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篇 破坏召会的三项事物
总纲目




神终极的目标
神的居所
不是个人的属灵,乃是召会
长大是为着基督的身体
为着召会被充满并被洗涤
穿戴军装作神的战士
看见召会的异象
犹太教是堕落的原因
知识是败坏的源头
关于基督身位的争论
没有争论,只有享受
保守一
组织是破坏的原因
七倍的灵
卸下一切并得着释放
在包罗万有之灵里的召会生活

 读经:以弗所书一章五至七节,十三节,十七节,二十二至二十三节,二章四至五节,十五节,十八节,二十二节,三章八节,十六至十七节,十九节,二十一节,四章四至六节,十五节,五章十八节,二十六至二十七节,六章十一节,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召会是如何堕落的。在看这事之前,我们先来看以弗所书各章里一些关键的经节。

神终极的目标


 保罗在一章五节说,我们已经预定要得儿子的名分,也就是预定要成为神的众子。在创造里,神是我们的创造者,不是我们的父。在创造里,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从祂生的。神预定我们,或预先标出我们,要我们成为祂的众子;这事实的意思是说,我们被预定要从祂而生。这含示神必须进入我们里面,以及我们必须接受祂的生命,并与祂有生命中的关系。因此,被预定得儿子的名分,就是被预定从神而生,好使祂成为我们的父,我们成为祂的众子。

 在一章六至七节我们看见,神已经在那蒙爱者里面恩赐我们,并使我们在祂里面得蒙救赎。我们既成为神恩典的对象,就在基督里蒙恩宠,且藉着基督的血得蒙救赎。

 一章十三节说,我们已经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当我们相信主耶稣的那天,神就用祂自己作那灵印了我们。

 保罗在一章十七节说,我们需要智慧和启示的灵。这灵是指我们重生、有神的灵内住的灵。

 以弗所一章结束的话是论到召会,就是基督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22~23。)

 我们将这些经节摆在一起,就对以弗所一章有新的看见。我们已经被预定,也受了印记,并且领受了智慧和启示的灵,使我们认识基督的身体。拣选、预定、救赎和印记,本身并不是目的;这些全是为着基督的身体。我们蒙拣选、被预定、蒙恩宠、得恩赐、蒙救赎、并受印记,乃是为着基督的身体。不仅如此,为着基督的身体,我们得了智慧和启示的灵。在以弗所一章,基督的身体乃是神终极的目标。

 我们有许多人已过听了预定和救赎的道。我们也听过关于得恩赐,并受了那灵为印记的事。但你曾听过神的拣选、预定、恩宠、救赎、和印记全都是为着基督的身体吗?

神的居所


 我们在二章四至五节看见,甚至在我们因过犯死了的时候,神便叫我们一同与基督活过来。我们不仅是有罪的,也是死的;但神进来点活我们。如果神救赎了我们,赦免了我们,却没有点活我们,祂就有许多仍在死里的蒙救赎之人。赞美神!祂除了救赎我们,还点活我们。

 神也把我们创造成一个新人。(二15。)不仅如此,我们也在灵里,得以进到父面前。(18。)末了,我们同被建造,成为神在我们灵里的居所。(22。)正如一章结束于基督的身体,二章也是结束于神居所的建造。这指明我们被点活不仅是为着被点活,乃是为着神居所的建造。换句话说,神为着召会点活我们。祂在一章和二章末了的话,都是关乎召会。在一章末了,我们有召会作基督的身体,就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在二章末了,我们有召会作为神在我们灵里的居所。

不是个人的属灵,乃是召会


 保罗在三章八节说,他将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当作福音传扬。保罗不是传道理,甚至也不是传基督之丰富的道理。他所传的乃是基督丰富的本身。不仅如此,保罗在三章祷告,愿我们藉着那灵得以加强到里面的人里,使基督能安家在我们心里。(16~17。)这加强和内住的目标,乃是我们能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19。)这事的结果,乃是在召会中荣耀归与神。(21。)因此,三章像前两章一样,乃是结束于召会。这意思是说,传基督那追测不尽的丰富,加强到里面的人里,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以及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都不是为着我们个人的属灵,乃是为着召会。

长大是为着基督的身体


 在四章四至六节,我们有三一神─父、子、灵,和基督的身体。按照四章十五节,我们需要在一切事上长到元首基督里面。这个长大乃是为着基督的身体,就是为着召会。

为着召会被充满并被洗涤


 保罗在五章十八节吩咐我们,要在灵里被充满。这充满当然是与被充满,成为神一切的丰满有关。藉着里面的充满,我们有话中的水,洗去我们的斑点和皱纹。(26~27。)这洗涤的结果乃是团体的圣化。圣化主要的不是个人的事,乃是团体的事,为着基督身体的事。此外,我们在五章里看见,基督正在保养、顾惜祂的身体。(29。)

穿戴军装作神的战士


 末了,保罗在六章告诉我们,要穿戴神全副的军装。(11。)我们需要藉着各样的祷告和祈求,时时在灵里祷告,接受那灵的剑,那灵就是神的话。(17~18。)这是为使召会成为神的战士。

看见召会的异象


 当我们思想这一切经节时,我们就看见在真正的召会里,没有宗教、传统、规条、形式或仪文,只有三一神作包罗万有的灵,在我们灵里作工,以产生基督的身体,就是新人。盼望我们都祷读这些经节,直到我们看见召会的这个异象。然后我们会领悟,神已经为此预定了我们。我们也已经被点活作神的居所,并且享受基督的丰富,好使我们成为召会的一部分。召会是藉着三一神与蒙救赎之人的调和所产生的。因此,召会生活是神的灵与人的灵团体的调和。我们若有基督作我们的实际,我们就没有规条或形式,只有在我们灵中对活的基督的经历。

犹太教是堕落的原因


 我们若研读召会历史,就知道召会是如何堕落的。首先撒但用犹太教这个照着神的圣言所建立并形成的宗教,来败坏召会。撒但用他的诡计,使犹太教偷偷进入召会。我们已经看见,召会乃是圣灵与人灵调和所产生的实体。在这实体里,规条、组织、形式、或道理都没有地位,只有作包罗万有之灵的三一神,团体的与我们灵的调和,才有地位。五旬节那天的召会就是这样。那时,没有所谓的礼拜或敬拜的方法,圣徒还没有被道理的知识霸占,他们也不在任何组织之下。在五旬节那天,没有宗教,只有一班活在调和的灵里,经历真正召会生活的人。

 然而,后来犹太教带同其形式和规条,尤其是割礼、安息日和饮食的规条,偷着进来。保罗写加拉太书,为要对付犹太教,就是宗教,所造成的破坏。

知识是败坏的源头


 其次,撒但用哲学,特别是称为智慧派之各种哲学的混杂,来破坏召会。有些形式的智慧派,包含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元素。这里的点乃是,撒但利用知识,叫人运用天然的心思,来败坏召会。歌罗西书就是为对付这事而写的,正如加拉太书是为对付宗教而写的一样。仇敌的诡计就是将召会从调和的灵转到天然的心思,也就是说,将圣徒从生命树转到知识树。起初,那些在召会生活里的人是从生命树得喂养。然后撒但进来,使圣徒从生命树岔到知识树。与韦斯利约翰同时代的劳威廉(William Law)看见了这个。『那灵的能力』这本书,引用劳威廉的话如下:『信靠人的智慧和圣经的字句,使召会从起初福音的光景中堕落,正如亚当藉着吃相同的知识树而堕落一样。圣经教师和宗教领袖,藉着智识的成就以及讲道的技巧,在召会中占有一席之地,他们与那些比不上他们的人之间的不同,就像蛇与田野其它走兽之间的不同一样─就是更为狡猾。』

 不仅如此,论到从生命树转到知识树,劳威廉说,『在使徒所建立的头一个召会中,对智慧之话的追求不多,不会过于追求与世界为友而与神为敌。在那初生的召会里,长在乐园当中的生命树,重新生根长大,在人吃它的时候,将荣耀和美德扩展出去。在现今的召会里,生命树被讥为极端派所幻想的食物;那称作知识树的死亡树,却深得牧师和众人的垂青和心爱,且被视为对基督徒有益,如同其对乐园中第一对居民的贻害一样多。』

 创世记三章末了,生命树的道路向堕落的人类关闭了。但藉着基督的救赎,召会被带回到生命树。然而,撒但进来打岔,并将召会从生命树转到知识树。

关于基督身位的争论


 这样的转向知识树,表现在关于基督论(Christology)的争论中,这种争论在召会历史头几个世纪是很普遍的。这些辩驳和争论都与基督的身位有关。许多的辩论是由于智慧派的危害所引起的,该派传讲基督身位的异端,说祂实际上不是神成肉体来作人。许多正派的基督教教师起来驳斥智慧
派的异端,可惜结果却产生各种对基督不同的看法,而引起争辩。有些人说,基督只是神,不是人;另有些人辩论说,基督只是人,不是神。又有人教导说,基督有人的性情,但这性情不是真的,也不是完全的。一些持有这种看法的人说,基督有魂有身体,但没有灵。还有人教导说,基督是人,最终变成了神。有些人还宣告说,基督不仅有两种性情,还有两个人位。另一种看法认为,基督的两种性情调和在一起,产生了第三种性情。这一切不同的意见,在早期的教父中间造成相当多的争辩。召会的分裂大多是由于这些争辩。这是一个实例,说明仇敌如何用他的诡计,将圣徒从灵里转到运用天然的心思,分析道理并加以系统化。

 我们必须从这事上有所学习,只简单的接受神纯净的话,不要想把神的话系统化。我们应当相信圣经所说的一切,并对其说阿们。譬如,约翰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这一节说,话与神同在,也说,话就是神。我们对这两个叙述都说阿们。新约也启示,基督是神子也是人子。我们也相信这两面的事实,并且说阿们。

没有争论,只有享受


 以为基督是可以分析的,这是何等的愚昧!我们连自己都不能充分且彻底的分析,更何况是主耶稣基督。如果我们可以完全认识基督,那祂就不是基督了。我们根本无法完全领略基督是谁,以及基督的所是。我们不要卷入对基督身位的争辩中,让我们简单的接受圣经所启示有关祂的一切。对我们来说,争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只在意享受这位奇妙的基督。

 今天的基督教已经被道理占满了,却缺少对包罗万有之基督的享受。差不多每一宗每一派,都是按着某一个特殊的道理而设立的。譬如,浸信会乃是建立在水浸的道理上。有些浸信会的团体,甚至于坚持人受浸一定要在他们的水里才可以,其它的浸他们一概不承认。因此,浸信会是由于主张受浸的教训所造成的分裂。由此我们看见,甚至在今天,召会也被知识败坏并破坏。许多人在意某一个特殊的道理,却不关心基督的身体。

保守一


 因为撒但使用宗教和知识破坏召会,我们这些在主恢复里的人,必须厉害的见证,我们不是为着宗教,也不是为着知识。撒但是诡诈的。首先他用知识树败坏旧造,然后他用同一棵树败坏神的新造─召会。今天他的作为还是一样。所以,我们必须不走知识的路,甚至不走圣经字句知识的路。我们若从生命树岔出去,转到道理的知识上,我们就会失去一。

 许多访问过洛杉矶召会的人,对我们的一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对他们来说,这是召会生活中最叫人信服的地方。我们中间有一的原因,乃是我们定罪并蔑视知识树。从一开始,当召会生活的根基在这个地方立定时,我们就与知识树无分无关。这就是我们蒙保守在一里的原因。

组织是破坏的原因


 在召会的历史上,第三项破坏召会的事物是组织。这个破坏并败坏的元素在第二世纪开始出现,主要的是受一位属灵的领袖─以格那提(Ignatius)的影响;他教导说,监督与长老不同。然而,照圣经来看,长老和监督指同一班人。长老这辞是指人,监督这辞是指功用。在新约里,长老监督召会生活的各方面。说监督在长老之上的教训,给宗教阶级制度的发展铺了路;宗教阶级制度是一个有主教、大主教、枢机主教、和教皇的严密组织。结果,圣灵在这所谓的『教会』中没有地位。为要使这个组织维持下去,就需要规条、形式和仪文。这就是这些东西在所谓的教会中盛行的原因。

 宗教、知识和组织,的确破坏了召会。连挂名的基督徒,虽然对活的基督没有经历,却也有某种形式的宗教。不仅如此,几乎所有的基督徒,不论是真信徒或是假信徒,都有一些道理的知识。此外,组织泛滥在今天的基督教中,但是很少基督徒认识赐生命的灵或基督身体的实际。好像大多数基督徒所用的语汇,不包括这些辞,只包括与宗教、知识、组织、规条、形式和仪文有关的辞。

 赞美主!我们已经脱离了这一切。我们若清楚破坏召会并败坏召会的因素是什么,就不会走基督教的老路。我们就不会给宗教、知识树、或组织留余地。

七倍的灵


 在主恢复的召会生活中,我们不是为着强调地位或等级的组织。题到长老和执事并没有错。然而,在启示录里没有题到这些辞。相反的,这卷书说到七灵,就是七倍加强的灵,对付堕落的召会。我们不是为着道理、仪文或阶级;我们乃是为着七倍的灵。任何在这包罗万有之灵以外的东西,都是粪土。(腓三8。)

 最近在一次与主的交通里,我感觉我浸沉在那灵里。我里面被那灵充满,我外面穿上了那灵。召会生活乃在于对调和之灵的团体经历,不在于宗教、道理,或有头衔、阶级、地位的组织。我们像在腓立比三章的保罗一样,将基督这包罗万有赐生命之灵以外的一切,都看作粪土。

卸下一切并得着释放


 在主面前,我知道我今天的负担是什么。我没有兴趣教导圣徒。我的负担乃是,我们都该为基督与召会被『摧毁』,我们也该卸下基督教的老旧事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必须完全回到起初,在那里吃生命树。在起初的时候,只有喂养我们的话,没有宗教,没有知识树,也没有组织。我们何等需要卸下在召会中这三样败坏并破坏的属鬼魔的因素!靠着主的怜悯,我们很多人已经卸下了,有的人在一次又一次的聚会中不断的卸下。当我接触圣徒时,我知道许多人已经完全从宗教、知识和组织里得了释放。因为我们已经卸下且得了释放,我们无论到那里去,都能活泼且积极的为着基督与召会。我们既已卸下这些,我们就是一。我们的弟兄相爱不是道理,乃是实际。

 有些人问我们有没有说方言,有没有运用那灵的恩赐。我们能见证,我们被那灵充满、浸透并占有。在这样对那灵的经历里,我们就有召会生活。

在包罗万有之灵里的召会生活


 愿我们都深深的被摸着,看见召会生活与宗教、知识、组织毫不相干。在召会里,规条、形式、或仪文都没有地位。我们甚至不在乎圣经的字句知识。对我们来说,圣经的每一句话都必须是灵,是生命。(约六63。)这样,召会就是活的,并被保守在一里。赐生命的灵乃是我们的一。召会生活中我们所需的一切,全在这包罗万有的灵里。当我们来到圣言跟前,我们需要运用我们的灵祷告。这样,在我们的经历里,话就成为灵,我们就有真正且正当的召会生活。只要我们有召会生活,我们就有一切:救恩、救赎、圣化、得胜的生活、被提和国度。在召会生活中,一切在时间里并在永世里的事物,都是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