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篇 应许与律法相对
总纲目




堕落、咒诅与应许
神照着应许对待祂的百姓
照着律法并藉着帐幕
基督应验了应许
恩典与信

 读经:加拉太书三章二节下,三节下,六节,九至十一节,十三至十四节,十七节,二十一至二十五节。

 新约启示在已过的永远里,神立了一个定旨,一个计划。这个定旨乃是要让一班神所拣选的人,得着儿子的名分,因而成为神的众子,然后与神的长子形成一个团体的人,彰显神直到永远。这是神永远定旨的简述。神构想了这个定旨之后,就来完成创造的工作。神创造的中心点乃是人,因为神的定旨乃是要得着一班人作祂的彰显。我们由创世记一章得知,人是照着神的形像,按着神的样式造的。换句话说,人被造乃是被赋与彰显神的潜力。在受造的时候,人既没有神圣的生命,也没有神圣的性情。然而,人被造时有一个性能来接受神,并与神成为一。

堕落、咒诅与应许


 我们知道人受造以后,就堕落了。一面,亚当的堕落带进罪性与罪行;另一面,亚当的堕落也把咒诅带进来。因此,神照着祂的形像,按着祂的样式所造的人,就与罪有牵连,并且落在咒诅之下。创世记三章以后,人类走下坡的事实,指明人是在咒诅之下。我们在人类的第二代该隐身上,就看见这个咒诅。因为该隐的后裔都在咒诅之下,他们就越来越堕落。最终,人堕落到一个地步,在巴别那里分裂而混乱。毫无疑问,堕落的人不只与罪有牵连,且落在咒诅之下。

 在这样堕落的光景中,荣耀的神向亚伯拉罕显现。(徒七2。)圣经没有说,爱的神向亚伯拉罕显现,而是说,荣耀的神向他显现,这是很有意义的。在亚当身上,有罪与咒诅;在亚伯拉罕身上,却有神的应许。根据创世记十二章三节,神应许亚伯拉罕,万国都要因他得福。这应许的背景乃是咒诅临到人类身上。因着人类在咒诅之下,人的方向是往下的。但神进来呼召亚伯拉罕,并且应许万国,就是在分裂、混乱光景中的人类,都要因他得福。当然这是大喜的信息。难怪保罗认为这就是福音。

 然而,这里我们所着重的乃是应许。神呼召亚伯拉罕时,赐给他一个应许。在加拉太三章十七节,保罗说到应许,也说到约。在本章八节他也告诉我们,神在创世记十二章三节对亚伯拉罕所说的话,就是对亚伯拉罕所传的福音。述说那个应许就是传扬福音。不仅如此,创世记十五章所立的约,乃是坚定这福音。

 在创世记十二章三节,应许只是应许而已,因它仍末得着应验。这一章没有告诉我们,应许会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法,或在什么地方应验。然后在创世记十五章,应许成了一个立定的约;到了十七章,这约由割礼的记号所坚定。然而,即使应许已经被立为约,并且已经得着坚定,应许还是没有应验。

神照着应许对待祂的百姓


 在创世记十五章,神将应许立定为约的时候,有大黑暗落在亚伯拉罕身上。(12。)这黑暗指明在应许得着应验之前,神的百姓会经历一段黑暗时期,并且大大的受苦。圣经记载亚伯拉罕的后裔下到埃及,在埃及的暴政下至少渡过了四百年。这些年日是一段漫长的黑暗时期。过了那四百年之后,神就把他们从埃及黑暗的暴政里领出来。神不是照着还没有颁赐的律法对待他们,而是照着祂赐给他们列祖亚伯拉罕的应许对待他们。

 我们在出埃及记中,很难找出一处经节告诉我们,神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心意,是要颁赐律法给他们。然而,出埃及记清楚的说出,神要他们向祂守节。摩西对法老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五1。)没有疑问,神也计划要向他们启示祂居所的样式。

 在出埃及十九章以前,圣经似乎没有表明神有意要把律法颁赐给他们。在这一章开头,神向百姓说出非常和悦的话:『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4。)接着,耶和华对他们说,他们若听从祂的话,遵守祂的约,就要成为祂的奇珍,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5~6。)神的话非常亲切。百姓听见神所说的,就回答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8。)百姓这样回答以后,西乃山四围的气氛就改变了。可亲的气氛被恐怖的气氛所顶替。以色列人被这种气氛吓住了,就叫摩西代表他们去朝见神。在这样的光景中,十诫颁赐了下来。因此,在亚当身上有堕落,在亚伯拉罕身上有应许,在摩西身上有律法。出埃及二十至二十三章都是与律法有关。

 紧接着这几章及其所说的各种典章、律例之后,到了二十四章,西乃山四围的光景又有一次的改变。摩西、亚伦、拿答、亚比户、并以色列长老中的七十人,都上了山。出埃及二十四章十节说,『我们看见以色列的神,祂脚下彷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这是一幅何等美丽的景象!神乃是在这样的背景里,向摩西启示出帐幕的样式。

照着律法并藉着帐幕


 神将律法及其条例颁赐给百姓之后,就照着律法并藉着帐幕来对待以色列人。百姓不是藉着律法接触神,乃是藉着帐幕连同祭司体系和供物接触祂。这些都是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在预表上的应验。神照着律法,藉着帐幕、祭司体系、和供物来对待百姓。假设一个以色列人犯了罪,根据十诫,他必须被剪除。但神没有将他剪除,反而藉着祭坛祝福这样的罪人,来应验祂给亚伯拉罕要祝福万国的应许。犯罪的人必须带着祭物作为赎愆祭。当这祭物献在祭坛上,犯罪的人就可以得着赦免。

 神用律法当作一面镜子来暴露祂的百姓。但百姓被暴露以后,他们能够转向帐幕、祭司体系、祭坛和供物。在预表里,这是神赐给亚伯拉罕之应许的应验。事实上,出埃及记不是一卷律法书,乃是一卷应验神应许的书,一卷关于基督、十字架和召会的书。不错,其中有几章是专讲律法及其条例,但其它的章节是论到帐幕的样式,以及描述帐幕的建立。我们已经指出,帐幕的样式是在明净的气氛中启示给摩西的。神赐下这个样式以后,帐幕就被建造并建立起来。然后藉着祭司体系和供物,那些在律法之下被定罪的人,就能与神有交通。这个交通乃是藉着帐幕,藉着基督而有的。这是神赐给亚伯拉罕之应许的应验,虽不是在实际上的应验,却是在预表上的应验。

基督应验了应许


 我们已经看过三个重要的人物:亚当、亚伯拉罕、摩西。现在我们来看第四个人物,也是最重要的人物,就是耶稣基督,祂来应验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基督照着藉摩西所颁赐之律法公义的要求,应验了这个应许。这样,祂就把神的选民从咒诅之下领出来。因此,应许不仅成了约,也成了遗命、遗嘱,因为所应许的全都成就了。律法的要求满足了,咒诅除去了,应许也应验了。如今在亚伯拉罕这惟一的后裔里面,分裂、受咒诅的万国都得了祝福。今天我们的美地─基督,乃是包罗万有的灵,作我们的享受。在亚当身上有咒诅,在亚伯拉罕身上有应许,在摩西身上有律法,在基督身上却有应许的应验。现今我们这些相信的人,就是信仰之家的人,正在享受这个新遗命。信仰之家的人就是召会人。我们不是作工的人,乃是听的人。我们这些信仰之家的成员因着听信仰,得以承受、有分于并经历三一神作我们的福。因着听信仰,我们成为信的子民,成为信仰之家。我们越听,我们的信就越得着加强,我们享受祝福的度量也越扩大。

 圣经里有六个突出的名字或名称:亚当、亚伯拉罕、摩西、基督、召会、新耶路撒冷。神在已过永远里的心意与律法毫无关系。祂的思想不是专注于律法,而是专注于亚当、亚伯拉罕、基督、召会和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就是神在人身上工作的终极完成。今天我们是在召会里;在永世里,我们就要在新耶路撒冷里。神暂时用律法来暴露祂的百姓,他们对自己和自己的光景没有正确的认识。神也用律法作为监护人来看守百姓,又用律法作为护卫者、儿童导师,引他们到基督那里。然而,一旦律法完成了叫我们到基督那里的功用,我们就不该容许律法拦在路上。摩西不但是律法藉以颁赐出来的人,也是领受帐幕样式的人,并且帐幕是在他的带领之下,才得以建立起来的。

 从亚当到亚伯拉罕大约有二千年,从亚伯拉罕到基督又约有二千年,这是很有意义的。不仅如此,从主降世为人显在地上,也几乎有二千年了。我很难相信召会时代会再持续一千年。召会时代之后,会有国度时代,要持续一千年之久。此后,我们就在永世里。我不敢说创世记一章的七日是预表七千年,包含从亚当到千年国末了这段时间。然而,从人的堕落到赐下应许约有二千年,从赐下应许到基督来应验应许又有二千年,而应验的时代大约又持续了二千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虽然我们盼望国度时代,但我们不会只因国度而满足。千年国的一千年时期在神眼中如同一日。因此,我们的渴望乃是进入新耶路撒冷,直到永远。

 律法在完成神永远定旨的事上,只有暂时的地位。律法是在神赐给亚伯拉罕应许四百三十年以后才颁布的。因着基督来到,律法就得着成全了,也被了结了。

恩典与信


 信与律法无关,但与恩典有关。我们的信乃是基督恩典的反映。信的功用就像照相机,用来拍摄特别的景象。基督的恩典就是景象,我们的信就是拍摄照片的相机。因此,我们的信成了基督恩典的反映。换句话说,我们的信乃是反映神应许的应验。

 信与律法毫无关系。加拉太人再次让律法有地位,并且容许律法被带进来,这是错误的。律法不可再在景象之中。反之,我们信的照相机应当完全对准恩典。我们不该想要守律法,反而该运用我们的信,拍摄恩典的景象。如今我们在信里享受恩典,这恩典就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成了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作我们的享受。何等奇妙!咒诅已经除去了,律法也撇在一旁了。现今我们有神应许独一的应验,这已成了赐给所有信徒的福。我们乃是柤信的亚伯拉罕,完完全全的享受神的应许。我们若对这事有看见、有领会,就会明白应许是与律法相对。律法不再有任何的立场、地位或地步。律法已经被除去了。赞美主,我们信的照相机正在拍摄恩典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