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篇 为着那灵撒种好作新造
总纲目




为着肉体撒种
以那灵为目标并收永远的生命
新造
为着那灵撒种的理由
需要一个管治的异象
满足我们爱的需要
由那灵构成而成为新的
照这准则而行

 读经:加拉太书六章七至十六节。

 因着加拉太信徒偏离了神经纶的中心,保罗就写这封书信给他们,为了要揭示神的经纶,并把他们带回归向基督。他们已经受到打岔,离开对基督的经历与享受,去遵守律法并行割礼。保罗要他们从律法和割礼转回,归向神福音真正的福,就是那包罗万有赐生命之灵的福。这就是六章七至十六节基础的思想。

为着肉体撒种


 保罗的观念是,那些想要遵守律法并行割礼的人,乃是为着肉体撒种。保罗在六章八节说,『为着自己的肉体撒种的,必从肉体收败坏。』然后在十二至十三节,他又说,『凡在肉体上要体面的人,都想勉强你们受割礼,不过是免得为基督的十字架受逼迫。那些受割礼的,连自己也不守律法,他们却想要你们受割礼,好在你们的肉体上夸口。』保罗在这段经文中『肉体』一辞的用法,给我们题供一个解答,使我们明白为着肉体撒种的意义。根据加拉太书这段经文基础的思想,为着肉体撒种乃是行割礼并努力遵守律法。割礼和遵守律法都是外面的事。保罗强有力的指出,犹太教徒以肉体的割礼为夸口。他们勉强别人受割礼,好让他们可以在别人的肉体上夸口。保罗甚至说他们乃是『在肉体上要体面』。犹太教徒的意思几乎是说,『看看我们罢!我们已经受了割礼。我们在肉体上有记号,表明我们是受割礼的人。』用保罗的话来说,这就是在肉体上要体面。

 犹太教徒寻求肉体上的体面,乃是为着他们的肉体撒种,结果必定是败坏。败坏这辞原文的意思主要不是指腐烂;这辞主要的意思乃是毁坏。那些行割礼为着肉体撒种的人得罪了神,于是神进来毁坏他们的宗教制度。加拉太书写完没有多久,神就差遣提多率领罗马军队来毁灭耶路撒冷城及其圣殿,和一切与殿有关的事物。犹太教徒不肯放弃守律法和割礼,乃是一件很严重的事。

 保罗在六章七节宣告说,『不要受迷惑,神是嗤慢不得的。』神是创造者,是行政管理者,也是在宇宙中行作万事的那位。祂是那些反对祂经纶的人嗤慢不得的。当祂定意要撇下律法和割礼时,谁有权利反对祂?神若亲自废除割礼,犹太人有什么权利还要继续实行?犹太教徒维持这种作法,要图肉体上的体面,就背叛了神行政的管理。这样的背叛就是为着肉体撒种,必定导致败坏与毁灭。

以那灵为目标并收永远的生命


 我们这些相信基督的人,需要为着那灵撒种。神的经纶是把祂自己作为那灵赐给我们。我们应当以那灵为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标竿,而不要愚昧的把律法或割礼当作目标。神的目标乃是祂自己成了包罗万有的灵进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享受。我们能有什么理由不对准这美好的目标?

 当我们看见神经纶的这个目标,我们就能明白犹太教徒有多么无知,也明白为什么神要打发罗马军兵毁灭犹太教的系统。神在祂的经纶中已经有了改变,而人仍坚持遵守律法和割礼,这乃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这样的坚持是得罪了神,并且背叛了祂和祂的经纶。没有什么比将包罗万有的灵当作我们的目标,并为着那灵撒种更讨神的喜悦。我们若为着那灵撒种,就会收永远的生命。

 永远生命的终极完成乃是新耶路撒冷。在新耶路撒冷里既没有律法,也没有割礼,却有生命水河的涌流,河边且有生命树。这就是永远的生命。新耶路撒冷是永远生命终极的具体显出,乃是我们为着那灵撒种的完满结果。

新造


 保罗指出犹太教徒要加拉太信徒受割礼,好叫他们可以在加拉太人的肉体上夸口,以后接着就说,『但就我而论,除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别无可夸;藉着祂,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了十字架;就世界而论,我也已经钉了十字架。』(六14。)保罗不以割礼夸口,却以基督的十字架夸口。割礼是个影儿,十字架才是实际。犹太教徒以影儿夸口,保罗却以十字架夸口;藉着十字架,整个宗教世界─犹太教、律法、规条以及割礼,向着保罗都已经钉了十字架。不仅如此,保罗能够夸口,藉着十字架,他向宗教世界也已经钉了十字架。

 保罗在十五节继续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受割礼不受割礼,对神都没有什么意义。对祂来说,要紧的乃是作新造。藉着基督的十字架,新造被带进来。这新造乃是信徒现今生活行动所当遵循的准则。(16。)

 我们在别处曾指出,十四节的世界主要是指宗教世界,就如十五节所指明的。保罗能说,『犹太教向我已经钉了十字架,我向犹太教也已经钉了十字架。在基督的十字架上,律法、割礼、以及所有犹太教的仪文,全都钉了十字架。犹太教曾是我的世界,但藉着基督的十字架,这个世界向我已经钉了十字架,我向这个世界也已经钉了十字架。』藉着十字架,保罗从犹太教分别出来。因此,他能宣告说,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

为着那灵撒种的理由


 保罗在六章十五节题到新造,说出为着那灵撒种的理由。为着那灵撒种的结果乃是新造。因此,我们当为着那灵撒种好作新造。但我们若注重守律法和行割礼,就是为着肉体撒种。割礼没有改变旧造,因为割礼不能改变我们的性情。割礼不能重生我们,不能给我们神圣的生命,也不能变化我们。一个人受了割礼,仍然是旧造。但我们以那灵为目标并且为着那灵撒种时,那灵就使我们成为新造。

 我们已经看见,『为着那灵撒种』是指对准那灵,以那灵作我们生活的目标。所以为着那灵撒种,意思就是我们的生命、生活、以及行事为人都必须对准那灵。

 保罗在六章八节嘱咐我们要为着那灵撒种。撒种包含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说、所作、以及所是的一切。我们不要以为我们说了一句话或作了一件事以后,不会有什么结果。不,我们所说、所作的,都是撒种的行为,至终会产生收成,由我们来收割。我们基督徒都一直在撒种,我们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我们不应当为着肉体撒种,却应当为着那灵撒种、向着那灵撒种。这就是说,我们应当以那灵作为我们撒种的目标。犹太教徒完全为着犹太教;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律法、割礼、以及饮食的条例上。他们一生的目标就是行律法、割礼、律例、规条与守安息日。他们的目标就是犹太教,除了犹太教之外什么也没有。犹太教徒极其热中于守律法、行割礼、以及履行他们宗教的一切规条和律例。他们绝对为犹太教,甚至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保罗的目标与犹太教徒截然不同。他的目标是那灵,那包罗万有的三一神。这是他惟一的目标,他愿意忘记其它的一切,只为着这个。保罗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为着那灵作的。你生活的目标是什么?你能说你的目标是三一神吗?或者是其它事物?太好了,我们能说,三一神是我们的目标,我们一直对准祂。

 我们作许多不同的事都需要对准那灵,我们的目标应当是得着从对准那灵而来的益处。说我们的目标是那灵,意思就是,我们的目标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我们无论作什么,都应当有把握,我们在那件事上的目标是三一神。为着那灵撒种,就是以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作我们生活的目标。

 今天对我们来说,三一神不仅仅是客观的。祂是那灵,作了我们日常生活的目标。对犹太人,甚至对许多基督徒来说,神仅仅是客观的。但对我们来说,神也是主观的,因祂住在我们灵里,将恩典分赐给我们。因此,我们的神不只是我们敬拜的对象,祂也是赐生命的灵在我们的灵里。这位内住者应当是我们的目标。

需要一个管治的异象


 我们都需要一个管治、支配并控制的异象,就是三一神作我们的目标。我们若看见这个异象,就会受这个异象的管治与支配。我能够作见证,靠着主的怜悯,我在半个世纪多以前,就看见了这个异象,我一直没有岔出去。这个异象一直控制、管治并支配我。我的生活不是漫无目的的,因为我有一个确定的目标。这么多年以来,我所看见关于三一神作我目标的异象一直加强我,扶持我。

 我们若看见三一神作我们目标的异象,就不会为着肉体撒种,而会为着那灵,就是为着那住在我们灵里包罗万有的三一神撒种。这个活的人位应当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应当在一切所作、所说、并所是上以祂为目标。

 保罗知道加拉太信徒以神所已经废弃的律法和割礼为目标,这是错误的。他要加拉太人回到赐生命的灵,这一位乃是福音之福的总和。保罗好像对加拉太人说,『加拉太信徒阿,要回到那灵,对准祂,以祂为你们生活的目标。这灵乃是福音包罗万有的福。』

满足我们爱的需要


 以那灵作我们的目标,与努力不去爱世界相当不同。我们被造是有爱的性能。我们都需要爱一些事物。你若给人比世界更好的东西,他们就会爱这个胜过爱世界。但只因人没有更好的东西可爱,所以他们就爱世界。劝基督徒不要爱世界,是太肤浅了。我们是人,都盼望爱一些东西,这个渴望需要得着满足。这个渴望若藉着爱这位对我们又真又活、今时又主观的三一神而得着满足,我们就不再有空间去爱世界了。三一神成了赐生命的灵,祂比世界好得太多了,祂已经完全占有我们。信徒蒙拯救不爱世界,不是藉着教导,乃是藉着爱三一神,并被祂充满。

 多年前我在南京传福音,有一天晚上会后有一个年轻的妇人问我说,『李先生,你所说的我完全同意,我也赏识你所传的基督。但我非常爱看戏。我想知道,我如果作了基督徒,是不是就不能看戏。』当我正在思考怎样回答她的问题时,我看到她的小孩和她在一起。于是我说,『如果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你的儿子拿起一把锐利的刀来玩,你怎么办?』她告诉我说,这种情形很容易应付,只要给这孩子几块巧克力糖就可以了。她告诉我说,她可以保证这孩子一定会丢下刀子,双手去拿糖;不需要叫他把刀子丢掉,因为糖会把他完全占有。我就对她说,『你难道不知道看戏就像玩那把锐利的刀子一样,而基督就好比那糖果吗?如果你手上满了基督,你就对这把「刀」毫无兴趣了!』她笑着说,我的答案她很满意。这件事说明,今天毋需教导信徒不要爱世界,我们需要给人更好的东西,去占有他们的爱。我们这个爱的需要,藉着以三一神为目标就得着满足了。这个目标大过世界所能给的任何东西,并且是大得无可测度。

由那灵构成而成为新的


 我们若为着三一神撒种,就会凭着灵而行;这样,自然而然我们会实际的成为新造。新造的意思是神─神圣的灵─以祂自己与我们调和,用祂自己构成我们,使我们成为新的。孔子的伦理教训可以改良人的行为,却不能将人重新构成。但是当我们对准三一神,并且凭着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而行时,那灵就把神圣的元素分赐到我们里面,并且用这元素重新将我们构成。结果,我们就不再是旧造,却因着神圣的元素作到我们里面,而成为新造。这新造终极的结果就是新耶路撒冷。

 今天在主恢复中召会的人,乃是在被神圣元素重新构成的过程中。我们的目标不是自我改正或自我改良,我们的目标也不是学习忍耐或培养受苦的度量。这些事都不是新造。新造乃是神所拣选的人以包罗万有的灵作他们的目标,对准祂,与祂成为一灵,结果就有神圣的元素传输到他们里面,将他们重新构成,使他们成为新的。

照这准则而行


 保罗在六章十六节说,『凡照这准则而行的,愿平安怜悯临到他们,就是临到神的以色列。』这节的准则不是遵守律法,改良自己,或是服从宗教的规条。这准则乃是对准三一神,并且凭着祂而行。凡照这准则而行的,平安怜悯就临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