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篇 耶稣的烙印与基督的恩典
总纲目




壹 耶稣的烙印
贰 基督的恩典

 读经:加拉太书六章十七至十八节。

 在上一篇信息中,我们看到保罗在六章十五节的话:『受割礼不受割礼,都无关紧要,要紧的乃是作新造。』新造完全有别于任何一种宗教。宗教是旧造的一部分。因此,今天宗教的一切作法都属于旧造。只有那种凭着灵的生活行动,才是新造的一部分。我们若要成为新造,就必须进入与三一神生机的联结里。凡在这联结以外的事物,无论是宗教的,还是非宗教的,都是旧造的一部分。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耶稣的烙印,(六17,)以及基督的恩典。(18。)在这封书信的结尾,保罗题到平安与恩典时,中间插进了『耶稣的烙印』这句话,这是相当奇怪的。他在十六节说,『凡照这准则而行的,愿平安怜悯临到他们,就是临到神的以色列。』保罗并没有立刻接着说到恩典,反而说他身上带着耶稣的烙印。然后他说,『弟兄们,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与你们的灵同在。』(18。)

 我们要知道保罗为什么在题到平安与恩典之间,插进『耶稣的烙印』,这是非常要紧的。我们写信的时候,会发表我们里面的观念、感觉或感受。照样,保罗写信给加拉太人的时候,他乃是表达他里面的观念和感觉。当他写到平安与恩典时,他里面有一个领悟:他享受平安,乃是因为他带着耶稣的烙印。耶稣的烙印保守他在平安的光景里。保罗藉着享受恩典,就进入平安的情形里。他带着耶稣的烙印,藉此就蒙保守在这平安里。

 我们要明白保罗的结语,需要有相当程度的属灵经历。他这封书信写到结尾的时候,以平安与恩典来问候读这卷书信的人。当他问候他们的时候,他自然而然有一个领悟:他能享受平安,乃是因为他带着耶稣的烙印。保罗似乎是说,『弟兄们,我在平安里。因为我带着耶稣的烙印,我就蒙保守在这平安的光景里。人都不要搅扰我。』不要搅扰一个人,就是不要打岔他,不要夺去他的平安。十七节的『搅扰』和十六节的『平安』相对。保罗说平安应当临到凡照这准则而行的人之后,接着就要求说,人都不要搅扰他,因为他身上带着耶稣的烙印。这指明保罗的平安蒙保守,乃是藉着他身上带着耶稣的烙印。所以保罗能够说,『我既带着耶稣的烙印,我就在平安里,人都不要搅扰我。』保罗知道犹太教徒和逼迫的人不能夺去他的平安,甚至整个撒但的系统也不能搅扰他,因为他带着耶稣的烙印。但他若丢弃这些烙印,拒绝再带着烙印,他就会立刻失去平安。然后不论什么人或什么事,都会搅扰他。但因着他带着耶稣的烙印,他就能享受平安,所以他能够说,『人都不要搅扰我。』

 原则上,我们的情形和保罗一样;只要带着耶稣的烙印,就会保守我们在平安里。但我们若拒绝带这些烙印,就会受搅扰,我们的平安就会消失。我们一旦失去了平安,就很难继续享受恩典。

壹 耶稣的烙印


 十七节的烙印是指烙在奴仆身上的记号,以指明他们的主人。就保罗说,他是基督的奴仆,(罗一1,)他的烙印,在肉身方面,是他在忠信服事他的主人时,所受之伤的疤痕;(林后十一23~27;)在属灵方面,是表征他所过生活的特征,与主耶稣在地上所过的一样。这样的生活,乃是不断的被钉死,(约十二24,)行神的意思,(六38,)不寻求自己的荣耀,只寻求神的荣耀,(约七18,)服从并顺从神,以至死在十字架上(腓二8)等等。使徒跟从主耶稣的榜样,带着烙印,就是主生活的特征,与犹太教徒完全不同。

 保罗看自己是基督的奴仆。奴仆怎样带着烙印,见证他属于某一个主人,保罗也照样在他肉身上带着耶稣的烙印。这就好像基督的名一次又一次烙印在他的身上,见证并宣告说,保罗乃是属于主的。

 保罗因着忠心服事基督而多次受伤。他在林后十一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告诉我们,他被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因此,他身上有许多的伤痕,见证他服事基督的年日。这些伤痕也可以看作是耶稣的烙印。

 我们已经指出,『耶稣的烙印』属灵的意义乃是保罗过钉十字架的生活。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带头过这种钉十字架的生活。我们读四福音的时候,看见一个一直过着钉十字架生活之人的画像。这种生活乃是一个烙印。因此,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带着这样一个烙印。祂受人逼迫、嘲笑、藐视和厌弃。但是,祂没有说什么来为自己辩护。相反的,祂过一种钉十字架的生活,带着烙印,说出祂乃是属于父神。保罗效法主耶稣过这种生活。他在腓立比三章十节说到『同祂受苦的交通』。保罗活在耶稣受苦的交通里,带着耶稣的烙印,这是他过钉十字架生活的表记。当保罗以平安的话问候加拉太人时,想起一件事实,就是耶稣的烙印保守他在这平安里。因为他遭逼迫、藐视、嘲笑、弃绝、定罪,他实在能够说,他乃是带着耶稣的烙印。

 我们虽然不敢与保罗同列,但我们实在能说,我们至少在某一程度上也带着耶稣的烙印,因为我们也被嘲笑、嘲弄、藐视、批评、定罪,受到许多恶毒的文字、话语的攻击。我们只要继续走十字架的路,就会遭受这样的反对。我们若忠心的过钉十字架的生活,反对就会一再兴起。保罗在加拉太四章二十九节说,『当时那按着肉体生的,怎样逼迫了那按着灵生的,现在也是这样。』这句话清楚的指明,那些按着肉体的会逼迫那些按着灵的。主耶稣和保罗怎样因着过钉十字架的生活而遭受逼迫,今天我们若靠着主的怜悯与恩典,跟随他们的脚踪过这种生活,也会遭受同样的逼迫。当我们被藐视、弃绝、定罪、讥笑、嘲弄的时候,我们就带着耶稣的烙印了。但因着带了这些烙印,我们就享受平安,不受任何环境或任何景况的搅扰。

 我信保罗写到平安的时候,他深处有一个感觉,因着他带着耶稣的烙印,他就被保守在平安里。原则上,我们今天的经历也是一样。我想那些批评、逼迫、讥笑我们的人深处不会有平安。但主能为我们作见证,虽然有反对和嘲笑,我们却能享受深处内里的平安,这平安使我们有把握说,我们是走十字架的道路。这种逼迫指明我们不是按着肉体生,乃是按着灵而生的人。凡是逼迫、嘲笑别人的人,必定是按着肉体生的儿女。我们对于因着走十字架道路而遭受的逼迫,应当有积极的看法。我们遭受逼迫的时候,应当赞美并感谢主。我们不是嘲笑以撒的以实玛利;我们乃是被以实玛利嘲笑的以撒。我们被人指控为邪教、传讲异端。有许多不实的控告已经刊登出来攻击我们。但我能见证,我在这一切的光景中有平安,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好。带着耶稣的烙印,保守我们在平安的光景里。不仅如此,这些反对与逼迫也指明我们与主的关系是在正确的轨道上。

 你若核对自己的经历,就会明白你越为着跟随主耶稣而遭逼迫,你里面就越喜乐。行传五章四十至四十一节说,门徒欢欢喜喜,因被算是配为耶稣的名受辱。逼迫给我们把握,证明我们在走对的路。因此,保罗在加拉太六章十六节说,凡照这准则而行的,必有平安临到他们。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是照这准则而行?我们知道,是藉着一个事实─我们遭受逼迫。我们若不照这准则而行,逼迫就没有理由临到我们。保罗虽然没有得罪任何人,但他却受了逼迫。逼迫来到,只因着基督与十字架。保罗面临的逼迫表明他是在神经纶的中心,他与主耶稣这位受逼迫者是一。因此,他能够有把握,并且享受平安。

贰 基督的恩典


 说了耶稣的烙印以后,保罗说,『弟兄们,愿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与你们的灵同在。阿们。』(六18。)主耶稣基督的恩乃是三一神,具体化身在子里,又实化为赐生命之灵的全备供应,藉着我们灵的运用,给我们享受。一方面,我们带着耶稣的烙印,受逼迫、过钉十字架的生活;另一方面,我们享受基督的恩,并经历那灵全备的供应。哦,包罗万有之灵丰富而全备的供应与我们的灵同在!

 我们这些神所拣选的人,乃是神的儿子,而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已经作到我们的里面。因着我们是神的儿子,有三一神作到我们里面,所以我们就被藐视、遭逼迫。有些人甚至把我们看作邪教。保罗也忍受了类似的攻击。行传二十四章五节说,『我们看这个人是瘟疫,是鼓动普天下众犹太人生乱的,又是拿撒勒派里的一个头目。』保罗回答这控告说,『但有一件事我要向你承认,就是我正按着他们所称为异端的道路,事奉我们祖宗的神,又信合乎律法的,和申言者书上一切所记载的。』(14。)保罗被控告是一个异端、邪派的头目,但他知道他乃是活新造,并且在他的灵里享受包罗万有之灵全备的供应。加拉太书指明,我们若带着耶稣的烙印,过钉十字架的生活,我们就要在我们的灵里享受赐生命之灵的供应。

 六章十八节的灵指我们重生、有那灵内住的灵。那灵是加拉太书所一再强调,神应许之福的中心。我们在我们重生的灵里,经历享受这灵作新约中心的福。因此,我们需要主的恩典,就是那包罗万有之灵全备的供应,(腓一19,)与我们的灵同在。

 基督、那灵、新造、以及我们的灵,乃是这卷书所启示基要的四项,这些都是神经纶中基础的思想。基督是神经纶的中心,那灵是基督的实际。当基督藉着那灵,实化在我们灵里,我们就成为新造。因此,为着过新造的生活,以成就神的定旨,我们的灵是极其重要的。

 加拉太书极为强调十字架和钉十字架的经历,为要对付消极的项目,如律法、肉体、『我』、宗教世界、奴役和咒诅,藉此带进积极的项目,就是本书所启示的基督、那灵、神的儿子、应许的后嗣、信仰之家、新造、以及神的以色列。然而,加拉太书所对付的三样主要消极事物乃是律法、肉体和宗教。这三样是并行的。当我们在律法之下时,我们与肉体、宗教都有牵联。加拉太书里的宗教是最高的宗教,是照神的谕言形成的希伯来宗教。但是就连这样的宗教也与律法和肉体有关。我们藉着十字架,从律法、肉体、宗教里得着释放,而有了基督、那灵、新造、以及我们重生的灵。我们若看见这个异象,就会为着十字架赞美主。因着基督的十字架,律法、肉体和宗教都了结了,好叫我们得着那灵、新造和我们的灵,使我们在灵里藉着那灵,就是基督的实化,能作新造,带着耶稣的烙印,并在我们灵里得享主耶稣基督的恩。我们能够和保罗一同说,『人都不要搅扰我,因为我身体上带着耶稣的烙印。』然后,我们就知道,基督的恩与我们的灵同在。这就是保罗结束加拉太书的方式。

 保罗在十八节用了『弟兄们』这辞。『弟兄们』这亲密的称呼,(一11,三15,四12,28,31,五11,13,六1,)已经多次用在受责备『无知的加拉太人』(三1)身上。在这严厉、责备、警戒的书信末了,使徒再次用这关切的称呼,并且特别放在结尾,以表示对他们不变的爱,保证他们在信仰之家,(六10,)仍是他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