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三)
总纲目




四个世代
经纶的意义
生命的分赐
终极的经纶
召会生活的小影
生命的光使一切有秩序

 本篇信息,是进一步继续说到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弗一10。)首先我们需要看见,什么是时期满足的时候。以弗所一章十节说,『为着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要将万有,无论是在诸天之上的,或是在地上的,都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为着』这辞的意思是『结果产生』,或『为要有』。本节中的『经纶』是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这里的时期,无疑是指世代说的。因此,时期满足的时候就是世代满足的时候。

四个世代


 在圣经中有四个不同的世代(时代)。约翰一章十七节说,『因为律法是藉着摩西赐的,恩典和实际都是藉着耶稣基督来的。』在此我们看见,律法与摩西有关,恩典与耶稣基督有关。这里含示两个世代:律法的世代和恩典的世代。摩西被兴起来,律法的世代就开始了;基督来了,恩典的世代就开始了。罗马五章题到亚当和摩西。(14。)罪与亚当有关,并且正如我们所看见的,律法与摩西有关。因此,这里有三个人─亚当、摩西和基督,以及三件事─罪、律法和恩典。亚当与罪有关,摩西与律法有关,基督与恩典有关。这指明从亚当到基督的再来,共有三个世代:罪的世代、律法的世代、以及恩典的世代。

 你们很多人熟悉七个时代的神学教训,就是无罪时代、良心时代、人治时代、应许时代、律法时代、恩典时代、以及国度时代。这种七个时代的说法并非不正确;但照着圣经的记载,我们可以说,在千年国以前只有三个世代,就是亚当的世代、摩西的世代、和基督的世代。在恩典的世代之后,国度的世代就来到。这将是属天管治临到地上的一千年。因此,共有四个世代:罪的世代、律法的世代、恩典的世代、和国度的世代。

 这四个世代就是时期。这四个世代中的头一个开始以前,没有时间,只是已过的永远。在这四个世代之后,也不再有时间,乃是将来的永远。在已过的永远和将来的永远两端之间,有四个世代,就是四个时期。亚当的时期是罪的时期,摩西的时期是律法的时期,基督的时期是恩典的时期,千年国的时期是国度的时期。当这四个时期完成了,那就是时期满足的时候,就是诸世代的完结。亚当和摩西的世代已经完结了,恩典的世代即将结束,千年国的世代还未开始。在第四个世代完结以后,将有一个经纶,保罗称之为时期满足时的经纶。

 当保罗在地上的时候,有一个经纶,他称之为恩典的管家职分。(弗三2。)不仅在保罗的时候有一个经纶,在每个世代都是如此;在亚当的世代、在律法的世代、在恩典的世代是如此,在要来国度的世代,也必定有一个经纶。在诸世代满足时,将有完满、终极的经纶。

经纶的意义


 现在我们必须领会经纶是什么。根据一种教训,经纶是指世代说的。然而,这种领会并不正确。另一种教训说,经纶是指神在某个特殊时期之内,对待祂子民的方式。譬如,在无罪的时代,神以一种方式对待人;在良心时代,祂以另一种方式对待人。照样,在人治、应许、律法、恩典、和国度的时代中,神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人。这种对经纶的领会并非不正确,但是不够充分。经纶乃是分赐的行动或步骤,是指神将自己分赐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说的。我多年研究经纶这件事,并且研读过许多图表;但我从未听说过,神的经纶就是把祂自己分赐到祂的子民里面。我们必须忘掉所有的图表,并记住一个基本的点:神如今正把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

生命的分赐


 我们曾指出,当撒但这死的权势,将他自己注射到人里面时,撒但对人就成了死亡和黑暗。死带进败坏,而黑暗带进混乱。撒但的目标乃是要败坏神的创造,而造成混乱。但是赞美主,凡死亡泛滥的地方,生命就更加洋溢!撒但进来杀死之后,神就进来点活,分赐生命。那里有生命,那里也就有光。死亡来毁坏,生命却来医治;黑暗带进混乱,光却带进正当的秩序。我们必须记住,撒但进来杀死神的创造,死亡带来毁坏,黑暗带进混乱。然而,神进来点活被杀死的创造,并且带进秩序。在这秩序中,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神的经纶就是将生命分赐到死了的人里面。虽然亚当死了,神却进来将祂自己的成分,分赐到亚伯里面;祂在以挪士和以诺的身上也作了同样的事。不要以为以诺在他自己这个死了的人里面,能与神同行三百年之久。(创五22。)惟有藉着神将祂自己分赐到他里面,这才有可能。挪亚也是这样。挪亚与神同行,并且有刚强的信心,这是因为神将祂自己分赐到他里面。从亚伯开始,神分赐祂自己;以后一代一代的增加。因此,对以诺的分赐就大于对以挪士的分赐,而对挪亚的分赐又大于对以诺的分赐。在亚伯拉罕身上的分赐更大。行传七章二节说,荣耀的神向亚伯拉罕显现。那个显现当然是一种分赐。亚伯拉罕能对神有信心,因为神已经分赐到他里面。

 在我们听见福音并悔改时,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我们身上。当我们悔改并向神承认我们的罪,神就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尽管在那时我们并不觉得神的分赐。然而,当我们回想自己的经历,我们知道情形就是如此。在我悔改并向神认罪的那一天,有个东西就分赐到我的全人里。我虽然哭泣,但我里面却是火热。这是神的感动,也是祂的分赐。当神来感动我们,祂就把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没有什么能像神的经纶那样改变我们。神的经纶能把强盗变化成圣徒,因为神的经纶乃是将神圣别的性情分赐到这人里面。我鼓励你们大家为着祂的分赐到主面前三十分钟;在那段时间里,忘记你的难处和环境,只要单单向祂敞开,承认你的短处和过错。你越向祂承认,你就越为祂开路,使祂将自己分赐到你里面。

 不论我们用什么辞─分赐、感动、灌输或注入─在经历上都是一样的。我不在乎用辞;我在意神圣的元素分赐到你里面。我们需要神进到我们里面,我们需要神的元素作到我们全人里面。这就是经纶的意义。

 今天在大多数的基督徒中间,缺少将神分赐到人里面的经纶。很多人教导七个时代,但从不告诉人,经纶是指神将祂的生命和性情分赐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今天我们的负担不是教训道理,乃是要将神的生命和性情分赐到祂的子民里面。请不要把你的意见或观念带到这职事中。如果你这样作,你会浪费时间。我们对于辩论道理的要点或观念不感兴趣;我们的负担乃是要把神灌注到你里面。你也许懂得许多道理,却非常缺乏神圣的元素。你所需要的,乃是将神的元素分赐到你的全人里。我在弟兄会里多年,最后我厌烦了他们在道理上的争辩。我们可能不缺道理,但我们缺少神圣的元素。神的经纶就是将祂的元素分赐到我们里面。

终极的经纶


 我们看见了神将祂自己分赐到亚伯、以挪士、以诺、挪亚、和亚伯拉罕里面。祂在摩西身上有更大的分赐;当然,在主耶稣身上更是如此。这种分赐在新约书信中继续进行。神在今时代的经纶比在使徒保罗的时代更大,你听了这话也许会惊奇。我怀疑保罗在世时,能否有一批会众有幸听见你们今天所听见的事。今天神恩典的经纶乃是更深、更高、更广的。这经纶将继续经过千年国,直到时期满足的时候。时期满足时的经纶,将是最高、最广的。如启示录二十一和二十二章所启示的,这经纶将在永世里。

 在这两章圣经里,我们看见一个新的境界,就是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启示录二十一章一节说,『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因为第一个天和第一个地已经过去了,海也不再有了。』在圣经里,海表征死亡。不再有海,意思是没有死亡的痕迹。那时死亡已被吞灭了。在千年国的末了,死亡这个最后的仇敌,要被废掉,扔在火湖里。代替死亡的,乃是一个新的境界,新的范围,新的圆周,其中心乃是新耶路撒冷。

 你若细读启示录这卷书,就会看见新耶路撒冷实际上是一座大山,高一万二千斯泰底亚,就是一千三百多英哩。山顶上有神和羔羊的宝座,(二二1,)从宝座流出生命水的河,流下山达到十二个城门。生命水是为着喝,为着生命的供应,不是为着沐浴或受浸的。在生命水里长着生命树。(2。)这指明当你喝生命水时,你就吃了生命树。因此,当你喝这水,你就接受了生命的供应。在此我们看见终极完成的经纶:三一神分赐到新耶路撒冷的全城里。这要使城被生命水所充满、浸透、饱和并泡透。这就是神为着时期满足时所预先定下的最高经纶。

召会生活的小影


 今天我们在召会生活中享受这终极完成之经纶的小影。在召会中我们有生命的水流,我们饮生命水,并且吃生命树;这是神在召会生活中的经纶。然而,这不是最高的经纶,不是时期满足时的经纶。当我在召会中享受活水时,我乃是在等候着终极的经纶。我们都要在这终极的经纶里,并且要完全被三一神浸透。

 宝座上的神是指父,羔羊是指子,而生命水的河是指灵。约翰七章清楚的启示,生命河是指那灵。因此,在启示录二十二章,我们有父神、救赎者子神、以及灵神同著作生命树的子神而涌流,作我们生命的供应。这是三一神的经纶,是最高的经纶,也是时期满足时的经纶。

 这经纶从亚伯开始,历世历代以来一直增加,直到最终达到时期满足时的经纶。现今我们非常接近那个经纶。如果我们看见这事,我们真要乐而忘形。甚至使徒保罗也不如我们那样接近终极的经纶。阿利路亚,我们都将有分于终极完成的经纶!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在召会生活中有要来之经纶的小影。何等美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喜欢唱补充本诗歌第二百一十六首中的这几行:

 喝!从宝座流出

 纯净生命河的水!

 吃!生命树果子,

 丰硕又累累垂垂! 

 看!那满城光辉,

 不需灯光或日、月,

 她没有黑夜!

 哦,在召会生活中,我们喝生命水,并吃生命树!因着吃喝,我们就藉着神的经纶,被祂的生命浸透。生命越分赐到我们里面,我们就站立得越高。这就是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生命的光使一切有秩序


 生命在那里,光也在那里。约翰一章四节说,『生命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这光是生命的光。(八12。)在启示录二十一章,我们有生命也有光。新耶路撒冷被光浸透,所以不需要日光。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三节说,『那城内不需要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在新耶路撒冷,我们有三一神的荣耀作我们的光照。在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里没有黑夜,没有死亡,也没有黑暗,反而有生命和光。这将使一切站立,而且秩序井然。

 凡是有光的地方,事情便有秩序。假定洛杉矶市没有光,那会有何等的黑暗与混乱!生命规律人,光管制人。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没有规条,但我们有规律人的生命和管制人的光。当召会满了生命,就也满了光。这样,在召会中的每个人就都被里面的生命所规律,而不是被外面的规条所规律;每个人都受生命之光管制,而且秩序井然。在生命和光里,我们就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在启示录二十一章我们看见头,看见身体环绕着头,并且看见列国藉着城的光行走。(24。)这将使新天新地成为光明的范围。因此,在以新耶路撒冷为中心的新天新地里,万有将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就应验了以弗所一章十节中所说的,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要使这事发生,我们就需要生命的分赐。分赐到我们里面的生命最终要成为人的光。在时期满足时的经纶里,列国要藉着城的光行走。这意思是说,不再有死亡、黑暗、败坏和混乱,反而一切都在良好的秩序里,归一于一个元首基督─那独一的头之下,而在永世里彰显三一神。这个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就是三一神永远的彰显。今天的召会生活就是对这事的预尝。召会生活是新天新地和新耶路撒冷的小影。我们在这小影中的人,享受生命和光的分赐,也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