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向律法死了,向神却活着
总纲目




生机的联结
切割与联结
藉着在基督里的信
向我们自己的律法活着
活在生机的联结里
陈明基督的可爱

 读经:加拉太书二章十九至二十节,三章三节,五章十六节,二十五节,罗马书七章四节,六节,六章四节,八节,十节。

 本篇信息是上一篇论到福音真理信息的延续。上一篇信息的重点是:与基督生机的联结,乃是我们相信基督时自然而然发生的。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我们向律法已经死了,叫我们可以向神活着。(二19。)

生机的联结


 我们如何能向律法死了,为要向神活着?加拉太二章十九节指明,我们向律法已经死了。照你的经历来看,你真的已经向律法死了,或者这对你仅仅是一个道理?再者,我们如何能向神活着?我们若要答复这些问题,就必须认识福音的真理、实际。我们若不是与基督真有生机的联结,反而在自己里面,我们向律法就不是死的,向神也不是活着的。我们若不是与基督有生机的联结,就无法向神活着。反之,我们会向神以外的许多事物活着。

 罗马七章含示了生机联结的观念。保罗在这一章用婚姻生活作例子。婚姻是一种生命的联结。在这联结中,妻子与丈夫是一,丈夫也与妻子是一。在罗马七章四节,保罗说到我们结婚归与基督:『我的弟兄们,这样说来,你们藉着基督的身体,向着律法也已经是死的了,叫你们归与别人,就是归与那从死人中复活的。』根据这一节,我们已经结婚归与复活的基督。在作为新郎的基督,与作为新妇的我们之间,有一个奇妙的联结;在人位、名分、生命和存在上,我们与祂乃是一。这表明我们基督徒的生命,乃是与基督生机合一的生命。

 在罗马十一章,保罗再使用另一个例子–把一棵树的枝子,接枝在另一棵树上。保罗在十一章十七至二十四节,用了将野橄榄树的枝子,接在好橄榄树上的例子。接枝的结果,野橄榄树的枝子与好橄榄树,就一同生机的联结生长。我们这些野橄榄树的枝子,已经接在好橄榄树–基督里面。

 有些人会说,罗马十一章的好橄榄树是指以色列人。这并没有错,但在圣经里,常把真以色列人当作就是基督,也常把基督当作就是真以色列人,这也是事实。在神眼中,地上并没有两棵树,只有一棵树,就是包括基督和神选民的橄榄树。我们曾是野橄榄树的枝子,但如今我们已经接枝到基督里面。这个例子指明,基督徒的生命不是替换的生命,不是把较低的生命替换成较高的生命;乃是接枝的生命,把属人的生命接枝在基督的生命里。一根枝子接在另一棵树上以后,就不再凭自己而活。相反的,它只凭着所接上的树而活。

切割与联结


 在接枝的事上,有两个主要的方面:切割与联合、联结。没有切割,就不可能有接枝。如果一棵树的枝子要接在另一棵树上,首先必须把枝子割下。割下之后,联合或联结才发生。这种联结是生机的。因此,在接枝的事上,有切割、联合、以及生机的联结。切割相当于基督的死,而联合相当于基督的复活。在基督的死里,我们老旧的生命被割除;而在基督的复活里,我们联于祂,为着进一步的生长。对基督之死的经历,使我们向律法死了,而复活却使我们能够向神活着。故此,向律法死了,并向神活着,含示基督的死与复活。我们惟有藉着接枝到基督里,才能在祂的死与复活里与祂合一。

 我们在自己里面,不可能向律法死了,或向神活着。然而,当主耶稣的宝贵注入到我们里面,我们开始珍赏祂的时候,我们就接枝到祂里面了。一方面,我们被切割;另一方面,我们在基督复活的生命里联于祂。这个联结发生以后,我们就与基督有生机的联结了。现今我们只该活在这生机的联结里。在消极一面,我们已在基督的死里被切割了;在积极一面,我们已在基督的复活里联于祂了。在这个切割里,我们不只向律法死了,也向神以外的一切死了。按照加拉太六章,藉着基督的十字架,我们向世界死了,特别是向宗教的世界死了。(13~14。)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包罗万有的死,那包罗万有的切割,我们向神以外的一切都死了。因为我们已经接枝到基督里,祂的经历就成了我们的历史。当祂在十字架上死了,我们就在祂里面死了。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我们就从野橄榄树上被割下来。这就是说,我们从自己、肉体、世界、宗教、律法及其规条中,被割下来了。再者,因着我们已经接枝到基督里,祂的复活也就成了我们的历史。所以,我们能刚强的宣告说,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同埋葬、同复活了。我们有何等美妙的历史!

 我们既从神以外的一切事物中被割下来,就向着宗教死了,向着犹太教、天主教和更正教死了。我们的历史一方面包含钉十字架,藉此我们已从神以外的一切事物中被割下来。但这历史的另一方面包含复活,我们在复活里已经联于三一神。在这联结里,我们与三一神完全是一。

 要紧的是,我们都要看见这个异象。然而,看见的基督徒并不多。我们若看见这生机联结的异象,我们的生活就要改变。我们会晓得,我们已从老旧的源头被割下来,而联于那永活者。

藉着在基督里的信


 我们进入这一种与基督生机的联结里,乃是藉着在基督里的信。我们已经指出,信就是对耶稣的珍赏。甚至在加拉太二章二十节,也含示这种珍赏。我们在这一节看见,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这是指我们历史的一方面。我们也看见,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并且我们如今在肉身里所活的生命,是我们在神儿子的信里,与祂联结所活的,祂是爱我们,为我们舍了自己。在这一节中,保罗特别说到神的儿子是『爱我』的那一位,这是很有意义的。我们若不觉得基督对我们的爱,就不能在祂里面有信。活的信来自我们对祂的爱的感觉。这指明我们藉以相信祂的信,是与我们珍赏祂的可爱有关。当我们感觉祂的宝贵,我们里面自然而然就涌出一种对祂的珍赏。这种珍赏就是我们的信。当保罗说到神的儿子是『爱我,为我舍了自己』的那一位时,他满了对主耶稣的珍赏。这种珍赏就是他在本节所说到的信。他在肉身里所活的生命,是他在神儿子的信里,与祂联结所活的。

 每当我们从心的深处说,『主耶稣,我爱你。』我们的信就得以加强,我们与基督生机的联结也得以加强。此外我们还觉得,我们已从罪恶、世界、肉体和宗教中被割除了。有些人看见了召会的光,却不愿意脱宗派。但有一天他们告诉主,他们何等爱祂;他们里面自然而然就有感觉,应当放弃他们与宗派的关联。因为他们与基督生机的联结加强了,他们就经历更多的切割。我们越说,『主耶稣,我爱你,』我们就越觉得从基督以外的一切事物被割除。

 当我们告诉主耶稣,我们爱祂,我们就经历到真实之信的运行,这信包含在我们对祂的珍赏之中。藉着这信,我们看见我们与基督的联结。在这联结中,我们看见祂的历史就是我们的历史;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同埋葬、同复活了。我们向神以外的一切死了,并且向神活着。

 加拉太人从主转向律法,是何等的愚昧!他们岂不晓得,他们已从律法被割除,而联于活的神吗?藉着生机的联结,我们从律法下的奴役得了释放。在这联结中,我们享受在基督里属于我们的自由。

向我们自己的律法活着


 在你的经历中,你知道你向律法死了,并向神活着吗?我不太有把握说,有许多基督徒看见这事。很少基督徒真正向神活。他们绝大多数仍向神以外的事物活,特别是向他们自己那种律法活。我们也许不在意神,却在意我们那种律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律法。青年人有青年人的律法,年长的人也有年长的律法。这就是年长的人不知不觉就定罪青年人的原因。这个定罪来自他们的律法。我们没有向神活,反而向我们那种律法活。我们已经从摩西的律法被割除,但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还没有从自己的律法被割除。我们仍有自己的律法,这事实指明我们对主的爱不够,我们仍然缺少对祂的珍赏。这缺欠使我们的信减弱。然而,我们对主耶稣的爱增加了,我们对别人的定罪就会减少。倘若年长的圣徒对主有更大的珍赏,他们对青年人的定罪就会被吞没。

 年长的圣徒如何倾向于定罪青年人,青年人也照样可能不宝贝年长的。假如青年圣徒和年长的圣徒一同来参加祷告聚会,他们很难一同作工;要不是年长的占上风,就是青年人占优势。这难处的原因在于年长的有年长的律法,青年人也有青年人的律法。

 我们很容易在道理上宣告,我们向律法死了,现今向神活着。但我们实际的经历,也许大不相同。我们也许没有向某些事物死了,也没有向神活着。所以,我们需要转向主,从祂接受更多的注入。结果,我们就会对祂有更大的宝爱与珍赏。这会加强我们的信,这信就会在我们里面运行,加强我们与基督的联结。当我们与祂生机的联结得着加强时,我们就会经历更多的切割。如果我们都有这个经历,在聚会中就不会再觉得青年人和年长的有什么不同。反之,我们都会看见自己已经从三一神以外的一切事物被割除了。然后在祷告聚会中,我们就不会觉察自己的年龄,而是在生机的联结里,真正向律法死了,并且向神活着,来尽功用。

 在本篇信息中,我所关切的是经历,不是只传授一点知识。我们若定罪别人,就是缺少对主的爱。我们没有向神活着,反而向自己的律法活着。那些不履行我们律法要求的人,我们就定罪。然而,我们对主的珍赏若是够的话,那运行的信就会作工,加强我们与基督的联结,我们就会经历更多的切割。然后实际上,我们就没有律法了。我们真正向律法死了,并且向神活着。

活在生机的联结里


 在二章十九节保罗说,『我藉着律法,已经向律法死了,叫我可以向神活着。』律法对我这罪人的要求是死,基督按这要求为我死,也带着我一同死。因此,我藉着律法已经在基督里死了,也与基督一同死了。所以,在律法之下的义务,就是与律法的关系,已经了结。向神活着,意思就是在神圣的生命里对神尽义务。在基督的死里,我们脱离了与律法的关系;在基督的复活里,我们在祂复活的生命里向神负责。

 我们已经向律法死了,叫我们可以向神活着。只要我们还持守任何一种律法,无论是摩西的律法,还是我们自制的律法,我们就不能向神活着。但我们藉着与基督生机的联结,从律法被割除的时候,我们就自然而然的向神活着。

 向律法死了,意思就是脱离了捆我们的律法。罗马七章六节:『但我们既然在捆我们的律法上死了,现今就脱离了律法。』我们既脱离律法的义务,现今就得以行在生命的新样中。(六4。)然而,我们有否行在生命的新样中,在于我们有否在与基督生机的联结中经历切割。我们越经历切割,就越向神活着,并且越行在生命的新样中。

 因着我们已经向律法死了,就不再有义务,靠肉体的努力,来遵守律法。(加三3。)每当我们有某种自制的律法,我们总是靠肉体的力量来努力遵守,而不是凭着灵。

 向神活着,就是在神圣的生命里对神尽义务,在复活的生命里向神负责。我们在与基督生机的联结中,经历复活的生命。在这复活的生命中,我们自然而然的被神约束,并且对祂尽义务。这也在于生机的联结。

 因着我们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所以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我们不再活在旧人、天然的人里面。反之,基督活在我们里面。然后在复活里,我们在神儿子的信里活。在神儿子的信里活,意思就是活在我们因信神的儿子,而有与祂生机的联结里。

 我们凭着灵,(加五16,25,)与基督一同向神活着。(罗六8,10。)这是在我们的经历中,对经过过程之三一神的享受。这个经历在于我们珍赏主耶稣的可爱与宝贵。

陈明基督的可爱


 原则上,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应当像优秀的推销员一样,能够陈明宝贵的东西,好使别人欣赏。我们需要正确的推销术。主耶稣的宝贵是无限无量的,但我们对祂的陈明总是不够充分。我们不知道如何正确的陈明主耶稣的可爱,所以听我们传福音的人就很难相信祂。但我们若恰切的陈明祂,就会把祂的宝贵注入人里面,使人自然而然的珍赏祂。这种珍赏会成为他们的信,在他们里面运行,使他们与主耶稣有生机的联结。在这生机的联结里,我们向律法死了,并且向神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