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 那灵与肉体相对
总纲目




肉体和那灵的定义
撒但妄用律法
信仰的路
撒但如何阻挠这生机联结的发展
在我们灵里照着那灵行事为人

 读经:加拉太书三章二至三节,五节,十四节,五章十六至十九节,一章十六节,二章十六节,四章二十三节,二十九节,五章十三节,二十二节,六章八节,十二至十三节,四章六节,五章五节,二十五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那灵与肉体相对。因着基督教背景的影响,我们对于新约中那灵和肉体这二辞的领会相当有限。事实上,这两个辞的意义非常广阔,乃是新约里其中两个最重要的用辞。

肉体和那灵的定义


 在三章三节保罗问加拉太的信徒:『你们既靠那灵开始,如今还靠肉体成全吗?』那灵,就是复活的基督,乃是属于生命。肉体,就是我们堕落的人,乃是属于罪和死。我们不该靠那灵开始,却想靠肉体成全。我们既靠那灵开始,就当靠那灵成全,与肉体毫不相干。二章二十节说到基督和『我』的对比,这里说到那灵和肉体的对比。这指明在我们的经历里,那灵就是基督,肉体就是『我』。从三章至本书信末了,那灵乃是在我们生命经历里的基督。在启示中的是基督,在经历里的是那灵。

 在本卷书信中,肉体始终是被定罪、被弃绝的;(一16,二16,三3,四23,29,五13,16~17,19,24,六8,12~13;)而且从三章起,每章都将肉体和那灵作对比。(三3,四29,五16~17,19,22,六8。)肉体是堕落、三部分组成之人极点的表现,那灵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终极的实化。肉体倾向守律法,且受律法的试验;那灵乃是本于信所接受并享受的。神的经纶将我们从肉体救到那灵,使我们能有分于三一神丰富的福。这无法凭着守律法的肉体作到;惟有凭着本于信接受,并藉信经历的那灵, 才能作到。

 在加拉太书里,肉体不单是指人堕落、败坏的身体,乃是指堕落之人的总和。所以肉体是堕落之三部分人极点的表现。因此,肉体在这个意义上包括了人的体、魂、灵。你想想看五章十九至二十一节所列举肉体的行为,你会发现有的与败坏之身体的情欲有关,如淫乱、污秽、邪荡、醉酒;有的与堕落的魂有关,如仇恨、争竞、恼怒、分立;还有的是与死了的灵有关,如拜偶像和邪术。这证明我们堕落之人的三部分,都与邪恶的肉体有牵连。所以在加拉太书,肉体是指整个堕落的人。肉体不只是堕落之人的一部分,更包含堕落之三部分人的总和。

 从新约的启示来看,那灵乃是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终极的实化。神是那灵,堕落的人是肉体;神是经过过程约三一神,肉体是堕落的三部分人。你曾否看见,今天人乃是堕落的三部分人,而神乃是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堕落的三部分人是肉体,而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是那灵。肉体在加拉太书怎样不是单指败坏、满了情欲的身体,而是指堕落之人的总和,照样,那灵也不是单指三一神的第三者,而是指经过了成为肉体、人性生活、钉十字架、复活、升天等过程的三一神。肉体是指我们整个堕落的人,而那灵是指整个三一神,就是父、子、灵。三一神经过成为肉体、人性生活、钉十字架、复活、升天等过程,今天乃是那灵。我们读到新约里的肉体时,必须晓得肉体是指堕落之人的总和。同样的原则,我们读到保罗书信中的那灵,也必须认识那灵是指三一神─父、子、灵─经过过程,成了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

撒但妄用律法


 神的经纶乃是要将祂自己这位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分赐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和一切,使祂自己与我们成为一,我们也与祂成为一,好叫我们能团体的彰显祂,直到永远。然而,神的仇敌撒但想要阻挠神的经纶,就利用神为着祂的定旨暂时所赐的律法,使神所拣选的人从祂的经纶岔开。我们若从这个观点来看加拉太书,就会发现这件事不难明白。我们来读这封书信的时候,必须看见神的经纶乃是将祂自己这位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分赐到我们里面,在我们与三一神之间产生一种生机的联结,好叫我们能团体的彰显祂。但是撒但利用神所赐的律法,要使神的百姓从祂的经纶岔开,并且拦阻神经纶的完成。

 我们要清楚领会妄用律法的意义,这是很重要的。当律法被用以激动人堕落的愿望,想要藉着守律法高抬自己,好得着自己作成的义,这时,律法就被妄用了。热中犹太教的人就是这样妄用律法,要把信徒引离神的经纶。我们在加拉太书看见,神所赐的律法这样被妄用了。撒但妄用了神所赐的律法,使神所拣选的人从神的经纶岔开。

信仰的路


 在前面一篇信息里,我们已经指出行律法与听信仰相对。神的百姓要领略、体会、了解、享受、并有分于这位经过过程而成为那灵的神,所之于祂百姓的一切,路就在于信仰。根据加拉太书,律法已经被信仰顶替了。在我们的经历中,律法应当过去,信仰应当得胜。

 律法怎样与肉体并行,信仰也照样与那灵并行。每当我们想要守律法,我们就立刻在肉体里面。但我们采取信仰的路来听、珍赏、呼求、接受、领受、联合、有分并享受时,我们自然而然就经历那灵。这可由我们的经历来证实。每当我们竭力要守律法,我们就在肉体里,在堕落的三部分人里面。但每当我们接受信仰的路,我们就在灵里享受那灵。我们在信仰的路里,享受那灵作为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不仅如此,信仰的路使经过过程的神和得重生的人之间生机的联结,得着发展和培植。神盼望这个生机的联结发展到极致。

撒但如何阻挠这生机联结的发展


 然而,我有负担指出,狡诈的撒但阻挠了这生机联结的培植与发展。他利用三种教派─天主教、更正教、灵恩派─作成这事。撒但利用今天基督教里这三种教派,来阻挠得重生之人和经过过程的三一神之间生机联结的发展,为要拦阻神的经纶。假定在这个国家里没有这三种教派,只有主的恢复,我们与神之间生机的联结,在短时间之内必会大得发展。然而,事实是这种生机的联结已经受到阻挠。这联结主要不是被犹太教、回教、佛教所阻挠,而是被天主教、更正教、灵恩派所阻挠。撒但如何在古时利用犹太教,今天他也照样利用这些教派,使神的子民与三一神之间生机的联结不能得着合式的发展。

 撒但作这事所依循的原则,乃是把神所赐的东西拿来错误的使用。例如,这个原则可见于天主教,那里可以找着一些神所赐的东西。在天主教里,许多真信徒因着撒但利用这些神所赐的东西,就受了迷惑。因为在天主教里可以找到一些属神的东西,许多人就会起来为牠辩护,争论说,在那里的确看见一些属神的东西。我们回想主在马太十三章三十三节论到天主教的 预言:『祂对他们另讲一个比喻说,诸天的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去藏在三斗面里,直到全团都发了酵。』天主教就像这个比喻中的妇人,把面酵搀在细面里。天主教把属撒但的东西和神所赐的东西混在一起。所以,我们在天主教里所发现的,乃是属撒但的东西和神所赐东西的混杂。启示录十七章陈明天主教是一个女人,拿着金杯,盛满了可憎之物。这是天主教的真实光景。

 同样的原则,我们不能否认更正教里也有一些属神的东西,其中也有一些神所赐的东西。然而,撒但利用这些东西来阻挠神的经纶,并且拦阻这个生机联结的发展。在更正教各公会里的真信徒,多半没有听过生机的联结,许多人甚至不知道基督活在他们里面。人也许因着天主教或更正教被带到主面前,但他们被带到祂面前之后,却受了拦阻,不能继续经历祂。许多罪人因着更正教所传的福音得救了。然而,他们得救成为信徒以后,叫他们得救的公会,却使他们不能经历基督。

 第三种教派是灵恩派,比天主教和更正教更狡诈。我从五十多年来的研究和经历中,能够作见证,在拦阻神百姓经历基督的事上,没有什么比今天的灵恩派更狡诈。主在中国的恢复曾有过好几年受到灵恩派的影响。我们能够由经历中见证,我们牵连到灵恩派的结果是弊多于利。

 灵恩派最大的破坏,就是使信徒很难珍赏与三一神内里生机的联结。灵恩派所强调的是外面的表显。强调这些事的人很难安静下来,认识在他们重生之灵里面的那灵,并且随从里面的膏油涂抹。许多灵恩派的人既不认识,也不在意他们有一个重生的灵。反之,他们所关心的,主要是所谓的恩赐显明。他们感兴趣的,是说方言、医病和行神迹,而不是与三一神生机联结的发展与培植。

 一九六三年,我应邀到一个灵恩派的团体讲道。有一次聚会结束后,这个团体的带领人和他的妻子想要叫一位中国弟兄说方言。那位带领人的妻子告诉他,不要说英语或中文,只要说他所想到的任何其它的话。那位弟兄晓得,要脱离那个情形,就非得说点什么不可。他想起偶然懂得的几句马来话,就用马来话说了一些无意义的辞句。这个灵恩派团体的带领人和他的妻子立刻拍手,很高兴这位弟兄说了方言。第二天我向这对夫妇指出事实的真象,并且质疑他们这种作法。

 此外,在这个灵恩派团体的一次聚会中,有一个女人说了简短的方言,然后一位青年人翻了很长的话。后来这个团体的带领人承认,那位青年人所翻的方言不是真的。我就问他说,我们有这样一位丰富的基督供应别人,为什么还要有这些作法?他无话可答。后来那位翻方言的青年人,否认他所说的是要翻那个女人的方言。我就题醒他,他曾明确的向所有在场的人表明,他是在翻方言。接着我说,『我们不需要作这些事。我确信你是爱主的,为什么你不单单传讲真理,把基督的丰富供应给别人?』

 有些灵恩派的团体甚至宣称,在他们的聚会中,有人牙齿神奇的被金子补满了。我绝不信这样的报导,为什么神不使牙齿长出来,而用金子补牙齿?那样更符合圣经的原则。再者,如果这样的神迹真的发生了,新闻记者一定会晓得,并会大加报导。

 另一个事例是一个美国灵恩派团体的带领人,宣称得了说中文的能力。有一天,他发出一些怪异的声音,他相信他所说的就是中文。我和另一位讲中文的弟兄指出,他所说的我们一个字也听不懂,虽然我会说国语,另一位弟兄会说广东话,我们二人也都懂得其它的中国方言;然而,这位灵恩派的带领人发出的声音却是不一样的。我们不得不告诉他,我们听不出这些声音是中国话。这位弟兄听了大失所望。他欺骗自己,以为有把握能说中国话,但他所说的中国话是自创的语言。这样的事件在今天的灵恩派是司空见惯的。

 有一本灵恩运动的杂志刊出一篇文章,作者说他接触过二百位声称是说方言的人。这二百人没有一个例外,都一致怀疑他们所说的方言到底是不是真的。然而,作者鼓励他们继续说方言,不管他们怀疑自己所说的是否真实。我们在一九六三年的训练中公开的读这篇文章,然后我问受训的人,彼得和其它在五旬节那日的人有没有怀疑他们所说的方言是真的?当然,彼得和其它的人没有这样的疑惑。然而,这二百位说方言的人却有这样的疑惑,因为他们所说的方言不是真的。

 一九六三、六四年间,报纸上报导说,一些灵恩派的人预言有一个地震要袭击洛杉矶,洛城会被震到海底去。然而,预言地震的日期过了,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当然,这个 预言没有应验,就足以证明这预言是假的。

 我愿意举我们在远东所经历的另一个例子。我们迁到台湾并且在那里开工以后,我向圣徒们指出,根据我们在大陆的经历,我们最好不要管基督教。我也劝他们不要与灵恩派的事物有牵连。反之,我鼓励他们只向不信的人传福音。好几年我们一直积极的传福音,在各个城市大量散发单张,张贴海报。六年后,我们人数由不到五百人增加到二万多人。在六十年代的初期,我离开台湾的时候,有一个灵恩派的女传道人在马来西亚非常得势,并且相当影响主恢复里的一些圣徒。她甚至控制了马来西亚的一处小召会。然而,一位年长的弟兄和三位青年人因着明白真理,就拒绝和他们在一起。一九六五年,这位女传道人计划在台湾召开特别聚会,特别是为着地方召会里的人。她想要接管台湾岛上所有的召会。虽然我不知道这种情形,但在一九六五年九月,就是这次特会 预定召开的月分,我有负担访问台湾。我到达的时候,才头一次听说有这个特会。这个女人以一种论调闻名,就是方言不需要是真的方言或语言。突然间,她罹患了舌癌,无法到台湾开特会。当时有人 预言说,一九六六年会有一次全世界的大复兴从台湾开始,而且她要得着医治。然而,复兴并没有来到,而她也死了。她死后,有人 预言且刊出文字说,她会复活,但这种所谓的预言并没有应验。

在我们灵里照着那灵行事为人


 因着我所学习并经历的这一切事,(有时候是经过许多苦难而有的,)我看见灵恩派与天主教、更正教一样,对神的经纶造成阻挠。这对我们与三一神之间生机联结的发展,乃是一大拦阻。照保罗的书信看,三一神已经经过了过程,成了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当这灵进到人的灵里,就产生一种生机的联结。我们既与三一神有了生机的联结,就能在灵里凭祂而活。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对付滥用说方言的事。在这卷书的第七章,我们看见照着生机联结而生活的最好例子。在二十五节保罗说,『关于童身的人,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怜悯成为忠信的,就题出我的意见。』保罗陈述了对于这件事的意见以后,就下结语说,『我想我也有神的灵了。』(40。)这里给我们看见新约的原则,就是成为肉体的原则。根据这个原则,神性是与人性相调和。神不单独行动,人也不单独行动。反之,神与祂所拯救的人在一里面行动,因为经过过程的三一神和得重生的人之间,产生了一种生机的联结。凡我们所说、所作的,都该出自这个联结,就是神与人的调和。这与今天灵恩派的作法截然不同;灵恩派所谓的 预言,乃是依循旧约的说法:『耶和华如此说。』然而在新约里,我们没有读到『耶和华如此说』;而是读到保罗所说的,或彼得、约翰所说的。根据林前七章,论到童身的人,即使保罗没有从主来的命令,他仍然能够说一些话,其中有神的灵的发表。这就是新约的原则。我们必须遵照这个原则,以发展经过过程的神和得重生的人之间那生机的联结。

 我们已经着重的指出,在加拉太书,那灵是指经过过程的三一神,而肉体是指堕落之三部分人的总和。我们若看见这个对比,就不会想要离开神,凭自己而活。我们离开主所作的一切,都是出于肉体。我们要认识,我们已经与三一神有生机的联结,这是一件要紧的事。祂与我们,我们与祂,调和在一起成为一。这一种生机的联结已经发生在我们的灵里。所以,我们该在我们灵里照着那灵行事为人。这就是神新约的经纶,是祂永远的定旨得以实现的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