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篇 藉着第二步的和好,在基督里的新造成为神的义(二)
总纲目




和好的职事
和好的两个步骤
完全和好
神救恩的终极完成
成为神的义
罪、肉体和外面的人

 读经:哥林多后书五章一至二十一节。

 我们在前一篇信息里,说到林后五章几个重要的点:渴望得着改变形状的身体,讨主喜悦的雄心,向主活,以及成为新造。保罗在十七节说到新造:『因此,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旧事已过,看哪,都变成新的了。』旧造没有神圣的生命和性情,新造,就是由神所重生的信徒,却有。(约一13,三15,彼后一4。)因此他们是新造,(加六15,)不是照着肉体的旧性情,乃是照着神生命的新性情。林后五章十七节的『看哪』,是呼召人观看新造奇妙的改变。

和好的职事


 保罗在十八至二十节接着说到和好的职事:『一切都是出于神,祂藉着基督使我们与祂自己和好,又将这和好的职事赐给我们;这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祂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算给他们,且将这和好的话语托付了我们。所以我们为基督作了大使,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我们替基督求你们:要与神和好。』我们需要非常仔细的读这几节经文。二十节的『所以』一辞,把二十节与前面的经节连了起来。根据二十节,基督的大使与神是一;他们像神,并且如同神一样劝人。他们的话就是神的话,他们所作的就是神所作的。不仅如此,『替基督』的意思就是代表基督。使徒们代表基督,他们是基督的大使。今天的大使就是得着授权,代表其政府的人。照样,使徒们得着基督的授权,代表祂执行和好的工作。

 保罗在五章二十节所写的话很不寻常。他说『我们…作了大使』,接着就说,『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保罗的意思是说,『我们是基督的大使,正在执行和好的工作。这就好像是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我们与基督是一,也与神是一。基督与我们是一,神也与我们是一。因此,神、基督、以及我们使徒都是一。』在新约的职事里,神、基督、以及众执事都是一。

 保罗在二十节的话很强,语气是加重的。他说,『我们为基督作了大使,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样;我们替基督求你们:要与神和好。』神、基督、使徒们,在执行和好的职事上乃是一。

和好的两个步骤


 保罗在二十节有关与神和好的话,不是对罪人说的,乃是对哥林多信徒说的。这些信徒已经局部与神和好了,但是他们还没有完全与神和好。说哥林多信徒根本没有与神和好是不对的。保罗在林前一章题到他们是圣徒,是蒙神呼召进入祂儿子交通里的一班人;因此,他们必定多多少少与神和好了。他们或许与神已经有一半的和好。

 哥林多前后书给我们看见,哥林多信徒与神局部和好之后,仍旧活在肉体里、活在外面的人里。他们与神之间,有肉体、天然的人这层分隔的幔子。这层幔子并不等于圣所入口处的帘子,而是相当于会幕里面的幔子,就是隔开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哥林多信徒也许是在圣所里面,但他们不是在至圣所里面。这意思是说,他们与神所在的地方仍是隔离的。因此,他们并没有完全与神和好。

 十九节是叫世人与神和好,二十节是叫已经与神和好的信徒,进一步与神和好。这清楚指明,人与神完全的和好有两步。第一步是罪人脱离罪与神和好;为这目的,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林前十五3,)使我们的罪蒙神赦免。这是基督的死客观的一面。在这一面,祂在十字架上担当我们的罪,替我们受了神的审判。第二步是活在天然生命中的信徒脱离肉体与神和好。为这目的,基督替我们这个『人』死了,使我们能在复活的生命里向祂活着。(林后五14~15。)这是基督的死主观的一面。在这一面,祂替我们成为罪,受神审判,被神剪除,使我们能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藉着祂死的这两面,祂就使神所拣选的人,完全与神和好了。

 这两步的和好,由会幕的两层幔子清楚的描绘出来。头一层幔子称为帘子。(出二六37。)罪人藉着赎罪之血的和好被带到神这里,就经过这帘子进入圣所。这预表和好的第一步。但还有第二层幔子,(31~35,来九3,)将他与在至圣所里的神隔开。这层幔子需要裂开,使他能被带到至圣所里的神这里。这是和好的第二步。哥林多的信徒已经与神和好,经过头一层幔子进入了圣所;但他们仍活在肉体里,还需要经过已经裂开的第二层幔子,(太二七51,来十20,)进入至圣所,在他们的灵里与神同活。(林前六17。)哥林多后书的目的就是要带他们到这里,使他们成为在灵里,(林前二15,)在至圣所里的人。使徒说,『求你们要与神和好,』就是这意思。

 在旧约里,罪人要就近神,必须先来到祭坛,藉着赎罪祭的血使罪得赦。他经历罪得赦免之后,才能进入圣所。这是和好的第一步,罪人藉此开始与神和好。这是当时哥林多信徒的光景,也是今天大多数真基督徒的光景。他们已经藉着十字架,局部的与神和好了;在十字架上,基督作了我们的赎罪祭而死,流出祂的血洗去我们的罪。我们相信祂的时候,神赦免了我们,我们就与神和好,被带回来归给祂。我们从前走迷而偏离了神;但如今因着悔改而归向神,就与神和好了。然而,我们只是局部的与神和好,还不够彻底。

完全和好


 哥林多人虽然已经得救,局部的与神和好,但是他们仍活在肉体里,也就是活在魂里,活在外面的人、天然的人里。肉体、天然人的幔子仍然使他们与神隔开。这意思是说,他们天然的人是阻隔的幔子。因此,他们需要第二步的和好。保罗在林后五章所作的,乃是要成就这第二步。他在哥林多人身上作工,要把肉体的幔子割开,将他们天然的生命钉十字架,销毁他们外面的人。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后书所作的,乃是要裂开肉体这一层阻隔的幔子,使哥林多信徒能进入至圣所。

 圣所里虽有神的祝福,但神自己乃是在至圣所里。在圣所里有那灵的祝福、灯台与香坛。但在圣所里没有神直接的同在。我们若要得着神自己,就必须进一步的和好,进到至圣所里。我们必须接受和好的第二步,而被带进神的面光中。这是完全的和好。这和好不仅带我们从罪里出来,也带我们从肉体、天然的人、天然的所是里出来。这样我们就被带来归向神,与神成为一。

神救恩的终极完成


 二十一节是五章末了一节,说,『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在这里有神救恩的终极完成,就是神的义。

 我们必须记得,新约的职事乃是那灵与义的职事。这职事把生命的灵分赐到信徒里面,结果就产生一种光景、情形,圣经称之为义。我们得救以前,是在一种完全被神定罪的光景里,样样都不对,神绝不能称义我们所处的那种情形。但是我们得救以后,就被带进一种光景里,使我们能蒙神称义。这就是义。但我们若诚实,就会承认,一面我们是在义的光景里,但另一面,与我们生活有关的一些事仍然不是对的。这些事可能不像我们得救以前生活中曾犯过的粗鄙的罪。但这些事总是不对的。特别是我们与神之间仍有阻隔,这是我们天然的人、我们的己所造成的。这就是罪。

 假设有一个人和他的妻子都没有得救。他们彼此处得不好,时常争吵,有时候还吵得很厉害。但有一天丈夫得救了,并进入召会生活中。他开始改变,这种改变影响了他的妻子。末了,妻子也得救、进到召会生活中。她和丈夫一样,也开始改变。现在这个人和他的妻子就在圣经所称为义的光景里。但这个人(现在是主里的弟兄)个性非常强。(个性与性格不一样,因为个性绝对是我们这个人、我们构成的一部分。)不仅如此,这位太太很古怪,与人合不来,常和别人唱反调。丈夫的个性很强,妻子又很古怪,这两个人怎么能和睦相处?他们虽然不再像从前那样彼此争吵,可是他们彼此也不能相合。结果,他们彼此就不太交谈。既然一谈话就意见不合,所以丈夫也许就会告诉妻子,他们最好不要讲话。这个人与妻子的和好,并他们的义,都不够彻底。

 然而,假如这一对弟兄姊妹听到一篇信息说,我们需要进一步与神和好。作丈夫的开始定罪自己的个性,作妻子的也定罪自己的乖僻,两个人都定罪他们天然的生命。结果,他们就有可能被带进至圣所里享受主。也许丈夫会说,『赞美主!』妻子会回答说,『阿们!』如果这一对夫妇的光景是这样,他们就会在一种称为神的义的情形里。

 我们在五章十七至二十一节看见三件事:新造、完全的和好、以及神的义。我们为什么说这义是神救恩的终极完成?这种说法是根据彼后三章十三节,那里说,在新天新地,有义居住在其中。有义居住在新天新地中,指明一切都要完全被带回归神。一切都要服在元首之下,建立得有秩有序。没有一件事是不对的,没有一件事是乱了秩序的。在新天新地里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令神满意的。神能看着全宇宙,而称义一切事物。

 你已经得救,并且被带进基督里了吗?你如今在基督里吗?如果你合乎这些条件,你就是新造。然而,可能你有把握说,你是在基督里的新造,但是你还不敢放胆宣告你是神的义。你没有这样的把握,因为你像一只还没有完全从茧里出来的蝴蝶。惟有当我们的『茧』完全脱去的时候,我们才能说我们是神的义。在那时以前,我们只能说,我们只有部分是神的义。我们需要十字架在我们身上进一步作工,把我们余剩的茧销毁。至终,最迟在新耶路撒冷里,我们要完全成为神的义。那时,神就能向祂的仇敌撒但夸口,一切都是义的,没有一件事是不对或不完美的,一切都令神满意。因此,神能称义新耶路撒冷里的一切事物。这就是义,是新约职事的终极完成。

成为神的义


 新约的职事,也就是那灵与义的职事,要作出一种义的情形,先是在个人身上,其次在召会里,第三在千年国里。当国度来临时,地上就会有义。那时一切都会令神满意,神也要称义一切的事物。今天虽然国度时代尚未来临,但我们能在召会生活和家庭生活中预尝国度的义。有时候,在某个地方召会的情形,可能使神称义其中的每一人、事、物。这样的召会就是神的义。这种情形也可能出现在我们的家庭生活中。我有几次看见在一个家庭里,每个人都已经彻底得救,显出一种样样都对,一切都令神满意,且蒙神称义的光景。这样的家庭是义的家庭。新约职事的果子就是产生这种义。

 林后三、四、五章都论到新约的职事和新约的众执事。但保罗这一段话归结于神的义。

 今天许多基督徒只知道基督为他们的罪而死,却不知道基督为他们这些肉体、旧造而死。但是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并没有说,基督为我们的罪而死。他在五章十四节说,『一人既替众人死。』这意思是说,基督为我们而死。保罗在林前十五章三节告诉我们,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基督为使我们的罪蒙神赦免,就为我们的罪死了。然而这只是和好的起初阶段。基督在十字架上不仅为我们的罪死了,也为我们,就是为我们的肉体、天然的人、外面的人死了。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使我们外面的人,天然的人被了结,好叫我们可以成为神的义。因此,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使我们蒙神赦免并称义;但基督为我们而死,使我们可以成为神的义。

 成为神的义比蒙神称义更深。新约的职事把我们带回来归给神,到一个地步使我们能实际的成为神的义。我们不仅蒙神称义,甚至成了神的义。

罪、肉体和外面的人


 保罗在林后五章二十一节说,基督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这里的罪实际上与肉体是同义辞。约翰一章十四节说,那是话的基督成了肉体。林后五章二十一节说,祂成为罪。根据罗马八章三节所说,神差祂儿子成为罪之肉体的样式。因此,罪与肉体是同义辞。不仅如此,肉体既是我们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就完全是罪。我们自己,我们天然的人,完全就是罪。基督成为肉体等于基督成为罪。当祂上十字架时,祂带着这肉体一同上了十字架。这意思是说,祂带着我们,我们天然的人,我们外面的人上了十字架。

 保罗在林后四章说到外面的人,在五章说到罪。外面的人就是肉体,而肉体就是罪。因此,外面的人、肉体、罪都是同义辞。

 基督在成肉身时成了肉体,也就是说祂成了罪;这意思也就是,祂成为我们。当祂被钉十字架时,祂带着我们天然的人、外面的人、肉体、罪,上了十字架,将其钉死在那里。那就是神定罪罪、肉体、外面的人的时候。当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时,神定罪了我们天然的人。祂定罪了你和我。神这样作的目标,是要我们可以在基督里成为神的义。复活的基督是义,是复活,也是赐生命的灵。我们在这样一位的里面,就得以成为神的义。这是神救恩的结局、结果、终极完成,这也是新约职事所要产生的。

 论到新约职事和新约众执事的这几章圣经,其结语就是神的义。你的家庭生活是神的义吗?你是神的义吗?你所在地的召会是神的义吗?我们相信新约的职事一直在朝着一个目标工作,就是要使我们、我们的家庭生活、以及我们的召会生活成为神的义。这样,当国度时代来到时,神的义就要在地上。国度要带进新天新地和新耶路撒冷。在这新天新地,有义居住在其中。这是新约职事的结果和终极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