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篇 新约的执事(十四)
总纲目




亲切柔和的话
照着神忧愁
七个要紧的辞
显明哥林多信徒对使徒的热诚
得了安慰,并且越发喜乐

 读经:哥林多后书七章二至十六节。

 保罗在林后七章二至三节说,『你们要容纳我们,我们未曾亏负谁,未曾败坏谁,未曾占谁的便宜。我说这话,不是为定罪你们,因我先前说过,你们是在我们的心里,以至同死同活。』保罗在这里的话启示出他对哥林多人深挚、亲密的关切。这段话并不是仅仅所谓伦理、宗教、属灵、甚至爱心的话。你有时可以对人说些爱心的话,表达你的爱意,但你对他们仍然没有很多的关切。所以,我们对人的爱必须成为我们对人的关切。保罗对哥林多的信徒就有这样的关切。

 母亲对自己的孩子不仅有爱,还有深挚的关切。有这种关切的妇人才有资格作正确的母亲。一个作母亲的,也许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但只要她对自己的孩子有极深的关切,她就有资格成为一个好母亲。当然,有知识和能力是有帮助的,但这些不是先决条件。成为好母亲惟一的先决条件,是必须关切儿女。在照顾召会的事上,原则也是一样。长老对召会只有爱还不够,这种爱必须成为一种关切,深深的关切一切年幼、软弱的弟兄姊妹。这种关切会使我们的劳苦有果效。我们都需要对人有这种亲密的关切。

 前些日子,我在准备写关于这章圣经的批注时,不知道要用什么话描述保罗里面的感觉。我领悟保罗在这里的话不仅仅是伦理的、道德的、宗教的、属灵的,更是一种亲密的关切。他在这里所说的,乃是对信徒极深、极柔细、极富情感的关切。他在二节说,『要容纳我们,』在三节又宣告说,『你们是在我们的心里,以至同死同活。』这不是寻常人的话,乃是从诸天之上来的话,从神心里出来的言语。保罗所渴望的是,哥林多人怎样是在他的心里,他也能照样在哥林多人的心里。哥林多的信徒是在保罗的心里,以至同死同活。这样的话,的确表达出一种亲密的关切。

 保罗在八节继续说,『我虽曾写信叫你们忧愁,我并不懊悔;虽然我曾懊悔过,(因我晓得那信曾叫你们忧愁,尽管是一时的。)』这里的信,是指保罗写给哥林多人的第一封书信。他说到自己曾懊悔,这指明他在第一封书信里,不但勇敢且率直的责备信徒,并且对他们也是亲切柔和的。八节『曾叫你们忧愁』这句话给我们看见,使徒的第一封书信对哥林多的信徒产生了果效。

亲切柔和的话


 保罗在八节,用了『虽』、『虽然』、『尽管』这些辞(原文为同一个辞用了三次)。他说,『我虽曾写信叫你们忧愁,』『虽然我曾懊悔过,』『尽管是一时的。』为什么保罗一直用这样的辞?照我的领会,如果没有这样的辞,保罗的话就显得很严厉了。加上了这样的辞,话就柔和多了。不仅如此,若把这样的辞去掉,保罗就好像很厉害的在表白自己,为自己辩护。但是,加上了这样的辞,他给人的印象就不是那么在为自己表白。

 已婚的弟兄们可以学习保罗,好避免与妻子争吵。当弟兄要对妻子说话时,可以插进一些『虽然』、『尽管』,他的话就不会那么硬,也不会引起妻子的反感。

 再者,保罗用这样的辞,叫人对他的话有甜美的感觉。保罗在八节用这样的辞,可以比作茶加蜜。一杯没有加蜜的茶可能味道太浓,照样,保罗的话若没有重复的使用这些辞,就会过于严厉,使人不能接受。保罗用了三次这样的辞,就使他的话变得柔和、甜美。

 保罗写信责备哥林多人,实在是理直气壮,而哥林多人根本无话可说。因着保罗是理直气壮的,他很容易写出一些叫哥林多信徒觉得很厉害、很难接受的话。因此保罗写信给他们时,又智慧、又柔和。

 假如我们有亲密的关切,我们对人就会很柔和。一个粗鲁、感觉迟钝的人,对人不会有亲密的关切。作丈夫的对妻子若没有合式的关切,就可能只会严厉的对待她、要求她。但他若有亲密的关切,就会柔软下来。我们一旦是柔软的,连我们说话的方式也是柔和、甜美的。

 八节的确有柔和的味道。保罗说,『我虽曾写信叫你们忧愁,我并不懊悔;虽然我曾懊悔过。』这里的话是柔和的。倘若他说,『我先前的信并没有冤枉你们,所以我并不懊悔。』这样的言辞必定叫人起反感。然而,保罗并没有这么说。他加上『虽』、『虽然』等辞,就使他的话柔软下来。这样,保罗把他对信徒柔细的感觉表露出来。

 保罗在这里说话的方式是柔和、甜美的,我们必须对这个事实有深刻的印象。因此,他不管怎么说,他说的话都不会叫人起反感。保罗在八节所用的辞没有得罪人。他的话不是严厉、苦涩的,反而是柔和、甜美的。

 保罗对哥林多信徒说话,一点不急促。通常,我们说话一急,火气就来了。譬如,姊妹对丈夫发怨言时,丈夫如果急促回答说,『我有什么不对?你说明白,我到底错在那里?』这种话必定惹人生气。所以弟兄对妻子讲话不要那么急,才能使妻子平息下来。他需要和颜悦色的说话。这就是保罗在林后七章的态度。

 在这一章里,我们看不到神学、伦理或宗教。就某一面意义说,甚至看不到所谓的属灵。我们若没有够多的经历,就无法说明林后七章里所启示的。我开始了解这一章,不仅是藉着研究,也是藉着经历,虽然我的经历有限。从经历中我看见,保罗在这里所说的,不是神学或道理、伦理或道德、宗教或属灵。他所表达的是对哥林多信徒深挚、柔细且亲密的关切。他的话非常摸着人。

 保罗的话是柔和的,满了亲密的关切,却有能力和冲击力,能深深摸着哥林多的信徒。箴言二十五章十五节说,『柔和的舌头,能折断骨头。』温柔、柔和的话,甚至能把硬骨折断。保罗向哥林多信徒说实话、摆出事实时,知道他不能不责备他们。但由于他对他们柔细的关切,他说的话就柔和多了、甜美多了。愿我们都向保罗学习。

 保罗在林后七章九节说,『如今我却喜乐,不是因你们忧愁,乃是因你们忧愁以致悔改,因为你们照着神忧愁,就不至于在任何事上,因我们受亏损了。』这里的悔改,就是保罗写第一封书信时所要得的结果。使徒的第一封书信,使哥林多信徒照着神忧愁,不是为着别的忧愁。这指明他们已被带回与神和好。

 九节看来好像只有这么一个小点要说,但保罗却刻意加长他的措辞。这也显明他的柔细、他的亲密关切。

 在这一节里我们看见,保罗的灵是柔和的,他整个人都非常甜美。你也许会问,我们如何得知这事。我们从保罗这一节所说的话,可以知道他是一个柔细的人,他的灵是柔和的,他里面的人是甜美的。然而,他不耍手腕,也不客套。柔细、柔和、甜美,完全不同于客套。一个人可能很客套,却一点也不柔和或甜美。那种客套,并不让人觉得舒服。一面说,一个人可能很有礼貌,一面却同时叫人觉得很刚硬、傲慢、骄傲。保罗完全不是这种人,他不客套,也不耍手腕(这是更糟的)。他是柔细、柔和、甜美的。

照着神忧愁


 十节说,『因为照着神忧愁,生出悔改以致得救,是没有后悔的,但世上的忧愁是产生死亡。』这里的得救是指与神和好,(五20,)带进更多与死亡相对的生命。使徒由此看见他写给哥林多信徒第一封书信的果子。

 保罗在十一节继续说,『且看这事,你们照着神忧愁,在你们中间已产生何等的热诚、甚而自诉、甚而愤恨、甚而惧怕、甚而切望、甚而热心、甚而责罚。在各方面,你们都证荐自己在那件事上是纯洁的。』哥林多信徒照着神忧愁,就产生热诚。这里的热诚,在原文有殷勤的意思;指悔改的哥林多信徒向着使徒热诚的顾念,因为使徒在爱中关切他们与神的关系,以及他们在神面前的光景。先前他们毫不在意使徒对他们的关切,现今他们悔改了,就对这事既在意又热诚。本节所列,哥林多信徒悔改的忧愁所产生的七种结果,全是使徒给他们第一封书信的丰富收获。

七个要紧的辞


 十一节里有七个要紧的辞:热诚、自诉、愤恨、惧怕、切望、热心、责罚。另外还有六个『甚而』,原文意,不但如此,并且。我们仔细读十一节,会发现『热诚』这个辞是独立的,另外六个辞说出照着神而悔改的忧愁,所产生末了的六个结果,可分为三组:第一组与哥林多信徒的羞耻感有关,第二组与使徒有关,第三组与犯过者有关。(Bengel,本格尔。)卫斯特(Wuest)的译本也指明这点,三次用『是的,…事实是』的语法:『是的,你们在言辞上表白自己,事实是愤恨;是的,恐惧,事实是想念;是的,热心,事实是给与管教的责罚。』

 十一节的『热诚』意思是热切的顾念。保罗好像对他们说,『哥林多信徒阿,你们一点没有想到我们这些使徒,更没有想到我。但在我写给你们的第一封书信中,我责备你们,结果使你们照着神忧愁。这样的忧愁,就生出悔改以致得救;也叫你们对我们有热切的顾念。现今你们对我们的热诚恢复了。我第一次到你们那里的时候,你们的确热切的顾念我。但有些假教师来,使你们受打岔、被误导,而失去对我们热切的顾念。现今,你们因忧愁而生出悔改以致得救,你们又重新对我们有热切的顾念。』

 事实上,保罗是在指出哥林多人的短处,但他表达得相当柔细、柔和、甜美。他陈明事实的方式非常柔细。假如我是哥林多信徒,读了这些话一定会很羞愧,我是因着使徒才得救的,竟然会被人迷惑、误导,失去了对使徒热切的顾念。

 十一节的『自诉』,原文有『表白』的意思。这是指哥林多的信徒藉着提多,向保罗表白他们自己在那过犯上是清白的。他们经历了悔改以致得救之后,就知道哥林多召会的光景是不对的。在前书中,保罗曾责备他们,要他们谦卑下来。他们中间发生了极严重的恶事,他们竟然不觉得羞耻;反而容让乱伦的大罪,还自认为有可夸的。所以,全召会都一同受责备。因着哥林多的信徒悔改,他们就与神和好,并且想要表明自己的清白。他们热切的要把他们的情形清楚的告诉使徒保罗。

 保罗在十一节也说到哥林多人的愤恨。这是对于过犯和犯过者的愤恨。他们在竭力表明自己的清白时,对那过犯和犯罪的人满了愤恨。他们知道自己的光景是有罪的,所以悔改了,他们要为此表白自己,并且对此满了愤恨。他们的感觉,一面是自诉,是为自己表白,一面又是愤恨。

 哥林多人对保罗又惧怕、又切望。他们一面惧怕保罗会带着刑杖而来,(林前四21,)一面又切望使徒。悔改的信徒惧怕使徒,但也切望使徒。他们的确想要再见到使徒。

 保罗在林后七章十一节也题到热心和责罚。热心是要对犯过者给与公平的责罚;责罚是给与制裁,向各方公平施行管教的责罚。(二6。)

 我愿意再次强调,保罗论到哥林多信徒的情形,他的话非常柔细、柔和并甜美。当然,保罗把哥林多信徒的光景暴露出来,但他写给他们的话并不是严苛的;七章八节里满了柔和的成分,十一节里满了智慧。十一节展示保罗最佳的写作,但我们很难把这段话翻译得像原文那么好;特别是『甚而』一辞,原文是『不但如此,并且』,而钦定英文译本只能用『再者』或『是的』。

 十一节也巧妙的陈明哥林多的光景。保罗用了热诚、自诉、愤恨、惧怕、切望、热心、责罚这七个辞,叫哥林多信徒明白他们实际的情形。他这样说,就把哥林多召会的情形浮现出来,让人一览无遗。在这里我们看见保罗既柔细又智慧。这里没有粗鲁急躁的话,只叫人觉得细致、柔细、柔和、甜美。保罗的话满了亲密的关切。他没有冒犯哥林多人,却修补他们的破口,医治他们的创伤。这就是供应的生命。

 我们仅仅学传福音或讲道是不够的。保罗当然是一个杰出的传福音者和伟大的神学家。他必然知道圣经中一切的道理。但在这里他没有运用传讲的能力,或炫耀自己道理的知识。他反而智慧的运用他对哥林多召会柔细、亲密的关切。

显明哥林多信徒对使徒的热诚


 保罗在十二节接着说,『因此,我虽曾写信给你们,却不是为那亏负人的,也不是为那受亏负的,乃是为要在神面前,向你们显明你们对我们的热诚。』保罗在这里说,他写信给哥林多人,不是为那乱伦的弟兄,(林前五1,)就是那亏负人的;也不是为那弟兄的父亲,就是那受人亏负的。既是这样,保罗为什么要写信给他们?乃是要显明哥林多信徒对使徒的热诚。哥林多的信徒的确爱使徒,对使徒热诚顾念,但假教师使他们偏离了。因此,使徒写了第一封书信把他们带回,向他们显明他们对使徒的爱和热诚的顾念。(林后七7。)谁会想到这一点是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人的原因?他写信给他们的目的,是要显明他们对使徒的热诚。保罗在这封书信所展示的,是何等的智慧!保罗的意思是说,『哥林多信徒们,你们的确对我们是热诚的。但这热诚埋藏起来,以致显明不出来。我写第一封书信,是要把你们对我们的热诚显明出来。』

得了安慰,并且越发喜乐


 十三节继续说,『所以我们得了安慰,并且在这安慰之外,我们因提多的喜乐,就越发更加喜乐,因他的灵从你们众人得了畅快。』达秘(Darby)曾说,这里不可能把原文的用语准确翻译出来。保罗说,他因提多的喜乐,就越发更加喜乐;这指明使徒供应生命时,富有人性和情感。二章十二节至七章十六节这主要的一段,是关于使徒新约的职事,和他们自己这些新约的执事。这段开始于使徒因着在爱中关切在哥林多的信徒,渴望遇见提多,(二13,)结束于提多带来那里信徒的好消息,叫使徒得了安慰和鼓舞。

 在七章十三节,保罗说到提多的灵从哥林多的众信徒得了畅快。这证明虽然使徒富有人性和情感,他们仍然留在灵里供应生命。

 在十四节保罗说,『因为我若对提多夸奖了你们什么,也不觉得羞愧。相反的,我们对你们所说的一切事,怎样是真实的,我们在提多面前所夸奖你们的,也怎样成了真实的。』保罗必定曾在提多面前夸奖哥林多人。现在,保罗说他在提多面前的夸奖,都成了真实的。

 十五节说,『并且提多想起你们众人的顺从,就是怎样恐惧战兢的接待他,他的心肠就越发倾向你们了。』这里的心肠,原文和六章十二节者同字。

 在七章十六节,保罗总结说,『我如今喜乐,能在凡事上为你们放心。』原文这里的『为你们放心』,也可以译为『对你们有把握』。如今使徒得了哥林多信徒的安慰,能对他们有把握。保罗对他们有何等深挚、亲密的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