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篇 保罗为他使徒权柄的表白(五)
总纲目




似乎是愚妄的
保罗与热中犹太教者的比较
神的道路
两个秘诀

 读经:哥林多后书十一章十六至三十三节。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说过保罗表白他使徒权柄的三方面:他照着灵的争战、神尺度的度量,以及他针对假使徒而为信徒所起的妒忌。我们在本篇信息中要来看第四方面:保罗被迫的夸口。在哥林多后书这一长段的话(十一章十六节至十二章十八节)里,保罗藉着被迫的夸口,表白他的权柄。他虽然不想要夸口,但他非这么作不可。

似乎是愚妄的


 保罗在十一章十六至三十三节中,并没有用天然的聪明,也不耍手腕。他若是用聪明、耍手腕,就不会夸口。但是保罗宁愿夸口,让人把他看作愚妄的。

 我们需要向保罗学习,就是有时候我们不该那么聪明、那样耍手腕。我们天然的客气可能是一种狡猾的聪明。我们反而需要忠信、诚实、坦率。但我们这样作时,我们在别人眼中可能显为愚妄的。

 保罗在这几节请求哥林多人容忍他的愚妄。他求他们容许他愚妄的自夸。他在十六节说,『我再说,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纵然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也可以略略夸口。』保罗在这里似乎是说,『容忍我的愚妄吧。我到目前为止一直是聪明的,但是如今我必须说厉害的话。我这么作以前,先求你们容忍我的愚妄。我要坦白的告诉你们一些事。』接下去保罗用了一些坦率的说法,和严厉的措辞。

 一个聪明人绝不会这样说话,反倒是彬彬有礼,尽力使别人欣赏他。保罗在前几章很聪明,但他在这里却夸口并使用讽刺的话,看来好像是愚妄的。

 有时候为了要说实话,我们可能需要在人前显为愚妄。路德马丁就是如此,他向堕落的基督教宣告:称义完全是因着信。当他这样作时,他是愚妄的。凡想在宗教组织里保持崇高地位的人,绝不会这么作。

 我们曾经指出,十一章显示了保罗的愚妄。他用了假使徒、诡诈的工人、撒但的差役这样的辞。我们读到这些话,都会赞同保罗。但是当他写这卷书信时,他要用这些辞是不容易的。你若是保罗,你有胆量写这样一卷书信吗?我们多半不会这样写。我们可能会说热中犹太教者的好话,而没有胆量使用假使徒、诡诈的工人或撒但的差役这类的辞。但是因着保罗愿意给人看为愚妄的,他就放胆这样说。

 你岂不会说十六节是愚妄人所写的吗?保罗首先说,『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然后他接着说,『纵然如此,也要把我当作愚妄人接纳,叫我也可以略略夸口。』若有人到你所在的地方说这样的话,你会有什么感想?你岂不把他当作最愚妄的人吗?聪明的人必定会用不同的说法。

 保罗在十七至十八节继续说,『我所说的,不是照着主说的,乃像在愚妄中,因自信而这样夸口。既有好些人照着肉体夸口,我也要夸口。』保罗宣告他所说的话不是照着主说的,你岂不会说他似乎癫狂了吗?我们会以为保罗若不照着主说话,他就该闭口不言。使徒怎能不照着主而说话?但是保罗却说了这样的话。如果当时我们在场,我们可能会劝他不要这样写。

 保罗在十七节所用的『自信』是什么意思?这个自信似乎与保罗成为愚妄、癫狂的人有关。他若没有自信,一定不会夸口,反而他的行事为人会像一个经过文化熏陶的人,完全不会夸口。一个自信不是癫狂的人,绝不会像保罗在林后十一章那样夸口。

 保罗用讽刺的语气,说哥林多人喜欢容忍愚妄人,(19,)然后就在二十节说,『若有人强制你们作奴隶,若有人侵吞你们,若有人掳掠你们,若有人高举自己,若有人打你们的脸,你们都会容忍!』保罗在这里似乎是说,『你们若欢欢喜喜的容忍这一切,岂不更能容忍我这个愚妄、癫狂的人吗?』

保罗与热中犹太教者的比较


 保罗在二十一节也讽刺的说,『我自贱的说,我们从前太软弱了!然而,我愚妄的说,人在何事上勇敢,我也勇敢。』保罗在这里似乎是说,『我把我的地位、尊崇与荣耀全忘了。我乃是自贱的说。我不在乎你们把我想成怎样。我说话如同向来是软弱的一样。』保罗接着把自己与热中犹太教的人作比较,说他也是希伯来人、以色列人、亚伯拉罕的后裔、基督的执事。

 我们在这几节看见保罗与热中犹太教者的比较。保罗在二十三节说他更多劳苦,更多下监,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保罗在二十四至二十五节说,『我给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给棍打了三次,给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在深海里过了一昼一夜。』二十四节的鞭打,是从犹太人来的,二十五节的棍,是罗马人所使用的。(徒十六22~23。)保罗遇着船坏三次,而这三次,不包括在米利大(一般认为是马耳他,Malta)的船坏事件,并未记在行传里。热中犹太教的人当然没有遭遇这些事。在这些事上他们与保罗是无法相题并论的。

 林后十一章二十六节说,『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中的危险。』这里所说的这类江河,由于山间溪流的暴涨,或干旱河床的泛滥,容易突发剧变。这一节所题的盗贼,是指在小亚细亚高原和沿海之间的山区居住的民族,以抢劫闻名。二十六节的假弟兄,主要指热中犹太教的基督徒。

 二十七节继续说,『劳碌辛苦,论儆醒,是多次的;论饥渴、论不食,是多次的;论寒冷和赤身。』不食在这里与辛苦并列,必是指由于缺乏食物,非自愿的禁食;因此这与饥饿不同。饥饿是指无法得着食物的光景;非自愿的不食,是指贫穷的光景。寒冷是由于气候和衣着不足;赤身是指衣着不足,或由于鞭打、船坏而赤身。

 保罗在二十八节说,『除了没有题起的事,还有为众召会的挂虑,天天压在我身上。』这一节的『压在我身上』,原文的意思是有许多东西压在身上,指许多挂心的事压在保罗身上。这是指为着众召会挂心的事。没有题起的事,是指二十三至二十七节所没有题起的事。

 二十三至二十八节所题起的事,将近三十项。其中只有两项─劳苦和监禁─是热中犹太教的人可以与保罗相比较的。热中犹太教的人劳碌,有时候也下监牢,但保罗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此外,热中犹太教者并没有遭遇其它的事,他们必定没有为众召会挂虑;但是使徒们,特别是保罗,却天天为众召会挂虑。

 保罗在二十九节接着说,『有谁软弱,我不软弱?有谁绊跌,我不焦急?』焦急,直译,焚烧;意指对绊跌人的原因,忧急且气愤。

 保罗在三十节继续说,『我若必须夸口,就要夸我软弱的事。』保罗在这里是指他的苦难和辛苦,使他在仇敌眼中显得卑下、软弱、轻贱。他得证实为真使徒,乃是藉着这些事,不是藉着他仇敌所夸耀的力量。

 保罗的苦难使他在别人眼中显得软弱。一个刚强的人能作许多事来消除或减轻苦难。然而,保罗对自己的苦难不能作什么。他无法减轻自己的苦难,这事实指明他是软弱的。因此,他在反对者眼中是一个软弱、可怜的人。

 自古以来,人有一个观念,认为蒙神祝福的人不应当有苦难。保罗的仇敌认为保罗如果是真正属神的,神必定会祝福他,他也不会受苦。他们认为保罗所受的苦难,表示他不属于神或不蒙神祝福。保罗的观念却不同。保罗在这里似乎向热中犹太教的人说,『你们若真是属神的,神会容许你们多受苦难。基督真正的执事,乃是受苦的人。』今天许多基督徒的观念以为,一个人若是富裕、亨通、并且兴盛,他必是神忠信的仆人,且蒙神祝福。他们也有一种观念,认为遭受苦难、困苦的人,是不蒙神祝福。

 保罗在三十一至三十三节下结论说,『主耶稣的神与父,就是那当受颂赞直到永远的,知道我不说谎。在大马色,亚哩达王手下的提督,把守大马色人的城,要捉拿我,我就从窗户中,在筐子里给人从城墙上缒下去,逃脱了他的手。』你若是保罗,你岂不会因这样的逃脱感到羞耻?有人也许会问:『基督的大使为什么还需要靠筐子逃脱?他为什么不宣告耶稣的得胜,为什么不宣告万王之王为首管治这个统治者?不必从窗户中,在筐子里缒下去逃脱。这个人不会是神所拣选的,因为神并不祝福他。』

神的道路


 我们必须明白保罗为什么这样写这几节。就着人来说,保罗毫无荣耀或尊贵可言。再者,他在本章的说话方式好像有点愚昧。保罗置身在非常艰困的处境中,历尽苦难,甚至缺乏食物。神似乎不与他同在,也不尊荣他。马可十六章所应许的神迹在那里?主好像没有供应保罗,甚至许可他遇着船难,一昼一夜在深海里。保罗为什么强调一些既不尊贵又不荣耀的事?保罗的道路是神圣的道路。相反的,许多基督徒的观念却与神的道路相对。保罗在这一章所写的,无疑是与主耶稣的生活相符合。当主在地上时,祂遭受苦难。祂虽然是神的儿子,但祂的生活却不是凡事通达、外面满了祝福的生活。表面看来,主耶稣并不蒙神祝福。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时,犹太人讥诮祂说,祂若是属神的,神必定会救祂脱离十字架。但神没有差遣天使来救主耶稣,却许可祂死在十字架上。原则上,保罗的经历也是一样。

 保罗这样写这章圣经,不仅向哥林多信徒,也向历世纪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表明什么是神的道路。在真正的使徒、真正新约的执事身上,我们看见神的道路,而在所谓超级的使徒身上却看不见。那些假使徒可能是凡事通达、兴盛的,他们不必在筐子里逃脱。但是真正的使徒却经历了逆境与困苦,因为全地都在抵挡神的经纶。再者,今世并不是我们凡事通达、兴盛的时候,乃是我们为基督身体受苦的时候。用歌罗西一章二十四节的话来说,我们是为基督的身体,就是为召会,在肉身上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救赎我们而受苦。但祂在地上生活时,是为身体的建造受苦。我们不能分担基督救赎的苦难。我们若说我们可以分担这种苦难,便是亵渎。然而,我们必须有分于基督为祂身体所受的苦难。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跟随祂的道路,就是走窄路。我们必须跟随祂的脚踪,背起十字架。主耶稣过受苦的生活,我们也必须如此。这是为要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以建造召会,就是祂的身体。

 热中犹太教的人并没有为基督的身体受苦。因此,保罗写了这样一章圣经,为要表明谁是真正新约的执事,谁不是。这不是看那一位执事得享通达而断定的,乃是看他有否受苦来断定的。

两个秘诀


 我们在林后十一章有分辨真假的两个秘诀:享受主作我们生命的供应,与受苦跟从主。一面,我们享受主耶稣;另一面,我们跟从祂过受苦的生活。这种享受和受苦,是我们分辨真假的决定因素。凡帮助我们享受主,加强我们在受苦中跟从主的,就是真的。凡不在这两件事上鼓励我们的,就是假的。

 保罗在十一章的开头,说到主是我们亲爱的丈夫。他在这一章将近末了题到众召会。第一个分辨的秘诀与享受基督作我们的丈夫有关;第二个秘诀与适当关切和照顾众召会有关,这种关切又与为着基督的身体,补满基督患难的缺欠有关。这些事在这么长的一章圣经中,多少是隐藏的。因此,我们需要仔细读这一章,否则这些重要的点向我们就是隐藏的,叫我们无法明白。感谢主给我们看见,我们需要享受祂作我们的丈夫,以纯洁并单纯的心爱祂,并且要有一个不受诱骗者败坏的心思。我们也感谢祂给我们看见,我们需要跟随祂的脚踪,愿意为着建造召会,就是祂的身体,忍受祂所受的苦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