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篇 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一)
总纲目




神洋溢的恩典作工,将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许多项目的结果
终极的目标
召会有分于基督元首的身分
崩溃的乱堆
神永远的目的
召会领先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万物的复兴
所谓的『教会』乃是混乱
在生命里长大的事
藉着光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对我们许多人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全新的思想。以弗所一章十节说,『为着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要将万有,无论是在诸天之上的,或是在地上的,都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head up all things in Christ)。』钦定英文译本没有用『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head up)一辞,乃是用『聚集在一里』(gather together in one)一语。这样的翻译并不充分。在原文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话,乃是『元首』这个名词的动词形态。本节正确的翻译是:『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神洋溢的恩典作工,将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九至十节不该和前面的经节分开,因为三至十四节实际上是一长句。既然九至十节不是独立的句子,我们就需要参看七至八节,那里说到神恩典的丰富,以及祂用全般的智慧和明达,使其向我们洋溢的恩典。如果你将这四节一起读,你会看见其中每一件事都与洋溢的恩典有关。洋溢的恩典为我们作了许多。例如,这恩典使我们成为神的基业,也使神成为我们的基业。在家庭里,儿女就是父亲的基业。一个人也许很富有,但假如他没有孩子,实际上他是贫穷的,也许会认为自己一无所有。这指明父亲的基业就是他的儿女。根据圣经,我们的儿女越多,就越富有。没有什么能与儿女相比。我们这些神的众子,乃是神的基业。洋溢的恩典使我们成为神的众子和祂的基业,也使神成了我们的基业。在一个家庭里,不仅儿女是父亲的基业,父亲也是儿女的基业。许多作儿女的都见证,他们宁愿失去其它任何东西,也不愿失去他们的父亲。活的父亲是最好的基业。我们是在成为神基业的过程中,祂也在成为我们基业的过程中。神洋溢的恩典使这事成为可能的。

 然而,互为基业的事并不是目标;因为九至十节指明,洋溢的恩典所要完成的,乃是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因着洋溢的恩典,宇宙中有些事正在发生,好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我们需要来看洋溢的恩典如何作成这事。

 在我们看这事以先,我们需要说一点关于在主恢复里召会的人。虽然我们人数少,我们却是地上最重要的一班人,比在政府、军事、工业方面的领袖更重要。然而,大多数的基督徒没有看见这个异象,就是那为我们完成救赎,应用赦罪,并重生我们,如今正在我们里面运行,使我们成为神的基业,并使祂成为我们基业的恩典,也正在作工,要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基督教的传道人和教师不讲说这点,基督教的书籍也没有题到这点。他们不题到这个重点,就是洋溢的恩典正在召会这班人身上作工,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许多项目的结果


 我们已经看见,十节题到将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但这一节不是单独的,乃是三至九节的延续。这指明将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乃是三至九节中所说一切项目的结果;这些项目乃是:拣选、预定、神恩典的荣耀得着称赞、在爱子里蒙恩赐、得了救赎和赦免,并且得着神用全般的智慧和明达向我们洋溢的恩典。九节说到神意愿的奥秘,是照着祂的喜悦,这喜悦是祂在自己里面预先定下的。然后十节说到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十节中的『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话,与前面各节所说的事都有关系。这意思是说,神拣选我们,好使祂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祂预定我们得儿子的名分,好使祂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祂藉着基督的血为我们完成救赎,好使祂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神已经使我们蒙恩赐,并用全般的智慧和明达使恩典向我们洋溢,好使祂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乃是所有这些事的结果。

终极的目标


 许多基督徒从来不知道,神拣选我们、预定我们、救赎我们、赦免我们、并恩赐我们,目的是为着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你知道你蒙拣选和预定,是为使神能将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吗?你曾想过神救赎你并赦免你的罪,是为要将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吗?基督徒也许知道很多关乎神的拣选和预定的事,却不知道这些事与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有什么关系。连我们自己可能也不清楚。我们通常说,神的目标不是圣别,也不是属灵,神的目标乃是召会。但是甚至召会也不是终极的目标,终极的目标乃是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召会虽然是目标,但不是终极的目标,不是最后阶段的目标。召会乃是第一阶段的目标。终极的目标乃是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观念只有在以弗所一章十节找得到,圣经中任何其它各处都没有。

 神已使基督作万有的头。(22。)藉着神在所有世代中一切的安排,万有要在新天新地中,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就是神永远的行政和经纶。

召会有分于基督元首的身分


 为要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神首先将祂所拣选的人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因此,召会生活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生活。以弗所一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说,『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并使祂向着召会作万有的头;召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二十二节说,神使基督作万有的头。这指明祂不仅是召会的头,更是万有的头。神使基督向着召会作万有的头。这小小的辞『向着』,含示传输的意思。这指明基督元首的身分传输给召会。这意思是说,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能有分于基督掌管万有的元首身分。我们虽然不是头,却能有分于元首的身分。换句话说,我们不是王,但我们能有分于王权。

 召会能有分于基督元首的身分,因为召会是基督的身体。这位王不单是头,更是头带着身体。基督不仅是头,也是身体。(林前十二12。)因为召会是身体,又因为基督是头也是身体,我们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我们─身体─也就是基督。虽然我们不是头,我们却能有分于基督元首的身分。我们是头的身体,这头是万有的头。我们不仅是掌管昆虫、猫和狗的头,我们也是总统、君王、将军、和工商巨子的头;我们在这一切之上。到底是美国总统在我们之下,还是我们在他之下?认真说,是他在我们之下。我说这话,不是要革命;我只是叙述属灵的事实:我们─基督身体的肢体─是在万有之上的。召会只在基督自己之下,不在任何别的事物之下;我们乃是超乎其它一切之上,因为我们是那位超乎万有之上者的身体。你有信心说你是在美国总统和英国女王之上吗?可能你没有这种信心。然而,我能诚实的说,倘若我到美国总统面前,我会感觉我是在他之上。我这样说不是骄傲;相反的,我只是认识属灵的事实。

崩溃的乱堆


 也许你没有这样的信心,这是因为你自己没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你得救了,也进到召会生活中,但你还没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相反的,你仍在宇宙崩溃的乱堆之中,就是在宇宙中由背叛所引起的崩溃里。由于天使和人类的这两个背叛,整个宇宙就在崩溃的光景里。在神的眼中,地上没有秩序,反而只有崩溃所造成的混乱。假如一座高大的建筑物倒塌成一堆,在这堆里必定有一些部分比别部分高。照样,在背叛所引起的崩溃中,某些人,如总统或其它的政府领袖,是在别人之上。在崩溃中,美国总统当然比一般人高;然而,他仍旧是在崩溃之中。

 我能作见证,因着主的恩典,我不再在崩溃的光景中;我已从其中蒙了拯救。从崩溃中蒙拯救,就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阿利路亚,我已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了!因为我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我就从宇宙性崩溃的乱堆里被带出来。因此,我高过所有留在崩溃中的人。你是否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你从背叛的混乱中蒙了拯救吗?我们都需要从崩溃中蒙拯救,并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整个宇宙是由背叛所造成之崩溃的乱堆。神创造的宇宙原是秩序井然的,但是天使长,就是亚当以前之世代的元首,因着背叛而成了撒但。(见赛十四。)撒但的背叛造成宇宙中第一次的崩溃。在创世记一章,神进来恢复这次背叛所破坏的创造。事实上,创世记一章主要的不是记载创造,乃是记载复造。在恢复的宇宙中,神创造了人,并使他作受造之物的头;但是亚当这人堕落了,这是第二次的背叛,带来第二次的崩溃。这两次背叛的结果,使整个宇宙成为崩溃的乱堆。我再说,在这乱堆之中,有些人高过别人,但是他们都留在崩溃之中。

神永远的目的


 神永远的目的,是要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基督已被设立作宇宙的头。神要完成这事所采取的第一步,乃是将祂所拣选的人,在祂里面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神将祂的百姓,一个一个从宇宙性崩溃的乱堆中拯救出来。然而,大多数的基督徒不知道神正在作的就是这件事,也不为此祷告。他们反而有天然的观念,认为人堕落了,需要蒙拯救不下地狱。照着圣经,神的救恩主要的不是救我们脱离地狱,乃是救我们脱离崩溃的混乱。神把我们从宇宙性的崩溃中带出来,把我们放在独一的头─基督之下。由于天使的背叛和人类的背叛,没有一个受造之物服在元首之下。宇宙中简直没有头。但以弗所一章十节说,万有都要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今天大多数的政府首长不在意基督,也不服在基督元首的身分之下。既是如此,基督怎么能作万有的头?神正在尽力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祂正在作工,将宇宙性崩溃中的每一项带回,服在基督作头的身分之下。

召会领先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我们已经看见,神第一步是将祂所拣选的人,祂的众子,从崩溃中带出来,将他们摆在基督的元首身分之下。在这里,在基督元首的身分之下,我们是在宇宙性崩溃的乱堆之外,我们也是在万有之上。因此,召会生活必须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生活。在召会生活中,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乃是神所拣选的人,并非世上的首领、不信的人或是动物。神将祂所拣选的人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成为基督的身体,以基督作头。最终,这以基督作头的身体,将在万有之上作宇宙的头。今天我们在召会中,领先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倘若我们不愿在召会生活中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我们就会耽误这事。事实上,如果我们蒙拣选的人不愿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神就无法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但如果我们乐意如此,神将喜乐的说,『这些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先锋。他们正为我开路,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当召会领先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时,神就有路使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万物的复兴


 我们已经看见,因着两种的背叛,神创造中的万有都崩溃成为乱堆;没有正确的元首身分。譬如,在动物的国度中没有元首,禽兽之间就彼此相争。甚至在植物的国度里也不和谐。人类的生活也是一样:国攻打国,民攻打民,族攻打族。但是圣经清楚的启示,当千年国来临时,列国都要停止争战。今天有许多限武谈判,但在千年国中,根本就没有武器。论到千年国,以赛亚二章四节说,『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鎌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论到在千年国期间动物国度的情形,以赛亚十一章六节说,『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这说出所有的动物都要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和睦同居。不仅如此,以赛亚五十五章十二节说,『田野的树木也都拍掌,』在和谐中一同歌唱赞美神。诗篇九十六篇十二至十三节说,『愿田和其中所有的都欢乐;那时林中的树木,都要在耶和华面前欢呼。』这是描绘万物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光景。当这事发生时,在人类的国度、动物的国度和植物的国度中,就有完全的和平与和谐,因为万物要完全从崩溃的混乱中得着拯救。这种从崩溃中得着拯救,称为『万物的复兴』。(徒三21。)这复兴开始于我们在召会生活中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所谓的『教会』乃是混乱


 然而,即使在所谓的『教会』中,也没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不仅宇宙和人类社会是在崩溃的光景中,甚至连所谓的『教会』也是一样。因着神的恩典,我们都必须说,『主,我们在这里领先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主,使我们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我们不要留在崩溃的乱堆之中。我们必须因着在你里面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而从崩溃中蒙拯救。』你从崩溃中被带出来之后,就在万有之上。等到这事发生,你就有信心说,你是在总统之上。很可能你得救了,却因着你没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你就仍然留在混乱里。哦,愿我们的眼睛被开启,看见以弗所书这里的启示。

 许多基督徒都在谈论召会,但在他们的谈论中,『召会』这辞的意义都失去了。然而,在以弗所书中,召会的意义太丰富了。但你若不认识什么是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你就不认识召会是什么。召会不是一堆仍在崩溃光景中堕落的人。召会是神所拣选的人,以基督作头,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今天的基督教乃是一团混乱,与真正的召会相反。在基督教中,无论你去到那里,你所看见的都是混乱。在公会或独立的基督教团体中间有这么多混乱,原因就像在人类社会中一样,乃是没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但在正确的召会生活中,我们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在生命里长大的事


 在召会中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乃是在生命里的事,这个看见是重要的。我们若要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却没有在生命里长大,就会落到组织里。在召会中将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而没有在生命里长大,就只不过是一个组织。正确的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乃是生命的长大。你越在生命里长大,就越有生命,也就越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你也越从崩溃的混乱中得着拯救。人手或组织都无法完成这事。在召会生活中,人的努力不能帮助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我帮不了你,你也帮不了我。只有在生命里长大才有用。哦,我们需要长大,并帮助别人长大!我们需要以生命的供应彼此服事,彼此帮助长大。在召会生活中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完全在于生命里的长大。

 我愿意再使你们对整个宇宙是在崩溃的光景中这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我们得救不仅脱离堕落、罪恶的光景,也脱离崩溃的混乱。如今为要实际的从崩溃中蒙拯救,我们需要在生命里长大。我们越长大,就越从崩溃的光景中出来。

藉着光


 在召会生活中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也是藉着光而有的。(启二一23~25。)当然,这光不是知识的光,乃是生命的光。约翰一章四节说,『生命在祂里面,这生命就是人的光。』这里的光,是从我们在其中长大的生命照耀出来的。当我们在生命里长大,我们就有生命的光。在这光底下,万物都有秩有序。倘若我们所有的只是死亡和黑暗,而不是生命和光,我们就仍在崩溃中。那里有死亡和黑暗,那里就有崩溃。人类社会所有的,包括今天的基督教在内,不是别的,乃是死亡和黑暗,因此,就是崩溃的乱堆。但因着我们满了生命并在光底下,我们就不是一团混乱。因为我们在生命中,又因为我们一切的行动都在光中,所以没有混乱。尽管今天的基督教是在死亡和黑暗中崩溃的乱堆,我们在召会生活里却是在生命中,并在光底下。有了生命和光,我们就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我们看见召会乃是领先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最终,千年国要来到,接着就是新天新地和新耶路撒冷。在新天新地里,万有都要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在新耶路撒冷里没有死亡,也没有黑夜,反而一切都被生命浸透,并在光底下。以新耶路撒冷作中心,新天新地中的万有都将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那时候,以弗所一章十节就完全应验了。然后我们要看见,基督向着召会作万有的头,召会是祂的身体,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今天我们在召会生活中,乃是领先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为此我们需要在生命里长大,并且得着生命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