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篇 凭着灵,不凭着肉体而行
总纲目




壹 凭着灵而行
贰 肉体和那灵之间的争战
叁 肉体的行为
肆 那灵的果子

 读经:加拉太书五章十六至二十三节。

 保罗在五章十六节告诉我们,要凭着灵而行。基督徒的行事为人完全是凭着灵,不是凭着肉体。按五章的上下文看,这里的灵必是圣灵,这灵住在我们重生的灵里,并与我们重生的灵调和。凭着灵而行,就是让圣灵从我们的灵里,规律我们的行动。这与我们在肉体中靠律法规律我们的行动相对。

 五章十六节的『行』,原文意踏遍各处,自由行走;因此指日常生活中的举止行动,含示一般习惯的日常行动,包括我们所作所说的一切。(参罗六4,八4,腓三17~18。)保罗在这一节吩咐我们要凭着灵来过日常的生活─生活、行事、为人。

 保罗写十六节时没有用『圣灵』这辞;事实上,他甚至在『灵』字之前也没有用定冠词。我们已经指出,五章的灵是指内住在我们灵里并与我们的灵调和的那灵。所以,这里的灵乃是调和的灵;不过,所着重的是内住的灵。新约说到内住的灵,是含示我们的灵由那灵所内住,二灵成为一灵。正如保罗在林前六章十七节说,『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因此五章十六节里的灵,是指圣灵与人的灵调和。每一个得救的人里面,都有这样的灵。得重生乃是得着调和的灵,就是圣灵与我们的灵相调和。

 在三章二节保罗问加拉太人一个问题:『你们接受了那灵,是本于行律法,还是本于听信仰?』保罗要使受打岔的加拉太信徒牢记一件事实,就是他们已经接受了那灵,而那灵现今与他们的灵调和。在三章三节他继续问他们:『你们既靠那灵开始,如今还靠肉体成全吗?』他们靠那灵开始基督徒的生活,然而他们却从那灵岔开,被引到律法、割礼、和犹太教的规条。保罗在三至四章论过好些要紧的事,现在到了五章十六节,就吩咐他们要凭着灵而行。加拉太的信徒无须凭着律法、割礼、或规条而行,他们只要凭着灵而行就够了。他们若凭着灵而行,就绝不会满足肉体的情欲了。

 保罗在五章指明,我们只有一个选择:不是凭着灵而行,就是凭着肉体而行。我们已经看见,肉体是堕落之三部分人极点的表现,那灵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终极的实化。因此,凭着灵而行,就是凭着经过过程的三一神而行。因着基督的救赎与那灵重生的工作,我们这些接受了神分赐的人,就能不凭着肉体,只凭着灵而行。这意思是说,我们能不凭着我们堕落的人而行,乃凭着经过过程的三一神而行。我们有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作为包罗万有的灵在我们的灵里。无可否认,藉着基督的救赎、那灵的重生、以及神的分赐,我们得着了这样一个奇妙的实际。当然,我们也必须与堕落的三部分人争战。因此,我们的生活行动,可能是凭着堕落的人,也可能是凭着我们灵里那奇妙的人位。

 我们不该回到律法去。倘若我们努力遵守律法,想以行善来讨神的喜悦,我们就是在肉体里面,因为律法乃是联于肉体。每当我们想要履行律法的要求,我们就是用我们的肉体。这就是说,不但在我们行恶的时候,就连我们想要履行律法的时候,肉体也是活跃的。每当我们在自己里面想要行善,肉体就活跃起来。但我们不必想要履行律法,我们可以凭着经过过程的三一神而行,祂是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住在我们的灵里。保罗写加拉太书,不仅在消极一面拯救被岔开的加拉太信徒脱离律法,更在积极一面使他们认识,在信徒的灵里有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他们应该凭着这灵生活、行事并为人。我们凭着这灵生活、行事并为人,乃是可能的。我们不该相信自己的软弱、失败或短处。我们应该把这一切全忘掉,并且要看见,那位经过过程的三一神现今就在我们灵里,祂不仅是我们的救赎主和救主,也是包罗万有的灵。

 我很喜爱保罗的发表:『凭着灵而行。』保罗在他的书信里,主要不是吩咐我们照着道理而行,甚至也不是照着一些经文而行。但这不是说,我们不该按照圣经而行。这里的点是说,保罗嘱咐我们要以活的方式,凭着灵而行。我们要学习一个重要的功课,就是在我们的灵里为人。这是一件基本的事。

 我年轻的时候读过许多书,论到如何得胜、如何圣别、如何祷告。但最终我看见,要得胜、要圣别、要有正常祷告生活的路,乃是在灵里。与丈夫或妻子谈话,正确的路乃是在灵里说。我们无须寻找办法。我们有独一的办法,就是在我们的灵里。读圣经正确的路,乃是在灵里读。胜过罪、对付脾气、击败撒但的路,乃是在灵里。凭着灵而行,就是在我们的灵里过日常的生活。

 我们的灵与那灵是不可能分开的,因为二灵已经调和成为一灵了。我们已经题过保罗在林前六章十七节所说的话:但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我们的灵既然与那灵调和,我们就必须学习在灵里过日常的生活。我们强调日常在灵里行事为人的重要,绝不会太过。

 在一天之内,我们常常会想离开我们的灵。一天下来,我们也可能多次离开了我们的灵,活在肉体里。比方说,你的妻子若是用某种方式对你说话,你可能立刻把你的灵摆在一边,照着肉体来和她说话。即使你对妻子的态度很好,只要你离开了灵,就是在肉体里。我们进入灵里,不是一次永远的。反之,我们必须不断的操练在灵里,好凭着灵而行。

 我年轻的时候,并不宝贝主所说的儆醒祷告。(太二六41。)但我越操练日常在灵里行事为人,我就越觉得需要做醒祷告。我们必须儆醒,免得我们离开了灵。我们也必须祷告,好回到灵里,并且留在灵里。基督徒的生活乃是住在灵里的生活。因着我们很容易从灵里被拉走,所以我们需要儆醒祷告。保罗对歌罗西人说,我们必须『坚定持续的祷告,在此儆醒感恩』。(西四2。)在以弗所六章十八节保罗也说,『时时在灵里祷告,并尽力坚持,在这事上儆醒。』我再说,我们需要儆醒,看看我们是否在灵里;并且要祷告,好蒙保守在灵里。

 我们若留在灵里,难处必定解决,我们也必享受住在我们灵里那包罗万有的灵。在灵里我们吃喝主,并且有分于福音的福。认识基督徒的行事为人乃是在灵里的生活,这是很要紧的。保罗在他的著作里一再的题起那灵和我们的灵,原因就在这里。离了灵,就无法有基督徒的行事为人。当我们在我们的灵里时,我们也同时在那灵里,因为那灵与我们的灵乃是一。我们起初开始珍赏主耶稣的宝贵,并呼求祂的名时,那灵与我们重生的灵之间就发生了一种生机的联结,这种生机的联结称为调和。

 在五章十六节保罗有把握说,我们若凭着灵而行,就绝不会满足肉体的情欲了。要圣别、要胜过罪、要属灵、要有祷告的生活,路就在于凭着灵而行。

壹 凭着灵而行


 我们已经指出,我们若凭着灵而行,就绝不会满足肉体的情欲了。不仅如此,我们若凭着灵而行,就会受那灵的引导。每当我们凭着灵而行,甚至在我们与人谈话这样普通的事上,也会有主的引导。

 保罗在五章十八节说,『但你们若被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律法与我们的肉体有关,(罗七5,)并且我们的肉体抵抗那灵。(加五17。)因此,那灵和律法相对。我们凭着在我们重生之灵里的那灵而行,就绝不会满足肉体的情欲;(16;)我们被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生命的灵(不是字句的律法)是引导我们的原则,在我们重生的灵里,规律我们基督徒的行事为人。我们若凭着灵而行,自然就不再在律法以下,因为那灵会引导我们脱离字句的律法。

贰 肉体和那灵之间的争战


 在五章十七节保罗说,『因为肉体纵任贪欲,抵抗那灵,那灵也抵抗肉体,二者彼此敌对,使你们不能作所愿意的。』这节指明肉体和那灵之间有争战。肉体和那灵彼此敌对。肉体为着自己的私欲抵抗那灵,而那灵为着神的定旨抵抗肉体。

叁 肉体的行为


 在五章十九节保罗说到『肉体的行为』。肉体是老亚当的表现。老亚当堕落的生命,实际表现在肉体上。十九至二十一节所列肉体的行为,都是这种肉体表现不同的方面。淫乱、污秽、邪荡、醉酒和荒宴,与败坏之身体的情欲有关。仇恨、争竞、忌恨、恼怒、私图好争、分立、宗派和嫉妒,与堕落的魂有关,这魂与败坏的身体非常接近。拜偶像和邪术,与死了的灵有关。这证明我们堕落之人的三部分,灵、魂、体,都与我们败坏、邪恶的肉体有牵连。

 肉体的行为可以分成不同的组别。淫乱、污秽和邪荡为一组,与邪情恶欲有关。拜偶像和邪术为一组,与拜鬼有关。仇恨、争竞、忌恨和恼怒为一组,与邪恶的情绪有关。私图好争、分立、宗派和嫉妒为一组,与派系有关。二十节里的宗派,原文与彼后二章一节的异端同字;在此指『意见的派别』,(达秘新译本,)派系。醉酒、荒宴为一组,与放荡有关。

 在五章二十一节保罗说,『行这样事的人,必不得承受神的国。』承受神的国,指享受要来的国度,作得胜信徒的赏赐,与信徒的得救不同,乃是在得救之上所加的赏赐。那些行这几节所列举肉体之行为的信徒,必不能承受要来的国度作为赏赐。

肆 那灵的果子


 肉体所作的,是没有生命的行为;(五19;)那灵所产生的,是满了生命的果子。(22。)那灵的果子,就是在我们里面作生命之灵不同的表现,这里只列九项为例。这果子还有许多项的表现,就如卑微、(弗四2,腓二3、)怜恤、(腓二1、)敬虔、(彼后一6、)公义、(罗十四17,弗五9、)圣别、(弗一4,西一22、)清洁,(太五8,)以及别的美德。以弗所四章二节,歌罗西三章十二节除了题到这里所列的温柔以外,也以卑微为美德。罗马十四章十七节的公义、和平并喜乐,都是今天神国的各面;但这里只列和平与喜乐,没有列公义。彼后一章五至七节把敬虔和忍耐,与节制和爱一同视为属灵生长的特征,但这里没有列敬虔和忍耐。马太五章五至九节把公义、怜悯和清洁,与温柔、和平一同算为今天国度实际的条件;然而前三项美德,没有列在这里。

 肉体怎样是老亚当的表现,那灵照样是基督的实化。实际上,基督乃是作那灵而活出来的。这里所举那灵的果子,乃是基督的特征。

 我们已经指明,那灵的果子是满了生命,与肉体没有生命的行为相对。再者,果子是单数的,是生命独一的果子;但行为是复数的。行为有许多,果子却只有一个。

 那灵的果子包含内住之灵不同的表显。保罗列举了那灵果子的九方面以后,就宣告说,『这样的事,没有律法反对。』(加五23。)请注意保罗是说『这样的事』,不是说『这些事』。如果他说『这些事』,那灵的果子就限于这些经文所列举的九项。但保罗是说『这样的事』,这表明在他用来作例子的九方面以外,还有许多方面。

 保罗说,这样的事,没有律法反对,原因在于律法定罪邪恶的事。既然那灵之果子的各方面没有一样是邪恶的,这生命的果子就没有律法反对。

 我们必须区别我们天然的美德和那灵之果子的美德。爱是那灵之果子的一方面;我们在接受神圣的生命而得救之前,就能够爱人。我们多少也知道一点喜乐、和平、忍耐、恩慈、以及这里所列举的其它美德。当我们进到召会生活中时,我们也带着我们天然的美德。这意思是说,我们带着天然的爱、恩慈、信实、温柔,进到召会生活中。假定一位信徒用天然的节制来应付一种情况。不错,他设法控制住自己,但这需要极大的努力。他的节制是咬着牙的,这样的节制和那灵果子的节制截然不同。

 天然的属性并不包含神的任何成分,但那灵的果子却满了神圣的属灵本质。我们不该忘记,这是『那灵』的果子,所以其本质、成分乃是那灵。在召会生活中,我们所需要的乃是满了那灵本质的爱。在我们的喜乐、和平、恒忍、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里,也必须看见那灵的成分。这些美德都该是那灵的表显。

 那灵既是基督的实化,这些美德又是那灵之果子的各方面,因此这些美德实际上就是基督的特征和表显。这就是说,活出这些美德,就是活出基督。

 天然的属性与那灵的果子,其不同乃在于;天然的属性没有那灵任何的成分,而那灵的果子却满了那灵的本质和成分。当人凭着天然的属性或美德活着,他不需要转到灵里。他可以凭着自己、在自己里爱人或表现节制。然而,我们若要有那灵各方面的果子,就必须在我们的灵里。对于这点,我们天然的人全无效力。当我们在调和的灵里行事为人时,就在各样属灵的属性和美德上,在不同的方面活出基督。我盼望众召会能在这样的生命里得以丰富,并藉着我们在调和的灵里生活而得以拔高。这样,在召会生活里就能有基督不同的彰显。这就是保罗吩咐我们要凭着灵而行时所期望的。

 我们若凭着灵而行,自然就会击败肉体,以及潜伏在肉体背后的魔鬼。我们这样争战胜过肉体,就能完成神要彰显基督的定旨。神的心意是要我们凭着灵活看,以彰显基督。今天在主的恢复中,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凭着灵而行,在许多不同的美德上彰显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