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篇 保罗对福音真理的忠信与彼得的不忠信
总纲目




壹 保罗的忠信
 一 照着启示上耶路撒冷去
 二 私下对那有名望的人陈述他所传的福音
 三 没有勉强提多受割礼
 四 没有容让服从假弟兄
 五 持守福音的真理
 六 没有从那些有名望的人领受什么
 七 受托传福音给未受割礼的人
 八 当面抵挡彼得
贰 彼得的不忠信
 一 与未受割礼的一同吃饭
 二 因怕奉割礼的人,就开始退去,隔离自己
 三 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
 四 巴拿巴也随伙装假
 五 不按福音的真理正直而行
 六 勉强外邦人生活像犹太人

 读经:加拉太书二章一至十四节。

 在前面各篇信息中我们已经指出,保罗是信徒的榜样,尤其是外邦信徒的榜样。保罗使徒职分的形成,特别是为今天我们使徒职分的形成作榜样。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二章一至十四节。在这些经节中,不仅有保罗如何持守真理的记载;我们还可从保罗的榜样中学习如何持守真理。我们先来看保罗对福音真理的忠信,然后我们要看彼得的不忠信。

壹 保罗的忠信


 在加拉太书中,我们看见保罗是忠信、诚实、坦率且勇敢的。同时,他也显出温柔的灵。他在六章一节题到这样的灵,在那里他说属灵的人当用温柔的灵挽回为过犯所胜的人。保罗写这封书信,是尽力要挽回已被软弱所胜的加拉太信徒。无疑的,犹太教徒狡猾的利用加拉太信徒的软弱。所以,保罗用温柔的灵要挽回已被过犯所胜的人。一面,他是勇敢的;另一面,他灵里温柔。在这一个点上,我们都需要从保罗学习。

 这些年来,不论在远东和西方,我的确知道许多被人认为是温柔的人,实际上是在玩弄政治。当然,保罗的温柔不是这样。譬如,在二章四节他说到,『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他们偷着进来,要窥探我们…的自由。』保罗这样叙述,定规不是耍政治。他选用词汇时勇敢而坦率。

 在召会中领头的人必须学习诚实、忠信、坦率并勇敢,而这一切都要带着温柔。我们绝不该耍政治。然而,我们若缺少恩典和智慧来处理某种特殊的情况,就需要安静。但我们绝不可耍政治。

 保罗处理加拉太的问题时,面临一个严肃且十分难办的情况。在四章二十节他说,他为加拉太人心里作难。他很困惑,不知如何对待这些受打岔的信徒。但即使保罗很困惑,他也不玩弄政治。反之,他仍然非常坦率、诚实而勇敢。

 玩弄政治是撒谎的一种方式。在神眼中,耍政治比率直的谎言更邪恶。这就是国际间的政治光景在神眼中是如此邪恶、可悲的原因了。许多外交家和大使都是狡猾说谎的专家。有些人甚至还受过这样的训练。召会完全是另一个领域、另一个国度。在这个领域,就是在诸天之国的领域中,不该有任何谎言;也一点不该玩弄政治。在约翰八章四十四节主耶稣说,魔鬼撒但是说谎者的父。玩弄政治既然比撒谎更坏,它定规也是出自魔鬼这谎言之父。因着玩弄政治是这么邪恶并属魔鬼,谈判绝对不能带进国际间的和平。若是国家的代表们撒谎并玩弄政治,国际间怎么会有和平?在召会中,就是在属天国度在地上的大使馆中,不该玩弄政治。

 保罗是属天大使的好榜样,他对待加拉太人不耍政治。他坦率的说出事实。你也许觉得保罗太坦白了。谁会用『假弟兄』这样的辞?你敢称某人为假弟兄吗?你会写一封信,信中说到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窥探我们的自由吗?也许我们没有一个人敢像保罗一样的坦率。不仅如此,他还在三章一节称呼那些信徒为『无知的加拉太人』。保罗是多么勇敢、诚实和真诚!加拉太的信徒从基督转向律法,当然是无知的。他们跟随热中犹太教者定然是无知的。所以,保罗勇敢而坦率的称呼他们。让我们学习他的忠信和勇敢,不要玩弄政治。我们若缺少恩典或智慧,也许会安静。但我们若说到某种特殊的情况时,就不该耍政治。

 一 照着启示上耶路撒冷去

 在二章一至二节保罗说,『过了十四年,我同巴拿巴,也带着提多,再上耶路撒冷去。我是照着启示上去的…。』按行传十五章所记,这是在保罗去外邦尽职,许多召会因之兴起以后。(见徒十三~十四。)这也指明保罗传福音,兴起外邦众召会,与在耶路撒冷和犹太地的信徒无关。

 在一章十八节保罗说到上耶路撒冷去访问矶法。在二章一至二节我们看见,过了十四年,他照着启示又上耶路撒冷去。不仅保罗的福音,就连他上耶路撒冷,都是照着主的启示,不是照着任何组织或系统;他的行止和活动,都是照着主实时的引领。这也指明,他传福音不是照着人的教导,乃是照着主直接的启示。

 从保罗过了十四年照着启示上耶路撒冷去的经历,我们学知不去某个地方常常比要去那个地方还难。譬如,我决定要飞往伦敦很容易。但要十四年之久禁止我不去,也许就不容易了。这要求我受约束。保罗因着受约束,若没有启示他就不上耶路撒冷。但在某个时候,他与巴拿巴和提多同上耶路撒冷去。

 保罗访问耶路撒冷是指行传十五章的时候。热中犹太教者告诉外邦信徒,他们要得救就必须受割礼,这引起了许多纠纷。他们把割礼当作神永远救恩的一个条件。这个问题太严重了。保罗照着启示上耶路撒冷去,要对付问题的根源。保罗上耶路撒冷,不是去领受启示或学习一些新的教训。反之,他照着启示去那里,是要对付一个严肃问题的根源。

 在这件事上他也给我们作了榜样。我们该从他的榜样学习,不要轻率的往那里去,或采取什么行动。反之,我们必须在灵里受那灵的约束。每当我们到一个地方去的时候,我们应当照着启示行动。

 二 私下对那有名望的人陈述他所传的福音

 在二章二节保罗也说,『把我在外邦人中所传的福音,对他们陈述;只是私下对那些有名望的人说;惟恐我现在,或是从前,徒然奔跑。』保罗这样作,也是受约束的。倘若我们在那样的情况里上耶路撒冷去,我们可能会虚张声势。也许我们会打广告,告诉人外邦世界的使徒来了。这是今天基督教所实行的:预先通告某位名传道或名布道家来到,为要确保能有广大的群众。保罗与今天基督教的作法不同,他只是私下对一些人陈述他的福音。这指明他私下上耶路撒冷去,无意在广大的会众面前说话。他只是要接触领头的人、使徒和长老。这是根据行传十五章的记载,与加拉太二章的记载相符。

 三 没有勉强提多受割礼

 在三节保罗继续说,『但与我同去的提多,虽是希利尼人,也没有被勉强受割礼。』这指明保罗在他为着主见证的行动上,并不在意遵守律法。保罗特意不叫提多受割礼。保罗的目的是要持守真理。既然在基督里割礼已经过去了,为信徒行割礼就使真理模糊不清了。所以,保罗没有勉强提多受割礼。

 犹太教是建立在神所赐的律法上,这律法有三根柱石:割礼、安息日和圣别的饮食条例。这三样都是神所命定的,(创十七9~14,出二十8~11,利十一,)作为那要来之事的影儿。(西二16~17。)割礼是基督钉十字架使我们脱去肉体的影儿,这是受浸所表征的。(西二11~12。)安息日预表基督是祂百姓的安息。(太十一28~30。)圣别的饮食条例表征对于洁净或不洁净的人,神圣别的百姓该不该接触。(徒十11~16,34~35。)基督既已来了,这些影儿就都当过去。因此,安息日的规条,由主耶稣在祂的职事中废去了;(太十二1~12;)圣别的饮食条例,为那灵在彼得的职事中废掉了;(徒十9~20;)割礼也于保罗在他的职事中所领受的启示里算为无有。(加五6,六15。)不仅如此,犹太教的根基,律法,已经由基督了结并顶替。(罗十4,加二16。)因此,整个犹太教都了了。

 四 没有容让服从假弟兄

 在四至五节保罗继续说,『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他们偷着进来,要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所得的自由,为要强制我们作奴隶;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服从他们。』假弟兄是指犹太教徒,他们把遵守律法偷着带到召会里,转变基督的福音,(一7,)搅扰在基督里的真弟兄。保罗在这里所说的自由,是指脱离律法的辖制所得的自由。这里的奴隶,是指在律法下作奴隶。

 保罗不肯容让服从的假弟兄,散布信徒要得救必须受割礼的观念。保罗抵挡这事,就是一刻也没有让步。那些设法破坏我们在基督里的自由,并强制我们作奴隶的人,他一点也没有服从他们。在基督里的自由,就是享受脱离律法的辖制,以及脱离受割礼之要求的自由。如今所有的信徒都免除了律法的义务,尤其是受割礼的义务。保罗为了维护这个自由,就拒绝叫提多受割礼,或是容让服从犹太教徒。

 五 持守福音的真理

 保罗不容让服从假弟兄,为要使福音的真理存留在信徒中间。保罗所作的都是为了信徒,为着他们的缘故,使真理仍然明朗。

 六 没有从那些有名望的人领受什么

 在六节保罗说,『至于那些有名望的,不论他们从前是何等人,于我都没有差别;神不以外貌取人;那些有名望的,并没有加给我什么。』这里我们看见保罗并没有从那些有名望的人领受什么。彼得、约翰和雅各没有什么可教导保罗的,倒是保罗有许多可教导他们。新约圣经中,保罗所写的比别人更多。彼得在他的第二封书信中,甚至承认保罗的著作中『有些是难以明白的』。(彼后三16。)

 我们已经指出,保罗书信中所说到的许多项目,是在别处找不到的。譬如,保罗说到新人,这事甚至在福音书也没有暗示过。不仅如此,保罗在他的书信中对我们这些重生的人作了透彻的分析。他描述我们重生的灵、更新的心、变化的魂、更新的心思和我们肉身的光景。彼得或约翰都没有这样完全的说到这些事。请看保罗在罗马八章所陈明的图画。在这一章里有一幅重生之人的图画!根据本章,重生的人就是得着神性与我们人性调和的人。这意思就是神性的元素加到我们的人性里。新约中没有别的作者像保罗那样陈明这件事。这指明保罗有许多地方可以教导其它的信徒。但保罗虽然认识的多、得着的多,他却不骄傲。

 耶路撒冷缺乏合式的气氛,让保罗陈明他里面所得着的。我们仔细读行传十五章,就能看见在耶路撒冷有一种优越的气氛。至少,那里的使徒认为他们比保罗和巴拿巴较为优越。保罗和巴拿巴是未受割礼之人、外邦人的使徒,而那些在耶路撒冷的却是受割礼之人的使徒。然而,从属灵上说,保罗比彼得、约翰和雅各优越。耶路撒冷所盛行这种优越的态度,成为该城在主后七十年被毁的一个因素,这事大约发生在加拉太二章所记载保罗上耶路撒冷的十五年之后。

 保罗所看见的比彼得、雅各和约翰所看见的更多。他们见过在肉体里的主,按着肉体认识祂,但保罗以属灵的方式认识祂。在林后五章十六节保罗说,『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按着肉体认人了;虽然按着肉体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我们应当追求不按着肉体,而是按着灵来认识基督。因着保罗在灵里认识基督,他所看见和得着的就比彼得、约翰和雅各更多。

 这表明我们不该信靠年龄或老资格。彼得、约翰、和雅各比保罗年长,他们作使徒的时候,保罗还是一个年轻人,逼迫主耶稣的跟随者。但保罗悔改信主以后,对于基督和神的经纶认识得比别人更多。譬如,罗马书显出保罗知识的深奥。保罗的确有许多可教导那些在耶路撒冷的人,但那里的气氛不适合他这样作。所以,他没有教导他们什么;然而,他也没有从那些有名望的人领受什么。

 七 受托传福音给未受割礼的人

 按照七节,那些在耶路撒冷的人知道保罗『受托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彼得受托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我们很清楚,主托付保罗传福音给未受割礼的人。在这件事上,保罗虽然很坦率、诚实、忠信又勇敢,但他并不骄傲。反之,他只认为那在彼得里面运行,叫他为受割礼之人尽使徒职分的,也在他里面运行,叫他为外邦人,为那未受割礼的人尽使徒的职分。

 在九节保罗继续说,『又知道所赐给我的恩典,那被视为柱石的雅各、矶法、约翰,就向我和巴拿巴伸出右手彼此相交,叫我们往外邦人那里去,他们却往受割礼的人那里去。』在众使徒的列名中,经常先题彼得;(太十2,可三16,路六14,徒一13;)然而,这里却先题雅各。这指明当时在召会中最领头的,不是彼得,乃是主的兄弟雅各。(加一19。)行传十五章十三至二十一节证实这事。那里给我们看见,在耶路撒冷的会议中,下最后断案的权柄,不是彼得,乃是雅各。这必是因为彼得软弱,没有持守福音的真理,如保罗在十一至十四节所描述的,因此雅各跑到前头,作了使徒中领头的。所以,十二节和行传二十一章十八节,都以雅各为在耶路撒冷的召会和使徒的代表。这是有力的证明,彼得并没有一直是召会最领头的人。这也含示,召会中的领头并不是组织的、永久的,乃是属灵的,并且是依照领头人属灵的情形而更动的。这事有力的驳斥天主教的断定,认为在召会的行政上,彼得是基督惟一的继承者。

 八 当面抵挡彼得

 因着保罗诚实、忠信、坦率又勇敢,当彼得对福音的真理不忠信时,他就当面抵挡彼得。在二章十一节保罗说,『但矶法来到安提阿的时候,因他有可定罪之处,我就当面抵挡他。』我们会看见,彼得对他所得着关于外邦人的异象不忠信。他在安提阿的时候,不仅玩弄政治,而且装假。故此保罗抵挡他。

贰 彼得的不忠信


 二章十一至十四节揭露彼得对福音的真理不忠信。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不是偏袒保罗抵挡彼得;我们只是说事实。

 一 与未受割礼的一同吃饭

 当我首次读到这些经节时,我很惊讶。我几乎无法相信我所读的,但这些经节既是保罗写的,就定规是真实的。这件事我难以置信,一个与主耶稣同在三年半之久,并见过行传十章废除利未记饮食条例之异象的人,竟能作出这样装假的事来。然而,彼得在安提阿的确这么作了。难怪他失去了领头的地位。他的资格失去了,因为他不忠于他所看见的异象。他没有照着他从主所领受的异象来持守真理。

 在二章十二节我们看见,从雅各那里来的几个人,未到以先,彼得和外邦人一同吃饭。这违反犹太人遵守律法规条的习惯。倘若与外邦人一同吃饭是错的,彼得当初就不该这么作。他既与他们一同吃饭,就指明这样作是对的。

 二 因怕奉割礼的人,就开始退去,隔离自己

 及至从雅各那里来的人来到,彼得『因怕奉割礼的人,就开始退去,隔离自己』。『从雅各那里来』意即从耶路撒冷的召会那里来。这也指明当时在耶路撒冷的使徒和长老中,为首的是雅各,不是彼得。彼得退去的事实,证明当时彼得在纯正的基督徒信仰上非常软弱。在行传十章,彼得曾从天上领受极清楚的异象,该与外邦人有交通,他也领头去行。现今却因怕奉割礼的人,就退去不和外邦人一同吃饭,这是何等的软弱、退后!难怪他失去了在使徒中领头的身分。

 在十二节保罗特别指出彼得害怕那些奉割礼的人。这指明在耶路撒冷有一种气氛,很强的偏向遵守割礼。也许所有在耶路撒冷的犹太信徒,包括彼得在内,仍然赞成这种作法。

 三 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

 在十三节保罗说,『其余的犹太人,也都随着他装假。』领头的退后,其余的就容易随着退后。在使徒中领头的彼得,竟然在有关福音真理的事上装假,真令人难以置信。

 新约至少有两次告诉我们,彼得在消极的一面带头,而别人就跟随他。在约翰二十一章彼得带头去打鱼,有些门徒就跟随了他。在加拉太二章这里,彼得装假,其余的人也随着他装假。

 四 巴拿巴也随伙装假

 保罗指出甚至巴拿巴也随伙装假。巴拿巴曾参与保罗首次尽职的行程,向外邦人传福音,兴起外邦众召会。连这一位与外邦信徒如此有交通的人,也被牵引和彼得一同装假。彼得给了别人何等消极的影响!他失去领头的身分,真是合情的。

 尽管有一种赞成奉行割礼的空气盛行,彼得也不该被征服。主已给他看见一个深刻的异象,他不该忘记这个异象。然而,他虽然没有忘记,但他在与外邦人一同吃饭的事上,却是装假。

 五 不按福音的真理正直而行

 因为彼得和其余的人装假,保罗『一看见他们不按福音的真理正直而行』,(14,)就责备他。彼得完全错了,保罗就当面责备他。他不容福音明确的真理被破坏。也许保罗是惟一有勇气责备像彼得这样一位带头使徒的人。为着保罗的忠信感谢主。倘若他在安提阿那里不忠信,福音的真理也许就模糊不清了。

 六 勉强外邦人生活像犹太人

 保罗在众人面前对彼得说,『你既是犹太人,若是生活像外邦人,不像犹太人,怎么还勉强外邦人犹太化?』生活像外邦人就是与外邦人一同吃饭、生活并交通。犹太化就是生活像犹太人,不同外邦人吃饭、交通。

 我们赞美主!藉着保罗的忠信,福音的真理得以保存。今天这件事明亮如水晶,按照新约,在基督里没有割礼。我们已从律法下的奴役和割礼的辖制中得了释放。我们无需守律法,也无需受割礼。反之,我们只需要相信基督。因着保罗的忠信和勇敢,这个真理得以保存,并且今天对我们依然是明亮的。为此,我们感谢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