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篇 对付属灵仇敌的争战
总纲目




壹 召会职责消极的一面
贰 得着加力
叁 穿戴神全副的军装
肆 能以站住,抵挡魔鬼的诡计
伍 我们的摔跤
 一 不是与血肉之人摔跤
 二 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世界的、以及邪恶的属灵势力摔跤
陆 在邪恶的日子能站立得住
柒 作成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以弗所六章十至二十节,这是以弗所书具有战略性的一段,论到属灵的争战。我们已经看见,保罗在以弗所书里论到召会的许多面。召会一辞,原文是ekklesia,艾克利西亚,指蒙召者的聚集或会集。譬如,古时候城里的长官召集百姓一起开会,那个集会就称作艾克利西亚。召会就是神所呼召之子民这样的聚集。在以弗所一章,保罗启示召会是基督的身体。正如人的身体是他的身材和彰显,照样,作基督身体的召会,乃是基督的身材和彰显。召会作为基督的身体,乃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

 保罗在二章十节指出,召会是神的诗章、杰作,就是一篇发抒著者心愿的诗作。保罗在这一章继续指出,召会是在基督耶稣里所创造的团体新人、神的国和神的家。不仅如此,召会在这一章里也是神的居所。(22。)

 保罗在三章四节说到基督的奥秘。神的奥秘就是基督,基督的奥秘就是召会。基督既是神的奥秘,就是神的说明。同样的原则,召会既是基督的奥秘,就是基督的说明。

 在三章十九节,保罗用『神…的丰满』这辞。这辞与『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一23)说法相近。神的丰满,主要的是指源头;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主要的是指结果。举例说,神的丰满像泉源,而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就像泉源流出的溪水。召会是神的丰满,也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之基督的丰满。

 保罗在四章再次说到新人。(24。)二章说到新人的创造,但没有说到新人的生活。新人是由相信的犹太人和相信的外邦人,这两班人所组成的。关于新人的生活,四章说到原则和细节。原则与那照着在耶稣身上是实际者,就是耶稣在地上生活所立的模型有关。细节与神的恩典有关。藉着恩典,新人就完成神永远的定旨。

 在五章和六章,我们看见召会的另外两方面:满足基督渴望的新妇,和击败神仇敌的战士。召会是新妇,需要爱和光。召会是战士,需要权能和神全副的军装。

壹 召会职责消极的一面


 以弗所书说到召会的十二面,其中主要的几面是新人、新妇和战士。新人包括身体的一面,而身体包括丰满和居所。因此,召会的头十面都包括在完成神永远定旨并成功祂经纶的新人里。三一神在已过的永远里为着将来的永远所计划的,乃是用这新人来完成。虽然神的计划是由新人来完成,但基督的渴望仍需得着满足,神的仇敌尚待被打败。因此,召会需要成为新妇和战士。

 一章一节至六章九节把关于召会的积极一面,就是召会成就神永远定旨的启示,全讲过了。但在消极一面,就是召会对付神的仇敌,还有一些事要说到。前五章在多方面描绘召会在积极一面成就神永远的定旨。在六章可以看见召会在消极一面是战士,击败神的仇敌─魔鬼。要作这事,召会必须穿戴神全副的军装。

 一九二八年倪弟兄召开第一次得胜者特会,说到属灵的争战。在那次特会里,那恶者撒但被暴露到极点。倪弟兄指出,在宇宙中有三个意志:神的意志、撒但的意志、以及人的意志。我们若要知道召会如何能作神的战士,从事属灵的争战,我们就必须认识这三个意志,这三个意愿。神的意志是自有永有的,是永远的、非受造的。作为受造之物的天使也有意志。众天使中的一位,就是天使长,受神指派管理亚当被造之前的宇宙。这天使长因着自己的高位和美丽,就变得骄傲起来。这骄傲使他兴起邪恶的意愿,这就成了撒但的意志。因此,在神的意愿,神的意志之外,还有第二个意愿,第二个意志;因为撒但的意志如今是对抗神的意志的。

 一切争战都源自这两个意志的冲突。在撒但的意志兴起与神的意志敌对之前,宇宙中没有争战。宇宙中的冲突起始于天使长对神的背叛。那背叛乃是现今发生在国际之间,以及社会、家庭、和个人里面一切争战的起头。历代以来,国家、团体、人群之间,甚至人自己里面,都一直有争战。譬如,你也许经历理智与情欲内里的争战。各式各样的争战,其源头都在于神的意志与撒但的意志之间的冲突。

 我们不知道撒但背叛和亚当受造之间相隔有多久。我们只知道在某个时候,神造了人,并且赋与他自由的意志。因着神的伟大,祂给人自由的意志。一个伟大的人从不强迫别人跟从他。神给人自由的意志,指明祂不勉强人顺从祂。我年轻时,认为神创造人时给人自由意志是不智慧的。我若是神,我必定叫人无所选择;我必定把人造得只能跟从神。但神是伟大的,祂给人选择的自由。

 我们在创世记二章看见,人可以自由的运用他的意志,或吃生命树,或吃善恶知识树。这两棵树分别代表神的意志和撒但的意志。因此,在园子里有一个三角的局面:生命树代表神的意志,善恶知识树代表撒但的意志,亚当代表人的意志。实际上,生命树是指神自己,善恶知识树是指撒但。所以,有三个人位─神、撒但和人─各有一个意志。

 虽然有三个意志,但冲突只牵涉两方─神和撒但。要紧的问题乃是,人是选择神的意志还是选择撒但的意志。人的意志若与神的意志站在一起,神的意志就能成就。但人的意志若站在撒但的意志这一边,撒但的意志至少就会暂时的成功。我们都知道,人的意志是站在撒但意志的那一边。这意思是说,人拣选跟从撒但,与撒但的意志站在同一边。所以撒但暂时得了胜。

 然而,藉着悔改,人能从撒但的意志转向神的意志,从撒但那一边转到神这一边。福音的第一个吩咐就是悔改,其次两个吩咐乃是信而受浸。任何盼望得救的罪人,必须听从这三个吩咐。他必须向神悔改,相信主耶稣,并在水里受浸。悔改乃是有一个转,从撒但的意志转向神的意志。从出生开始,我们的意志就站在撒但的意志这一面。原因在于,当亚当拣选撒但的意志过于神的意志时,我们就已经在亚当里了。

 许多基督徒不知道传福音的真义。圣经说,我们必须为着国度悔改。(太四17。)神的国实际上就是神圣意志的行使。当罪人为着神的国悔改时,他们就从撒但那一边转到神这一边,就是转向神的国,神的意志。一个人从撒但的意志转向神的意志之后,就必须相信主耶稣并且受浸。藉着受浸,他从黑暗的权势,就是撒但的意志,迁到神爱子的国里。(西一13。)

 从我们得救那天起,我们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争战的生活。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后也是一样。他们吃过逾越节的羊羔之后,就像军队一样迈出埃及地。这指明他们吃逾越节的羊羔乃是为着准备争战。他们是在争战的气氛下得救的。他们一出埃及,争战就开始了。法老和他的军兵追赶以色列人,但是神进来为他们争战。以色列人过了红海,法老军队被淹没之后,神的子民就得胜的赞美祂胜了仇敌。以色列人前进,为着通过旷野而争战,并且在美地继续争战。因此,他们的历史启示,得救者的生活乃是争战的生活。

 我们已经看见,召会作新人应该照着实际、凭着恩典行事,并且看见,召会作新妇应当活在爱和光中。然而,不仅神永远的定旨必须成就,基督的心愿必须得到满足,神的仇敌也必须被击败。为此,召会必须是战士。甚至在雅歌中,我们也看见,当寻求者享受主的同在时,争战也在进行着。因此,我们是照着实际、凭着恩典行事,我们是活在爱和光中,并且我们也争战,为要征服撒但的意志。我们的行事为人是为着完成神的定旨,我们的生活是为着基督的满足,并且我们的争战是为着击败神的仇敌。因此,为着这三件事,召会必须是新人、新妇和战士。

贰 得着加力


 以弗所六章十节说,『末了的话,你们要在主里,靠着祂力量的权能,得着加力。』这里得着加力这辞,原文与一章十九节的能力同字根。要对付神的仇敌,抵挡黑暗的邪恶势力,我们需要那叫基督从死人中复活,并叫祂坐在诸天界里,远超空中一切邪灵的浩大能力,使我们得着加力。我们要在主里得着加力,这事实指明,在对付撒但和他邪恶国度的属灵争战中,我们只能在主里面争战,不能在自己里面争战。何时我们在自己里面,我们就失败了。

 『要…得着加力,』这吩咐含示需要很强的运用我们的意志。我们若要得着加力来应付属灵的争战,我们的意志就必须刚强且有操练。我们不该像水母一样,意志软弱,游移不定。事实上,那些有刚强意志的人最容易悔改。请看大数的扫罗就是一个例子。当他在往大马色的途中,一心想要捉拿凡呼求主耶稣之名的人时,他被主抓住了。因着扫罗有这样强的意志,他就能有厉害的悔改。

 神除了保守我们的良心之外,在祂主宰的权柄下,祂也保守了我们的意志。若不是祂这么作,福音的传扬在人身上就不会有果效。我们也许错误的以为,传福音给一个意志强的人很难。照我的经历,那些因着我传福音得救的人,多半都有刚强的意志和确定的意愿。这样的意志能在悔改时发生积极的功用。悔改需要运用意志。照样,得着加力也与我们的意志有关。

 五旬节那天,彼得告诉人要得救,脱离这弯曲的世代。(徒二40。)这吩咐看来既主动又被动。『要』是主动的,『得救』是被动的。保罗在以弗所六章十节的吩咐─『要…得着加力』─也是如此。『要』这个主动的元素,与被动的元素『得着加力』结合在一起。我们需要运用我们的意志,在主里得着加力。

 在四章我们看见,我们必须得更新;(23;)在五章我们看见,我们必须服从。(21。)为着新人,我们需要得更新;为着新妇,我们需要服从;为着战士,我们需要得着加力。我们既是战士,就必须上战场,不能像绅士或可爱的新妇,乃要像狮子。因此,为着新人、新妇和战士,让我们得更新、服从并得着加力。

 我们需要在主里得着加力,这事实指明我们不能在自己里面打属灵的仗;我们只能在主里并在祂力量的权能里争战。在六章十节里,保罗题到大能、权能和力量。首先,我们藉着那叫基督从死人中复活,使祂作万有之首的大能,得着加力。然后,我们就知道神的权能和力量。

叁 穿戴神全副的军装


 十一节开头说,『要穿戴神全副的军装。』我们打属灵的仗,不仅需要主的大能,也需要神的军装。我们的兵器没有效力,只有神的军装,甚至神全副的军装,才有效力。

 神全副的军装是为着基督的整个身体,不是为着基督身体上任何单个的肢体。召会是一个团体的战士,信徒是这惟一战士的一分子。只有团体的战士才能穿戴神全副的军装,单个的信徒不能。我们必须在基督的身体里打属灵的仗,绝不能单独作战。

 要穿戴神全副的军装,这是个命令。神为我们预备了军装,但祂不替我们穿戴,必须我们自己穿戴,运用我们的意志与祂合作。为这缘故,我们需要得着加力。虽然神能使我们得着加力,我们仍然必须运用我们的意志与祂合作。同样的原则,我们必须与神的命令合作,穿戴军装。

肆 能以站住,抵挡魔鬼的诡计


 我们需要穿戴神全副的军装,好使我们『能以站住』。(11。)在六章,『站住』这辞非常紧要。在二章,我们是与基督一同坐在诸天界里;(6;)在四章和五章,我们是在地上,在基督的身体里行事为人。(四1,17,五2,8,15。)然后在六章,我们是在诸天界里,在基督的大能里站住。与基督同坐,是有分于祂一切所成就的;在基督的身体里行事为人,是成就神永远的定旨;在基督的大能里站住,乃是抵挡神的仇敌。

 藉着穿戴神全副的军装,我们就能以站住,抵挡魔鬼的诡计。这些诡计指明魔鬼邪恶的计谋。魔鬼不仅有邪恶的意志,他还有诡诈的计谋来成功他的意志。甚至现在撒但也在忙着作工,图谋施行他邪恶、诡诈的计谋。

伍 我们的摔跤


 一 不是与血肉之人摔跤

 保罗在十二节继续说,『因我们并不是与血肉之人摔跤,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黑暗世界的、以及诸天界里那邪恶的属灵势力摔跤。』血肉之人是指人说的。在血肉之人背后,乃是魔鬼那抵挡神定旨的邪恶势力。因此,我们的摔跤,我们的争战,必须不是抵挡人,乃是抵挡诸天界里那邪恶的属灵势力。

 我们在主的恢复里应当认识,属灵的争战不是与人争战的事。即使人对这恢复造成损害,我们也不该与他们争战。在他们背后,在他们之上,乃是邪恶的势力。譬如,当大数的扫罗残害召会时,他乃是在黑暗权势的影响之下。有些人和宗教组织反对主的恢复,原因乃是,他们也被那在他们之上且在他们背后的邪恶势力所利用。

 二 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世界的、以及邪恶的属灵势力摔跤

 那些执政的、掌权的、和管辖这黑暗世界的,乃是背叛的天使。他们跟从撒但一同背叛、抵挡神,现今在诸天界里管辖世上的列国,如但以理十章二十节的波斯魔君和希腊魔君。这指明魔鬼撒但有他黑暗的国,(太十二26,西一13,)他在其中居于最高位,在他以下有背叛的天使。

 『这黑暗的世界,』指今天完全在魔鬼藉着他邪恶天使的黑暗管辖之下的世界。管辖这黑暗世界的,乃是撒但所设立管辖各国的魔君。按照但以理书,犹太国是惟一不在撒但权势之下的国家。这个国家是由米迦勒这位为以色列争战的天使长所管辖。然而,外邦列国乃是由撒但行政管理之下属鬼魔的、背叛的天使所管辖。所以,在神的眼中,黑暗遮盖了全地,并且充满环绕地球的大气层。只有神自己仍在光中。因着黑暗掌权者撒但的工作,地和大气层成了『这黑暗』。

 保罗在十二节也题到『诸天界里那邪恶的属灵势力』。这里的诸天界,指空中。(二2。)撒但和他邪恶的属灵势力是在空中;但我们是坐在第三层天上,超过他们。(6。)打仗的时候,凌驾仇敌之上的地位,在战略上是非常重要的。撒但和他邪恶的势力是在我们之下,他们注定是要被击败的。

 我们需要一再被题醒,我们的争战不是抵挡人,乃是抵挡邪灵,就是诸天界里的属灵势力。背叛的天使是撒但国度里的邪灵。因此,召会和撒但之间的争战,乃是我们这些爱主并在祂召会中的人,抵挡诸天界里邪恶势力的争战。表面看是血肉之人破坏召会,实际上是撒但和他邪恶的天使在那些造成破坏的人背后作工。所以,我们必须争战,抵挡这些属灵的势力。

陆 在邪恶的日子能站立得住


 十三节说,『所以要拿起神全副的军装,使你们在邪恶的日子能以抵挡,并且作成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十一节告诉我们,要穿戴神的军装。十三节吩咐我们,要拿起神的军装。我们已经看见,神的军装乃是神为我们预备并提供给我们的。但是我们需要拿起并穿戴;我们需要使用并应用神的供备。军装的一些配件,如剑和盾牌,我们要拿起。但是其它的配件,如胸牌、头盔和鞋子,我们需要穿戴。不管我们是穿戴或是拿起神全副的军装,我们都必须厉害的运用我们的意志。

 保罗特别题到『神全副的军装』。我们要打属灵的仗,需要神全副的军装,不是仅仅其中的一部分或某些部分。这需要基督的身体来拿起,单个的信徒是不行的。

 藉着拿起神全副的军装,我们在邪恶的日子就能抵挡。抵挡就是站住抵挡。在争战中,站住是非常重要的。保罗在五章十六节说,日子是邪恶的。在这邪恶的世代,(加一4,)每天都是邪恶的日子,因为那邪恶者撒但每天都在工作。

柒 作成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


 保罗以『作成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结束十三节。在争战中,我们需要站住到底。我们作成了一切,还必须站立得住。在下两篇信息中我们会看见,十四至十六节乃是形容如何站立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