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篇 照基本的准则而行
总纲目




基本原则
活新造
持定我们自己的准则和原则
以新造作我们的基本原则
凭那灵作为基本准则而行

 读经:加拉太书五章二十五节,六章八节,十二至十六节,十八节,腓立比书三章十四至十六节。

 保罗在加拉太五章两次说到凭着灵而行。他在十六节说,『你们当凭着灵而行,就绝不会满足肉体的情欲了。』他在二十五节接着说,『我们若凭着灵活着,也就当凭着灵而行。』四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对这两节经文的正确领会。十六节本身似乎相当容易领会。许多圣经教师指出,这里的『行』字,意思是生活、行动、活动并为人。因此,凭着灵而行,就是凭着灵生活为人。既然『行』字有这意义,为什么保罗在二十五节说到凭着灵活着,并凭着灵而行呢?多年来,我受到这节圣经困扰。

基本原则


 我们要领悟保罗在五章十六节与二十五节用两个不同的希腊字说到行,这是很重要的。保罗在十六节用peripateo,帕利帕提欧一辞,指一般的行。这辞的意思是生活、行事、为人。这个行的意思等于二十五节的『活着』。凭着灵而行就是凭着灵活着。保罗在二十五节用另一个不同的希腊字stoicheo,史托依奇欧,说到行。我们很难找到与这希腊字相当的英文。stoicheo是名词『蒙学』的动词形式。希腊文『蒙学』的名词,用于四章三节(『世上的蒙学』),和四章九节(『软弱乏用的蒙学』)。这辞也见于歌罗西二章八节,保罗在那里又说到『世上的蒙学』。这些蒙学是基本准则或基本原则。因此stoicheo乃是说到基本原则、基本准则之希腊字的动词形式。至少有一个版本采用『实行基本的原则』这翻译。这版本说,『我们既凭着灵活着,也就当实行基本的原则。』

 同样的希腊文动词也用于行传二十一章二十四节。雅各告诉保罗,犹太人中信主的有多少万,并且都为『律法热心』,以后就劝保罗带另外四个人上殿里去,与他们一同行洁净的礼。(20~24。)雅各接着告诉保罗,他若如此行,众人就可知道,『先前所听说你的事都是虚的,反而你自己却是按规律而行,遵行律法。』『按规律而行』的原文,在加拉太五章二十五节翻作『行』。按规律而行,就是照着某些基本准则,或基本原则而行。

活新造


 保罗在六章十六节也用动词stoicheo:『凡照这准则而行的,愿平安怜悯临到他们,就是临到神的以色列。』将这里的原文翻作『照这基本原则而行』是正确的。这里保罗加上『照这准则』这辞。照上下文,『这准则』就是前节所题作为新造的准则。『照这准则而行』,就是活新造。

 保罗在六章十五节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这里我们看见,我们不是要过受割礼的生活,也不是要过不受割礼的生活;不是要过宗教的生活,也不是要过非宗教的生活。我们乃是要活新造。这里的新造就是所有神儿子的总和。神的众子就是新造。

 新造与旧造之间有基本的不同。神的生命与性情没有作到旧造里,但新造的确具有神圣的生命与神圣的性情。亚当没有神的生命,或神的性情。我们惟有藉着相信主耶稣,并由那灵重生,才能接受神圣的生命与性情。我们相信基督的时候,神的生命与性情就分赐给我们,并使我们成为新造。

 照保罗在加拉太书里的观念,人即使受割礼,仍在旧造里。割去肉体的作法,不能使任何人得着神的生命。受割礼的人与不受割礼的人,都仍是旧造的一部分。神经纶里的心意不是要我们过受割礼的生活,或不受割礼的生活。神在祂经纶里的目标是要我们活新造。

 我们若要活新造,凡我们所行的都必须与三一神是一,并且神的元素必须作到我们里面。例如,我爱某位弟兄,可能是照着我天然的生命,而不是照着我藉重生所接受神圣的元素。因为这位弟兄似乎很殷勤、顺从、服从,我也许很喜欢他。这种爱完全是旧造的事。这就是一个在旧造里的人,爱另一个在旧造里的人。我若要照着新造爱这位弟兄,就必须定罪自己,和我对他天然的爱,甚至自私的爱。然后我需要凭着我重生的人,以神圣的元素来爱这位弟兄。这样,我就不是因为他对我服从或对我好而爱他。即使他得罪我,我还是爱他,因为我不是凭着天然的生命而活,乃是凭着我里面神圣的元素而活。然后我的爱就是出于新造,满了神圣的元素。第一种爱,天然的爱,在旧造里的爱,乃是堕落造物爱的彰显。但第二种爱,在新造里的爱,乃是神儿子爱的彰显。

 今天要紧的不是我们热心宗教或不热心宗教,要紧的乃是我们是否活新造。活新造乃是以神的元素生活、行动、为人、并作一切大小的事。在我们一切所行的事上,我们不应当凭自己,而应当照着我们充满神圣元素之重生的人而行动。

 甚至我们和别人谈话,也应当凭着里面神圣的元素。我们说话的时候,若感觉离了这元素,就不应当再说了。我们在日常的谈话中,不应当凭自己说话,却应当以神圣的元素说话。这样,我们的谈话就会是新造的一部分。

 在我们与别人的关系上,我们不应当是合乎宗教或不合乎宗教的,我们应当活新造。假定我非常粗鲁的对待一位弟兄,这是不合宗教的。但假定我是在召会生活中多年的年长弟兄,我的粗鲁和强硬都受了对付,现在我对别人文雅、温和又恩慈。然而,我这样待人,并不需要祷告,或与主是一。我有宗教式的温柔、恩慈,却没有主。若有人对我不好或得罪我,我也许约束自己,勉强自己微笑。这合乎宗教,是在受割礼的原则里,而不是在未受割礼的原则里。

 甚至我教导圣经时,也可能是在旧造里。若有人第一次不领会我的教训,我可能很有耐心的把事情再解释一遍。我的恩慈、忍耐、与温柔也许是可赞赏的,但这些与新造无关。我对别人教导神的话时,需要运用我的灵,凭着我重生的人,以神圣的元素,而不是凭着天然的生命,来作一切的事。这样,我活的既不是割礼,也不是不受割礼;既不是宗教的,也不是非宗教的。我乃是活新造。这样的生活,就是『照这准则』,照新造的基本原则而行。

 我们若『照这准则』而行,就不是过宗教的生活,也不是过非宗教的生活,乃是作神的众子活新造。这准则应当是我们的规则,我们的基本原则。这就是照着基本的准则而行。

持定我们自己的准则和原则


 不论我们是那一国人,我们都不知不觉或下意识里持定某些原则。我们都有我们自己的基本原则或基本准则。比方说,我们可能遵守一种『永远和善,绝对不发脾气』的原则。假定一位未婚的姊妹,住在姊妹之家,有这样的原则规律她的日常生活。她若发脾气,就会满了懊悔。她甚至可能因为破坏她的一个基本原则而懊悔哭泣。

 一位姊妹要结婚的时候,可能对自己起誓,绝不向丈夫发脾气。她也许从来没有告诉人她这样起誓过,可是神知道。不但如此,这个誓可能成为管制这位姊妹婚姻生活的基本原则。从她结婚第一天起,她就照着这基本原则而行。然而,将这样的原则当作我们的基本原则,乃是错误的。我们惟一应当持定的基本原则,乃是照着新造而行。我们不该担心我们的脾气,只该作神的儿子活新造。我们不该实行和善或服从,而该实行神圣的儿子名分,就是新造。

以新造作我们的基本原则


 新造必须是我们的基本原则、我们的基本准则。神的儿子带着神圣的生命与神圣的性情,住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享受。结果,我们现今有神圣的元素,就是经过过程的神自己在我们里面。以这元素作我们的基本原则,并且照此而行,有何等不同!

 我年轻的时候,有一次听到一位传教士说,圣经的教训和孔子的教训相同。他接着告诉我们,孔子教导我们要孝敬父母,圣经也这样教导人。然后他又鼓励我们接受基督教,因为基督教的教训与孔子的教训相同。我听到这话,就对自己说,『若是这样,我们已经有孔子的教训,为什么还要接受基督教呢?』说圣经的教训与孔子的教训相同,这是多么瞎眼!

凭那灵作为基本准则而行


 圣经没有教导我们寻求圣灵的帮助,循规蹈矩作神的造物。照着圣经的启示,神的心意是要使我们成为祂的儿子。神创造人类时,作了必要的准备,要达到这目标。祂照着自己的形像,按着自己的样式造人,祂设计并创造人作器皿盛装祂。因为我们堕落了,神就差遣祂的儿子来救赎我们。我们相信基督的时候,神就差祂儿子的灵进入我们里面,重生我们,使我们成为神的儿子。如今那灵,三一神的终极完成,住在我们灵里,作工、运行、活动、并膏抹我们,使我们完满的成为神的儿子。我们是神的儿子,需要凭着这灵而行,以这灵作我们的基本准则、基本原则。这样凭着灵而行,就是照着基本准则而行。

 我们不应当以道德标准或宗教要求作为我们的原则。我们的基本原则应当是新造,就是神圣的儿子名分,连同神的生命与性情。一天过一天,我们需要以儿子的名分,就是新造,作为我们的基本原则,并且照着这个原则而行。我们若这样作,就要在神儿子的名分里长大成熟。这样,我们有一天就要在荣耀里,神要从我们里面照耀出来。这样,我们将是三一神的浩大的、宇宙的、团体的彰显。那就是神圣儿子名分的完成。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应当实行照着这儿子名分作我们的基本原则,我们的基本准则而活。赞美主,我们这样行是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