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篇 在神圣的准则和脚踪里凭着灵而行
总纲目




两种的『行』
呼求主的名
朝着目标而行
凭着灵作准则而行
凭着新造而行
追求基督并得着基督
实行召会生活
照亚伯拉罕和保罗的脚踪

 读经:加拉太书五章二十五节,六章十五至十六节,罗马书四章十二节,腓立比书三章十二至十六节。

 我们在前篇信息里指出,有两种凭着灵而行。第一种行指我们一般的日常生活。第二种行是在线道或队伍里行。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更详细的看第二种行,就是在神圣的准则和脚踪里凭着灵而行。

 事实上,每一个人在他的为人生活里都有两种的行。第一种行是一般的、随意的,这包括我们日常生活中所有一般的事。第二种行是带有专一目的,朝着确定目标的行。例如,青年人每天必须顾到一般生活的事;这是第一种行。然而,他也必须上学,带着毕业的指望来读书;这是第二种行,朝着目标的行。

两种的『行』


 照着圣经,每一个在基督里的信徒,都该有两种凭着灵而行。第一种是我们日常的生活行动,第二种是在神圣的准则和脚踪里的『行』。我们既是基督徒,就不像那些在地上随便行动、没有目的的人。我们为神所创造,也为神所重造并重生,这是有确定目的的。所以我们必须有第二种『行』,以完成神的定旨,并达到我们在地上生活的目标。

 第二种行需要第一种行作支持。例如,学生一般的日常生活若是不正确,他就无法把书读好。他的生活行动若是愚昧或者荒唐,他就无法毕业。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他不会有第一种行,来支持第二种朝着毕业为目标的行。与完成我们人生目的有关的第二种行,必须由第一种行来支持。每个人都需要有两种的行。第一种行,是随意生活行动;第二种行,是要达成他在地上的目的。要达成我们在地上的目的,我们需要第二种行。但要完成第二种行,我们需要第一种行。因此,第一种行支持第二种行,第二种行是朝着目标的行。

 在第一种凭着灵而行里,我们凭着灵生活、为人并行动。这种行支持第二种行─朝着目标的行。我们这些神的儿女,不是漫无目的的人。我们在地上的生活有确定的目的。我们不是没有目标、随随便便的生活。神有永远的定旨,祂的心意是要祂的子民为祂的定旨而活。神创造我们,重生我们,都是为着完成祂的定旨。因为神是有定旨的,并且要达到祂的目标,祂就嘱咐我们要有两种凭着灵而行:一种是建立正确的日常生活,一种是符合神圣的准则和原则,以达到神所定的目标。

 在今天的基督徒当中,两种的行都受到破坏。首先,许多基督徒没有过正确的基督徒生活。他们没有祷告的生活,没有规律的读圣经,也没有不断的接触主。他们没有凭着灵而行,乃是凭着伦理或道德而行。他们也许不偷窃、不撒谎;然而,即使他们很善良、诚实并忠信,他们也没有凭着灵而行,乃是凭着自己的标准而行。这就是说,在实际的实行上,他们凭着肉体和己而行。他们也许成功的远离恶事,却没有顾到那灵。他们只顾到自己的口味、拣选、爱好和愿望。

 我们要有神的儿女正确的生活,就需要有第一种凭着灵而行。这就是说,我们不该凭着任何事物,而不凭着灵而行。

呼求主的名


 我们若要有第一种凭着灵而行,就需要祷告,并呼求主的名。在帖前五章十七节,保罗吩咐我们要不住的祷告。我发现我们若想要正正式式的祷告,求主帮助,就不可能不住的祷告。我们也许长久以来实行这种祷告,但我们无法不住的祷告。然而,我们只要呼喊:『主耶稣,哦,主耶稣,』就能不住的祷告。虽然我是个年长的人,在主里也多年了,但我仍在学习不断呼求主的名。我从经历中发现,这件事很容易忘记。早晨醒来的时候,我也许开始呼求主的名。但几分钟之后,我可能被某种思想打岔,停止我的呼求。忽然,我察觉我在那里,便又开始呼喊:『哦,主耶稣。』

 祷告是属灵的呼吸。我们都知道,我们要活着,就必须呼吸。无论我们在那里,都能藉着呼求主名而有属灵的呼吸。无论我们作什么,我们都能终日藉着呼吸主的名来接触祂。我们进行清晨的例行工作时,能呼求主耶稣。我们也许发现,我们料理实际的事务时,有三十分钟呼求主耶稣的名。我们若操练,就会建立起呼求主名的习惯。这是第一种行的一部分,在这种行里,我们凭着灵过正确的日常生活。

 我们若没有第一种凭着灵而行,就不够资格有第二种。因为许多基督徒没有凭着灵过正确的日常生活,他们就没有装备好,有为着完成神定旨的那种行。要有这第二种行,我们必须实行与主成为一灵而活。我们不该松散、随便或懒惰,我们生活行动必须与主是一,藉此过正确的日常生活。我们该祷告、读圣经、接触主,并且在与别人的关系上举止合宜。我们都需要有第一种的凭灵而行。

朝着目标而行


 许多基督徒有正确的日常生活行动,却没有第二种的行。他们基督徒生活的目标似乎只是要和气、善良、正确。你若问他们基督徒生活的目标是什么,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的目标是要作个好基督徒以荣耀神,将来有一天上天堂,能毫无羞愧的见主。你若在许多年前问我,基督徒生活的目标是什么,我会说,我的目标是要作个好基督徒,循规蹈矩以荣耀神。现在我领悟,照着圣经,神有专一的目的,祂在我们前面定了祂要我们达到的确定目标。除了祂的目的和目标以外,祂也提供了道路。我们可以把这条道路比喻为通往专一目的地的公路。神的道路是我们达到目标必须遵行的路线、准则、原则。赞美我们的神,祂是有目的的!祂有一个目的要完成,有一个目标要达到。祂也定了一条将我们引到这目标的道路。这道路就是我们必须遵行的准则、原则、路线。当然,这不是第一种凭着灵而行,乃是要达到神目标的第二种行,在行列中的行。

 这第二种行的希腊字,史托依奇欧,在新约里用了四次。在加拉太五章二十五节保罗说,『我们若凭着灵活着,也就当凭着灵而行。』保罗在六章十六节也用到这字:『凡照这准则而行的,愿平安怜悯临到他们,就是临到神的以色列。』这里我们看见,保罗把第二种行联于『这准则』,就是作新造的准则。在腓立比三章十六节,保罗也把第二种行联于准则(规则):『然而,我们无论到了什么地步,都当按着那同一规则而行。』在罗马四章十二节,保罗把这种行联于脚踪:『又作受割礼之人的父,就是那些不但受割礼,并且照我们祖宗亚伯拉罕,未受割礼时之信的脚踪而行的人。』保罗用脚踪这辞,显然含示一条道路。照亚伯拉罕的脚踪行,就是照某一条道路而行。

凭着灵作准则而行


 我们若参照其它用『史托依奇欧』这希腊字来说到『行』的经文,来看加拉太五章二十五节,就会看见凭着灵而行,就是凭着灵作准则而行。那灵自己乃是导向神目标的道路、准则、路线、原则。那灵自己该是我们的准则。我们若要有第二种凭着灵而行,就必须接受灵作我们的准则、我们的道路。这好比在公路上开车,要达到专一的目的地,这与仅仅到处逛逛不同。我们在公路上开车时,公路上的线道就是准则:照着这准则开车,就能达到我们的目的地。

 在我们基督徒的生活行动里,第二种凭着灵而行乃是以那灵为准则而行。我们的准则不该是道理或神学,也不该是律法。保罗写信给加拉太人的用意,是要告诉他们,不该再以律法为准则。加拉太的信徒已从那灵岔到律法,以律法为准则。保罗告诉他们,他们是无知的,他们应当转回以那灵作准则。他们既然凭着灵得了生命,并且凭着灵活着,就该凭着灵作准则而行。我们若要有第二种行,以完成神的定旨,首先必须学习凭着灵作我们的道路、准则、原则、和路线而行。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我的愿望是留在华北。然而,我却必须先迁往南方,后又迁到台湾。虽然我的心意是要往北,主却引我向南。至终,那灵引导我来到美国,并且留在这里。这样凭着灵而行,对我乃是真正经历第二种行,这种行乃是要达到神的目标。要完成神的目的,达到祂的目标,我们必须以那灵作我们的公路。因为我有把握,我正以那灵为我的公路,我就能刚强壮胆。

 我鼓励众圣徒要有第二种凭着灵而行。你需要祷告:『主,我要跟随你,有第二种凭着灵而行,好完成你的定旨。我不要凭着道理、神学、组织、或天然的观念而行。我要凭着灵作我独一的公路而行。』

 照着五章二十五节,我们既凭着灵得了生命并活着,现今就该有第二种凭着灵作准则的行。我们已凭着灵得了生命,使我们凭着灵而行,以完成神的定旨。摆在我们前面的是何等荣耀的目标!把我们引到这目标的公路乃是那灵,就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终极彰显。我们行在这独一的公路上,既不该出轨,也不该转向,乃要一直迈向目标。

凭着新造而行


 在六章十六节保罗说,『凡照这准则而行的,愿平安怜悯临到他们,就是临到神的以色列。』这里的准则就是前节所说的新造,那里保罗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在第二种凭着灵而行里,我们必须凭着新造而行,这新造是指神所重新创造的人。头一个创造是为着新造,为着神重新的创造。赞美主,我们在重生的时候被重造了!在重生里,神加到我们里面来。在重生的时候,我们把三一神接受到里面来了。我能作见证,我有三一神在我里面,这不仅仅是一个道理或宗教,而是一个荣耀的实际。阿利路亚,三一神已经作到我们里面来了!结果,我们就是神的新造。

 虽然神已经把我们作成新造,但我们仍可能在旧造里生活行动。加拉太人凭着肉体努力遵行律法,在旧造里生活行动。保罗想要把他们带回到基督和那灵。他嘱咐他们不要再在旧造里生活行动,而要在灵里生活行动。在那灵里生活行动,就是在新造里生活行动。我们若要有第二种行,就必须凭着那灵、凭着新造而行。

 我尽职的时候常是恐惧战兢,免得我在自己里面行动。如果我照着自己行动,或者凭着肉体作了什么,我就必定是在旧造里。甚至当我为主说话的时候,也害怕会出于自己,或是凭着自己说些什么;我盼望我的说话一直是出于那灵。出于那灵来说话,就是在新造里。

 我们在那灵的公路上行进时,应当谨慎,不凭着自己作什么。我们开『车』,不该凭着旧造,而该凭着重生的灵。这就是说,我们必须凭着新造来开『车』。热心宗教与否都算不得什么,惟一算得数的乃是新造。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不要凭着旧造作什么。我们的盼望乃是凭着主的怜悯和恩典,在新造里作一切事。这就是说,我们不凭着旧人作什么,乃要凭着新人作每一件事。

 最近在有些聚会中,我们谈到意见所造成的难处。我们离开了主,我们就不过是个意见的构成品而已。如果我们凭着那灵作公路而行,却仍然持守自己的意见,这就指明我们是凭着己在开『车』。意见是狡诈的、诡秘的、隐藏的。我们常常受试诱,要发表我们对召会的意见。但如果我们坚持己见,就会造成难处。如果我们学习凭着新造开『车』,就会害怕发表我们的意见。

 说我们必须凭新造作准则而行,并不表示这是另一条公路,有别于以那灵为准则,而是说要以更专一、更受限制、更受约束的方式,行在这独一的公路上。那灵是一般性的公路,新造乃是更为专一的线道。

追求基督并得着基督


 在腓立比三章十六节保罗说,『然而,我们无论到了什么地步,都当按着那同一规则而行。』按照本章的上下文,十六节的规则就是十二节所说的追求基督。因为保罗要更多得着基督,他就追求基督。因此,按着同一规则而行,就是按着追求基督的规则而行,这规则甚至比那灵和新造的规则还要窄小。保罗不是追求工作的成功,而是追求基督。我们若是仅仅追求工作的成功,就会偏离了公路。

 我们知道保罗是在罗马监狱里写腓立比书。保罗身为囚犯,虽然许多东西被剥夺了,但是没有人能把基督从他身上夺去。他在监牢里,仍然追求基督,为要更多得着基督。在腓立比三章十四节他说,『向着标竿竭力追求,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召我向上去得的奖赏。』他是一个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人。(13。)保罗的愿望,是要达到目标,并且得着奖赏。因此,腓立比三章十六节里的规则就是追求基督为要得着基督。要有第二种行,我们不但必须凭着灵并凭着新造而行,还必须凭着追求基督并得着基督的规则而行。这是我们生活行动所必须遵循的规则、原则和线道。这是达到目标的第二种行,使我们可以得着奖赏。

实行召会生活


 我们若仔细研读保罗的著作,就会发现还有一种我们必须凭着而行的准则。这个准则就是罗马十二章一至五节,和以弗所四章一至十六节所启示的召会生活、身体生活。因此,第二种行乃是凭着灵,凭着新造,凭着追求基督并得着基督,同时也是凭着实行召会生活。召会生活也是我们必须行在其中的线道。这是把我们引到神目标的准则、原则。

 今天连许多有头一种凭着灵而行的基督徒,也没有召会生活。因为他们没有第二种凭着灵而行,因此就无法完成神的定旨,或达到祂的目标。

 我们都必须有第一种的凭着灵而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该有美德,就是保罗在加拉太五章二十二至二十三节所题那灵的果子:爱、喜乐、和平、恒忍、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我们有了正当、凭着灵的日常生活,就使我们有资格并且装备好,为着第二种凭着灵而行,来完成神的定旨。第二种行包括四个准则或原则:那灵、新造、得着基督、以及召会生活。为着要有第二种行,而不是单单第一种行,我们需要受那灵规律,凭着新造而活,追求基督为要得着基督,并且实行召会生活。如果我们有第一种凭着灵而行,却没有第二种,别人也许会认为我们是『圣别的』、『属灵的』或『得胜的』,但事实上我们没有目的。即使我们有所谓的圣别、属灵、得胜,我们仍是没有目的的,因为我们没有第二种凭着灵而行以达到目标。我们需要有第一种行来装备我们,也需要有第二种行来完成神的定旨,使我们能达到目标并赢得奖赏,就是完满的享受基督并经历基督。

照亚伯拉罕和保罗的脚踪


 在神的公路上不但有线道有准则,也有脚踪。我们已经看见,保罗在罗马四章十二节说到照亚伯拉罕信的脚踪而行。我们要得救,就必须照亚伯拉罕的脚踪而行。但我们要完成神永远的定旨,就必须照保罗的脚踪而行。保罗论到自己说,神已经立他为榜样、为模范。(提前一16。)保罗乃是所有奔跑新约赛程之人的榜样。因这缘故,我们必须照着他的脚踪而行。

 我愿意一再强调,凭着这些准则,照这些脚踪而行,不是与我们一般、普通、日常的生活行动有关,乃是与那特别及专一的『行』有关,是为着完成神的定旨,并达到祂的目标。我们这些爱主耶稣并追求祂的人,需要有两种凭着灵而行。我们需要有正当的日常生活,使我们有资格、被装备、得加力而有第二种行,来达到神的目标。两种行都是凭着灵。惟有凭着灵,我们才能有正当的日常生活;惟有凭着灵,我们才能向着神的目标而行。可是当我们实行第二种凭着灵而行时,我们也必须顾到新造,顾到得着基督,并顾到召会生活。这样,我们就会达到神的目标,并且得着荣耀的奖赏,就是完满的享受基督并经历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