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篇 神全副的军装(一)
总纲目




壹 真理的腰带
贰 义的胸甲
叁 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

 在本篇和下一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构成神全副军装的项目。头三项─腰带、胸甲和鞋─是一组。我们藉这三件东西,就能站住。在这三项之外,我们还需要拿起信的盾牌,接受救恩的头盔并那灵的剑。(弗六16~17。)

 古代的战士打仗时,一手拿盾牌,一手拿剑。盾牌是防卫的武器,剑是攻击的武器。事实上,神全副军装的六项对象,只有剑是攻击的武器。军装的其它各面都是防卫用的。首先我们来看腰带、胸甲和鞋。

壹 真理的腰带


 六章十四节的头一部分说,『所以要站住,用真理束你们的腰。』束腰是加强我们全人。我们全人需要用真理加强。这加强不是为着坐,乃是为着站。

 照着真理(实际)这辞在四章的用法,(四15注2,21注1,24注4,)这里的真理,是指神在基督里作我们生活的实际,就是神成为我们生活中的实际和经历。这也就是基督自己从我们活出来。(约十四6。)这样的真理,这样的实际,乃是我们的腰带,为着属灵的争战加强我们全人。我们的生活必须有原则和标准。这一点不差就是神自己实际彰显在我们的生活中。当这样的真理束我们的腰时,我们就得加强,能以站立得住。

 然而,倘若你日常的生活远低于那在耶稣身上是实际(真理)者的标准;在邪恶的日子你就无法站住抵挡,反倒要逃走。因为在你日常的生活行动里没有见证,也没有神的彰显,你就没有力量站住,抵挡魔鬼的诡计。我们日常的生活若是松散的,我们就无法站住抵挡黑暗的权势。我们要站住,我们日常的生活就必须照着实际(真理)的原则,并且达到实际(真理)的标准。我们已经指出,这实际(真理)乃是神自己彰显出来,作我们日常生活行动的原则,作我们日常生活的标准,并作我们生活的模型。

 那些有这样生活的人,必定是用真理束腰的。这些乃是能面对攻击与反对的人。因为他们用真理束腰,所以他们能在反对者跟前站立得住。但如果神没有彰显在我们日常的生活和行动中,我们的腰就没有束上,我们也就没有力量站住抵挡仇敌。我们不会有能力面对反对或冲突。

 我们为着属灵的争战所用以束腰的真理,实际上就是我们所经历的基督。保罗在腓立比一章二十一节说,『在我,活着就是基督。』保罗所活出的这位基督,就是他真理的腰带。这位基督就是神,彰显并显示在保罗的日常行动中。因为保罗的日常生活模成了基督的模型,所以他有力量面对一切的反对和逆境。因为保罗用真理束了腰,所以他有力量站住。

贰 义的胸甲


 保罗在十四节继续说,『穿上义的胸甲。』义的胸甲是要遮盖我们的良心,就是胸所表征的。撒但是控告我们的,我们在与他争战时,需要有无亏的良心。不论我们觉得良心多无亏,我们的良心仍需要用义的胸甲遮盖。义是与神与人都是对的。我们若是与神或与人出了一点问题,撒但就要控告我们,使我们的良心有漏洞,漏去我们所有的信心和胆量。因此,我们需要义的遮盖,保护我们不受仇敌的控告。这样的义就是基督。(林前一30。)

 我们若在任何事上有不义,我们的良心就有亏欠。我们若要从事属灵的争战,就必须有无亏的良心,没有漏洞的良心。当我们的良心有漏洞时,我们的信心就从破口漏出。我们的良心若是还有控告和亏欠,信心就会消失。因此,我们需要对付我们的良心,使我们有好的良心,无亏的良心。此外,我们还需要穿上义的胸甲来遮盖我们的良心。

 每当我们要打属灵的仗时,那控告者撒但,就来攻击我们的良心。别的时候他没有这样来打扰我们。撒但知道我们的良心何时有亏欠。当他以这些亏欠来控告我们时,我们立刻就软弱了。

 启示录十二章十一节说,『弟兄们胜过他,是因羔羊的血。』有羔羊的血遮盖,主要的就是我们身上有义的胸甲。义是在血里,血的遮盖就是胸甲。虽然在道理上这不容易解释,但在经历上我们却能明白。每当我们想要争战抵挡黑暗的权势时,撒但就藉着控告,使我们的良心变得十分敏感。这些感觉实际上不是良心的敏锐,乃是撒但控告的结果。我们该立即反应说,『我胜过那控告者撒但,不是靠着我的完全,甚至也不是靠着无亏的良心,乃是靠着羔羊的血。我靠义的胸甲,抵挡他的控告。』

 遮盖我们良心并保护我们脱离撒但控告的义,乃是基督自己。祂是我们的义。因此,基督是束我们腰的真理,也是遮盖我们良心之义的胸甲。我们不是被自己的义所遮盖,乃是被基督作我们的义所遮盖。有些人也许不明白义的胸甲怎能与基督和血有关。在经历上,我们不能把血与基督分开。基督若没有祂的血,就不能遮盖我们。在祂血的洁净下,祂成了我们的义。每当我们有分于属灵的争战时,我们要祷告说,『主,以你自己作我的义遮盖我。主,我藏身在你的血底下。』不仅如此,我们必须告诉那控告者说,『撒但,我胜过你,不是凭我的功绩,乃是凭着羔羊得胜的血。』

叁 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


 十五节说,『且以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当作鞋穿在脚上。』我们的必须穿上鞋,好加强我们,使我们在争战中站住。这不是为走路,也不是为赛跑,乃是为争战。

 『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意思是指和平福音的建立。基督已经在十字架上,为我们与神并与人成就了和平,这和平成了我们的福音。(二13~17。)这已经建立成稳固的根基,好像预备好的鞋,给我们穿在脚上。这样,我们就有稳固的立足点,使我们站立得住,打属灵的仗。为着这样稳固根基的和平,也是基督。(14。)

 大多数译本把这里的希腊字译作,准备或预备,而不译作,稳固的根基。准备或预备指明准备穿上鞋子。许多读以弗所书的人以为,保罗在十五节吩咐我们,总要准备且预备好穿上福音的鞋。但这是从不正确的翻译所导致的错误领会。

 为了明白保罗在这节里的思想,我们需要看见,这里的福音不是恩典的福音,也不是赦罪的福音,甚至也不是基督那追测不尽之丰富的福音。这里的福音乃是和平的福音。按照二章十五至十六节,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了和平,使外邦人能接触犹太信徒,也使我们都能接触神。这和平乃是佳音,好信息。换句话说,这就是福音。为这缘故,二章十七节说,基督传和平为福音。

 我们也必须传这和平为福音。六章十五节所说和平的福音,乃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和平,使我们与神成为一,也使外邦信徒与犹太信徒成为一。这和平乃是我们的福音。有了这和平,就有准备、有预备。实际上原文的意思乃是稳固的根基。这稳固的根基,乃是给我们站住的安全立足点。所以,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和平,乃是稳固的立足点,稳固的根基。当我们与邪恶的势力争战时,基督所成就的和平乃是我们脚的稳固根基。要投身在属灵的争战中,我们的脚必须穿上这稳固的根基。

 已过我们多半以为,福音的鞋就是在传福音时给我们走路或奔跑用的。然而,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不是为着奔跑,乃是为着站住。为着奔跑,我们也许需要一双轻便的鞋;但是为着站住,我们需要一双坚固的鞋。

 在争战中,站住是极其要紧的。我们必须能站住,并能抵挡仇敌的攻击。打败的人会逃跑,但是得胜的人会站住。当我们与仇敌摔跤时,我们会发现撒但不会跑开。甚至当我们胜过了他,他还是一直与我们摔跤。因此,我们必须能以站住。属灵的争战不是一场拳赛,乃是一场摔跤。我们若要与仇敌摔跤,就需要稳固的立足点。阿利路亚!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有这样的根基!有些人的脚穿上了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所以他们能抵挡仇敌任何的攻击。因为他们有这样稳固的立足点,就没有什么能动摇他们。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能在邪恶的日子中站住抵挡。

 通常争战的反面就是和平。当我们有和平时,我们就不争战;当我们争战时,我们就没有和平。但在这里,我们是凭着和平并在和平里争战。我们藉着在和平里站住而争战。我们若失去我们与神之间,或与别的信徒之间的和平,我们就失去了立足点。基督乃是使我们与神是一,并与圣徒是一的和平。这和平是稳固的根基,使我们能站立得稳,抵挡仇敌。

 这篇信息所论到神军装的三方面─真理的腰带、义的胸甲、以及和平福音的稳固根基─都是基督。祂是我们的真理、我们的义、以及我们的和平。基督是彰显并启示出来的神,基督是遮盖我们之义的元素,基督也是使我们能以站住的和平。因此,我们能在和平中站住,打属灵的仗。我们若要在属灵的争战中得胜,就需要基督作我们真理的腰带,作我们义的胸甲,并作我们的和平。藉着这样一位基督,我们就有力量、有遮盖、并有稳固的立足点。这样我们才能与仇敌争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