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篇 藉着第二步的和好,在基督里的新造成为神的义(一)
总纲目




六件重要的事
渴望改变形状
神形成我们
那灵的凭质
怀着雄心,要讨主的喜悦
受困迫要向主活着
按着灵认人

 读经:哥林多后书五章一至二十一节。

 保罗在林后五章说到许多重要的点。我们要简略的把这些重点列举出来,然后再来看每一点。

六件重要的事


 在这一章圣经里,保罗首先说到他渴望穿上改变形状的身体。(五1~8。)这与身体的得赎有关。保罗渴望穿上改变形状的身体,就是穿上在复活里的身体。他在一至二节说,『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这地上的帐幕房屋若拆毁了,必得着从神来的房舍,非人手所造,在诸天之上永远的房屋。原来我们确是在这帐幕里叹息,深想穿上我们从天上来的住处。』

 保罗在这一章圣经里所说到的第二件事,是怀着雄心,要讨主喜悦:『所以我们也怀着雄心大志,无论是在家,或是离家,都要讨主的喜悦。』(9。)这里怀着雄心大志的意思,是指为重大的目标发热心,尽心竭力要讨主的喜悦。我们都该怀着雄心,要讨主喜悦。我们不该有野心,要在召会生活中得着什么地位,但是我们应该有雄心,要讨主的喜悦。

 第三点是被困迫向主活着。保罗在十四至十五节说,『原来基督的爱困迫我们,因我们断定: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向自己活,乃向那替他们死而复活者活。』在这两节经文里,保罗说到被困迫,叫我们向主活着,不是为主活着。

 保罗在十六至十七节接着题到第四件事─新造:『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按着肉体认人了;虽然按着肉体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因此,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旧事已过,看哪,都变成新的了。』

 第五,保罗在十八至二十节说到和好的职事。他在十八节说,『一切都是出于神,祂藉着基督使我们与祂自己和好,又将这和好的职事赐给我们。』他在十九节说到『和好的话语』,在二十节他替基督求圣徒要与神和好。

 末了,二十一节有一件极重要的事,就是神的义:『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

 表面看来,这六件事是不同类的,彼此无关。因此,我们可能读过这一章,却看不出这些重点之间有什么关联。事实上,各点之间是彼此连贯的,而且这些连贯不难看出来。

 不仅五章的重点彼此连贯,五章本身也是四章的延续。五章一节开始于『因为』一辞,说明这一点。『因为』指明本章圣经所要说的,乃是四章十三至十八节的解释。

渴望改变形状


 保罗在五章一节说,我们这地上的帐幕房屋要拆毁。我们的身体─我们地上的帐幕房屋─拆毁,就是我们外面的人被销毁、被消耗。保罗在林后四章的末了说,我们外面的人虽然在毁坏,里面的人却日日在更新;又说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这意思是说,我们乃是凭着信心生活行动。接着他在五章一节解释说,我们知道我们外面的人,就是我们这地上的帐幕房屋若拆毁了,必得在天上更美的房舍。因此,五章很清楚的是接续保罗四章的话。

 这样的延续指明,在四章末了保罗真是成熟了。他已经灵里得了重生,并且魂里被变化。他的全人已经得了更新;惟一还没有完成的就是他的肉身完全得赎。保罗的身体还在旧造里,还没有改变,还没有改变形状。因此,他在五章一至八节表达他渴望、渴想身体改变形状。

 保罗所渴望的并不是脱下,就是说,他不愿意自己的身体被取去离开他。他乃是愿意穿上,就是穿上改变形状的身体。死亡的结果叫人与他的身体分开。在丧葬聚会中,有时候传道人会说死者已经走了,离开我们,再也不与我们同在了。基督徒常有这种说法:『到主那里去了。』保罗并不愿意没有身体。他不愿意脱下,不愿意身体被取走。他深想穿上复活的身体。这意思是说,他所渴望的乃是身体得赎。他知道他的灵已经得了重生,他的魂已经被变化,但是他也知道他的身体还没有改变形状。因此,他渴望并等候他的身体得赎。五章一至八节就是说到这种渴望。

神形成我们


 保罗在五节说,『那为这事培植我们的乃是神,祂已将那灵赐给我们作质。』『培植』在原文也有作成,形成,备妥,使…适合的意思。神已经培植、作成、形成、备妥我们,使我们适合这目的,就是我们必死的身体能被祂复活的生命吞灭。这样,我们全人就要被基督浸透。神已将那灵赐给我们,作祂在基督里所赐给我们完整救恩中这美妙、奇妙部分的凭质、保证、预尝和担保。

 神的心意是要我们穿上复活的身体。但我们若要穿上改变形状的身体,就需要一些资格。罪人没有资格穿上改变形状的身体,他不适合这样的身体。但神为这事培植我们,形成我们,甚至专特的制作我们。裁缝师怎样为我们制作合身的衣服,神也照样形成我们,好穿上复活的身体。神不是把身体形成一种样子,乃是把我们形成一种样子。你买一双新鞋,是选择适合你脚形的鞋子。神的作法正好相反,祂把我们的脚形成一种样子,来配合鞋子。神形成我们,并预备我们,使我们适合穿上复活的身体。

 神怎样使罪人形成一种样子,使他能穿上复活的身体?神使他形成这种样子,乃是藉着赦免他的罪,将神圣的生命放在他里面,使他的灵重生,然后又变化他的魂。这就是神形成我们的意思。

 神已经使你成形了吗?最好的答案是说,我们多多少少有点成形。虽然神已经使我多少有点成形,但我知道我还没有完全成形。因此,我需要更进一步的成形。

那灵的凭质


 保罗说,神已经将那灵赐给我们作质,这与神形成我们有关。这指明神形成我们的主要因素,乃是把祂自己作为赐生命的灵,放在我们里面作质。这意思是说,神以祂自己作质,保证祂要为我们成就这事。神已经把祂自己作为赐生命的灵放在我们灵里,保证祂有一天要给我们穿上复活的身体。我们有一个凭质,担保神已经使我们够资格为着这个目的。这也包括在新约的职事里。我们藉着新约的职事得以形成、够资格并备妥,好穿上复活的身体。我们都等候这事来到。

怀着雄心,要讨主的喜悦


 当我们等候穿上改变形状的身体时,我们应当作什么?九节把答案给了我们:『所以我们也怀着雄心大志,无论是在家,或是离家,都要讨主的喜悦。』九节开头的『所以』一辞,把九节和八节连起来。因为我们在等候穿上改变形状的身体,所以我们怀着雄心,要讨主的喜悦。照样,当我们等候身体得赎时,我们怀着雄心,要讨主的喜悦。保罗在十至十三节所说的话,与他要讨主喜悦的雄心有关。

受困迫要向主活着


 保罗在十四节接着说,『原来基督的爱困迫我们。』『原来』一辞再次指明连结、连续。我们怀着雄心要讨主的喜悦,是因为祂的爱困迫我们。十四节基督的爱,乃是藉着祂在十字架上为我们受死,所显明出来的爱。

 『困迫』原文意,从各面压逼,逼到一边,强加限制,在某种界限内限于一个目标,限于一条线和一个目的(如同在有墙的窄路上)。原文同字用于路加四章三十八节,十二章五十节,行传十八章五节,腓立比一章二十三节。使徒乃是这样的为基督的爱所困迫,而向祂活着,并讨祂的喜悦。

 我们已经看过,受困迫乃是从各面被压逼,而逼到一边。我们受困迫时就受了限制,好像走在有墙的窄路上,被迫朝某一个方向前进。虽然我们爱主,但我们不是一直愿意走祂的路。若不是祂用墙把我们围在里面,我们可能会逃离基督与召会。但是基督的爱困迫我们,从各面压逼我们,把我们固定在一个目标上。我们没有别的路。我们没有别的路可走。事实上,这不是我们的拣选。我们若真能有所选择,今天我们也许都不在这里。不,这并不在于我们的拣选,乃是基督的爱困迫我们。

 按照林后五章十四至十五节,基督的爱困迫我们,使我们向祂活着。十五节说,『并且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向自己活,乃向那替他们死而复活者活。』我们很难解释向基督活是什么意思,却很容易明白为基督而活的意义。今天在天主教和公会里的人,为基督作了许多事。然而,我们可能为主作了什么,却不是向主作的。

 我们思想上下文就会看见,向主活就是过主耶稣所过的那种生活。四章给我们看见,使徒们经历了耶稣的治死。我们经历耶稣治死的时候,就能过耶稣所过的生活。这就是向主活。

 向主活就是过钉十字架的生活。这样的生活总是叫外面的人被治死。主耶稣曾过着这种生活,而今天过这种生活的人,就是向主活。这样领会向主活,乃是根据四章所表达的观念。

 基督徒常常想要照着自己的观念为主而活。我在前面一篇信息中举例说过,这种情形就好比一些中国南方人强迫我吃他们为我作的馒头;那种馒头蒸得不透,又很难消化。我宁可吃白米饭,但是他们非要我吃那种馒头。他们是为我作那种馒头,却不是向着我作的。照样,我们也可能为主作了许多事,却不是向着主作的。

 主所要的不是我们为着祂很积极。祂要我们经历耶稣的治死,好叫我们天然、活跃的人被了结。许多人很天然的为着主积极、进取,他们凭着天然的进取心为主作工。这样就得罪了主,也叫我们受打岔,不能享受祂。因此,我们所需要的是被主的爱困迫,而单单向主活着。

 我们若要向主活着,就必须否认我们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就是肉体。当我们向基督活,我们就不是凭我们外面的人,或我们的肉体而活。这意思是说,我们向基督活,需要我们凭里面的人,凭我们重生的灵而活。

按着灵认人


 五章十六节是接着十四和十五节的,保罗说,『所以我们从今以后,不按着肉体认人了;虽然按着肉体认过基督,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我们不按着肉体认人,就是不按着外面的人认他们。在正当的召会生活里,带领和服事的不能按着外面的人认人。但是在今天的基督徒当中,按着外面的人认信徒非常的普遍。譬如,他们会按着人的职业、地位、才干、能力认人。相反的,我们在召会中应当按着里面的人,按着灵认人。

 十七节是十六节的延续:『因此,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旧事已过,看哪,都变成新的了。』什么是新造?新造是一个人得了重生有神的生命,不活在外面的人里,而活在里面的人里。一个人活在外面的人里,就是在肉体里,在旧造里。因此,他是老旧的。但是在里面的人里向主活的人,乃是在新造里。

 现在我们能明白这四件重要的事彼此间的关联。讨主喜悦的雄心与渴望得着复活的身体有关;向主活与有雄心讨主喜悦有关。我们若不向主活,就不能讨祂喜悦;我们若要使主喜乐,就必须向祂活。我们若要向主活,就必须治死我们天然的人。这样,我们就能讨祂喜悦。我们若有这一种生活,就必定是新造,是在灵里、在里面的人里生活的人。因此,渴望身体改变形状,与讨主喜悦的雄心有关,讨主喜悦的雄心与向主活有关,而向主活与成为新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