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篇 神全副的军装(二)
总纲目




壹 信的盾牌
贰 救恩的头盔
叁 那灵的剑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看见神军装的头三项:腰带、胸甲和鞋。腰带与真理有关,胸甲与义有关,鞋与和平有关。我们已经看见,真理(实际)乃是神彰显在我们的生活里,作我们的标准、模型和原则。义乃是基督在我们的享受和经历中,成为我们良心的遮盖。如果我们在生活中有真理,我们就必定有义作我们的遮盖。圣经启示,义产生和平;这乃是对神并对人的和平,就是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所成就的和平。所以,有腰带、胸甲和鞋,就是有真理、义、以及和平。当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活出神时,我们就被作我们义的基督所遮盖,也有和平作我们稳固的根基。这样我们就预备好与仇敌争战。

壹 信的盾牌


 十六节说,『此外,拿起信的盾牌,藉此就能销灭那恶者一切火烧的箭。』我们需要真理束腰,义遮盖良心,和平覆脚如鞋,并需要信保护我们全人如盾牌。我们若凭那是实际(真理)的神而活,我们就有义,(四24,)义又产生和平。(来十二11,赛三二17。)有了这些,我们就很容易有信作盾牌,抵挡那恶者火烧的箭。基督是这样之信的创始者与成终者。(来十二2。)我们若要在争战中站立得稳,就需要神的军装这四项的装备。

 信的盾牌不是给我们穿上的,乃是给我们拿起的,为着保护我们,抵挡仇敌的攻击。信是在真理、义与和平之后。我们在生活中若有真理,有义作我们的遮盖,且有和平作我们的立足点,我们就自然而然的有信。这信是安全的保护,可以抵挡仇敌火烧的箭,凶猛的攻击。

 现在我们要仔细来看信的盾牌。我们的信,当然不是相信自己的能力、力量、功绩或美德;我们的信必须是相信神。(可十一22。)神是真的、活的、应时的、且便利的,我们需要相信祂。

 我们也应该相信神的心。每个基督徒都必须认识神和神的心。神对我们的心总是好的。不管我们身上发生什么事,或有什么苦难,我们总要相信神的心是好的。神没有意思要惩罚我们、伤害我们、或叫我们受亏损。

 我们该相信神的心,也该相信神的信实。我们会改变,但神永不改变。正如雅各书一章十七节所说,『在祂并没有…转动的影儿。』不仅如此,祂也不能说谎,(多一2,)祂对自己的话总是信实的。

 神不仅是信实的,也是有能力的。所以,我们需要信神的能力。保罗在以弗所三章二十节宣告,『神能…极其充盈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

 我们的信还有一面,就是相信神的话。神受了约束,要成就祂所说的一切。祂越说话,就越要负责成就祂自己的话。我们能告诉祂说,『神,你已经说了,你写出的话已经在我们手中。主,你受了约束,要成就你的话。』为着神信实的话,阿利路亚!

 我们也必须相信神的旨意。神是有计划的神,所以祂有一个旨意。祂对我们的旨意总是积极的。因此,不论何事临到我们,我们都该不顾到我们的快乐或我们的环境,只顾到神的旨意。我们的环境会改变,但神的旨意永不改变。

 不仅如此,我们必须相信神的主宰。因为神是主宰一切的,祂绝不会错。在祂的主宰权柄下,连我们的错误也互相效力,叫我们得益处。若不是神的主宰权柄允许我们犯错,我们就不可能犯错。(然而,这并不是说,我们可以故意犯错。)当我们有错的时候,我们需要悔改,但是不需要懊悔,因为懊悔表示我们缺少信心。我们为了过犯或错误悔改后,必须仍然运用信心相信神的主宰权柄。若不是祂的主宰权柄允许我们这么作,我们不可能犯错。因此,我们不需要懊悔。

 我们都需要完全相信神,相信神的心,相信神的信实,相信神的能力,相信神的话,相信神的旨意,并相信神的主宰权柄。我们若有这样的信,撒但火烧的箭就不能伤害我们。

 火烧的箭就是撒但的试诱、题议、怀疑、问题、谎言和攻击。在使徒时代,打仗的人使用火烧的箭;使徒用这个说明撒但对我们的攻击。每一个试诱都是欺骗,都是虚假的应许。火烧的箭包括魔鬼给我们的题议。我们早上醒来时,撒但常向我们题议。因这缘故,我们早晨头一件事就是需要进到主的话里。我们若不在主的话里,就没有遮盖以抵挡魔鬼的题议。怀疑和问题也是撒但火烧的箭。你有没有注意到,问号看起来很像一条蛇?撒但问夏娃说,『神岂是真说…?』(创三1。)当魔鬼这样问我们时,我们的反应应当是逃跑,一点也不要和他说话。许多时候撒但用谎言攻击我们。但是信的盾牌保护我们,抵挡这些火烧的箭。

 魔鬼火烧的箭临到我们,乃是把一些思想注射到我们的心思里。这些思想好像是我们自己的思想,实际上乃是撒但的。我总以为这样的思想是我自己的,后来我才发现它们是来自撒但。我有这样的发现,是因为我虽然决定不再接受这样的思想,它们还是一直的临到;我就晓得这些思想不是我的,乃是撒但的。在那时之前,我的作法是为着这一切的思想向主认罪。如今我拒绝认这些罪。然而,也许有些人认为,即使这些思想是从撒但来的,但它们能注入我们里面,乃因我们是邪恶的。不要信这个;反而你应当说,『主,我是堕落的,但我是在你的洁净之下。撒但,这个思想是你的,你必须负责。我不担这个责任。』然而,有些人由于良心的过敏,不断的为撒但所造成的事情认罪。绝不要为撒但用诡诈所注射到你里面的思想认罪。

 要叫信心得保卫,抵挡撒但火烧的箭,我们需要一个正确的灵,同着无亏的良心。然而,信心主要不在我们的灵里,也不在我们的良心里,乃在我们的意志里,就是我们心中最强的一部分里。新约说,我们心里信。(罗十10。)按照我们的经历,这在我们心里的信,主要与我们意志的操练有关。一个意志像水母一样的人,无法有刚强的信心。雅各书一章六节告诉我们,那疑惑的人,就像海中的波浪,被风吹动翻腾。这样的人意志游移不定。因此,我们若要有信心,就需要运用我们的意志。

贰 救恩的头盔


 保罗在十七节上半继续说,『还要…接受救恩的头盔。』这是为着遮盖我们的心思、思想,抵挡那恶者射到我们里面的消极思想。这样的头盔,这样的遮盖,乃是神的救恩。撒但把威吓、忧虑、挂虑和其它叫人软弱的思想,注射到我们的心思里。神的救恩就是我们抵挡这一切所拿起的遮盖。这样的救恩,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经历那拯救的基督。(约十六33。)

 撒但火烧的箭乃是透过我们的心思临到我们的。因此,正如我们的良心需要义的胸甲,我们的意志需要信的盾牌,照样我们的心思也需要救恩的头盔。我们需要真理、义、和平、信,然后是救恩。义产生和平,和平给我们立场得着信,然后信带进救恩。不要把救恩的头盔和信的盾牌分开。盾牌保护我们的前面,头盔保护我们的头部。盾牌和头盔是一起作用的。

叁 那灵的剑


 保罗在十七节也说到『那灵的剑,那灵就是神的话』。在神军装的六项中,惟有这一项是为着攻击仇敌的。我们用剑砍碎仇敌。然而,我们不是先拿剑;我们必须先束上腰带,穿上胸甲和鞋子,然后拿起信的盾牌和拯救的头盔。这样,当我们完全受到保护,并有救恩作我们的分时,我们才能接受那灵的剑。

 十七节清楚指明,那灵就是神的话。那灵和话都是基督。(林后三17,启十九13。)基督作那灵与话,能供我们进攻的剑,杀败我们的仇敌。若是我来写这一节,我会说,『神话语的剑。』但保罗说,『那灵的剑,那灵就是神的话。』这里的剑是那灵的剑,还是话的剑?大多数人认为保罗说,剑就是话,而由那灵来挥动这剑。我多年来也是这样领会这一节。我以为使用剑的是那灵,不是我。换句话说,照这样的领会,剑就是话,而用剑击杀仇敌的乃是那灵。我从年轻时就受教导说,那灵帮助我们使用神的话作为剑。但这里的意思不是这样。正确的意思乃是,那灵就是剑本身,不是用剑者。神的话也是剑。剑是那灵,而那灵就是话。这里我们有剑、那灵和话三者,这三者乃是一。

 在本篇信息中,我主要的负担乃是这件事。话就是圣经。但如果这话只是印出来的字句,就不是那灵,也不是剑。十七节的『话』,原文是rhema,雷玛,就是那灵在一切情况下,所说实时的话。当log os,娄格斯,圣经中常时的话,成了实时的『雷玛』时,这『雷玛』就是那灵。成为那灵的『雷玛』,就是砍碎仇敌的剑。譬如,我们也许对某一经节一读再读,它仍然是『娄格斯』─字句的话。这样的话不能杀死任何东西。但有一天这经节对我们成了『雷玛』,就是应时、实时、活的说话,那时这『雷玛』就成了那灵。因此,主耶稣在约翰六章六十三节说,『我对你们所说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原文在这里也用『雷玛』。实时、应时的话乃是那灵;这样的话就是剑。因此,剑、那灵和话,三者乃是一。不仅如此,使用这剑击杀仇敌的,不是那灵,乃是我们。

 在我们基督徒的经历中,话与那灵必须一直是一。我们若说接受了那灵,却没有接受话,这全然是虚假的。我们若没有接受话,就不可能有那灵。在我的经历中,我接受那灵多半是经由话来的。当我很活的接触话时,话对我就成了那灵。然而,有些人接受圣经,却没有那灵。这也不对。那些想要种花的人,需要种子,也需要包含在种子里的生命。把种子里的生命与种子本身分开是不可能的。我们要有生命,就必须接受种子。话与那灵的关系,就像种子与生命的关系一样。我们必须两者都有。主耶稣是那灵也是话。祂并非仅是那灵而不是话,也并非仅是话而不是那灵。

 因为祂是话,也是那灵,所以祂给我们造了心思可以领会,也造了灵可以接受。当我们就近圣经时,我们要运用我们的心思和我们的灵。我们藉着读经运用心思,藉着祷告运用灵。因为我们需要读经,也需要祷告,所以我们应当祷读主的话。我能见证,藉着祷读,我的灵变为刚强,并且预备好吞吃仇敌。我不仅运用我的灵,也运用我的心思来思想主的话。譬如,我也许问说,为什么四章题到恩典和实际(真理),五章题到爱与光。我也为此祷告。我的灵越藉着祷读得加强,我就越渴望使用那灵的剑击杀仇敌。在我的说话中,我有一把剑用来砍碎仇敌。

 神全副的军装,有真理、义、和平、信与救恩。末了有雷玛(话),就是那灵,也就是剑。这是我们用来进攻仇敌的攻击武器。当我们有了神全副的军装,包括剑在内,我们就不仅蒙保护,也预备好与仇敌摔跤。藉着有真理、义、和平、信与救恩,我们就得装备、够资格、得加强、并得加力,在属灵的争战中能以挥剑。这样仇敌就要被我们的剑砍碎,被我们击杀了。

 当我们从事属灵的争战抵挡仇敌时,我们不用花招、技巧或政治手腕。我们惟一的武器乃是那灵─话,就是剑。我们不用技巧;我们挥动那灵的剑。我们用真理束腰,我们的良心被基督作我们的义所遮盖。然后,我们有和平作我们稳固的根基。我们能向全宇宙夸口:我们与神、与人都没有问题,因为我们站在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和平之上。不仅如此,我们还得着信之盾牌的保护,并蒙受救恩之头盔的防卫。因此,当我们祷读主话时,每句话都成了『雷玛』,就是砍碎仇敌的剑。这样,胜利就是我们的。我们不仅征服仇敌,击败仇敌,并且击杀他,甚至把他砍碎。这就是穿上神全副的军装,从事属灵争战的意思。召会必须是这样一个有装备、能争战、并且得胜的召会,以击杀神的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