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篇 规条与召会生活
总纲目




四类消极的事物
巴别、规条和分裂
分裂的主因
在基督里的新造
基督是我们惟一的源头
回到真正的一

 读经:以弗所书二章十一至十八节,加拉太书六章十五节。

 以弗所书启示,神的经纶乃是把基督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以产生召会。这卷书也揭露一些破坏召会生活的消极事物。照我们天然的观念,我们也许认为以弗所书会强调罪和世界这样消极的事物。虽然这卷书也对付这些,但这些不是以弗所书中所启示,对召会生活造成破坏的主要因素。

 我们都很容易看出罪是有害的。即使不读圣经,我们也知道罪是败坏的因素。因此,我们读到圣经中关于罪的事,我们立刻就懂,因为罪的观念已经在我们天然的头脑里。然而,说规条比罪更加破坏召会生活,这与我们天然的观念相反。说到规条的经节,没有使我们留下多少印象,因为这些经节不符合我们天然观念里已经有的任何事物。

四类消极的事物


 按照以弗所书的启示,破坏召会生活的基本因素是什么?我们已经指出,虽然罪和世界的确是破坏的原因,但还不是这卷书里的基本消极因素。在以弗所书中有四类破坏召会生活的消极事物,第一类是规条。保罗在二章十四至十五节说,基督『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就是仇恨,在祂的肉体里,废掉了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包含在规条中之诫命的律法,乃是仇恨的原因。有规条就有条例,这些条例就是诫命的律法。这引起仇恨。今天甚至在那些好的、属灵的基督徒中间,也有由某些作法上的规条而引起的仇恨。譬如,实行水浸和洒水的人,可能彼此有仇恨。与这些作法相关的,有规条及其诫命的律法。这些规条乃是第一类破坏召会生活基本的消极事物。

 第二类是道理。保罗在四章十四节说,『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为波浪漂来漂去,并为一切教训之风所摇荡。』这里教训一辞是指道理。虽然基督徒也许认为道理是积极的,但这节清楚指出,道理可能被用来把我们引离基督。任何的道理,甚至是合乎圣经的道理,凡使信徒偏离基督的,就是引他们离开神经纶的教训之风。因此,道理能够被用来破坏基督身体的生活。我们若想要有正当的召会生活,就必须看见道理对基督的身体所造成的损害。

 保罗在四章接着说到旧人,(22,)就是第三类破坏召会的消极事物。旧人是出于亚当,虽是神所造的,却因罪堕落了。因为旧人对召会生活造成这么多的损害,我们就必须脱去旧人,好正确的实行基督身体的生活。

 在五章二十七节,我们看见第四类消极的事物:斑点和皱纹。斑点与天然的生命有关,皱纹与老旧有关。斑点和皱纹,都能非常主观的造成召会生活严重的损害。基督所要献给自己的荣耀召会,是没有斑点、皱纹、或任何这类的病,乃是圣别、没有瑕疵的。

 你也许读过以弗所书许多遍,却没有看见这四类事物能对召会生活造成莫大的损害。你也许读这卷书,却没有注意到规条、道理、旧人、斑点和皱纹等类的事。我自己读过以弗所书多年之后,才开始看见这四类事物对召会生活的严重性。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专一的来看规条。

巴别、规条和分裂


 历世纪以来,基督徒中间分裂的主要来源乃是规条。我们可以追溯这些规条直到巴别的时代。神造人的目的,乃是要人类成为一。这就是为什么祂只创造一个人,而没有创造许多人。神渴望得着一个团体的人。然而,巴别的结果是,人类分裂成许多邦国,许多不同的民族。在这些邦国、民族之间,有许多的不同。不仅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有一般性的不同,各国的人民之间也有不同。譬如,中国人和日本人不同,德国人和法国人也不同。这些不同造成了分裂,而分裂与规条有关。

 从巴别的时代起,人类就因着生活方式和敬拜方式的规条而分裂。这个分裂工作的源头乃是仇敌撒但的诡计。撒但藉着规条,破坏了神为着成就祂定旨所创造之人类的一。就人来说,分裂的人类不可能恢复一。虽然有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但事实上各国一点也不联合。相反的,他们因规条而分裂。

 规条的一个主要元素是语言。我们都知道,在巴别,人类的分裂与不同的语言有关。因此,规条的主要元素是语言。我们若能克服语言所造成的困难,我们在规条上的难处,就解决了一大半。

 五旬节那天,神自己在语言上作了一件意义非常重大的事。说不同语言的人得救了,并被带进一里。在那天,语言所造成的分裂被克服,作为一个新人的召会出现了。召会是新人,意思是说,召会是新的人类、新的人种、新的种族。神为祂自己所创造的旧人性,已经因着规条而分裂。但在五旬节那天,召会却以新人、新的人性出现了。

分裂的主因


 然而,历世纪以来,规条偷着进来分裂基督徒。特别从改教以来,基督徒因着各种作法的规条而分裂。有些基督徒把水浸弄成规条。他们以这规条作他们的根据,形成了浸信会。另有的坚信监督或长老治会的人也作了同样的事。他们以长老治会为规条作他们的根据,形成了长老会。这类的事情层出不穷。基督徒分裂的主要原因,乃是不同宗教作法的规条。

 任何作法都可能有一种规条。譬如,我们也许有祷读的规条。虽然我们发现祷读很有帮助,但我们不该把它弄成规条,或者坚持别人也要这么作。强要别人祷读或反对祷读,都是不对的。不管你藉着祷读得到多少生命的供应,都不要把祷读弄成规条。不仅如此,不要让你所在的地方召会成了祷读的召会。换句话说,不要坚持所有参加聚会的人都要祷读。这样坚持祷读会导致分裂。

 基督徒的倾向就是,在他们个人所发现很有帮助的那些作法上,制造新的规条。因这缘故,就有诸如洗脚、说方言等作法上的规条。那些提倡说方言的人,也许有强制人说方言的规条;反对说方言的人,也许有禁止人说方言的规条。因着有类似这样的规条,基督徒就分裂了。因此,我们接纳所有的真信徒,而不在规条上分裂,乃是顶要紧的。

 基督徒团体有时采取非常奇特的作法。在台湾有一个基督徒团体,有摇椅子的奇特作法。在聚会中,他们通常跪下,握着椅脚,然后摇椅子。他们认为这是从天然心思得释放,并被圣灵充满的最好办法。我们不能只因我们不同意这作法,就有立场来批评这样作的人。许多在这个摇椅子团体里的基督徒,以在台湾高山族中间广传福音而闻名。不仅如此,许多有学问的人被吸引到这个团体,并得到属灵的帮助。我当然不反对这样摇椅子,但我反对任何因这事所形成的规条。

 一面,我们也许看到宗派的错误。另一面,我们也许看见合一立场的真理─一地一会的真理;并且我们也许在正确的立场上,聚在一起成为召会。然而,我们也许看见召会立场的真理,并且确定且实际的为着这真理,但我们也许仍然有我们的规条。我们若不丢弃这些规条,我们在一的事上至终就会有难处。

 我们必须操练自己,没有任何规条。然而我们承认,要我们丢弃规条并不容易。有些信徒有关于乐器的规条。我知道有一个弟兄会就是因着是否使用钢琴而分裂;至终,成了两个团体,一个喜欢钢琴,另一个反对钢琴。这两个团体都是因着规条而形成的。

 在早期洛杉矶的召会生活里,有些圣徒对在聚会中打铃鼓的事有难处。有的人有喜好铃鼓的规条,另有的人有反对铃鼓的规条。我发现我必须与这两种规条争战,好保守正当的一。我对一个厉害反对用铃鼓的弟兄说,『请告诉我,在神眼中,打铃鼓和弹钢琴有什么不同?』这位弟兄承认,在神眼中这两样没有不同。但他很快的指出,就他而言是有不同的。当我说这不同是由于他的背景时,他同意,但他仍然坚持反对使用铃鼓。至终,这个关于铃鼓的规条使许多圣徒退出了召会生活。这只是证明规条能破坏召会生活的许多例子之一。

 为着召会生活的缘故,我们不该有任何关于聚会方式的规条。你只要与所在地的召会是一,不要管他们聚会的方式。要与召会是一,只因为她是召会。不要反对任何特别的作法,也不要强制任何的作法。强制或反对都会带进规条。

在基督里的新造


 使徒保罗非常清楚规条,他也知道争辩某些作法的对错,是徒然无益的。在他那个时代,关于割礼有厉害的争辩。无疑的,许多人说保罗不合乎圣经,因为他停止了这个作法。在加拉太六章十五节,保罗对于这争论说出一句意义非常重大的话:『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保罗晓得受割礼不受割礼,都与神的经纶无关。就神的经纶而论,惟一算得了数的,乃是在基督里的新造。成为新造,就是有基督作到我们里面。

 我们把这个原则应用到今天的光景里,就看见要紧的不是我们有否摇椅子、说方言或祷读。问题完全在于基督有否作到我们里面,并安家在我们心里。就如在保罗的时代一样,惟一算得了数的,乃是在基督耶稣里的新造。

 我们要晓得这事实:神用许多不同的方式把人带到祂那里。有些人也许批评说方言的作法,但许多信徒曾经因此得过帮助。照样,有些在台湾的圣徒得过摇椅子的帮助。我们是谁,能因此定罪他们,或坚持要他们停止这样的作法?若是有些人喜欢说方言,我们不该阻止他们;对祷读或其它各种作法,也是一样,只要不是罪恶的事。召会必须是包罗的,接纳所有在基督里的真信徒。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守一。

基督是我们惟一的源头


 看见一地一会是好的,但还不够。我们若没有对付我们的规条,至终就会因我们的意见或作法而分裂。基督应该是我们惟一的源头。我们不该让我们背景或文化里的任何东西成为我们的源头。不然,我们会按着我们各自的背景与文化,带进不同的规条。召会生活的源头应该是基督,不是我们的规条。

 我们若是不爱主,分裂不会造成这样严重的难处,因为我们可能都受迷惑去追求世界了。但因着我们爱主,我们也爱圣经,并在意圣经的真理,结果就引起道理上的争论;这样的争论进一步导致分裂。若是这样,我们就会重蹈分裂之基督教的历史。

回到真正的一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必须从各种分裂中,被带回到真正的一里。然而,我们若只看见一的立场,而没有看见规条这件事,我们的一就不稳固,反而有再成为宗派或分裂的危险。我们在召会中也许想要将某种特别的作法强加在人身上,这样作就是规条。召会的聚会必须是一般的,不该在某些作法上特殊。如果有人喜欢说方言,他该有自由这样作。然而,他不该把说方言弄成聚会的中心。我们的一不在于作法,乃在于基督作一切。坚持某种的作法,就破坏我们的一。我们该给圣徒们自由,不坚持任何特别的作法。这样,一就会得着保守。

 在一个地方上,只要圣徒们是为着主,并站在召会正当的立场上,我们就应当与他们是一。我们不该将任何作法强加在他们身上,乃该把基督的丰富供应给他们。我们所需要的,乃是得以加强到我们里面的人里,并被基督的丰富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然后我们就会把基督供应给人,而不是想要调整别人或是改正别人。凡出于基督的,圣灵总是会尊重。我们若把基督供应给别人,圣灵会尊重这事,人就会得到帮助。这样,我们就是以正当的方式实行召会生活,脱离规条所引起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