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篇 保罗为他使徒权柄的表白(一)
总纲目




一个对比
保罗恳求的方式
基督的温柔与和蔼
保罗这个人
属灵的争战

 读经:哥林多后书十章一至六节。

 我们读哥林多后书时,会以为到九章末了,保罗已经把必要的点都说过了,他不需要再写什么了。然而,在这卷书的末了四章,保罗说到他心中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的使徒权柄。这一点他曾在哥林多前书稍微题及,但因为时间还不合式,所以他没有说得很充分。保罗写哥林多前书时的情形,还没有预备好让他说到使徒权柄的事。但到了林后十章,暴风雨停止了,一切都很平静。因此,每一个人都安静平和,显出安祥宁静的气氛。在这种气氛和情形下,保罗说到他使徒权柄的问题。他在十章、十一章、十二章和十三章的一部分,把这件事摆在哥林多人面前,从不同的角度论到这件事。

 保罗实在是一位优秀的著者,他不论对付什么事情都十分彻底,不留下任何争论的余地。我们将看见,他表白自己的使徒权柄时,原则也是如此。哥林多信徒需要清楚这件事,我们也需要清楚这件事。

一个对比


 保罗在十章一节说,『然而我保罗,就是那如你们所说,在你们中间,见面的时候是卑鄙的,不在的时候,向你们却是放胆的,亲自藉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劝你们。』注意这节经文开始于『然而』。这里的『然而』指明对比。在八章和九章,使徒愉快的对亲爱的哥林多圣徒说话,鼓励他们在供给犹太缺乏圣徒的事上有交通。随后,他立刻以严厉和令人不愉快的话,表白他使徒的职分,甚至表白他使徒的权柄,盼望藉此向他们更清楚的表明他自己。这是由于热中犹太教的假使徒,所引起模糊不清的光景;(十一11~15;)这些假使徒的教训,以及他们的自称,使哥林多的信徒偏离真使徒基要的教训,特别是偏离对保罗使徒地位正确的认识。

 我们需要对这个事实有印象,就是哥林多后书这一段与前一段成强烈的对比。保罗在六至九章的话是令人愉快的。但是他在十至十三章的话,有时却相当严厉,甚至令人不愉快。当我们读到这卷书的末了四章,我们会惊讶保罗是否失去了他那温柔、亲密的关切。有些人甚至会批评他太严厉。事实上,这是因为保罗是那么属灵,以至于他能以这样的方式写这几章。

保罗恳求的方式


 保罗在十章一节告诉我们,他藉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劝(恳求)哥林多人。但他没有告诉我们,他劝的目的是什么。他告诉我们他怎样恳求,却没有说他为什么恳求。你若把这章圣经的其它经节仔细读过,想从其中找出保罗恳求的目的,你会找不到什么。保罗就是没有说到他恳求的目的,是他写错了吗?不!保罗所关切的是他怎样恳求圣徒,而不是他为着什么恳求他们。这指明保罗恳求的方式比他恳求的目的更重要。因这缘故,保罗指出,他是藉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劝信徒们。

 一位弟兄释放信息时,若只关心他释放那篇信息的目的,而不关心他释放信息的方式,那是严重的错误。我们该向保罗学习,注重我们作事的方式,过于我们作事的目的。事实上,神关心我们作事的方式,过于我们作事的目的、目标。然而,今天许多基督徒几乎一点不关心作事的方式,他们所关心的主要是目的、目标、结果。有一句话说,为着目的可以不择手段。附和这种说法的人,不关心作事的方式,只关心他们的目的。这种观念是可悲的,需要被定罪。

 基督徒可能以为,只要他们的存心是为主作工,就不必在乎用什么方式完成这工。譬如,他们传福音会采用世俗的方式或娱乐。因此我要强调,在圣经中神给我们看见,祂注重我们的方式过于我们的目的。保罗这位属天的大使,也注重作事的方式过于作事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他描述他恳求哥林多人的方式,而没有题到目的。愿我们都在这事上向他学习。

基督的温柔与和蔼


 保罗在十章一节说他是藉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劝哥林多人。这指明使徒既坚固的联于基督,(一21,)并与祂是一,就凭祂而活,在祂的美德里行事为人。基督所有的美德都渐渐成为保罗的美德。温柔是藉着神圣的生命,在基督人性里的一种美德。基督的温柔并不简单,因为这是在祂的人性里,而藉着神圣的生命。当祂在地上时,祂是凭神圣的生命过人的生活。藉着这种神性与人性的调和,温柔的美德就显明出来。

 至于基督和蔼的美德,原则也是一样。和蔼是基督凭神圣的生命,在祂人性里所活出的另一种美德。你知道温柔与和蔼的差别吗?有温柔的美德,意思是不侵犯人,不与人相争,而情愿让步。温柔的人,总是向人让步。但那些天然刚强的人,总是争执而不肯让步;至少他们想站住自己的立场。然而温柔的人会让步,不与人相争,不侵犯别人的领域。和蔼的意思是情愿让别人侵犯。这意思是说,和蔼就是承担苦难和损伤。温柔是不侵犯别人,愿意让步。和蔼是愿意让别人侵犯。这二者乃是基督凭着神圣的生命,在祂的人性里所活出的美德。

 因着保罗活基督,基督的美德就成了他的美德。『藉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这话,指明保罗与基督是一,以基督作他的生命。所以他不是凭自己来劝信徒,乃是藉着基督的美德,特别是藉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来劝他们。保罗乃是藉着基督、在基督里并凭着基督来劝人。

保罗这个人


 保罗告诉我们他恳求的方式后,接着就说到他是怎样的人。他在十章一节说,『然而我保罗,…在你们中间,见面的时候是卑鄙的,不在的时候,向你们却是放胆的。』对保罗这个人这样的描述,正符合哥林多后书的主题。哥林多后书的主题是说到保罗是怎样的一个人,以及他过的是怎样的一种生活。保罗不太注重他所作的工,却相当注重他这个人和他的生活。我们曾经指出,他在十章里甚至没有题到他恳求的目的。他极其关切他恳求的方式,以致他没有题到他为什么恳求。

 论到他这个人,保罗说他在哥林多人中间,见面的时候是谦卑的,(一节的卑鄙,是当日异教徒对基督徒谦卑美德的鄙视语,)不在的时候,向他们却是放胆的。保罗是勇敢的,在他的书信里放胆说出哥林多人中间真实的光景。我们可以从保罗学习,在人面前是温柔的,不在他们那里的时候却是勇敢的。当你与人在一起时,你不该太勇敢。但你可以勇敢的写信给那个人。有些人会说,『我与一个人见面时是勇敢的;但不与他在一起时,我的勇敢好像就不见了。』这指明你在那人面前的勇敢是不得当的。假若你离开那人,你的勇敢还没有消失,那种勇敢可能就是合式的。保罗在写给哥林多人的书信里非常勇敢。但是我们如果能在保罗面前,我们会发现他是温柔且谦卑的。

 从保罗的为人方式中,我们可以学到许多功课。当我们想要勇敢对付一个人的时候,我们该等候一段时间,看看我们不在那个人面前的时候,我们是否仍然勇敢。这就是保罗对付哥林多人的方式。他藉着基督的温柔与和蔼恳求他们,并且他在他们那里的时候是谦卑的,但写信给他们的时候却是勇敢的。从这几节经节里,我们看见保罗的温柔、和蔼、谦卑、与合式的勇敢。

属灵的争战


 保罗在三节接着说到属灵的争战:『因为我们虽然在肉体中行事,却不照着肉体争战。』使徒是人,仍在肉体中,因此他们在肉体中行事。但他们行事,特别在属灵的争战上,不照着肉体,乃照着灵。(罗八4。)

 保罗在林后十章三节似乎是说,『因为我们仍然在旧造里,所以我们仍然在肉体中。但是我们并不照着肉体行事,更不照着肉体争战。我不否认,我仍然在肉体中,但我并不是一个照着肉体生活、说话、行动的人。相反的,我乃是照着灵行事。所以在属灵争战的事上,我是照着灵争战。哥林多人哪!你们完全误会了,以为我们使徒是照着肉体争战。不,我们的争战乃是照着灵。』

 保罗在四至五节继续说,『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肉体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倒坚固的营垒,将理论和各样阻挡人认识神而立起的高寨,都攻倒了,又将各样的思想掳来,使它顺从基督。』属灵的争战不是抵挡肉体,乃是抵挡属灵的势力。(弗六12。)因此,所用的兵器不该是属肉体的,乃该是属灵的。这些属灵的兵器,有能力攻倒仇敌坚固的营垒。

 理论和思想是在心思里,也属于心思。这些乃是神的对头撒但,在悖逆神的人心思里坚固的营垒。这些理论必须藉着属灵的争战攻倒,各样的思想也必须掳来,使其顺从基督。

 林后十章五节的高寨,指在堕落的头脑里,阻挡人认识神的高傲之事。这些事也必须用属灵的兵器攻倒,使其不再阻挡人认识神。

 这属灵争战的目标,是要攻倒悖逆神的人心思里撒但坚固的营垒。这些坚固的营垒是指骄傲的思想、自高的思想、以及人心思中的幻想。高傲的幻想和骄傲的思想,是撒但在人心思里建立的坚固营垒;这些都阻挡人认识神。我们争战的目标,就是要攻倒这些坚固的营垒。因着这些坚固的营垒、高的理论和高傲的思想,人就背叛神。因此,我们必须抵挡这些事,将各样的思想掳来,使它顺从基督。

 保罗在六节说,『并且我们已经预备好了,等你们完全顺从的时候,要责罚一切的不顺从。』这里的责罚,是带着责备,勇敢又严厉的话。保罗在这里题到顺从,指明我们的顺从,使主有根据对付别人的不顺从。

 在保罗那时候,好些犹太人相信了基督,而后自居教师的地位。在他们的教训中,他们赋与律法特出的地位。结果,在他们的教训中,就把新约的福音与旧约的律法搀杂在一起。特别在使徒保罗把福音传到外邦世界时,这就造成了麻烦。

 热中犹太教者混淆了新约与旧约,他们不赞同保罗。事实上,保罗的教训和他们的教训有很大的差异。他们中间有些人特意到外邦召会中,推行他们犹太教的教训。结果,这对召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根据加拉太书和哥林多前后书,我们看见那些热中犹太教的人到加拉太和亚该亚搅扰信徒,制造麻烦。在哥林多前后书,我们看见哥林多的信徒已经被犹太教的教训所灌输,受了他们的搅扰。

 保罗在十章五节所题到的『理论』和『各样阻挡人认识神而立起的高寨』,都是指热中犹太教之人的教训说的。这是保罗写这节经文的背景。我们已经看见,保罗说使徒的争战乃是要攻倒坚固的营垒、理论、和各样阻挡人对神新约之真实和正确的认识。不仅如此,保罗说,他争战的目标是要将各样的思想掳来,使它顺从基督。在此保罗特别想到那些源自犹太教之教训的思想。

 热中犹太教的教师一面宣告他们是属基督的,另一面又教导许多律法的事;这些事实际上是与基督相对的。他们相信基督,却又教导人一些与基督相反的事。他们没有完全降服基督,没有绝对顺从祂。在他们的思想里,有些东西需要被征服。所以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的教训,是一场抵挡犹太教思想、理论和幻想的争战。这场争战是要将那些受犹太教教训所影响的思想掳来,使其顺从基督。

 六节指明,在哥林多的圣徒当中,有些人受犹太教的理论和思想影响,就成了背叛的。为这缘故,保罗说他已经预备好,等哥林多人完全顺从的时候,要责罚一切的不顺从。这节经文的『不顺服』,是指犹太教教训的不顺从。保罗要责罚这一切的不顺从,需要一种条件,就是哥林多人的顺从。他们必须先绝对顺从基督的福音。他们不能一部分为着新约的福音,一部分又为着旧约的律法。即使是一部分为着律法也是背叛,也是不顺从。当哥林多人完全顺从新约福音时,就有合式的情形让保罗责罚一切的不顺从。在哥林多的情形,会给保罗有根据来对付热中犹太教者的不顺从。这就是这段经文的正确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