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凭着灵而行
总纲目




 读经:加拉太书五章十六至十八节,二十二至二十五节。

 保罗在四章五节说,神已经把我们赎出来,好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得儿子的名分,意思就是我们从神而生,因此得了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我们这些神的儿子,有神的生命和性情。我们藉着重生,从神而生,成了神的儿子;重生是由神自己作为赐生命之灵所完成的。毫无疑问,主耶稣来作我们的救主,并死在十字架上作我们的救赎主。但是神拯救与救赎的目的,乃是要把我们带进儿子的名分里。我们不只得救、蒙救赎,我们更与主成为一灵,(林前六17,)结果我们就有了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我们不只笼统的与神是一,我们乃是实实在在的与祂成为一灵。

 我们这些信主耶稣的人不应当小看自己。我们不只是天然、肉身、物质的人,现今我们已经与神成为一灵!如果不是圣经上记载着这样的话,我就很难相信这些原先不过是神所造,后来又堕落成为罪人的人,现今藉着重生,竟然与神成为一灵!你能有把握作见证说,你真相信你与神成为一灵吗?你看见这个是因着经历,还是只因着道理?我们都需要在主前谦卑,祷告说,『主阿,给我们看见我们与你成为一灵的异象。主,我不满意只在道理上认识。主阿,把天开启,叫我看见现在我与你成为一灵。』

 一方面,主是在天上;另一方面,主与我们的灵同在。(提后四22。)主虽然已经进到我们的灵里,并且住在我们的灵里,但我们大多数的时间并不在灵里。许多时候,我们把主留在我们的灵里,就径自走开,而在我们的心思或情感的房间里消磨时间。我们可能想作一件不讨主喜悦的事。也许在这种时候,我们对主的态度就是祂应当留在我们的灵里,不要来搅扰我们,任我们在心思或情感里活一阵子。例如,有些姊妹想向主请几个小时的假,为了要满足她们买东西的欲望。但是,不论我们如何与主讨价还价,主是绝不愿意准我们假的。

 我们得救重生的时候,我们的灵就与主联合,我们与祂就成为一了。现在我们不论作什么,都不能叫自己离开与祂在灵里的一。我们即使想要切断这个联合,主也不会许可。

 比较年幼的圣徒有时候会说,他们需要操练与主同在,所以不去一些地方或作一些事情,免得失去主的同在。他们可能以为他们若参加召会的聚会,主就会与他们同在;但他们若去看电影,主就不会与他们同在。根据他们的观念,他们若去看电影,就会失去主的同在。在道理上,这话听来相当不错,但事实上,在我们的经历里却不是这样。假如你要去看电影,主的同在会比你参加聚会的时候更明显。你可能以为你一去电影院,就能摆脱主而自由。但是跟你所期望的正好相反,你会发现你在电影院里,主向你显明祂的同在比已往更多。你越求祂给你自由为所欲为,祂的同在反而越强。我们很多人可以见证有过这种经历。

 得救是一件严肃的事,因为得救乃是与主成为一。一个人得救重生的时候,就进入与三一神生机的联结里。这个联结是真实的,且满了生命。主施行拯救与救赎的结果,乃是把祂自己分赐到我们灵里,使我们与祂成为一。

 有灵恩派背景的基督徒,常常问别人受了圣灵没有。我们绝不要受这种问题搅扰。一个人只要得救、重生,就不只接受了圣灵,甚至已经与主成为一灵。因此,我们有立场放胆的见证说,我们这些得救并重生的人,现今与三一神乃是一灵。这乃是圣言里的神圣启示。

 保罗在三章二节问加拉太信徒说,『你们接受了那灵,是本于行律法,还是本于听信仰?』他在三章五节又问:『那丰富供应你们那灵,又在你们中间行异能的,是本于行律法,还是本于听信仰?』保罗问加拉太人的话,指明他们已经接受了那灵,并且神正不断的将那灵供应给他们。神一直供应,而他们一直接受。奇妙、神圣的传输一直在进行着。

 我们若要持续不断的接受那灵,就需要运用我们的灵祷告。在我们的祷告里,我们不应当被琐碎的事物所霸占;相反的,我们应当向着属天的传输敞开自己,接受那灵的供应。基督徒的生活不是一种宗教的生活或道德的生活,乃是与神成为一灵的生活。每当我们运用灵呼求主,我们就经历神圣的传输,属天电流的流通。因此,基督徒的生活是一种供应并接受的生活;神不断的供应,我们不断的从祂接受。

 今天许多基督徒忽略了接受那灵这件极其重要的事。相反的,他们一心帮助人成为宗教徒和有道德的人。为这缘故,主今天迫切需要得着一个恢复。主的恢复和宗教截然不同。论到基督、生命、那灵与召会,主的恢复与圣经是完全一致的,却与宗教、传统有别。当然,我们和主都需要这个恢复。

 我们从神所领受的那灵,乃是福音完全的福。保罗在三章十三与十四节说,基督已经赎出我们脱离律法的咒诅,为叫『亚伯拉罕的福,在基督耶稣里可以临到外邦人,使我们藉着信,可以接受所应许的那灵』。在福音里,我们不仅接受了赦罪、洗净和洁净的福,更接受了三一神作为经过过程、包罗万有、赐生命之灵的福。这位活的、包罗万有的人位就是福。日复一日,神不断将这福供应给我们,我们也一直接受神这项福。哦,我们太有福了!我们所享受的是何等奇妙的福!这独一的福就是三一神这包罗万有的人位─父、子、灵─经过过程,成了赐生命的灵,住在我们里面,以极其主观的方式作我们的享受。

 有一首著名的诗歌教我们数算主的祝福,要一一的数。实在说来,我们并没有那么多祝福可数。我们有一项全备的福─那灵。在一年的年底,有些人会花时间数算他们那一年所得着的一切物质祝福。但我们可以单单赞美主那独一的福,就是无可测度、全丰全足、包罗万有的三一神,经过过程成了赐生命之灵,住在我们里面。

 第二次大战期间,当我被日本侵略军队下在监牢里的时候,我经历了那灵的福。有三十天之久,我天天受审问、被鞭打。但是在这些苦难当中,我对主却有甜美的享受。我多么享受那灵的福!主是那么真实、那么亲近!好像我可以亲手摸到祂。我特别记得有天夜里,那灵的享受是那么真实、那么亲近、那么甘甜,以致我流泪对主说,『主,我赞美你!我在此不仅是为着你,更是与你同在。』当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真是肯定主与我同在监牢里。哦,那灵的享受真是无法形容!因着主这样亲近,这样可享受,以致监狱都成了至圣所。那灵─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实在是我们的福。

 保罗题到包罗万有的灵以后,接着说,『我说,你们当凭着灵而行,就绝不会满足肉体的情欲了。』(五16。)他在五章二十五节又说,『我们若凭着灵活着,也就当凭着灵而行。』许多基督徒在经历上并不领会什么叫作凭着灵而行。行是指我们的生活与为人。但保罗在二十五节似乎把『凭着灵活着』与『凭着灵而行』加以区别。凭着灵活着是一回事,凭着灵而行又是另一回事。二十五节的『若』字,原文实际上就是『既然』。保罗这里的话并不是假设,而是事实。我们既然凭着灵活着,就当继续凭着灵而行。

 我们需要看见,凭着灵活着与凭着灵而行之间的分别。五章二十五节的『活』,原文实际上的意思是得着生命并生活。保罗在另一处说到义人必本于信得生并活着。(罗一17。)保罗真正的意思是说,义人必本于信得着生命并生活。

 有的人也许以为,保罗说到凭着灵活着的话,单单是指着我们重生时的经历说的。根据这样的领会,当我们重生的时候,我们接受了生命,并且开始活着。然而,与生命有关的事物没有一件是一次永远的。你学习一件特别的事,如加法或减法,可以一次就学会,但你呼吸、吃、喝不是一次就够了。你可以从学校毕业,但你无法从呼吸、吃、喝的事上毕业而仍旧活着。你不该说你已经吃了很多餐,所以不需要再吃了。生命的事是不能毕业的。从生命的事上毕业,意思就是死亡。所有生命的事都必须是持续不断的,并且要一再的经历。因此,保罗在五章二十五节所说关于活着的话,并不限于我们重生时初阶的经历,这话适用于我们日常的生活。我们每天都当得生并活着。

 从经历一面说,凭着灵活着就是藉着将那灵吸入到我们里面而接受那灵。因此,『我们既凭着灵活着』,意思就是『我们既接受那灵』。宣信(A. B. Simpson)有一首诗歌说到吸入那灵,其中有一节说:

 我今每刻都在呼吸,

 你的生命作生命;

 一呼一吸都在乎你,

 求你由我来显明。

 (诗歌第二一○首)

 宣信弟兄领悟,我们需要不断的吸入那灵。吸入那灵就是接受那灵。这就是得生并活着。

 我们若要这样接受那灵,就需要敞开自己,运用我们的灵,并呼求主。这需要我们不住的祷告。我们若接受那灵,就会得生并活着。我们在日常生活里,应当藉着吸入那灵而不断的接受那灵。然而,没有多少基督徒过这种日常生活。没有多少基督徒是不断接受那灵而得生并活着的。但我们感谢主,在祂的恢复里,我们一直学习接受那灵。我鼓励你们众人时时刻刻接触主,接受那灵。我们越接受那灵,就越得生并活着。我能从自己的经历中见证说,我对那灵的享受越过越加增,越过越有进步。一天过一天,我接受那灵而得生并活着。

 我们可以从婚姻生活中,来看凭着灵而行实际的例子。一对已婚的夫妇因着彼此非常了解,所以很容易发生口角。丈夫会指出妻子的缺点,而妻子的反应也是指出丈夫的缺点。当夫妻这样吵嘴的时候,他们必定不是凭着灵而行。早晨的时候,他们也许运用灵接触过主,也吸入那灵而接受了那灵;但他们彼此交谈的时候,就不再接受那灵。因为他们停止接受生命,就不再凭着灵而行,反而照着肉体而行。丈夫与妻子要蒙拯救脱离争辩,最好的路就是运用灵。作丈夫的应当说,『主阿,我运用我的灵来和妻子争论。主,我呼求你,求你与我成为一灵,好叫我可以与她辩论。』你想一位弟兄这样祷告以后,还能够与妻子争吵吗?当然不会。他不但不会争吵,反而会接受生命,他想跟妻子争论的意念就会被治死。我们既然凭着灵活着,就应当凭着灵而行。丈夫与妻子既然运用他们的灵接受了那灵,也就应当在婚姻生活里凭着灵而行,这样就不会有争论,而只有赞美。

 多年来我想要明白保罗在五章二十五节所说有关凭着灵活着,并凭着灵而行的话。逐渐的,我在主话语的光中来察看我的经历,就明白我们需要不断运用我们的灵来接受那灵。我们时时刻刻需要呼求主并祷告,好叫我们得生并活着。第一件必要的事,乃是得生并活着。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我们藉着呼吸接受了那灵。我们一旦接受那灵而得生,就可以凭着灵而行。我们可以凭着灵说话行事。

 凭着灵而行会产生变化,这变化乃是在我们全人里面一种新陈代谢的改变。这种改变不是外面改正或调整所产生的。你若故意要表现得像神的儿女,你的行动就会像宗教徒。你可能自忖:『我必须维持我作神儿女的身分。这就是说,我不应当与我的配偶争吵。』这是宗教。我们所需要的是凭着灵活着,然后凭着灵而行。这不是外面的改正,而是内里、新陈代谢的变化。不仅如此,这与宗教全然无关,因为这完全是我们全人里面生机的改变。当我们凭着灵活着,并且凭着灵而行时,神自然而然就从我们里面活出来,并且藉着我们得着彰显。这样,我们在实际与实行上,就是神的儿子,凭着神的生命活着,并且凭着这生命而行。

 我们每时每刻都需要将神圣的生命呼吸到我们里面。这样,我们就不会在自己里面行事,也不会凭着肉体而行;反而会凭着经由呼吸而接受的那灵来作一切事。我们今天的需要就是操练接受那灵,并且凭着灵而行。这不是宗教或道德,乃是对活的那灵的经历。

 我们如果接受了那灵,藉此得以凭着灵而行,肉体就自然钉在十字架上。(五24。)肉体在我们里面就没有地位,因为我们不断的接受那灵。我们凭着灵而行的时候,基督就要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显大。保罗写信给受打岔的加拉太信徒,他的负担是要把他们带回到凭着灵而行。这不是宗教或道德,乃是凭基督活着,并且凭基督而行;这位基督乃是赐生命的灵,住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将祂吸入的时候,就接受了那灵。然后我们可以凭着这灵生活行动。

 凭着灵而行的结果,就是那灵的果子。保罗在二十二至二十三节列出那灵果子的九方面,但他用了『这样的事』一辞,指明那灵的果子不只这九方面。保罗列举这九项只是作为例证。

 那灵的果子是凭着灵而行所产生出来的结果。我们不需要挣扎努力去爱人、维持和平或喜乐。事实上,我们根本不需要努力去持有任何一种基督徒的美德。反之,我们只需要凭着灵活着,并且凭着灵而行。这样,那灵的果子就自然而然的产生出来。我们凭着灵而行的时候,就会产生那灵的果子,带着许多方面的美德:爱、喜乐、和平、恒忍、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作丈夫的对妻子就不会缺少爱,作妻子的对丈夫也不会不服从。我们将会任何美德都不缺。

 基督徒的美德并不是行为,而是凭着灵而行所产生独一的、活的果子不同方面的彰显。主盼望在祂的恢复里看见这活果子的彰显。这就是我们不信靠外面规条的原因。我们若想规正自己,而不凭着灵而行,就会使召会生活成为一种宗教。然而,召会不是组织;召会乃是活的、生长的生机体。生机体不需要外面的规条。你需要命令你的眼睛去看,或是命令你的耳朵去听吗?当然不需要!因为我们的肉身是个生机体,所以眼睛和耳朵就自然而然的尽功用。同样,召会是个生机体,在生命里自然的尽功用。我们若需要规条,就必定是缺少生命,缺少那灵。

 我们感谢主,因着祂的怜悯和恩典,我们一直多而又多的接受那灵。我确信很多圣徒一直学习凭着灵而行。在许多情形里,当夫妻受试诱要起争执的时候,他们就转向灵,不再争吵,反而运用他们的灵来赞美主。还有些人认识了什么叫作在购物的事上受那灵的限制。有的时候,在他们前往百货公司去的路上,那灵给他们感觉必须回家。主太怜悯我们了,叫我们能这样凭着灵生活行动!又有些人能作见证说,因为他们凭着灵而行,所以他们能在某些事上放下自己的拣选。不错,他们放弃了自己的喜好,但他们却得着了主的喜乐。

 我有许多次已经准备好要作一件事,却受到那灵的限制。当我顺从并跟从那灵的时候,就有喜乐。不仅如此,我读圣经的时候,也满了亮光。但我也能够作见证说,当我不理会那灵的引导而想来读经的时候,圣经就变得晦暗不明了。我们既然接受了那灵而得生并活着,就应当凭着灵而行。

 凭着灵而行就是长大、享受主、以及发挥正常功用以建造基督身体的路。主今天恢复的特点,应当是这种凭着灵活着,并凭着灵而行。这将主的恢复与任何一种宗教区别出来。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成了包罗万有的灵,现今就住在我们里面。因此,我们要凭着祂活着,并凭着祂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