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我们是一的根据
总纲目




壹 第一组,与那灵有关
 一 一个身体
 二 一位灵
 三 一个盼望
贰 第二组,与主有关
 一 一主
 二 一信
 三 一浸
叁 一位众人的神与父

 使徒保罗在劝勉我们保卫『一』时,(弗四3,)指出七项是我们一的根据和根基:一个身体,一位灵,一个盼望,一主,一信,一浸,并一位神与父。这七个『一』分为三组:前三者为第一组,属于那灵,以身体为其彰显,与一个盼望有关;这身体由为其素质的那灵所重生并浸透,而有改变形状、与基督毕像毕肖的盼望。次三者为第二组,属于主,有信和浸,使我们得与祂联合。最后是第三组,由神与父所组成,祂是一切的起始和源头。灵是身体的执行者,子是身体的创造者,父神是身体的起源者─三一神的三都与这身体有关。三一神的第三者首先题到,因为这里主要的是说到身体,而灵是这身体的素质,也是这身体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然后回溯到子,再到父。

壹 第一组,与那灵有关


 一 一个身体

 四节说,『一个身体和一位灵,正如你们蒙召,也是在一个盼望中蒙召的。』身体比灵先题起,因为我们中间的一与身体有关,且是为着身体。我们需要保守一,因为我们众人是一个身体。

 二 一位灵

 一位灵和一个盼望有很深的关系。我们若没有看见这个关系,就无法明白为什么保罗把一位灵、一个盼望、和一个身体摆在一起。灵是一个身体的素质。没有灵,身体是空的,是没有生命的。这里的身体是基督的身体,而基督身体的素质乃是灵。因此,身体和身体的素质乃是一。基督的身体不可能有一个以上的素质。身体惟一的素质就是灵。

 灵乃是在身体里。林前十二章十三节说,『因为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或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经在一位灵里受浸,成了一个身体,且都得以喝一位灵。』本节启示,这一位灵不只是身体的素质,也是身体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没有这一位灵,身体就成了尸体。

 三 一个盼望

 四节中的盼望,乃是荣耀的盼望。(西一27。)我们这些得救的人有一个盼望,就是有一天主耶稣要来作我们荣耀的盼望,并且藉着祂,我们卑贱的身体要改变形状。(腓三21。)一面说,我们宝爱我们的身体,因为身体很有用处,若没有身体,我们就无法生存在这世上。另一面说,我们的身体很麻烦,因为身体时常软弱,容易生病。所以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信徒有一个盼望,就是有一天我们这麻烦的身体,要被基督新陈代谢的改变形状,成为得荣耀的身体。

 你若很难相信我们卑贱的身体会改变形状成为荣耀的身体,我要请你想一想康乃馨种子开花的过程。康乃馨种子本身并不美丽,但是藉着种到土里,藉着正常的长大,种子就会改变形状,成为一株开着美丽花朵的植物。保罗在林前十五章说到身体的改变形状时,将我们的身体比喻为种子。(35~44。)我们有坚定的盼望,就是种子『开花』的那日必会来到。

 根据罗马八章,我们的盼望也含示我们要显现为神的众子。我们今天是神的众子,但我们的儿子名分是隐藏的,甚至还有点奥秘。因这缘故,世上的人对待我们像对别人一样,一点也不知道我们是神的众子。然而,时候将到,我们儿子的名分要显现出来。那时我们就不再需要告诉别人我们是基督徒。众人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在荣耀里神的众子。神众子的显现,也就是神众子的得荣。这是我们的盼望。

 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和我们显现为神的众子,都不是突然发生、料想不到的事。相反的,我们的改变形状和显现,都是在今天就逐渐发生的。不错,改变形状和显现,就一面说是突然之间发生的。但是按照新约的真理,并照着我们的经历,改变形状和显现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今天就在其中。这个过程是藉着一位灵完成的,这灵乃是基督身体的素质、生命和生命的供应,如今在我们里面作工,使我们改变形状,并使我们的儿子名分显明出来。这就是保罗把一个盼望和一位灵,与一个身体连在一起的原因。

 我们这些信徒是基督身体的肢体。虽然你是身体的肢体,你满意你的光景吗?我们若是诚实,就会承认我们对自己和召会目前的光景都不满意。我们需要改变形状。在我们这些作身体众肢体的里面,并在整个身体里面,有这一位灵;祂是身体的素质,也是身体的生命和生命的供应。这位灵不打盹也不闲懒;相反的,祂是大有能力的在我们里面作工,目标是要带我们实现我们蒙召的盼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身体的改变形状不会是突然发生的。今天内住的灵一直在作工,要实现身体的改变形状和神众子的显现。因为我们是在改变形状和显现的过程中,所以被提不该是意外来到的,乃该是正常的经历。

 四节含示,内住的灵今天正在进行一个过程,要把基督的身体带进荣耀里,以成就我们的盼望。所以在这一节,我们有一个身体、一位灵和一个盼望。因为我们都在一个身体里,有一位灵,并且有一个盼望,所以我们是一。我们没有理由不是一,也没有原因有所分别。我们是一个身体,我们有一位灵在我们里面作工,把我们带到我们盼望的目标。

贰 第二组,与主有关


 一 一主

 五节说,『一主,一信,一浸。』本节不说『一子』,而说『一主』。在约翰福音里,我们信入的是子;(三16;)但在使徒行传里,我们信入的是主。(十六31。)在约翰书信里,子是为着生命;(约壹五12;)而在使徒行传里,升天后的主是为着权柄,(二36,)这是关乎祂作头的身分。这里,以身体的头而言,(弗一22,)祂是主。我们相信祂,与生命有关,也与权柄有关。然而,没有多少基督徒知道,他们信主是为着生命,也必须是为着权柄。我们这些失丧的罪人,不只灵里是死的,我们也没有主,没有头。但在我们信主之后,我们既有了生命,也有了头。

 在以弗所书中,身体的一不仅与生命有关,也与作头的身分有关。基督徒分裂,是因他们不顾身体的头。保罗在四节说到生命,那与灵有密切的关系。但他在五节也论到权柄。今天很少基督徒顾到生命,更少基督徒顾到权柄。因着主的怜悯和恩典,我们这些在主恢复里的人顾到生命,也顾到作头的身分。我们不仅有一个身体,连同一位灵和一个盼望,我们也有一主,连同一信和一浸。

 二 一信

 新约中的信,是指我们相信的行为和我们相信的内容。作为我们相信的行为,信是个人且主观的;但是作为我们相信的内容,信是客观的。五节里的一信,不是我们个人相信的行为,乃是我们相信的对象。

 我们基督徒可能在各种不同的道理上有分歧,但是我们都有这一信。我们都相信主耶稣的身位和祂救赎的工作。我们信基督是神的儿子,成为肉体来作人;祂死在十字架上为着救赎我们;祂在第三天复活,并且已经升到诸天之上。这惟一的信,是所有真基督徒所持定的。

 藉着这信,我们联于基督。人一旦信了神子耶稣基督的身位和工作,他就与基督成为一。在这之前,他是在基督之外,但现今他是在基督里面。这位基督是我们的主,我们的头,并且我们是在祂的权柄之下。我们是祂身体的肢体,祂是我们的头。

 我们若要保守一,就必须同时顾到生命和权柄。赐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作工,使我们的魂变化,身体改变形状,并且完全显现为神的众子。这是生命的事。但是我们不只有赐生命的灵在我们里面,我们也有主作身体的头。因此,我们必须服从基督的权柄和作头的身分。

 三 一浸

 藉着信我们信入主,(约三36,)藉着浸我们浸入主(加三27,罗六3)并了结于亚当。(罗六4。)藉着信和浸,我们已从亚当里迁到基督里,因而与主联合。(林前六17。)

 受浸的实际,在于认识并承认我们天然的人已经钉十字架,并且埋葬了。因此,受浸就是死、埋葬和复活的实化。藉着信,我们联于基督,而在基督里我们被钉死、埋葬且复活。我们信了基督之后,应当立刻受浸,作我们认识这事实的见证。浸总是随在信之后的。藉着浸,我们就完全彻底的从亚当里迁到基督里。现今我们是在基督里,祂是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主。我们不再在亚当里,以亚当为我们的头;我们是在基督里,以基督作我们的头。因为主、信、和浸是这样的彼此有关系,所以保罗在五节同时题到三者。

叁 一位众人的神与父


 六节说,『一位众人的神与父,就是那超越众人,贯彻众人,也在众人之内的。』神是万物的起源者,父是为着基督身体的生命源头。在四节里我们有生命,五节里有作头的身分,六节里有起源或源头。由于凡事都有源头,所以要追本溯源是可能的。然而,今天大多数的基督徒都是肤浅的,并不顾到事物的起始或源头。相反的,我们在召会生活中的人,必须有清明的鉴别力。这就是说,我们必须考虑生命、作头身分、以及源头或起源的事。我们若追溯一件事的源头,就必定不会受欺骗或迷失。

 使徒保罗是一个慎思明辨的人,有从主而来敏锐的鉴别力。保罗从一个身体开始,一直追溯到一位神与父。这就是说,他一直追溯到那个源头,那个起源。

 保罗在六节说到一位神与父是『超越众人,贯彻众人,也在众人之内的』。这里含示神圣三一的思想。超越众人,主要的是说到父;贯彻众人,主要的是说到子;在众人之内,主要的是说到那灵。三一神藉着成为那灵临到我们,至终进到我们众人里面。基督身体的一乃是由神格的三一所构成:作源头和起源的父是起源者,作主和头的子是完成者,成为赐生命之灵的那灵是执行者。我们若看见这个,就没有任何事物会打岔我们或使我们迷失;我们对于一以及如何保守一,就会有正确的鉴别力。

 保守一是在三一神里的事。这就是说,三一神自己是我们一的根据、基础和根基。我们一的起源者是父,我们一的完成者是主,我们一的执行者是那灵。但在我们的经历里,那灵在先,因为祂是直接与一有关,与实行一个身体里的一有关。接着,我们有主作完成者,并有父作源头。所以,我们的一乃是我们在基督徒生活中所认识并经历的三一神。

 我们很多人虽然多年是基督徒,却从来没有听过一实际上就是三一神成为我们的经历。我们的一是三一神─灵、主、和父─作到基督的身体里。同着三一神,我们还有信、浸和盼望。有一天我们得着信,我们就被带到基督里。这信的来临是何等荣耀的来临!在信入基督之后,我们就受浸。我们成了基督身体的肢体,有得荣的盼望。这就是我们的一。这一乃是三一神作到基督的身体里,而这身体是藉着信和浸产生的,并且还有盼望,就是有一日要得着荣耀。愿我们都有心来顾到这个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