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 死在过犯并罪之中
总纲目




壹 第一章的继续
贰 死在过犯并罪之中
 一 在属灵上死了
 二 丧失那使我们能接触神的功能
 三 在过犯并罪之中
叁 随着这世界的世代而行
肆 顺着空中掌权者的首领而行
伍 在我们肉体的私欲里行事为人
陆 生来就是可怒的儿女
柒 得救成为基督的身体

 本篇信息我们来到以弗所二章。我们已经看见,第一章里没有题到神的怜悯,因为那里每一件事都是美好的。但是第二章描述一个可悲的光景,一个需要神丰富怜悯的光景。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说到第二章的头三节。

 事实上,以弗所二章主要的不是说到堕落之人可怜的光景,乃是说到召会的产生与建造。在第一章末了,我们看见作基督身体的召会,是从升天之基督的传输所产生的。这是从积极的观点、从上头来看召会。然而我们必须不仅从上头来看,也从低处来看。保罗在第一章是从诸天界里来看召会。从这个角度来看,召会是升天之基督传输的结果。但是在第二章,保罗是从低处来看召会,从堕落人类悲惨光景的角度来看召会。

壹 第一章的继续


 以弗所二章一节说,『而你们原是死在过犯并罪之中。』按着文法,『而』字指明,一章末句还未写完。一章末节启示,基督藉着祂所达到的,产生了召会,祂的身体。现在,第二章向我们揭示,召会产生的背景,就是死的境界。

 使徒保罗在第一章说了许多美好的事物。他说召会是藉着升天之基督奇妙的传输产生的。在第一章里,保罗说到基督和那在基督身上所运行的能力,使祂从死人中复活,叫祂坐在诸天界里,远超过一切,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并使祂向着召会作万有的头;召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但是正如我们所指出的,召会还有另一面;有基督的一面,也有我们的一面,所以保罗在二章一节就说『而你们』。召会不仅有神性的一面,也有人性的一面。在一章我们看见,召会是属天的神性传输到我们里面的结果;在二章我们看见,召会是出自属地的人性。二章一节开头的连接词『而』很有意义,这字把召会的这两面连接起来。

贰 死在过犯并罪之中


 一 在属灵上死了

 二章一节说,我们原是死在过犯并罪之中。『死』是指我们灵的死,这死遍布我们全人。我们不仅是堕落、犯罪的,我们也是死的。

 一九四七年新年,我在上海传福音时对人说,『朋友们,我们传道人必须诚实的把人真实的光景告诉人。你们不仅是罪人,你们都是死人。你们都在棺材和坟墓里。你们可能自认为是有教养的绅士淑女,但实际上你们是死的,是埋葬在坟墓里的。我告诉你们这事,是因为现在基督要使你们活过来,使你们从棺材中出来。』这是传福音的一个好方法。

 罗马书是对付罪人,所以该书不强调堕落之人是死的这事实。罗马书所强调的,乃是罪行与罪;但以弗所书所强调的是死,是对付死人。罗马书所启示的救恩是根据义的救恩。按照罗马一章十六和十七节,神的福音是有大能的,能使人得救,因为神的义显示在其中。在罗马书里,神是凭着、藉着、并用祂的义拯救我们。然而在以弗所书中,神是用生命来拯救死人。义对死人没有用处;他们所需要的是生命。许多基督徒不清楚藉着义得救与藉着生命得救的不同。故此,他们用以弗所书说明藉着义的救恩。我们是罪人和死人,需要义,也需要生命;我们需要罗马书中的救恩,也需要以弗所书中的救恩。

 二 丧失那使我们能接触神的功能

 我们因着死在过犯并罪之中,就丧失那使我们能接触神的功能。属灵的死废掉了我们灵的功能。无论我们的身体或魂多活跃,我们的灵是死的,无法接触神。

 三 在过犯并罪之中

 一节说,我们是死在过犯并罪之中。过犯是越过权利限度的行为,罪是邪恶的作为。我们在得救以前,乃是死在这样的过犯并罪之中。我们是从这死的背景中,得救成为召会─基督的身体。死人已经活过来,成了活的生机体以彰显基督。

 我们需要再说一些关于过犯的事。你赛跑时必须留在线内,超出线外就是犯规。你在线内就有权赛跑,但是你若跑出线外,你就越过了你的权利,那就是过犯。

 多年前,我受一位弟兄的帮助,他一直学习生命的功课。有一天他见证说,他蒙神光照之后,知道如果敲某人的门,无人回答,他就没有权利进那房间,否则就是越过了他的权利。我非常受这见证的帮助。以后每当我到别人家里拜访时,我约束自己留在别人请我坐的房间里,我不敢擅自在这房子的其它部分走动;那样作就是越过我的权利,而有了过犯。然而有的人走遍别人的屋子,甚至查看各样东西,却一点感觉也没有。他们虽然称义自己的行为,但在神眼中他们越过了他们的权利。

 比方聚会后一位弟兄把诗歌本留在椅子上,你想你有权利处理吗?不!你没有这个权利,除非你是负责整洁会所或收拾遗失物品。但是即使你有责任收拾会所里的东西,这并不表示你有权利翻阅弟兄的诗歌本。

 在神眼中,我们多次越过了我们的权利。因此,我们是那些死在过犯中的人。不仅如此,我们也死在罪中,死在诸如说谎、偷窃等罪行之中。

叁 随着这世界的世代而行


 论到我们的过犯和罪,二节说,『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着这世界的世代。』这世界,指由许多世代所组成的撒但系统。因此,这里的『世代』是指撒但系统的部分、片段、方面、以及现今时髦的表现,为撒但所利用,篡夺并霸占人,使人远离神和神的定旨。当我们死在过犯并罪之中,我们的行事为人乃是随着这世界的世代,时髦的表现,现今的潮流,就是撒但的系统。

 当我们死在过犯并罪之中时,我们在世界、在撒但国度的范围里,却非常活跃。『世界』这辞,原文是cosmos,科斯莫斯,意思是系统。这不是神的系统,也不是人的系统,乃是撒但的系统。这个系统,世界,是由许多世代所组成的;每一个世代都是撒但系统的片段。每一个世代也是一种风尚。故此,钦定英文译本采用『这世界的风尚』这个翻译。每一个世代有一种样子和表现。在亚伯拉罕时的世界是一种表现,在大卫时是一种表现,在保罗时又是另一种表现。今天的世界也有其时髦的表现。不仅如此,这世界的世代也有其潮流。从前我们是随着今世的潮流而行。当人跟随世代的潮流时,这就很强的表示他们是死的,他们是在世代潮流中随波逐流的行尸走肉。

 一九三七年我在中国内地游历,看到一个很好的例子。有一天我经过一条从坡上流下来的小溪,溪中满了随波而流的枯叶,在这些叶子中却有小鱼逆流而上。因为鱼满有生命,所以能逆流而上;但是叶子没有生命,只能随波漂流。枯叶没有生命,无法抵挡水流,不能逆流而上。凡是随着今世潮流的人,都是死的。这世代的潮流能带走这么多人,乃因他们都是死的。在世界各地,每一个国家,人们都是死的。所以,每当世代的潮流进来时,他们立刻就被卷走了。我们从前也是死的,并且被这世代的潮流冲去;但是现今我们已经活过来,潮流不再能影响我们。

肆 顺着空中掌权者的首领而行


 当我们死在自己的过犯并罪之中,我们不仅积极的跟随这世界的世代,我们的行事为人也顺着『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那现今在悖逆之子里面运行之灵的首领』。这里的首领指撒但,就是六章十二节所说,那些空中执政者、掌权者的首领。『灵』与『空中掌权者』是同位语,指集体的权势,就是一切邪恶天使权势的集合,由撒但为其首领。这集合的灵,现今正在悖逆之子里面运行。我们从前也是悖逆之子,但如今已经得救成为召会。

 在我们上面有空中掌权者的首领─撒但所管辖的范围。没有多少基督徒充分的认识这个空中的邪恶权势。全地都在这空中之灵的权势之下。这个邪灵,这种邪恶的空中权势,乃是犯罪、谋杀、甚至自杀的原因,驱使人作人平常所不会作的恶事。这邪恶的源头是在于那管辖他们的灵,就是空中的权势。这灵现今乃是在悖逆之子,在那些悖逆神的人里面运行。

伍 在我们肉体的私欲里行事为人


 我们看过两个范围─世界的范围和空中掌权者的范围。当我们死在自己的过犯并罪之中时,我们在这两个范围中却很活跃。现在我们需要来看第三个范围─我们肉体私欲的范围。三节说,『我们众人从前也都在他们中间,在我们肉体的私欲里,行事为人,行肉体和思念所意欲的,生来就是可怒的儿女,和其余的人一样。』这节里的『他们』是指悖逆之子,『我们』是指所有的信徒,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我们死在过犯和罪之中时,也是在我们肉体的私欲里行事为人,行肉体和思念所意欲的。有三样邪恶的东西管辖我们的生活:在我们外面,有这世界的世代;在我们上面和里面,有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在我们堕落的性情里,有肉体的私欲。我们已蒙拯救,脱离这些邪恶的东西,成了基督的身体。

 我们得救以前,都是在肉体的私欲里行事为人,行肉体和思念所意欲的。三节里的『意欲』,指我们的爱好。已往我们爱作什么,就作什么。我们爱跳舞,就去跳舞;爱看球赛,就去看球赛;爱逛街,就去逛街。今天年轻的一代,恐怕比历史上任何一代,更随心所欲。你若问青年人为什么要作某些事,他们很多人会回答说,因为他们喜欢作。这是一个死人的明证。今天许多年轻人为所欲为,如同车子没有剎车一样,这是何等危险!

 在三节里,肉体所意欲的是指邪恶的事;思念所意欲的是指一些也许比较好的事。但两者都是灵(特别是良心)死了的记号。当一个人灵里死了,他就行肉体和思念所意欲的事。

陆 生来就是可怒的儿女


 保罗在三节说,我们『生来就是可怒的儿女,和其余的人一样』。我们原是悖逆之子,也是可怒的儿女。因着悖逆,我们在死的范围里,原在神的忿怒之下。然而我们已经蒙拯救,脱离了悖逆和神的忿怒。

柒 得救成为基督的身体


 我们已经看见,我们曾在其中活跃的三个范围:世界的世代,环绕居人之地邪恶的空中权势,以及肉体的私欲(包括肉体和思念所意欲的)。世界是在我们外面,私欲是在我们里面,而邪恶的属灵空中权势是在我们上面,也在我们里面。要叫死人逃脱这三个范围,是不可能的。所有的人生来都是悖逆之子和可怒的儿女,落在神的审判之下。当我们死在过犯并罪之中时,我们的光景也是这样。赞美主,召会是从这个死的范围中产生出来的!我们已经得救成为基督的身体;现今我们不再在这三个范围里,乃是在基督里,在那灵里,并且在诸天界里。

 以弗所二章一至三节把我们照着堕落天性而有的光景,清楚的描绘出来。当我们在那光景中时,我们虽是死在过犯并罪之中,却在这世界的世代里,在空中掌权者的管辖之下,并在肉体和思念所意欲的事上,非常活跃。这就是那黑暗的背景,衬托出我们所看见的召会。召会是从这样悲惨的源头产生出来的。阿利路亚!虽然我们原是死在这样可怜的光景里,我们却蒙了拯救成为基督的身体。这是何等的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