看见,在关乎神经纶的事上,灵(不是心思)乃是非常重要的器官。

里面的人


 在三章十六节保罗往前说到里面的人:『愿祂照着祂荣耀的丰富,藉着祂的灵,用大能使你们得以加强到里面的人里。』里面的人,是我们重生的灵,有神的生命为其生命。为了经历作神具体化身的基督,使我们成为神一切的丰满,我们需要得以加强到我们这里面的人里。然而,弟兄们生来就在心思和意志上比较强,而姊妹们在情感上比较强。愿主使我们在灵里,在我们里面的人里,刚强起来!

 我们都需要得以加强到里面的人里,使基督能安家在我们心里。我们的心是由魂的各部分─心思、情感、意志,加上灵的主要部分─良心─组成的。这些是我们人内里的各部分。藉着重生,基督进到我们的灵里。(提后四22。)接着,我们该让祂自己扩展到我们心的每一部分。我们的心是我们内里各部分的总和,也是我们里面之人的中心;所以,当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祂就掌管我们里面的全人,并用祂自己供应、加强我们内里的各部分。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的秘诀,乃是我们里面的人得以加强。保罗知道这个秘诀,所以祂求父照着祂荣耀的丰富,用大能使我们得以加强到里面的人里。

更新的灵


 我们往前到四章就看见,得了加强的灵必须成为我们心思里更新的灵。保罗在四章二十三节说,『在你们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这里的灵又是信徒重生的灵,调和了神内住的灵。这样调和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就成了我们心思的灵。我们乃是在这样的灵里得以更新,使我们得着变化。(罗十二2,林后三18。)

 我们得了加强的灵,是我们全人得更新的凭借。我们的灵得了加强时,就会扩展到我们的心思里,使其得更新。我们的灵更新了我们的心思,就进一步更新我们的情感和意志。藉着这样更新的灵,召会就有正确的、作为一个新人的生活。

在灵里被充满


 保罗在五章十八节继续说到在灵里被充满。这节说,『不要醉酒,醉酒使人放荡,乃要在灵里被充满。』醉酒是在身体里被充满,而在我们重生的灵里被充满,乃是被基督充满,(一23,)成为神一切的丰满。(三19。)在身体里醉酒使我们放荡;但在灵里被基督充满,被神的丰满充满,乃使我们涌流祂,用诗章、颂辞、灵歌,彼此对说,时常感谢神,(五19~20,)也使我们彼此服从。(21。)我们在召会生活中所需要的,不是心思里充满客观的知识,乃是在灵里被基督的丰富所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

在灵里祷告


 以弗所书最后一处题到人那重生、有神的灵内住的灵,是在六章十八节。在这里,保罗嘱咐我们要『时时在灵里』祷告,也就是说,在我们那与神的灵调和的灵里祷告。这个灵是在论到属灵争战的经文里题到的。当召会成为新人,有正常的功用、正当的日常生活,并藉着基督的保养顾惜除去斑点、皱纹时,召会就成了大能的战士,为神的权益争战。我们若要参与属灵的争战,就需要在调和的灵里祷告。

 我盼望我们都对以弗所书说到人的灵的地方有深刻印象。在一章,我们有智慧和启示的灵;在二章,灵是神居住的所在;在三章,灵是接受启示的凭借,也是需要得以加强的器官;在四章,更新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更新我们内里的各部分;在五章,灵被基督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在六章,调和的灵乃是我们为主争战祷告的器官。我们思想这卷短短的书里所有题到灵的经节,就看见召会生活完全是在灵里的事。我们要实行召会生活,就需要转到我们灵里,并停留在那里。团体新人的日常生活,完全是在心思的灵里。

清明的天


 我们多次说到,有一个清明的天是很重要的。事实上,有一个清明的天就是有一个清明的灵。就属灵上说,我们的灵就是我们的天。所以,当我们的灵清明时,我们的天也清明。然而,我们的灵若是阴霾的,我们的天也阴霾。

 保罗在四章十七至十九节说,那些在心思的虚妄里行事为人的人,在悟性上既然昏暗,就因着那在他们里面的无知,与神的生命隔绝了。他指出他们的心刚硬,感觉丧尽,就任凭自己放荡。所以,在心思的虚妄里就是在厚厚的黑暗里。对照之下,信徒从前是黑暗,但『如今在主里面乃是光』。(五8。)所以,我们『行事为人就要像光的儿女』。保罗在五章十四节说,『睡着的人哪,要起来,要从死人中站起来,基督就要光照你了。』我们一在灵里,我们就在光中,在主的光照之下;结果我们就有清明的天。我们的灵越清明,我们的天也越清明。

 我们若操练心思而不操练灵,我们里面的天就是阴霾的。如果我们的情感或意志很强,灵却不刚强,情形也是这样。然而,我们若否认天然的心思、情感和意志,并在灵里和主坚定的站在一起,我们的天就要立即并自然而然的清明起来。当我们迟迟不跟从主时,我们的天就阴霾。但是当我们肯定且绝对的跟从主,天就清明了。

 我们迟迟不跟从主的原因,在于我们的心思考虑得太多,或者太顾到情感上的事。也许你怕得罪人。一位弟兄也许担心,他妻子会对他决定走召会的路有所反应。这样的考虑和担忧,使我们的灵阴霾。但是我们若把我们的考虑和担忧摆在一边,而作一个肯定的抉择,绝对的跟从主,我们的天就要清明,我们的灵就不再阴霾。我们的灵里没有挂虑、担忧,只有内住的圣灵。

 我们若照着心思的虚妄行事为人,我们就会在黑暗中,与神的生命隔绝。但我们若转向心思的灵,基督就要光照我们,我们就会有清明的天。有些人与我们在一起多年,却没有多少长进,原因乃在于他们活在心思的虚妄里,很少转向心思的灵。这样的弟兄姊妹若从心思的虚妄里转向心思的灵,他们就会经历大的改变。除非我们在心思的灵里,不在心思的虚妄里,否则听信息也不会有很大帮助。我们若操练心思而不操练灵,就无法从信息里得到属灵的帮助。我们需要从心思的虚妄里跳出来,照着心思的灵行事为人。

新的元素作到我们里面


 当我们照着心思的灵行事为人,我们就得以更新。更新不是仅仅外面的调整、改正或改良,乃是有新的元素,神圣的元素,作到我们里面。这意思是说,在召会生活中我们不该注意外面的改正或调整,我们应当注意内里的更新。

 我们若要更新,就必须脱去旧人并穿上新人。请注意,保罗并没有说,我们应当努力改良旧人。许多圣徒不想脱去旧人,穿上新人,反而定意要改良自己,甚至成全自己。他们也许想要调整自己,好适应召会生活。这是错误的。在真正的召会生活中,没有调整或改正,只有脱去旧人并穿上新人。事实上,这个脱去和穿上就是更新。

 得以更新,意思就是旧元素被新元素顶替了。我们的灵是更新的灵,因为有活的基督作更新的元素内住于其中。因着我们的灵里有新的元素,当更新的灵扩展到我们的心思,我们就能在心思的灵里得以更新。我们越转向心思的灵,越在心思的灵里行事为人,我们的心思就越得以更新。然后,旧的元素就能实际的被新的元素所顶替。这样,我们就脱去旧人并穿上新人。

神的彰显


 这种日常生活产生一个结果,就是我们有神的形像。这意思是说,我们的生活成了神的彰显。保罗在四章二十四节说,新人是照着神。这意思是说,召会生活乃是照着神自己,并且就是神的彰显。神的目标乃是要得着一班人,使祂自己藉着他们得以彰显。在召会中,就是在照着神的新人里,这个神圣的目标实现了。这与教导人外面要有好行为的宗教完全不同。神的目的不是仅仅要得着一班外面仁慈、温良、谦卑的人。祂的目的是要得着一个身体─新人,作祂的彰显。要达到这个目标,首先新人必须在基督里被创造。保罗在第二章说到这事。然后,照保罗在第四章的话来看,新人必须藉着在心思的灵里行事为人而长大并活着,并且必须天天得更新。结果这个团体的新人就要成为神的形像,神的彰显。这样,神的目的就达到了。

神圣的特质藉着人性的美德得以彰显


 保罗在四章二十四节说,这新人是照着神,在那实际的义和圣中所创造的。义是照着神公义的法则,与神与人都是对的。圣是在神面前的敬虔、虔诚。

 在这一节里翻为『圣』字的希腊字是hosiotees,何喜优替斯,指真正的敬虔。因此,有些版本采用『敬虔』的翻译。我们若思想这一节的上下文,就会看见召会生活乃是真正敬虔的生活。不幸这辞已被传统的用法破坏,而含有宗教的意味。在新约里,这个有时被翻作『敬虔』的辞,乃是指照着神圣特质而藉着人性得彰显的美德。一面,敬虔与人性的美德有关;另一面,敬虔乃是彰显神圣的性情与特质。在我们日常的行事为人中,必须有神圣的特质藉着我们的美德彰显出来。

 这种生活与仅仅人性的美德极为不同。作为人,我们总有一些美德,但是这些美德需要成为神圣特质的彰显。譬如,新约教训妻子要服从丈夫。孔子也这样教训。事实上,孔子所教训的是三重的服从:女子在家从父,嫁后从夫,夫死从子。照孔子教训而有的服从,与照圣经教训而有的服从有什么不同?照孔子教训而有的服从,不过是人性的美德。在这种服从里,一点没有基督的味道,也一点没有神圣的特质。但是一位在主里的姊妹若在灵里被充满,并本于这充满而服从丈夫,在她的服从里就有一些基督的味道。这意思是说,在她的服从里有神圣特质的彰显。

 让我们再以孝敬父母为例。圣经的确教训我们要孝敬父母;孔子也是这样教训。但是照着孔子的教训和照着圣经的教训而孝敬父母,其间的差别就在于前者没有基督的味道,而后者有基督的味道和神圣特质的彰显。当我们在灵里被充满,成为神的丰满,并本于这样的充满而孝敬父母时,我们与父母的关系中就有了神的彰显;我们的行为就不是仅仅人性的美德,乃是有神圣特质和基督味道的美德。我们孝敬父母时,应当有基督的香气。这是神藉着人性美德的彰显。一个年轻人倘若凭着被充满而成为神一切丰满的灵来孝敬父母,在这美德里就会有神圣的特质。这是神在人性里的彰显。

 神这彰显与仅仅合乎伦理道德的行为完全不同。虽然孔子的门徒会达到高超的伦理道德标准,但在他们的美德里没有基督的味道。我再说,在我们的美德里,需要有神的特质和基督的味道。这种藉着人性美德的神圣彰显,是四章二十四节的『圣』字所表达的意思。召会生活必须充满这样一个藉着人性美德所彰显的神圣特质。

 我们的诚实和宽大,也必须是神圣特质的彰显。有两种的诚实和宽大:一种的诚实和宽大只是人的美德,另一种的诚实和宽大却彰显神的特质。在召会生活中,我们的诚实和宽大必须有基督的味道。别人接触我们时,不该只觉得我们有美德,乃该能感觉到我们的美德里有基督的味道,并看见我们的美德里有神圣特质的彰显。

 召会生活的关键乃是心思的灵。我们若照着心思的灵生活,召会生活里就有神圣特质的彰显。然后我们就是一个团体的人,有基督的味道和神的彰显。我们给人的印象若仅仅是善良、公义、慈爱,我们的召会生活就是失败的。在我们的善良、公义、慈爱里,必须有三一神的彰显。召会生活必须满了基督的香气与味道,并有神的特质。这样的生活,乃是三一神经过我们人性的活出。历世纪以来,神渴望得着这样的召会生活。我们祷告,但愿不多久这种召会生活能在主的恢复里,在我们中间完全实行出来。愿主因看见祂自己藉团体的新人在地上得着彰显而心满意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