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篇 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总纲目




壹 基督是我们的和平
贰 基督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一 中间隔断的墙就是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
 二 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1 藉着废掉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
  2 在肉体里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这件事。(弗二14~15。)

壹 基督是我们的和平


 论到基督,二章十四节说,『祂自己是我们的和平。』这里的『我们』是指犹太和外邦信徒。我们靠着基督的血,已经与神并神的子民得亲近了。基督既为犹太和外邦的信徒成就了完全的救赎,祂自己就成了我们的和平,我们的和谐,将两下作成一个。由于人类的堕落并被选族类的蒙召,以色列人和外邦人有了隔离。藉着基督的救赎,这隔离已经除去。现今,在救赎的基督里,两下乃是一;祂是一的联索。

 现今,在以色列和其余的人中间仍然有间隔。但是照着神的经纶,这道间隔已经除去了。在神眼中,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赎,这道间隔已经除掉了。如今,除去这间隔的基督,乃是以色列人和外邦人之间和平的联索。

贰 基督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


 一 中间隔断的墙就是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

 十四节说到中间隔断的墙。这中间隔断的墙,就是『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15,)乃是因人的肉体而立的。这些规条的第一条是割礼,割除人的肉体。割礼成了中间隔断的墙,因为它造成受割礼的犹太人和未受割礼的外邦人之间主要的区别。因此,中间隔断的墙,就是这个区别,成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之间的仇恨。

 摩西的律法有两种诫命:道德的诫命,如关于偷窃和孝敬父母的诫命;以及仪式的诫命,如关于守安息日的诫命。割礼和饮食条例的诫命是仪式的诫命,不是道德的诫命。利未记十一章中有许多说到饮食的诫命,这些诫命当然与道德无关。一个人的道德不会因为他是否吃了被视为不洁净的东西而受影响。

 犹太教的三个主要规条是割礼、守安息日和饮食的条例。每一个以色列男丁都必须在出生第八日受割礼。不仅如此,犹太人也必须守安息日,并遵守有关饮食的众多条例。这些条例是犹太教的三大支柱。主耶稣在地上时,拆毁了守安息日的支柱。在祂尽职的那几年里,祂藉着在安息日医治病人,刻意干犯安息日,犹太人因此大受激怒。然后彼得又带头打破了饮食的条例,虽然他作得相当软弱。彼得因着看见行传十章那个异象,就不得不放弃这些条例。然而在加拉太二章,彼得本来和外邦人一同吃饭,当有一些人从耶路撒冷下来,他就退开了。但无论如何,藉着打破饮食的条例,犹太教的另一根支柱也拆毁了。接着,使徒保罗又拆毁了割礼的支柱。在腓立比三章,他甚至用了一个新的轻篾之辞─『妄自行割』,代替『割礼』这尊贵的辞。不仅如此,他还把那些行割礼的人指为『犬类』,告诉腓立比人要『提防犬类』。难怪犹太人想要杀他!就某种意义说,在他们的眼中,他比主耶稣更可恶,因为割礼是犹太教中首要的条例;对他们而言,割礼比安息日或饮食的条例更重要。所以藉着使徒保罗的工作,犹太教残余的架构全垮了。

 我们必须记住道德的律法和仪式的律法之间的不同。道德的律法永远不会废除;今世不会,千年国不会,永世也不会。相反的,仪式的诫命不是永久的。一个人准不准吃猪肉,该不该守安息日,或行不行割礼,是根据他所处的世代而定的。凡生在亚伯拉罕以后,施浸者约翰以前的犹太男丁,都必须行割礼。照样,关乎安息日和饮食的诫命,也是在特定的时期才有效。

 保罗所说中间隔断的墙,是指规条中诫命的律法,就是关乎割礼、安息日、饮食的仪式诫命。仪式诫命的律法,是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间隔断的墙。任何规条或仪式,都是中间隔断的墙。

 仪式之诫命的颁布,首先是由于人的肉体。例如需要行割礼,是由于人已成为属肉体的。所以,神吩咐人要割除肉体。颁布关于饮食的仪式诫命,是要神的选民谨慎,保守自己的洁净。不分蹄或不倒嚼的动物是不洁净的。分蹄象征走路有分辨,指明我们不该行走在任何污秽的地方。神的子民在他们日常的行事为人中,需要有敏锐的辨别力。不仅如此,他们还需要藉着取用神的话并反复的思想,来学习『倒嚼』。因为堕落的人没有那必需的辨别力,也不思想神的话,所以才有这些诫命颁赐给神的选民。然而,这些规条成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间隔断的墙。而且这个区别和间隔,成了受割礼的犹太人和未受割礼的外邦人彼此之间仇恨的原因。

 每一个规条都造成仇恨。一九六三年我应邀在德州泰勒市的一个聚会中讲道。在会中,我开始轻声的说『阿们』。立即有人警告我说,这里的人不能忍受这个。在那次警告之后,我不敢再说『阿们』。我若坚持这么作,一道隔断的墙就要立起来,仇恨也要产生了。

 甚至实行祷读也可能成为中间隔断的墙和仇恨的原因。虽然祷读对你也许非常有帮助,但别人若是不同意,你就不该坚持。这样作会造成间隔,并产生仇恨。

 我们必须谨慎,不要把任何规条带到召会生活中,因为所有的规条都是杀死人的。有些人也许喜欢在聚会中喊叫,有些人则喜欢安静;喊叫或安静很可能就造成了规条。这些规条不仅造成分裂,也造成仇恨。我看见过由于这样的规条所造成的仇恨。

 一九六三年我随一些弟兄访问洛杉矶某一团体。在聚会中别人怎么作,我就怎么作。事后,一位弟兄问我怎么能作得来。我回答说,『他们所作的有什么不对?难道是有罪吗?你为什么不愿意作?你为什么坚持要与别的圣徒不同?』我个人并不喜欢那个聚会中的一些作法,但是我随著作了,为的是要除去中间隔断的墙。

 一九三三年,我在中国东北有类似的经历。我到那里访问时,有一天在一些日本籍的基督徒家中作客。由于中日之间的政治关系不睦,我和许多中国青年人一样,受教导要厌恶日本人。然而,当我进入这家时,我脱下鞋子,坐在榻榻米上,和其它在场的人一样。当然坐榻榻米而不坐椅子没有什么不对,我们不能说这是对的,那是错的。在聚会中喊叫或安静也是一样。在圣经中都有经节论到这两种情形。

 我们可能喜欢某些作法,但我们不该坚持。我们若坚持某种特殊的作法,我们就会把它造成规条,而产生间隔,形成仇恨。基督徒因着规条而分裂,就如关于受浸的各种规条就是一例。有的人坚持要向后倒下受浸,有的人坚持要向前俯下受浸。有些基督徒因着乐器的使用而分裂。有些人许可用钢琴,不许可用风琴;另有些人却刚好相反。一旦我们有规条,立即就有分裂。虽然我喜欢在聚会中喊叫并高声赞美,但是我不是为着这些事。坚持任何一种作法,就是造成分裂。因此,我们必须没有任何规条。在基督的十字架上,所有的规条都废掉了。

 因为规条造成仇恨和分裂,所以我们必须十分谨慎的对待规条。甚至在彼此非常亲近的人中间,规条也很可能成为仇恨的由来。两位弟兄可能多年来有美好的交通,但是由于一个喜欢喊叫,一个喜欢安静,在他们中间就有了仇恨。他们不但没有彼此相爱,可能反而互相憎恨。宗教的忌恨是一件可怕的事。历史告诉我们,因着撒但那杀人者的狡猾,许多人因宗教忌恨而被杀害。所以,我们必须弃绝一切规条,而顺着圣徒们的作法;只要这些作法不牵涉任何犯罪、不道德或拜偶像的事。虽然我们不称许某些作法,但为着不给规条任何地位,我们应当顺应而行。

 二 拆毁中间隔断的墙

  1 藉着废掉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

 基督藉着废掉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拆毁了犹太人和外邦人中间隔断的墙。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时,一切的规条也都被钉在那里。(西二14。)以弗所二章十五节所说的律法,不是道德诫命的律法,乃是仪式诫命的律法,如行割礼、守安息日、以及某些饮食的条例。

 规条是生活和敬拜的形式或作法。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们必须谨慎,不要把我们生活或敬拜的方式弄成规条。同时,我们也不该把别人所作的当作规条。我们若都这样实行,就不会有难处。

 主的恢复是在全地扩展。在许多不同的国家里─诸如日本、韩国和印度尼西亚─恢复不断在增长;在这些地方,有许多和我们不同的生活方式。当然,主的恢复不能要求日本人、韩国人和印度尼西亚人有相同的生活方式。我们的生活方式极其影响我们的聚会方式。例如,在韩国,要他们一大早,甚至在五点半来晨更,是很容易的。然而这个实行若强加于美国人身上,就非常困难了。

 从餐具上也可以看到不同的生活方式。美国人和欧洲人用刀叉,中国人用筷子,而印度尼西亚人用手指。谁能说那一样最好?由于这是非常敏感的事,我们需要顾到别人的感觉。你若访问印度尼西亚或台湾,你该入境随俗。照样,从印度尼西亚和台湾到西方访问的人,也该如此。我们若要消除规条,就必须这样实行。

 由于交通和通讯的进步,世界上的人越来越融合。这是在神主宰的权柄之下,使祂能得着新人,就是包含所有不同民族的正当召会生活。所以,关于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都必须学习不在别人身上强加任何要求,也不要有任何规条。

 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开始于巴别。在神的经纶里,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胜过巴别。我们的语言能成为规条。当我们在另一个国家长久居留,甚至住在那里时,若是可能,我们应当学习当地的语言,不要坚持说自己的家乡话。

 我们这些蒙救赎并在恢复中的人,已经迁到基督里,并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必须学习恨恶那使不同民族分裂的差异。世人认为文化的差异乃是声望的标记,但是在基督里我们都失去了这个声望;现今我们惟一的声望乃是基督,以及真正的一。我们所在之地或会所,不该有独特的声望。我们都该操练自己顺着别人。只要某种实行不牵涉到淫乱或不道德的事,就没有什么不对。不要执着于你的声望。我们若愿意放下我们文化的骄傲,主才有可能得着正当的召会生活。

 拆毁中间隔断的墙是为着新人、神的国民、神的家人、以及神居所的建造。我们若持守我们的不同,就不可能有这四方面的召会生活。基督教满了不同民族之间分裂的差异。因这缘故,在恢复之外的基督徒不可能有召会生活。为着召会生活的缘故,一切的不同都必须踩在我们的脚下。

  2 在肉体里

 以弗所二章十五节说,基督『在祂的肉体里』废掉了那规条中诫命的律法。人既成了肉体,(创六3,和合本译为血气,)因而远离神和祂的定旨,神就命定祂的选民受割礼,除去肉体。这规条是因人的肉体而立的。基督被钉十字架是在肉体里。祂被钉死时,祂的肉体,就是殿里把圣所和至圣所分隔的幔子所预表的,裂开了。(来十20。)基督藉着在十字架上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就成就了和平。

 我们已经看见,按照圣经,基本的规条是关于割礼、安息日和饮食的条例。但是甚至这些神所命定的规条也都废去了。如果这些基本的规条都废去了,那些枝节的岂不更该废去吗?我们不该持守任何规条,也不该创造新的规条。靠着主的恩典,我们必须学习有弹性,为着召会生活放下一切的不同。不论我们去那里,我们都必须学习和别人一样。这样,我们就要享受召会生活作新人、神的国民、神的家、和神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