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篇 保罗为他使徒权柄的表白(二)
总纲目




使徒权柄的各方面
不要过了度量夸口
神的约束
学习受主的约束
在他的属区内行动
留在神所分给的度量内

 读经:哥林多后书十章七至十八节。

 在林后十章七至十八节,保罗说到神尺度的度量。现在我们要一节一节的来看这一段话。

使徒权柄的各方面


 七节说,『你们是按外表看事情。若有人自信是属基督的,关于他自己,他要再想想,他是怎样属基督,我们也怎样是。』这是很直率的话,与六、七章的话相当不同。毫无疑问,热中犹太教的人自信是属基督的。这些热中犹太教的人是基督徒,但他们不愿与保罗的职事是一。他们宣称自己是属基督的。所以保罗要讲清楚,使徒们当然也是属基督的。这指明属基督是重要的事。这对基督徒的生活和工作,都极其重要。

 八至九节说,『主赐给我们的权柄,是为建造,并不是为拆毁你们,我即使为这权柄稍微过多的夸口,也不至于惭愧。我说这话,为免我像是写信威吓你们。』八节指明保罗从前曾向哥林多的信徒题到他使徒的权柄。使徒的权柄不是为辖管信徒,如人天然的观念以为的,乃是为建造信徒。

 保罗在九节说到信徒以为他写信威吓他们。这可能是指保罗写的哥林多前书。在那封书信里,保罗的确题到他使徒的权柄。有些哥林多信徒可能觉得保罗是在威吓他们。但保罗在这里指明,他的书信不该是威吓他们。

 保罗在十节接着说,『因为有人说,他的信又沉重,又强硬,他亲身的同在却是软弱,言语又是可鄙。』这证实我们前一篇信息所说,保罗与他们同在时,是谦卑的。他是个温和的人,身体一点也不强壮。不仅如此,他的言语、谈吐都是可鄙的,或,不算什么。可鄙的,直译,视为无有。

 保罗在十一节继续说,『这等人当想,我们不在的时候,信上的言语怎样,同在的时候,行事也必怎样。』保罗在他的信中,似乎与他亲身的同在不一样;其实并没有两样。我们应当向保罗学习,不要耍手腕,不要天然的客套,却要有弹性。当我们与人同在的时候,不该那么胆大强硬。当然,这意思不是说我们实际上是软弱或无知的。我们乃是避免无谓的冒犯别人。但有时候我们需要放胆、刚强的说些话。有时候我们写信需要用重的话,我们却不愿意这样行。有时候我们在人面前不该那么放胆,我们却那样作了。这指明我们这个人没有智慧
、没有弹性或宽容。我们都要学习作一个真的人,不要耍手腕。同时,也要学习有弹性。我们一面要尽力不伤人的感觉,另一面也要有适度的胆量,对人说率直的话。

 保罗在十二节说,『因为我们不敢将自己,和那些自荐的人同列相比,他们拿自己度量自己,拿自己比较自己,乃是不通达的。』这种人陷在自己的网罗里,乃是不通达的。

不要过了度量夸口


 十三节说,『我们却不要过了度量夸口,只要照度量的神所分给我们尺度的度量夸口,这度量甚至远达你们。』使徒是勇敢的,但不是没有界限的。这表明他是在主的限制之下。他的夸口是照着度量的神,管治的神,所分给他的度量夸口。保罗向外邦世界(包括哥林多)的职事,是照着神的度量。(弗三1~2,8,加二8。)因此,他的夸口也是在这界限之内,不是过了度量,像那些热中犹太教者那样。十三节的尺度一辞,直译,量度的竿;如木匠的尺。

 我们不该过了度量夸口。当我们见证我们从主所学的功课时,该受限制,有分寸。十三节的度量一辞,指明受神的管治。我们的工作和经历都是照神所分给我们尺度的度量。不仅如此,祂给我们的享受也是有尺度的。因此,当我们说到自己的工作和经历,或对主的享受时,我们必须是在度量之内作见证,也就是说,在一定的限度之内作见证。

 我们见证或报告时,不应该夸大。然而,有些基督教刊物的报导极为夸大;那些报导超过度量,没有限制,不受约束。因此,我们见证自己的经历时,必须留在神量给我们的度量之内。我们不应该漫无量度,超过量度,乃该照着度量的神所分给我们的尺度夸口。有一位管治者和度量者,就是度量的神,管治的神。所以我们必须留在神尺度和度量的限制之内。保罗在这里所说的『甚至远达你们』,指明他去哥林多乃是在神的管治和度量之下。

 十四节继续说,『我们并非过度伸展自己,好像达不到你们,因为在基督的福音上,我们是最先来的,甚至远及你们。』保罗和别的使徒没有过度的伸展自己,这与热中犹太教的教师完全不同。使徒们最先把福音传到欧洲,传到哥林多。倘若先到那里去的是热中犹太教的人,可能使徒们就不会去了;那也表明,在神的尺度下,神并没有把欧洲量给他们。这关系到保罗与热中犹太教者争执的点。

 保罗在十五至十六节说,『我们不凭别人的劳碌过度夸口,但盼望随着你们信心的增长,照着我们的尺度,因着你们得以丰盛的扩大,将福音传到你们以外的地方,并不是在别人的尺度之内,凭现成的事夸口。』这里我们看见,使徒盼望随着哥林多信徒信心的增长,他们的职事藉着丰盛的增大与增加,得以扩大(含称赞意),但仍是照着神所分给他们的度量。保罗盼望他在哥林多人中间,能照着神度量的限度而得以扩大。

神的约束


 我们从十三、十四、十五节看见,虽然我们期望主的工作开展,但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受神的约束。不要期望无限度的开展。那种开展必定不是在照着那灵而行的限制之内。我们从经历中能见证,我们若照着那灵而开展工作,就一直有某种限制。我们里面会感觉到,主扩展祂的工作只是要到某一程度。不仅如此,主会在外面兴起环境来限制工作的开展。所以,当我们越过了某种界限去开展主的工作,我们里面就没有平安,外面的环境也不容我们越过界限。

 年轻人虽然还没有太多进到主的工作中,但我鼓励他们把这话留在心里,因为有一天他们会经历到这些情形。我们都需要学习知道,在事奉主并与神同工的事上,总是有界限的。在服事召会的事上,也是这样。

 主特别喜欢约束年轻人。如果年轻人无心事奉,主会挑旺他们事奉祂。但等他们被挑旺之后,祂又会限制他们。人天然的性情不喜欢这种限制。譬如,在睡觉和活动上,我们也许不喜欢受限制。我们在属灵上沉睡时,神会来挑旺我们。但我们太活跃的时候,祂就约束我们。我知道有些年轻人因着神这样对待他们,而向神生气。一位年轻弟兄可能想在年轻人中间带头。如果他带头了,他可能又想在召会中作执事或长老。在这些事上,他可能巴望有快速的进展。但神的原则乃是先叫我们快起来,又使我们慢下去;先兴起我们来,又使我们降下。当我们下沉时,祂来扶持我们。但当我们上得太高,祂就把我们拉回来。因此,神对付我们的作法就是上去下来,下来上去。我们若肯接受神这样的上上下下,最终我们就能在祂的工作中有用处。

 许多年轻人受不了神的上上下下。几番上上下下,他们就想逃了。他们的态度是:『如果神要我上,就让我上到诸天之上,留在那里直等主耶稣回来。如果神要我下,就把我留在底下。我不喜欢上上下下,下下上上。』这种不喜欢神的上上下下,是许多年轻人个性的表现。

 神不要我们一直在上,或一直在下。甚至在自然界,日夜的转换也证实这事。不会永远都是白昼或黑夜,乃是有白昼有晚上,有晚上又有白昼。神创造我们,不会使我们的一日或一夜持续多年之久。这可能是照着我们的路,却不是照着神的路。

学习受主的约束


 神有许多方法把我们带到低处。有些年轻人被他们的婚姻生活带到低处。某位弟兄在婚前可能像飞鹰翱翔在空中。他很容易谈到美妙而荣耀的召会生活。但是结婚没有多久,召会生活就不再荣耀了。神用婚姻生活来使这位兴奋的弟兄冷静下来。有些弟兄婚后就这样在低处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最终他会起来,只是不像从前那样冲动了。这是长进的现象。

 神有时会用一个长老把你带到低处。你若遇见这情形,你该知道,把你打倒的是神,而不是长老。是神藉着长老这样作。长老对你说的话可能是无心的,却把你打倒了。神这样对付我们,因为祂是度量的神,分给我们一定的度量。

 我知道下沉是件严重的事。有些弟兄们下沉很久,似乎再也起不来了。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又起来了。我们没有一个人可以为另一位弟兄的情形下断言。这种上上下下似乎不是我们能控制、支配的。我们的确不能控制、支配。因此,我们都必须看见,是神在管治,祂乃是这样把我们限制在我们的度量里。

 主的恢复在美国已经有相当的扩展,但是,这个扩展似乎有一个限度。然而,这意思不是说,主使这恢复的扩展永远停顿下来。这里的重点是说,照我们的观念来看,主的恢复一旦开始扩展,就该毫无限制的扩展下去;但神的观念不是这样。

 我们不该以为,保罗这么属灵,必定与我们完全不同。甚至他也必须学习受主的限制。譬如,保罗想去罗马,却没有料到他是带着锁炼去的。不仅如此,他告诉罗马的信徒,他想从罗马经过,往西班牙去。(罗十五24。)保罗从未去到西班牙,而是带着锁炼到了罗马。这锁炼就是主的度量、主的约束。神的度量不是让保罗自由的去罗马,乃是带他去罗马作囚犯。保罗的确去了罗马,但他是在罗马的监牢里。这样的坐牢就是约束。保罗在罗马,不是毫无限制的。神是主宰一切的,任何发生在保罗身上的事,都在神的主宰之下。这意思是说,保罗所受的捆锁和监禁,都是神主宰的约束。保罗愿意服在神的度量之下。他不挣扎,也不反抗这约束。在这事上,他没有踢犁棒。

在他的属区内行动


 保罗基于神这度量的原则,告诉哥林多人说,他所作、所说的,都没有过了自己的度量。他总是在他的度量之内行动、行事。用今天的话来说,他是在他的属区内行动。他不像热中犹太教的人,他从未越过他的属区。

 在林后十章十三至十五节,保罗似乎是说,『哥林多人哪,因着传犹太教的人来到你们那里,哥林多召会受了很大的亏损。这些人虽是基督徒,却不愿放弃犹太教。他们一面传基督,另一面又教导摩西的律法。所以他们造成了难处,破坏了召会生活。你们哥林多人受了这些人影响。所以你们必须知道,这些热中犹太教的人根本不该去哥林多。神并没有把哥林多这个城量给他们;哥林多不是他们的属区。坦白说,哥林多是我的属区,是神量给我的地界。』这是保罗在这几节经文里的意思。然而,要保罗这么直接、率直的说到这事,是非常的难。但是这里的话含示,保罗定罪这些热中犹太教的人到哥林多去。因此保罗的意思是说,『我们没有像热中犹太教的人那样过度伸展自己。在基督的福音上,我们是最先到你们这里来的。这表示神已经把哥林多量给我们,我们是照着神的尺度来的。神把哥林多量给我们,而没有量给热中犹太教的人。事实上,神并没有量给热中犹太教者任何东西。他们什么地方都不该去。他们的行动在神面前完全是不合法的,并没有正当的属区。』这是这三节经文基本的思想,也是保罗在写信时灵里的感觉。

 使徒们总是照着神的尺度行动。神所量给他们的,都成了他们的属区,别人不该干扰。神若量给热中犹太教的人某个属区,使徒们就不会去那个属区,否则他们就是过度伸展自己。这就是保罗在这里所说的。

 今天,许多传道人和教师过度伸展自己,干扰别人的属区。这种过度伸展和干扰,总是造成麻烦。

留在神所分给的度量内


 在召会的事奉上,我们需要看见神只量给我们这么多,我们不该过度伸展自己。我们必须知道自己的限度,自己的属区,而不越过到别人的区域。像保罗一样,我们该照着我们的尺度行动、行事;也就是说,只照着神量给我们的度量行动、行事。

 保罗从他所领受马其顿人的呼声中,知道哥林多是在他的尺度和度量之下。我们从行传十六章知道,保罗非常清楚神呼召他去欧洲。他是照着神的尺度,把基督的福音带到亚该亚。马其顿和亚该亚都在保罗的尺度之下。因此,热中犹太教的人不应该进入这地界而引起纠纷。这是保罗写这几节经文时,深处的感觉。

 在哥林多后书这一段话里,保罗表白他使徒的权柄。这权柄与属区有关。保罗若没有一个属区,他就没有权柄。他表白自己使徒的权柄时,并没有越过他度量的界限来行事。他是一个完全在神约束下之人的好榜样。

 我鼓励青年圣徒特别要研读这一段话,从中学习如何在召会的事奉中行事,并如何在主的恢复里行动。青年人,你们必须知道自己的尺度、界限。这意思是说,你们必须知道神所量给你们的度量有多少,范围有多大。这样的约束和限制,对于我们的肉体是非常实际的对付。我们天然的人喜欢无拘无束。但神知道我们的难处,所以给我们一些限制和约束,好叫我们留在祂所分给我们的度量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