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篇 耶稣的治死与里面之人的更新(二)
总纲目




耶稣的死
天天死
外面的人销毁
我们的目的地─复活
信心的灵

 读经:哥林多后书四章十至十八节。

 保罗在林后四章十节说,『身体上常带着耶稣的治死,使耶稣的生命也显明在我们的身体上。』保罗在这节经文说到『耶稣的治死』。他在这里为什么用这个辞?我们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再来看耶稣是谁。

 耶稣这人的起源、源头是神。耶稣是神成了肉体,是神在童女的腹中成孕。在外面,耶稣是人;但在里面,耶稣乃是神。因此,耶稣并不简单。这个拿撒勒人是一位奇妙的人物。当祂在地上的时候,外面看来祂各方面都是低微的。祂生在马槽里,长在人所藐视的拿撒勒城一个穷木匠家里。但是耶稣里面是荣耀的,因为至高的神在祂里面。外面看来,耶稣是个卑微的人;但祂里面是至高的神。耶稣真是奇妙。

耶稣的死


 现在我们必须来看耶稣的死这件事。许多基督徒题到基督的死,但他们所领会的只限于救赎。照他们的观念,耶稣的死只是为着救赎。他们常常引用这节经文:『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约一29。)基督的死是为着救赎,这完全是对的。我们和别的基督徒同样相信这个事实,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救赎只是基督之死的一方面,祂的死还有其它许多方面。

 我们在林后四章所看见的,不是救赎这一面,也不是分赐生命这一面,乃是毁坏、销毁这一面。根据这一章圣经,耶稣的死是为了叫我们外面的人销毁、磨损。为这缘故,保罗在十六节说,『外面的人虽然在毁坏。』

 耶稣这人虽然是神成了肉体,是神成为人,但甚至祂外面的人也需要被销毁。按外面的情形看,主耶稣是卑微的。但从属灵一面看,主耶稣不是一个无关轻重的人。相反的,耶稣等于整个旧造。当祂钉十字架时,不仅是一个拿撒勒人死在十字架上。当耶稣被钉十字架时,整个旧造,包括我们在内,也都钉了十字架。主耶稣不仅为了成功救赎而死,更是为了完成神永远的定旨而死。

 神永远定旨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了结旧造。主耶稣是神成为人,成了旧造的一部分。主耶稣不是藉着成为肉体成了在新造里的人。相反的,祂藉着成为肉体,成了一个在旧造里的人,一个需要被销毁的人。

 主耶稣三十岁的时候出来尽职事。在祂尽职事的三年半里,祂一直被治死。祂是个三十岁的成人,不断在杀死的过程中。我们不要以为耶稣只有在物质的十字架上那六个小时被钉死;不,祂至少有三年半,是天天被钉十字架。祂每天过着钉十字架的生活。

 主耶稣天天被钉十字架。有时候祂的母亲钉祂十字架;有的时候是彼得或别的门徒钉祂十字架。就连门徒对耶稣的爱,也把祂钉了十字架。譬如,彼得越是爱主耶稣,就越把祂钉了十字架。因此,耶稣实际上被罗马人钉十字架以前,已经一再被祂的母亲、祂的兄弟、和祂的门徒钉了十字架。约翰七章有一个例子,是主被祂的兄弟钉了十字架。

 事实上,在主耶稣尽职事的三年半期间,祂主要的不是天天活,乃是天天死。祂过的是钉十字架的生活。这就是保罗所说『耶稣的治死』的意思。这样的钉十字架是缓慢的、逐渐的、持续不断的。

 现在我们能明白,主耶稣不是只在物质的十字架上那六个小时才被钉十字架,祂至少有三年半之久是不断、逐渐、缓慢的被钉十字架。用保罗的话说,这种逐渐的钉十字架,就是耶稣的治死。

天天死


 使徒们受主指派作祂的跟从者。他们受指派不是作大工,乃是过一种生活。因此,他们不是跟从一位外表伟大的基督,好完成一项工作。他们乃是要跟从耶稣这个人,过这微小的人所过的生活。这不是一种受人欢迎的生活,这是一种遭人拒绝的生活,也是一直被钉十字架、被治死的生活。耶稣过这种生活,跟从祂的使徒们也过这种生活。所以保罗才说,身体上常带着耶稣的治死。

 跟从拿撒勒的耶稣乃是被杀死,而不是成就伟大的工作。再者,剎那之间为主殉道相当容易,但是逐渐、缓慢、不断的被杀死,却非常困难。逐渐被治死,比一时殉道更受苦。主耶稣至少有三年半之久是逐渐被治死的。这也是保罗很长一段时间的经历。他不论去那里,都在他的身体上经历耶稣的治死。他在林前十五章三十一节题到这事时说,『我是天天死。』在这里保罗的意思是说,『实际上我不是天天活,乃是天天死。我是在经历缓慢、逐渐、持续不断的杀死。』这种持续不断的杀死,就是保罗所说耶稣的治死。

外面的人销毁


 耶稣的治死乃是为着要销毁我们里面的旧造。当神的儿子耶稣成为人的时候,祂有表征旧造的外在部分,也有表征永远之神的内里部分。外面的部分被销毁、治死;里面的部分却兴起来、复活了。主耶稣是这样,使徒们是这样,所有的信徒也都是这样。

 我们藉着天然的出生,成为旧造的人,又藉着重生成了新造的人。我们这些重生的人,仍有表征旧造的外面部分。这一部分需要销毁、除去、磨损。但我们同时有表征永远之神的内里部分。这部分应当发展、复活并更新。

 耶稣的治死与外面的人有关,外面的人需要销毁。我们这些真信徒都有一个部分,保罗描述为外面的人。这个外面的人渐渐毁坏、消耗、磨损。外面的人这样的磨损,就是耶稣的治死。因此,耶稣的治死实际上是外面的人销毁的同义辞。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一直在经历耶稣的治死,好叫外面的人销毁。我们一直在经历杀死的过程,也就是外面的人被治死的过程。

 假设有一位青年弟兄非常聪明。在许多基督徒的团体中,这样聪明的青年人会受人赞赏,甚至被人高举。然而,在主恢复里的召会生活中,他不会被人尊崇,反而会经历耶稣的治死。在主的恢复里,一个人越聪明,被钉十字架似乎也越多。

 这个钉十字架的工作,通常是主藉着我们周围的人,特别是我们家庭生活里的人完成的。譬如,一个青年姊妹进入召会生活以前,她的丈夫也许很少为难她。现在她来到主的恢复里,她的丈夫好像很叫她为难。这位姊妹不该责怪自己的丈夫。宝座上全能的主乃是使用这位姊妹的丈夫,来销毁她的旧造,她外面的人。主好像派给他一项任务,要他执行把妻子钉十字架的工作。这位姊妹也许会流泪,向主呼求,告诉主说,她受不了。然而,这种钉十字架的工作还要接踵而来,并且是多而又多,这位姊妹需要有所准备。主会用祂的丈夫钉入一根钉子,而祂会用召会中的弟兄姊妹,甚至用长老们,钉入更多钉子。这位姊妹也许会说,『我与丈夫、与召会相处的这种光景,叫我受不了。长老们为什么这样难为我?』原因是主用各种不同的人,要把这位姊妹钉十字架,也就是销毁她外面的人。

 有些圣徒与当地召会处得不愉快,就想搬到别的地方去。因为有圣徒钉他们十字架、治死他们,所以他们想去另一处召会,以为那里的光景会不一样。事实上,如果他们搬家是要逃避耶稣的治死,那么他们在另一个地方经历耶稣的治死也许会更多。

 你如果与一个地方的召会过不去,这指明你在任何地方的召会都会过不去。你不要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只要留在原来的地方,让圣徒们把你治死吧。

 不仅如此,你为着处境哀哭,就指明你还没有钉十字架。死了的人是不会流泪的。你如果还为着被销毁的经历哀哭,就指明你需要更多耶稣的治死。要留在原来的地方,直等到你完全被钉死。

我们的目的地─复活


 有些人听到关于耶稣的治死这样的话,也许会说,『哦,我们这些在主恢复里的人,我们的定命太可怕了!我们要一直被钉十字架、被销毁、被治死。』我们的定命也许是耶稣的治死,但这不是我们的目的地。我们的目的地乃是复活。不愿意钉十字架的人会受苦,但愿意被钉十字架的人会经历喜乐。他们要在复活里欢乐。

 保罗在林后四章十四节说得很清楚,我们的目的地是复活:『知道那叫主耶稣复活的,也必叫我们与耶稣一同复活,并且叫我们与你们一同站在祂面前。』保罗在这里并没有说与耶稣一同埋葬,或与耶稣一同钉十字架;他乃是说与耶稣一同复活。这是得胜的宣告,指明我们的目的地乃是复活。

 在主恢复里的召会生活好像是祭坛,是宰杀之地。事实上,召会生活是在复活里的享受。从你愿意被钉十字架的时候开始,你就会有这种在复活里的欢乐。你会为着已往拒绝被钉十字架而感到懊悔。你会对自己说,『我从前如果肯接受更多的钉死,今天我会更为喜乐!』我们的目的地既是复活,就不该因着被治死而哀哭。反之,我们应当凭刚强的灵,在复活里欢乐。

信心的灵


 十三节说,『并且照经上所记:「我信,所以我说话;」我们既有这同样信心的灵,也就信,所以也就说话。』这里的灵是调和的灵,就是神圣的灵与人重生之灵的调和。

 阿福德(Alford)和文生(Vincent)解释这节经文时,都说到调和的灵,但他们说得不甚明确。阿福德说,『不明确是圣灵,也不仅是人的性质,乃是内住的圣灵渗透整个更新的人,并成为这整个新人的特征。』阿福德一面说到圣灵,另一面又指明属人的成分也包括在内,这是人的性质一辞所表明的。事实上,阿福德是指着人的灵说的。文生说,『信心的灵,不明确是圣灵,也不是人的机能或性质,乃是二者的搀调。』文生的说明比阿福德进步。机能一辞比性质一辞好。不仅如此,文生说到圣灵与人的某一种特殊机能搀调在一起。这种搀调实际上就是圣灵与我们人灵的调和。

 今天我们有更清楚、更明确的发表。我们不需要用性质或机能这两个辞来描述十三节信心的灵,因为我们知道这灵是我们的灵与圣灵的调和。我们必须像作诗的人,运用这样的灵,信并且说我们所经历于主的事,(诗一一六10,)特别是祂的死和复活。信心不是在我们的心思里,乃是在我们那与圣灵调和的灵里。怀疑才是在我们的心思里。这里的『灵』指明使徒是藉着调和的灵,在复活里过钉十字架的生活,以完成他们的职事。