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篇 被成全的路
总纲目




恩典是照着基督恩赐的度量
职事的工作
阶级制度的观念
信徒中间没有等级
使徒时代
成全圣徒
在召会中,且在职事之下
生命和功用
需要彻底的训练
主的路

 保罗在四章十二节说,『为要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被成全的路。

恩典是照着基督恩赐的度量


 以弗所四章七节说,『但恩典赐给我们各人,是照着基督恩赐的度量。』注意在这一节里,保罗没有说,『给你们各人,』他乃是说,『给我们各人。』这指明保罗把自己包括在内。他没有把自己放在特别的一类,放在与其它圣徒分开的一类。

 恩典已经照着基督恩赐的度量,赐给我们各人。我们肉身上的每个肢体都有一个度量。譬如,耳朵的度量是一个尺寸,肩膀的度量是另一个尺寸。『基督恩赐的度量』,是指基督身体上肢体的大小。每一个肢体都有某种尺寸,某种度量。正如我们的血液是按着肢体的大小,供应我们身体的肢体;恩典也照样是按着肢体的大小,赐给每一个肢体。虽然在肩膀的血比在耳朵的血要多,但血的质量是一样的。正如血是我们肉身的生命供应,恩典也是基督身体里众肢体的生命供应。赞美主,众圣徒都是基督的恩赐,恩典已经赐给他们了!

职事的工作


 因为八至十节是插进来说明的话,所以十一节是接续七节。十一节说,『祂所赐的,有些是使徒,有些是申言者,有些是传福音者,有些是牧人和教师。』十二节说得更清楚,所赐的这些人,乃是为要『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按文法,『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和『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是同位语。这指明,这两句话都是指同一件事。因此,职事的工作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

 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这是谁的工作?是十一节所题到有恩赐之人的工作,还是众圣徒的工作?是成全人者的工作,还是被成全者的工作?答案为:是成全人者的工作,也是被成全者的工作。身体的建造不仅是使徒和其它有恩赐之人的工作,也是众圣徒的工作。我信十二节里职事的工作是指众圣徒的工作,过于指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的工作。

 安那翰会所的建筑工程是这事的例证。许多弟兄来盖会所,但是这些弟兄中专门盖房子的很少。他们多数对建筑这一行业缺少经验。少数有经验的工匠领头作,没有经验的就渐渐被成全。最终,熟练的和初学的一同作建造会所的工。然而,大部分的工程不是由专门人才完成,乃是由初学的人完成的。同样的原则,职事的工作是指基督身体建造的惟一工作。这工作主要的不是由使徒负责,乃是由众圣徒负责。领头的使徒、申言者以及众信徒,甚至包括最小的肢体,都一同作工,以建造身体。

阶级制度的观念


 在这点上,我要对今天基督教堕落的光景,说坦白诚实的话。基督教的堕落,多半是由于天然观念的影响。按照天然观念,任何团体或社会人群中,都该有等级,有些人等级高,有些人等级低。以格那提(Ignatius)是伟大的教父之一,为优良的教师和虔诚人;但他错误的说,监督比长老高。他说长老的权柄是地方的,而监督的权柄是区域的。由于这一观念,就撒下了阶级制度的种子。阶级制度一发展,就不仅有监督,还有大主教、枢机主教,顶上还有教皇。宗教改革之后,这个阶级制度并没有废除,反而在更正教各宗派里以各种不同的形式继续下去,直到今天仍然存在。

 信徒中间阶级制度或金字塔式安排的观念,与天然的观念一拍即合。但我们若从新约清楚的启示得着亮光,就会看见召会不是金字塔,乃是活的生机体,就是身体,以基督为独一的头。主耶稣在马太二十三章八至十节说,『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也不要称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那天上的;也不要受师尊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师尊,就是基督。』虽然如此,按照天然的观念,人总认为十二使徒高过所有其它的圣徒。然而,你若仔细读新约,你找不到十二使徒和其它圣徒之间有多大区别。在新约里,恩典不是单单赐给十二使徒,乃是普遍赐给众门徒。主耶稣在约翰十七章里的祷告,不是为使徒祷告,乃是为门徒祷告。不仅如此,在约翰二十章,主在祂复活的那日,显现给门徒看。五旬节那日,一百二十个人聚集祷告。圣灵在五旬节那天是浇灌在众门徒身上,不是只在使徒们身上。

信徒中间没有等级


 在新约的经纶里没有阶级制度的观念。相反的,神新约的经纶使众信徒都成为同等的。所以主耶稣说,我们都是弟兄,只有基督是我们的师尊、领导、教师和指导。神的经纶虽然把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摆在同一水平上,但是人天然的观念却认为,在召会中,如同在任何的社团或组织中一样,也该有特殊的领袖阶级。

使徒时代


 由于这观念的影响,在召会历史上造成了很大的错误。按照召会历史的传统看法,第一世纪被视为使徒时代。这个观念是错误的。使徒时代包括整个新约时代。现今的时代难道不是使徒时代的一部分吗?倘若不是,那么是什么时代?是圣品阶级的时代,或是阶级制度的时代?我们若蒙新约启示的光照,就会看见整个新约时代都是使徒时代。

 有些人说使徒时代过去了,今天不可能有使徒了。倪弟兄在他早期的职事里,也没有完全摆脱这观念的影响。在一九三四年出版的『聚会的生活』一书中,倪弟兄说没有正式的长老,只有『非正式』的长老。不仅如此,他说今天没有使徒,但有一班人在作使徒的工作,如传福音和建立召会。倪弟兄承认,今天那些作使徒工作的,没有使徒们的圣别、能力和得胜。虽然如此,如倪弟兄所说的,神在每个地方使用一些人为祂作工,像祂在第一世纪使用使徒们一样。过去是使徒们设立召会,但今天是那些作使徒工作的人,在不同的地方设立召会。倪弟兄指出,这些人不配与使徒相比,甚至不配称为使徒。但这些人却作了一部分使徒的工作。这些人是在今天召会堕落的光景中,神所使用的一班人。在一九三四年出版的那本书中,倪弟兄虽然看见有些人是在作使徒的工作,但他不敢称他们为使徒。然而,他称他们为『非正式』的使徒,在各地方的聚会中设立『非正式』的长老。

 三年后,一九三七年,倪弟兄从新约中看见,认为使徒时代已经过去,今天不可能有使徒的说法是错误的。所以,他出了一本书叫作『工作的再思』,在其中他放胆的说,今天还有使徒。这书大约在四十年前出版,当时我们在这事及其有关的事上,只看到部分的亮光。现今,在以弗所三至四章的亮光中,我们看见众圣徒都能作早期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所作同样的工作。

成全圣徒


 我们已经指出,四章十一节中有恩赐的人乃是为着成全圣徒。你认为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成全圣徒来作什么?惟一合理、合逻辑的答案,乃是他们成全圣徒来作他们所作同样的事。譬如,数学老师在数学上训练学生,他的目标是教他们作他所能作的事。最终,经过几年的训练,他的学生也能成为数学老师。但是如果一位老师教了多年数学,却没有成全一个学生,他就很差劲。然而,今天许多基督徒中间真实的光景就是这样。许多基督徒年复一年参加所谓的崇拜,却一点也没有被成全。

 大约二十五年前,有些马尼拉召会的弟兄们,去医院看望一个生病的弟兄。他们围绕在弟兄的床边,每一位都向主祷告。旁边一些基督徒非常诧异听到这么多人祷告。其中一位对我们的弟兄说,『在我们的教堂,牧师是惟一会公开祷告的人。我们不知道如何祷告。但是看看你们─每一个人都能祷告。你们是去那一种召会?』这只是今天基督徒中间缺少成全工作的一个例子。

 我对在主恢复里我们中间的光景负担很重。我必须诚实的问自己,到底有多少弟兄姊妹在这职事下得了成全?正如我们认真读了四年书,就能得到大学学位一样,我们在主恢复里几年之后,也该有一些被成全的标记。但是许多人虽然与我们在一起多年,却似乎没有得着什么成全。因这缘故,圣品阶级与平信徒制度中的某些方面,就潜伏到我们中间来。我们不能容忍这事。我们在这里不是要有基督教里所谓的崇拜。我们在聚会中所作的,必须是为着成全圣徒。我们若是忠信的成全弟兄姊妹,在三、四年之后,每一个人都要被成全,来作早期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所作的同样工作。

 在行传八章,召会遭受逼迫,信徒被迫分散。然而,使徒仍留在耶路撒冷。那些分散的门徒自然而然的就作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的工作。如果今天的基督徒因着逼迫而分散,这些分散的人能作什么?我们需要问自己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分散了,我们能作什么?我盼望许多人能尽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的功用。有些人到了他们不熟悉的地方,就对主在那地的权益有负担。首先,他们要传福音。然后他们要藉着牧养和教导,照顾那些得救的人。我们都需要被成全,来作这工作。

在召会中,且在职事之下


 今天基督教的作法,不是照着新约中主的路。基督教设立神学院,训练人事奉主。但是那些在神学院受教育的人,没有照着神新约的经纶被成全。圣徒真正被成全,必须是在召会中且在职事之下。今天主的职事遭受批评、毁谤和嘲讽。信徒的眼睛若被开启,他们将看见什么是职事,今天职事在那里。在召会中需要职事,好成全圣徒,目的是为着职事的工作,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

 我们中间在为着职事的工作成全圣徒这件事上,实际上所成就的并不多,我对此很关心。我们受堕落基督教的影响何其大!今天许多基督徒所注意的,主要是传福音,以及一些圣经的教训。我们都必须清楚看见,今天主正在作一个工作─成全众圣徒,直到我们都达到。我们已经看见,保罗在以弗所四章里,并没有把自己归为另一类,反而把自己包括在众圣徒中间。我们,包括保罗在内,都必须持守着真实并长到基督里,直到我们都达到了长成的人。

 在这些日子里,我对成全圣徒有很重的负担。除非等到我看见众圣徒都能作早期的使徒、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所作的同样工作,否则我不能卸下这负担。我不愿只作一个传道人或圣经教师。我渴望被成全,并成全别人,为着建造基督的身体。

生命和功用


 我们若要被成全,就必须注意生命和功用。被成全的路在于在生命里长大,并能熟练的尽功用。这里的『成全』一辞,原文的意思也表示使之完全、装备、供备。成全圣徒就是使圣徒得以完全、得着装备、并得着供备。我们惟有藉着在生命中长大,才能得以完全。我们必须成熟,才能得完全。譬如,一个五岁的孩子不是长成的人。我们在属灵上只要还未长大,就仍不完全。母亲藉着喂养孩子来成全他们。不仅如此,父母还要藉着训练他们如何说话行事,来装备他们,供备他们。因此,孩子们藉着喂养和训练得着成全。按照神的经纶成全圣徒也是这样。圣徒需要得着喂养,也需要受训练,使他们能有适当的技能尽功用。

 有一次我访问一处被公认为相当属灵的地方,有人问我为什么在主的恢复里有训练。我回答说,我们这些人需要长大,也需要学习。我们若不长大,就没有作某些事所需要的身量。我们若不学习,就变成『野蛮人』。譬如一个孩子,你若不教他用必备的餐具好好的吃,他在饭桌上将是『野蛮』而没有规矩的。不要以为一个人只要生命属灵,就不需要训练。不,在属灵的事上,就像在物质的事上一样,是需要训练的。在属灵的事上,我们需要成熟、生命长大,我们也需要技能。成熟来自长大,而技能来自训练。所以,为要成全圣徒,我们需要以属灵的食物喂养他们,好叫他们长大,我们也需要训练他们,使他们发展技能。

需要彻底的训练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卸下我对训练一事的负担。为着实行召会生活,我们需要受训练。这意思是说,训练应该加强并提高我们召会生活的实行。到目前为止,圣徒所得的帮助虽然相当不足,但是我们不能否认一个事实:从进到主的恢复以来,许多圣徒都受过一些训练。我们可以从他们在聚会中的见证或祷告明显的看出来。然而,我们还需要更彻底、更完全的训练。我的负担是在一段时间以后,也许三、四年后,这里所有主恢复中的圣徒,都受过充分的训练。

 受训练就是得着基督丰富的供应,供应到我们里面,使我们长大;并且也得着装备,使我们在说话、接触新人、牧养、传福音、教导人的事上,都有技巧。不要说你天生不擅于说话,所以你不能说话。我们众人都能为主说话。

主的路


 圣徒一旦被成全,无论他们到那里,他们都会是使徒,就是受差遣到那地方的人。他们也都会是申言者、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成全圣徒成为身体中这样的恩赐,乃是主的路。我们若不跟随这条路,主就无法得着祂所要的。我们何等感谢祂,因着祂的怜悯,祂已给我们看见祂的路!

 我们已经看见,在四章十三至十五节中,保罗没有把他自己列在外面,他反而说,『直到我们众人都达到…,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惟在爱里持守着真实,我们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长到祂,就是元首基督里面。』我们没有一个人该自认为已经得成全了。我们反而需要更多的生命供应和更多的训练。我们若愿意长大并受训练,就不会重复基督教的历史。我们若是忠信的实行主所给我们看见的,主在我们中间就有路。主的路从未改变。祂的路乃是要成全圣徒,作职事的工作,以建造基督的身体。这是主的路,使祂得着祂所渴望的,作为必需的预备,好迎接祂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